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烈火如歌2》->正文
第五章

    深夜。

    没有月亮,星光稀疏。

    苗河镇东面的荒山漆黑不见五指。

    在山脚下,有一间象是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木屋,蜘蛛网结满窗棂,落着厚厚的灰尘。

    但木屋里却点着灯火。

    若是有人推开门去,必定会吃一惊。因为屋子里面居然一尘不染,方木桌虽简陋,可干净得象是被洗过十几遍。

    灯芯晕黄跳跃。

    照亮木桌上的一枚奇形怪状的乌色物件。

    “这便是麒麟火雷。”

    “哦?”如歌将身子微微前倾,打量它。黄琮站在她的身边,仔细留意着屋外江南霹雳门的人是否有异动。如歌此番是秘密前来见雷惊鸿的。她怕如歌会有危险,本不赞同,但见如歌坚持,就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小心些,你若拉动了它的弹针,咱们全都死光光。”雷惊鸿翘起两条腿,搭在桌子上,闲闲地说。

    如歌慢慢地托起它,果然有一个弹针卡住它的机关,想必引爆它的时候需要拉动弹针。她将麒麟火雷又慢慢放回桌上,抬起头:“我以为它应该是扔掷的。”

    雷惊鸿笑眯眯:“麒麟火雷威力是很大,不过它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每次用都需要拿线扯着它的弹针,等人走得足够远后,再一拉——‘轰’!”

    “岂非很麻烦?”

    “没错,所以我们并没有制作很多,所以——”雷惊鸿冷笑,“不晓得你们怎么那样愚蠢挑上了麒麟火雷来陷害霹雳门!”

    如歌望着他。

    黄琮也忍不住听他说下去。

    雷惊鸿嘲弄道:“六枚麒麟火雷,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引爆,就意味着要六个人拉着线同时去扯。天下第一的烈火山庄,烈明镜的练功密室旁竟然会由得六个人同时扯线吗?岂不滑稽!”

    黄琮皱眉道:“或许就是疏漏了呢?”

    “哈哈,”雷惊鸿斜睨她,“就算疏漏了,凭麒麟火雷的爆炸力也无法将烈明镜炸死。”

    如歌身子一震:“为什么?”

    雷惊鸿又冷笑:“据说麒麟火雷是在密室外面引爆的。”

    “不错。”

    “烈明镜的密室墙壁中应该是夹有铁板的吧……”

    如歌忽然说不出话。

    爹的密室壁中不仅有铁板,而且铁板足有三寸厚。

    “哼哼,如果霹雳门的火器足以穿透铁板将人炸得粉碎,那么天下第一还会是你们烈火山庄吗?”

    如歌怔怔望着他,脸色有些苍白,她侧过头,慢慢的,一抹惊悸从眼底滑过。

    雷惊鸿笑得有些残忍:“要将烈明镜的尸体灰飞烟灭,怕是只有一个原因吧——”

    他顿住,象猫捉耗子一样瞅着渐渐颤抖起来的如歌。

    荒山中。

    荒废的木屋里透出昏暗的灯火。

    江南霹雳门的弟子隐在黑暗中,等待少主的命令。

    黄琮终究性子急,追问道:“什么原因。”

    雷惊鸿瞥一眼这个爱抢话的黄衫姑娘,冷冷地笑:“原因就是,怕烈明镜身上的刀口被认出来。”

    “刀?”黄琮惊道。

    “烈火山庄只有一个人的刀最凶狠。”

    “你说战枫?!”黄琮大惊。

    雷惊鸿凑近面容苍白的如歌:“如歌妹妹,你怎么突然好像哑了一样?”

    他推推她的肩膀,笑里藏着恶意:“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吗?怎么了?知道后受不了了?”

    一股烈焰般灼热的真气从如歌体内冲出来!

    雷惊鸿的手立时自她肩上被震开!

