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烈火如歌2》->正文
第七章

    寒冬的天空是铁灰色,没有一丝云。风轻轻掠过,寒意彻骨,仿佛极薄的刀子。树梢上的鸟儿们也冷得没有了精神,脑袋瑟缩着,蜷成一个个灰黑的小点。

    这样冷的天气,却只在初冬的时候下过一场雪。

    这个冬天是压抑而冷寂的。

    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那一场迟迟未来的大雪。

    什么时候才能漫天大雪纷纷扬扬……

    或许只有当冬日的雪终于到来时,一切的严寒和凝滞才能在激扬飞舞的雪花中释放出来。

    简陋的屋里。

    战枫用一方深蓝巾帕擦拭他的刀。

    刀身幽蓝如泓水。

    他的手很轻,蓝帕下,刀的光芒跳跃而内敛。

    他面容冷漠,象是这世间再没有能够令他在意的事情。他的生命中只剩下了这把刀。

    裔浪站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阴沉的双眼是死灰色。

    “那样拙劣的下毒手法,也会瞒过你的眼睛?即使你已中毒,仍然可以命弟子们拿下她,以她的性格,怎可能真会将你毒杀。”

    战枫低首轻拭幽蓝的刀。

    刀,静静鸣出清泉一般的吟声。

    他的唇角有抹古怪的淡漠。

    那一夜,她笑盈盈,眼睛如星星般明亮,双颊如荷花般粉红,她的呼吸轻笑离得他那样近……

    他如何不知,她不会无缘故地再来接近他。

    可是,他就像渴极了的人,哪怕她的眼波里藏的是蚀心腐骨的剧毒,只要她再凝望着他,便可以都什么不知道。

    裔浪声音阴冷:“任她离开,你必会后悔。”

    他很清楚战枫对如歌的感情。

    所以才放心让战枫监管如歌的行动。

    如果战枫不是蠢人,那么他应该晓得,一旦如歌离开,他和她之间就再不可能有缓和的机会,敌对和仇恨将会使他和她越走越远。

    可是,他错了。

    战枫竟然真的这样愚蠢。

    刀身之上,战枫的手指轻轻一颤。

    右耳的蓝宝石忽然闪出抹黯然的光。

    他的眼底深蓝。

    ……

    在山庄大门处,脚步声接进那辆马车。他的视线虽然有些模糊,可是仍旧可以看见她美丽的脸庞。她神情镇静,对颦紧眉头的黄琮和满身血污的雷惊鸿微笑,象是告诉他们不要担心。

    然后,她俯身抱起他,轻声如耳语:

    “命他们走,否则……”

    那句话,她并没有说完。

    由于中毒的缘故,他的身子瘫软无力,体内象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噬。他的脑袋靠在她的臂弯里,她的胸脯离他很近,温热的体香染着酒香冲进他的鼻内。她的嘴唇凑近他的耳朵,语气虽然是冰冷的,可是,姿势却那样亲昵。

    他的耳朵霎时变得火烫般滚热。

    他感觉到她的双手。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手心有微微的汗。

    她抱着他。

    她温温热热的气息,自四面八方拥抱住他,他的心跳忽然变得缓慢而沉静,就像在孩童恬静无忧的梦里。

    他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她的声音冰冷。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神情,然后,没有再说下去。

    当他撩开马车棉帘的一角,看到朱红的山庄大门处,三十六个烈火弟子神情恭谨地望着他时。

    他感觉到的,却只是腰侧她那双冰凉的手。

    她的手,冰凉微颤。

    原来,她并不是看起来的那样镇静淡定啊,她在紧张吗,他的一句话,可以让她全盘尽毁。

    她冰凉的手攥紧他深蓝的布衣。

    手腕处急促的脉跳,仿佛顺着她微颤的指尖,涌进他冷漠已久的眼底。

    他,任她离开了。

    会后悔吗?

    他知道自己会后悔的。他宁可她永生不谅解他,永生恨他,也想要将她留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他却放她离开了。

    ……

    裔浪盯着沉默的战枫,灰色的衣衫透出野兽般的气息。

    “如今,她已是烈火山庄的敌人。”

    烈如歌用战枫的令牌从地牢提出雷惊鸿,连夜离开,一路不匿踪迹地行去江南霹雳门。整个武林哗然,烈火山庄“庄主”竟与前些时日被指为暗杀烈明镜的仇人之子在一起,顿时,战枫和裔浪的处境情况变得很微妙。

    虽然战枫、裔浪握有烈火山庄的实权。

    然而,代表庄主之位的烈火令,却在烈如歌手中。

    “敌人?”