    雷惊鸿怔了怔,大笑:“没想到如歌妹妹的功力竟然如此浑厚,倒让我小小吃了一惊!”可恶,他暗自恨道,居然被这么个小丫头震开手,实在太没有面子了。

    如歌抬起眼睛,黑白分明,清拗倔强。她凝视他,淡声道:“多谢。无论你的话是真是假。”

    雷惊鸿气恼道:“少爷我会说谎?!”

    如歌起身道:“我会将事情查清楚的。若果然不是霹雳门所为,自然会还霹雳门一个公道。”

    “就凭你?!”雷惊鸿不屑道。

    “就凭我。”如歌静静望着他,“我是烈火山庄的庄主。”

    雷惊鸿愣了愣。然后,他掏掏耳朵,再掏掏耳朵,眼睛迷茫:“你是庄主?那为什么天下人都以为战枫是庄主?”

    黄琮怒道:“不要太放肆!”

    雷惊鸿大笑:“就算你是庄主,也是天下最窝囊的庄主。”

    如歌朝雷惊鸿微微一笑:“你这样刺激我,同我讲这么多话,总不会因为我只是个做烧饼的小丫头吧。”

    她又笑一笑,笑得很可爱:“我自有我做事的方法。现在我只想知道,霹雳门火器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她微笑瞅着雷惊鸿。

    雷惊鸿摸摸鼻子,抓起桌上的麒麟火雷,道:“咱们去屋子外面试试?”

    如歌随他出来。

    这深更半夜荒山野地的,怕也不会有多少人来,正可以试一下火器的力道。

    漆黑的夜。

    山里寂静无声。

    雷惊鸿将一根丝线穿过撞针的环,把麒麟火雷放在木屋窗脚下,慢慢将线拖长,待离开有五丈左右的地方,对身边的如歌道:

    “我要引爆了。”

    “好。”如歌目不转睛望着麒麟火雷。

    黄琮已经将耳朵捂了起来。

    突然——

    “轰——!!!!!!!!”

    冲天的火光!!

    满天血红!!

    足以将人耳朵震聋的巨响!!

    仿佛噬血的恶魔们从地狱里咆哮了出来!!

    爆炸将夜空撕裂!!

    木屋完整如初。

    屋里的灯芯仍在轻轻跳动。

    麒麟火雷安静地在窗脚下面。

    雷惊鸿还没有引爆它。

    爆炸的火光将宁静的冬夜变得像最惊耸的噩梦一样可怕!

    恐慌的尖叫声自苗河镇炸开!

    如歌、雷惊鸿和黄琮立时向火光处看去!

    爆炸来自两个方向。

    一个是苗河镇的东面。

    另一个,却仿佛是烈火山庄!

    第二日。

    天下群雄齐聚烈火山庄。

    少林、武当、天下无刀城、嵩山、青城、崆峒、峨嵋等各大门派皆有掌门或长老赶来。

    聚萃堂里气氛凝重。

    堂中主位一张紫檀木椅,椅背覆着华丽的白虎皮。如歌素白打扮,斗篷上的白狐滚边衬得肌肤晶莹透明,一双玉手揣在白狐手抄里。她的眼睛宁静清澈,美丽的面容上流动着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

    她右手边是战枫。

    战枫深蓝布衣,眼神幽暗,虽坐在椅中,仍透出萧杀冷酷的气息。

    堂下左右两排雕花紫檀椅中,分别坐着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和烈火山庄各堂堂主。

    裔浪一身灰衣,面色凝重,他立于堂前,将前夜发生的事情叙述。

    众人皆凝神细听。

    裔浪灰色的瞳孔缩成针尖般大。

    “昨晚三更,苗河镇东城发生爆炸,一共炸死十五人,炸伤三十九人;烈火山庄北侧亦同时发生爆炸,幽火堂堂主钟离无泪不幸身役,我庄弟子共有十二人重伤。”

    堂中顿时哄然。

    刀无暇合起折扇,微微叹息。

    少林普光方丈手捻佛珠,白眉深锁:“阿弥陀佛。”

    昆仑长老无峰子嗔怒道:“知否何人所为?!居然做出这等残害百姓之事!”

    人群中,水船帮帮主铁大鸿手中的铁棍猛然顿地,“砰”地一声火星四溅:“这还用说?!定是江南霹雳门那伙贼人做的!烈火山庄守卫甚严,他们难以攻到要害,就拿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撒气!他奶奶的,不灭掉霹雳门,为武林除害,咱们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

    “对!”

    一时间群情激昂,江湖豪杰们怒声叱骂霹雳门。想那霹雳门仗着自己的火器独步天下,敛得无数钱财,从不将别的门派放在眼中,嚣张跋扈,气焰高涨得让人想灭了它。此次居然阴毒到对平民下手,偷袭烈火山庄,正是群起讨伐它的时候了。

    望着堂下怒声震天的群豪,如歌的双手在白狐手抄中渐渐握紧。

    钟离无泪……

    那个说话时偶尔会脸红的年轻人。

    竟然已经在昨夜死去了。

    她胸口一片冰凉。

    喧吵中,武当长老湖明子望向裔浪,沉声道:“裔堂主,贵庄可已证实此事乃何人所为?”

    顿时,聚萃堂静了下来。

    裔浪冷然一笑,仿佛恨极的野兽:“霹雳门少主雷惊鸿于两天前来到苗河镇,随行弟子共十八人,携带大量火器。”

    “哗——”

    满场震惊。

    虽早已料到是霹雳门所为,然而从烈火山庄这里得到确认,仍是令他们震动。

    “并且,昨夜雷惊鸿偷袭我庄时,曾与战副庄主交手。”

    裔浪接着道。

    立刻,所有的目光投向孤傲冷漠的战枫。

    战枫眼底幽蓝阴沉。

    右耳的宝石闪着诡异的蓝光。

    如歌侧过头,凝视他:“哦?师兄昨夜曾与雷惊鸿动手?”

    战枫慢慢看向她。

    “是。”

    “师兄可看清楚了吗?果然是雷惊鸿?”

    “确是雷惊鸿。”

    如歌又问:“昨夜无月无星,师兄怎说的如此肯定?”

    “漫天大火,亮如白昼。”

    战枫的眼睛渐渐眯起来。

    白狐手抄中,如歌的双手僵冷如冰,指骨青白。

    堂中群豪有些摸不着头脑。

    听两人的对话,烈如歌对战枫竟似有所疑问。

    刀无暇微挑眉毛,纸扇优雅轻摇,目光却是望向一身灰衣、嘴唇紧抿的裔浪。

    裔浪冷道:“将雷惊鸿带上来!”

    雷惊鸿?!

    难道说,雷惊鸿已然被烈火山庄擒住?!

    众人大惊,齐齐向聚萃堂门口出看去!

    两扇朱红色屋门缓缓推开。

    冬日的阳光清冷而疏远,斜斜照进来,空气中有些灰尘,象失了魂魄般飘荡着。

    两个烈火山庄的弟子将一个满身血污的布衣少年拖了进来。

    少年的布衣被撕污成褴褛,面容淤血青紫,猛看去竟分不出是人是鬼,唇角印着一口黑血,嘴唇干裂如风干的橘子。少年的肩胛处穿着两道血迹斑斑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当当”的声音。

    少年的眼睛肿得已睁不开了,但凶狠的目光依然如毒箭般射向如歌!

    他欲向如歌扑过去!

    然而琵琶骨穿过的铁链却让他变得连三岁的小孩子也不如。

    一个烈火山庄弟子飞起一脚将他踢倒地上。

    “贱人!我做鬼也会杀了你!”

    布衣少年雷惊鸿吼声沙哑干涩,透出无比的恨意!

    如歌惊呆了!

    一时间,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夜间雷惊鸿会变成这等模样,为什么雷惊鸿突然仿佛对她有了刻骨的恨意。

    白虎皮的紫檀椅中,如歌强迫自己静下来,努力去想究竟发生了什么。慢慢地,她的脸色开始苍白。她向战枫望去,战枫的嘴角有冷酷的线条;她又看向裔浪,裔浪灰色的瞳孔中有残忍的冷光。

    彻骨的寒意!