    战枫将蓝帕收起,慢慢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幽黑得发蓝,凝视着裔浪,声音冰冷如刀:

    “如果,你伤害到她一根头发。”

    一股慑人心魄肃杀之气,自战枫深蓝的布衣中涌出。他的眼神冷酷,仿佛遗世独立的战神,幽蓝的卷发无风自舞。

    天命刀光芒大盛。

    “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

    裔浪望着他。

    死灰色的瞳孔缩成针尖一般细。

    天下无刀城。

    “没有想到……”

    “哦?”

    刀无痕拿起酒盅:

    “烈如歌离开烈火山庄,竟然如此大张旗鼓,使得天下武林尽人皆知。”

    刀无暇俊眉一挑:

    “你以为,她应当悄无声息、隐匿行迹?”

    刀无痕沉吟片刻,忽然震道:

    “哈哈,原来她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

    刀无暇轻弹扇骨,笑道:

    “不错。如若她同雷惊鸿的出走是秘密的,那么,即使他们被人杀死了,也无人知晓。世人会以为烈如歌始终是在烈火山庄,而雷惊鸿的消失甚至不需要解释。”

    刀无痕接道:

    “而她此番行走虽然招摇,却也使得想要拦阻截杀她和雷惊鸿的人马,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刀无暇摇扇笑道:

    “烈如歌再不济也是烈火山庄名正言顺的庄主,烈明镜几十年打下的势力和基业并非战枫和裔浪这么短的时日可以完全接手的。而雷惊鸿,是江南霹雳门的少主,霹雳门与雷恨天一日未倒,便没有人敢轻易截杀于他。”

    刀无痕饮下酒:

    “不方便明里阻杀,暗中的刺杀仍不会少了。一向与霹雳门交恶的水船帮、江南十八坞,决不会容许霹雳门再有翻身的机会。然而,最恼恨烈如歌离开的,却是——”

    刀无暇摇扇含笑。

    刀无痕将酒盅放于桌上:“——裔浪。”那个野兽一般的人,眼中的死灰色残忍而冷酷,他有时不得不庆幸天下无刀城还没有阻碍到裔浪的路。

    刀无暇挑眉道:

    “烈如歌是生是死,对咱们无关紧要。当下最关键的一个人,应该是玉自寒!”

    “他仍在军中?”

    妩媚的画眉鸟在金丝笼中婉转啼叫,一根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的白胖手指悠闲地逗弄着它。

    刘尚书急忙回道:“是。今早收到秘报,静渊王仍在军帐中处理日常事务,并未离开。”

    白胖的手指在鸟笼边顿了顿:“是亲眼所见?”

    “是。”

    景献王转回身,目有怀疑:“上次烈如歌感染风寒,他都甘违军纪不远万里地赶回烈火山庄。怎么如今烈如歌出走,他却气定神闲?”

    刘尚书想一想,赔笑道:“或许他知道上次离军之事已引起了注意,所以此番只是派玄璜、赤璋、白琥前去保护烈如歌。”军中主帅擅自离开,论罪当斩。

    “玄璜他们不在军营?”

    “是。”

    景献王摩挲着自己白胖的下巴,画眉美妙的啼声浑然没有飘进他的耳朵。

    半晌,他忽然道:

    “她现在怎样?”

    “谁?”刘尚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景献王扫他一眼。

    冷汗霎时冒上刘尚书的额角,他一向自诩最能揣摩出景献王的心意。用力地去想,他终于“啊”一声:

    “烈小姐一路上共遇袭九次,两次是水船帮所为,两次是江南十八邬所为,另外五次皆是江湖中有名的杀手,被何人指使尚未得知。”

    “她可有受伤?”

    “据说烈小姐右肩和左臂各被刺中一剑,但并无大碍。”

    景献王继续逗着画眉:“哦,那就好。”那一身红衣鲜艳如火的美人,自从两次宴会相见,她的美丽似燃烧般强烈逼人,使他无时无刻不曾遗忘。

    刘尚书小心翼翼望他一眼,擦了擦额角的汗,他突然察觉到王爷似乎喜欢她。

    这下却麻烦了。

    因为裔浪已然准备在今日正午时刻刺杀烈如歌!