    如歌恍然间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她在荒山同雷惊鸿见面,竟是被人跟踪的!

    当她离开之后,雷惊鸿便被擒住了。呵,所以雷惊鸿会以为自己是被她出卖了,所以战枫和裔浪可以有恃无恐地撒谎,所以除了她谁也不知道雷惊鸿当时不可能出现在烈火山庄!

    而她,不可能揭穿他们的谎言!

    如歌周身冰凉。

    她忍不住开始发抖。

    如果,这次江南霹雳门是被陷害的,那么,以前呢?

    真相究竟是什么!

    灰尘在清冷的冬日阳光中飘荡。

    朱红的大堂屋门,被风吹得“吱嘎”开合。

    聚萃堂各门各派的豪杰们,都在大声叱骂霹雳门的卑鄙行径。先前烈火山庄指证霹雳门暗杀烈明镜,他们将信将疑;而此次,证据确凿,霹雳门再难辩驳。

    “好一个无耻的烈火山庄!”雷惊鸿满脸血污,被按倒在地上,声音嘶哑地抬头吼道,“哈哈,只敢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对付我们吗?你奶奶个熊!有本事跟少爷我干一场真刀真枪的!”

    他一口唾沫吐向如歌:“你个贱女人!少爷我居然会上你的当!真是瞎了眼!”

    唾沫直喷如歌!

    快如闪电!

    紫檀椅中,如歌正苍白着面孔发呆,仿佛浑然没有警觉。

    一把刀。

    一把幽蓝如泓水的刀。

    挡住了那口唾沫。

    那是战枫的“天命”。

    众人惊住。

    刀无暇的折扇亦忘记去摇。

    天下武林人人皆知,战枫视“天命”刀如性命,除非杀人,决不轻用。

    而此刻,他居然会用那把刀为一个女人挡下污秽的唾沫!?

    水船帮帮主铁大鸿在人群中怒吼:

    “兀那贼子,你居然不敢承认昨晚做的恶事?!呸!奶奶的,敢作敢当才算条汉子,你恁让爷爷看不起了!”

    雷惊鸿震怒欲骂回去,却被旁边的烈火弟子一拳打上,牙齿迸落几颗,立时巨痛喷血,再说不出话来。

    少林普光方丈捻着念珠,慈声道:“阿弥陀佛,雷施主,昨夜果然是你施放的火器吗?”

    刀无暇摇扇笑道:“方丈大师,像这样的恶徒怎会承认做过的恶事呢?只是证据如铁,他无论如何也推脱不了了。”

    “对!!”

    “灭了霹雳门!”

    “一定要为武林除此大害!!”

    众人群情激昂,恨不得此刻便将霹雳门连根除掉。

    “不是他。”

    恍若清寒的空气中轻轻飘荡的烟尘。

    声音很轻。

    却穿透了偌大的聚萃堂。

    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歌眼神宁静,对堂中所有人道:“昨夜施放火器的人,不是雷惊鸿。因为爆炸时,我同他在一起。”

    “当时,你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吗?”

    很久以后的一个日子里,黄琮这样问如歌。

    “知道。”如歌轻叹。

    “战枫说他跟雷惊鸿过了招。”

    “他撒谎。”

    “我当然知道战枫在撒谎,”黄琮无奈道,“雷惊鸿那时候跟我们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去制造那些爆炸。”

    “对。”

    “可是你指出战枫是在撒谎,烈火山庄的处境就变得很尴尬。”

    如歌淡笑道:“大家自然会想,爆炸是不是烈火山庄一手炮制的,然后嫁祸给江南霹雳门。”

    “对呀。”黄琮不解道,“你毕竟是烈火山庄的庄主,为什么却会去帮雷惊鸿呢?”