    一条狭窄的碎石道,蜿蜒在陡峭的山腰。

    山壁的石缝间,有几点绿色挣扎着在冬日的风里轻轻摇摆。

    虽然是冬天,阳光仍然刺目而晃眼。

    行走在石道上的人们不由得用手遮住了眼睛。

    他们走得很慢,每个人之间都拉开着一点距离。

    如此狭窄的山道,正是伏击的最好场所。若是突然飞来冷箭,或者坠落巨石,彼此距离太近的话,连躲闪的空间都没有。

    没有人说话。

    气氛凝重而紧张。

    他们知道,只要走过这座山,就可以与自江南赶来迎接的霹雳门高手们在祥阳镇会合。

    而这段山路,是杀手们最后的机会。

    一行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骑着黄骠马,英姿飒飒的白衣女子。

    她头戴斗笠,垂白色软纱。

    虽然看不清她的容颜,然而一路上她指挥若定,令大家避过无数凶险。她挺直的背脊,已成为他们的信心。

    雷惊鸿身上的伤势愈合了很多,但由于琵琶骨受创甚重,内力依然虚弱。轿帘随着颠簸不时荡开,他可以看见白衣女子英挺的背影。

    他躺在轿中,远远看着她,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感情。

    转过一道山弯,风大了起来。

    白衣女子的裙角被吹得翻飞,斗笠上的白纱也飞扬起来,挺秀的下颌若隐若现。

    白花花的阳光有些刺眼。

    她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睛,侧过头去。

    就在——

    这!

    一!!

    刻!!!

    轰的一声。

    一块巨石自山顶滚下!!

    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她砸落!!

    “小——心——”

    雷惊鸿的惊吼嘶哑欲裂!

    山中鸟雀惊飞!!

    时间仿佛窒息凝滞!

    却见白衣女子一带马缰,黄骠马一声长嘶,非但止住前行,竟还倒跃一丈!

    心脏从僵痹转为狂跳——

    呼吸从停止到急促地喘息——

    石壁中的小小绿色依然在风中轻摇——

    巨石落在白衣女子的马前。

    她的背脊挺直如昔。

    激起的灰尘四下弥散——

    她慢慢转过头,望着雷惊鸿的方向,声音中带着英气:

    “放心,我……”

    她扭转了头去。

    巨石在她白衣飘飘的身后。

    她只说出三个字,第四个字还未曾出口——

    巨石迸裂!!

    巨石迸裂成三道剑光!!

    闪电般快!

    毒蛇般狠!

    晨雾般无声!

    那不是三道剑光,而是三个剑人!

    三个剑人从三个方位刺向白衣女子的后脑、后胸、后腰!

    剑光已刺向她!

    没有声音。

    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发出呼喊。

    只有白衣女子没有看见。

    然而——

    她感到了一种气息——

    死亡的气息!

    阳光似焚烧般眩目!

    但寒风,却能够将世间万物的生命都冰冻!

    一把幽蓝的刀!

    裂空而来!

    恍若最深邃的夜幕中灿出漫天星辰!

    明亮却孤独的星辰!

    那满腔的寂寞使得这山谷骤然幽蓝了起来……

    鲜血带着浓浓的腥气喷涌而出!

    幽静的山中。

    风,亦带着血腥。

    三个剑人倒下。

    断成六截。

    头、身异处。

    汩汩的鲜血仿佛奔涌的溪水,将路上的碎石浸得湿透。

    有人开始呕吐。

    空气中弥漫的异味令人窒息。

    血珠顺着幽蓝的刀流淌在地上。

    手,握刀很紧。

    深蓝的布衣沾上了血迹。

    嘴唇有残酷的线条。

    幽黑发蓝的卷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他的眼睛沉郁。

    “跟我走!”

    他对白衣女子说。

    寂静。

    石壁中的绿色浑然不知世间的一切……

    轻轻,摇曳……

    只有战枫自己知道,方才那一刻,他的心已然死去了千百遍。

    如果他晚到一步。

    如果剑光刺穿她的身体。

    如果她倒下。

    如果她的血浸满山路。

    如果她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如果她死去。

    战枫将她的手攥得很紧。

    他凝视她:

    “跟我走,我会放过雷惊鸿。”

    这一刻,他只想带她走。

    他、要、她、在、身、边!

    纵使她会恨他、纵使要硬生生折断她的翅膀,纵使她的眼睛再不会快乐地闪亮,纵使痛苦会日夜不休侵蚀折磨他,他也要带走她!

    决不容许她再离开!

    原来,再也无法见到她,才是他最无法容忍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放她走。

    可是,他这一生都不会再让她离开!

    这时。

    忽然烟尘滚滚,马蹄震天!

    一队人马自山路另一边浩浩荡荡而来!

    镶蓝边的红旗迎风招展。

    上面偌大的“霹雳门”三个字。

    原来却是雷恨天放心不下,命众人快马加鞭,赶到了这里。

    “少爷!”

    “少爷!!”