    如歌抬起头,凝视她:

    “因为——他是无辜的。”

    “他来到苗河镇,可能也是为了要偷袭烈火山庄。”

    “对。他或许只是还没来得及。”如歌苦笑。

    “那你……”

    “但,那场爆炸,雷惊鸿是无辜的。”如歌叹道,“而且,他也不一定会去伤害苗河镇的百姓。”

    “他们定是没有想到你会为雷惊鸿说话。”

    “如果想到,他们必不会让我参加那天的大会。”

    “他们没有估计到你的善良。”

    “不是善良。”

    “……?”

    “是愤怒。”

    “愤怒?”

    “这样卑劣的手段,竟然可以冷血到去炸毁普通百姓的民屋。”如歌闭上眼睛。

    “所以你也顾不得烈火山庄了?”

    “如果烈火山庄是残忍狠毒的,那么还是消失了好些。”

    沉默良久。

    黄琮又问:“究竟是战枫做的,还是裔浪做的?”

    如歌淡淡地笑:“无论是谁,都绝不会是雷惊鸿。”

    烈火山庄。

    聚萃堂。

    时间仿佛凝固了。

    如烟的灰尘在清清冷冷的阳光里,漫无目的地飘散。

    众人怔怔地看着如歌。

    好像方才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是这世上最难以理解、最不可思议的。

    刀无暇的折扇愣在手上。

    普光方丈捻动着佛珠。

    铁大鸿仿佛突然被人打了个耳光,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是因为如歌的身份,又不好说出太难听的话,嘴巴尴尬地张大着。

    裔浪的灰衣透出野兽般的气息。

    战枫凝视着如歌。

    他离她很近,可以看见她虽然在微笑,然而身子却在微微发抖。白狐镶边衬着她晶莹的面庞,黑白分明的眼珠沁出一抹俏杀,倔强得就像寒冬枝头的第一朵白梅。

    他的眼眸渐渐深蓝。

    他发现自己忽然很想轻轻抱住她。

    雷惊鸿仰天大笑,嘶哑的笑声中夹着不断涌出的鲜血:

    “哈哈哈哈哈,听到没有!……哈哈哈哈,是不是还没有串通好!!诬陷本少爷真是诬陷得漏洞百出啊!!……哈哈哈哈哈……”他×的,又在演什么戏!少爷他上过一次当,难道还会再上第二次当吗?呸!

    如歌淡淡说道:“放了雷惊鸿。”

    负责看管雷惊鸿的两个烈火弟子顿时不晓得怎么做才好。烈如歌是庄主,按说她的话不能不听。可是,山庄的事务一向是战庄主和裔堂主处理的,烈如歌更多地像个摆设。

    这时,裔浪恭声道:

    “小姐,您是说,昨晚您同雷惊鸿在一起吗?”

    人群中飞出几声暗笑。

    裔浪的话似乎会给人一些暧昧的联想。

    如歌望着裔浪,声音很平静:“昨夜在苗河镇荒山,我向雷少爷讨教麒麟火雷的用法。”

    裔浪皱眉道:“会否是小姐记错了时间?”

    “我记得很清楚。”

    “是吗?”裔浪轻拍手掌,只听大堂的门又被推开,一个穿紫衫丫鬟打扮的少女瑟缩着挪步进来。

    如歌认得她。

    她正是自己院子里的丫鬟苹衣。

    裔浪问道:“你平日做什么活儿?”

    苹衣喃声道:“我是小姐的丫鬟,每日里伺候小姐。”

    “昨夜你伺候小姐了吗?”

    “是。”

    “小姐在做什么?”

    “昨夜小姐一整晚倚着窗子发呆,不住叹息。”

    “是整个晚上?”

    “是。小姐没有睡,我也不敢睡。”苹衣低下头。

    众人一片哗然。

    如歌的眼睛渐渐冰冷。

    她的身子却坐得更加笔直。

    “小姐为什么整晚发呆不睡?”

    “那个……”苹衣吞吞吐吐。

    “说。”裔浪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小姐在想一个人。”

    “谁?”

    苹衣瑟缩地张望如歌一眼。

    “小姐在想谁?”裔浪又问一遍。

    “……雷少爷。”苹衣双腿打抖,额角净是汗珠。

    “哪个雷少爷?”

    “雷惊鸿雷少爷。”

    “为什么要想他?”

    “因为……因为……”苹衣的小脸儿苍白得仿佛随时会昏倒。

    “说。”

    “因为小姐喜欢他……小姐常常说,为了雷少爷,她什么都肯做……只要雷少爷心里面有她……”苹衣一口气说出来,然后摇摇晃晃,瘫倒在地上。

    众人看向如歌的目光古怪极了。

    刀无暇摇扇轻轻叹道:

    “自古女儿多痴情,可惜,可惜啊。”

    铁大鸿铁棒猛顿地面,气得满面通红:

    “只为了区区儿女私情,竟然不顾死掉的几十条人命吗?!他奶奶的!气死老夫了!”

    战枫右耳的宝石蓝光连闪。

    他握紧“天命”刀,眼中有莫名的痛苦。

    如歌笑了。

    她笑得好似染着冰雪的白梅。

    一时间,众人神为之夺。

    她笑着鼓掌:“真是好精彩。裔堂主见气氛太过严肃,特意演出戏,来给大家解解闷是吗?”

    裔浪的眼神如野兽般凌厉:“小姐喜欢哪家少年,本也与我们无关。只是,杀害了这几十条人命,却不是可以轻易将凶手放走的。”

    如歌轻轻吸气,扬声道:“慕容堂主。”

    “属下在。”

    慕容一招躬身应道。

    “我随身的丫鬟是谁?”如歌问道。

    慕容堂主沉吟一下,答道:

    “薰衣和蝶衣。”

    如歌又问:

    “你见我身边跟过刚才那个丫鬟吗?”

    慕容一招望一眼裔浪,笑呵呵道:

    “老夫没有留意过。”

    “好,”如歌对裔浪微笑,“既然裔堂主对我的私事这样感兴趣,为何不把薰衣和蝶衣唤出来问一下呢?”

    堂中群豪觉得有道理。

    裔浪的眼珠仿佛是死灰色:“只怕她们是小姐的心腹,什么话也不敢讲,讲出来也未必是真实的。”

    堂中群豪觉得也有道理。

    如歌轻笑颔首:“那就是说,这个苹衣并不是我的心腹了?”

    裔浪瞳孔一紧。

    如歌笑道:“苹衣只不过我院子里打扫清洁的小丫头,又不是我的亲近,我为什么会同她讲我喜欢谁不喜欢谁呢?”

    如歌笑得很轻蔑:“裔堂主,下次再演这样的戏,请考虑得周全些。”

    “哄”地一声。

    聚萃堂中,群豪乱了判断,不知道究竟应该听信谁的。

    如歌对大堂门口的烈火弟子道:“去请黄姑娘来此。”

    “是!”

    烈火弟子转身下去。

    不片刻功夫,一身劲装的黄琮大步迈了进来,堂中众人有认得她的,不由惊道——

    “静渊王身边的侍卫?”

    “朝廷御赐金牌的女捕头?”

    黄琮已然明白了如歌的心意。

    她掏出怀中雕龙的锃亮金牌,沉声道:

    “昨夜我同烈火山庄的如歌庄主前往苗河镇荒山,调查麒麟火雷的事情。雷惊鸿在爆炸发生当时和我们在一起,不可能同时与战枫交手。”

    如歌自紫檀椅站起身来,走近沉默的裔浪,忽然笑道:

    “裔堂主,纠正你一个错误好吗?以后请不要称呼我小姐,你应该叫我‘庄主’!”

    裔浪对视她,灰色的瞳孔中似乎没有人类的感情。

    如歌手一举。

    一块鲜红的令牌眩目在她掌中。

    烈火令?!

    群豪惊呼。

    当年,烈火山庄执掌武林,天下英豪宣誓追随,以烈火令为信物。

    持烈火令者,便是武林之主。

    如歌的目光一一扫过群豪,淡笑道:“霹雳门的事,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公道。无论是谁,只要做过天理不容的事情,烈火山庄便绝不会放过。”

上一页 《烈火如歌2》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