    霹雳门众人一路奔波,终于见着了雷惊鸿,喜得纷纷出声呼唤。

    局势巨变。

    山路中间,战枫紧握白衣女子右手。

    眼底深蓝暗涌。

    雷惊鸿怒笑道:“战枫,你要不要问问少爷我会不会放你走?!”

    战枫的眼中却只有她。

    白纱轻舞。

    她的面容隐在面纱后,所有的喜怒都无从得见。

    战枫忽然觉得有点古怪。

    他忽然很想看看她。

    他伸出手。

    雷惊鸿动了动身子,又停住了,嘴边浮起一个奇怪的笑。

    四周很静。

    面纱轻轻撩开——

    挺秀的下巴。

    英气勃勃的五官。

    那女子朗声道:“多谢战公子方才施救,黄琮这厢有礼了。”

    “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暗夜罗笑得仿佛天际最后一抹残艳的红霞,眉间朱砂细细多情,黄金酒杯在他苍白的指尖旋转。

    四面石壁。

    没有一丝阳光。

    黑暗的气息令这里显得分外诡谲。

    只在稍远处有一堆燃烧的火,好似地狱之火,火焰热烈明亮,逼得人睁不开眼睛。

    一条暗暗涌动的河流,自火堆旁蜿蜒流淌。

    莫非——

    这里就是传说中神秘诡异的暗河宫?

    裔浪站在暗夜罗身侧,面色阴冷。

    那白衣女子竟然会是黄琮!

    以黄琮御赐金牌捕头的身份,无论走到何处皆会有官府照应,若想要再动雷惊鸿,就会变得束手束脚。

    而烈如歌——

    现在却在哪里?!

    她没有同雷惊鸿在一起,也没有投奔霹雳门,霎时间竟象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裔浪忽然不明白烈如歌要做些什么。

    不知道对手在玩什么把戏,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乌黑的长发散在鲜艳如血的红衣上,火光映照中,暗夜罗显得妖异美丽。爱抚着黄金酒杯上精美的花纹,他扯唇笑道:

    “当战枫发现那是黄琮时,表情一定很有趣。”

    可怜的枫儿,千里迢迢去救心上的人儿,却发现自己原来竟是被骗了,他心里淌出的会是泪还是血?

    多情的人方会为情所伤啊。

    暗夜罗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裔浪道:“烈如歌会在哪里?”

    暗夜罗斜睨他,似笑非笑:“你不是她的对手。你还不够资格。”

    裔浪的双瞳骤然缩紧。

    暗夜罗嗅一嗅酒杯中残余的酒香,眯眼笑道:“你已经败在她手中两次,这一次,你依然赢不了她。”

    裔浪的瞳孔中迸出死灰色的阴芒:“只怕是你也不知她在何处。”

    暗夜罗仰首大笑,红衣飞扬如血雾。

    “只要你回答一个问题,我便告诉你她要去哪里。”

    裔浪冷冷看他。

    暗夜罗的肌肤苍白无血,仿佛所有的生命都在那双似无情似多情的眼眸中燃烧,燃烧如火,却又偏偏如湖水一般静谧。

    “你是否已是死人?”

    他问裔浪。

    裔浪身子僵住。

    暗夜罗有趣地打量他:

    “自烈明镜死去的那一刻,你似乎已经死了。只是我不明白,你却为何那样恨战枫和烈如歌?”

    裔浪像是突然被一种痛苦笼罩住。

    暗夜罗笑得有些恶意:“你对他们的恨,不仅仅是为了权力地位,而象是另有隐衷。”

    裔浪的身子开始颤抖,这种颤抖透出深邃的痛苦。

    “孩子,告诉我。”暗夜罗轻声劝诱,“你为何这样痛苦,是什么在折磨你,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灰色的瞳孔涌满痛苦。痛苦太多,终于,渐渐冷凝成冰。裔浪吸口气,灰色的眼睛好像野兽般毫无人类的感情:

    “是。我现在只是一个死人。”

    他回答了一个问题。

    现在,应该是暗夜罗告诉他烈如歌在哪里。

    暗夜罗笑了。

    他笑得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宽容一个顽皮的孩子。

    “烈明镜死后,烈如歌最信任的人只剩下一个,也只有他有能力保护她。”

    裔浪目光一闪:“他在军中。”

    暗夜罗大笑。

    笑声魅惑清雅,暗涌的河水在笑声中奔流向地底漆黑的某处,火堆在笑声中热烈燃烧。

    然而,他们却似乎都没有察觉。

    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黑纱在仇恨中翻舞,黑纱下竟然是一个女子仿佛被烈焰吞噬过的扭曲丑陋的面容……

上一页 《烈火如歌2》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