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烈火如歌2》->正文
第十三章

    雨,像是没有尽头,一直下了一天一夜。

    树叶被冲洗得湿亮湿亮,绿色鲜嫩青翠,满枝的花被打散,花瓣飘散在积起的雨水中,空气里带着青草的气息。

    因为这场雨。

    春日顿时变得寒冷起来。

    如歌抱着膝盖,坐在屋檐下。雨水顺着屋檐飞流,倾盆大雨,轰轰雷声,一片白茫茫混沌的世界。

    她的脑子里也是白茫茫一片。

    忽然就像是场噩梦!

    原来,所谓的是与非、对与错可以如此轻易地被颠覆。战枫处心积虑的报仇,她对战枫的恨意,顷刻间,都变得那样古怪和滑稽。

    “裔浪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的。”

    “战枫才是爹的孩子,而我的父亲是战飞天?”

    “是的。”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爹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说的,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战枫对他的恨意?”

    “因为——烈明镜爱你。”

    如歌嘴唇苍白:“爹爱我,难道他就不爱战枫吗?”

    “也爱,所以他希望你能跟战枫成亲。”

    如歌心中一痛。

    她知道爹曾经做过这样的努力,然而,战枫的恨意超过了一切。

    “为什么不能告诉战枫真相呢?”为什么要让战枫陷入复仇的痛苦中,让恨意扭曲他的心,让一切变得无法收拾。

    “如果战枫果然是战飞天的儿子,那么他对烈明镜的仇恨是理所当然的。战飞天的确是被烈明镜亲手所杀。”

    如歌闭上眼睛:

    “我相信,爹当年是逼不得已。”

    “不错,战飞天是为了烈火山庄而自愿死在烈明镜手中。”

    “爹应该告诉战枫真相。”

    “烈明镜担心,如果战枫不再恨他,暗夜罗就会怀疑到战枫真正的身份。暗夜罗是个极为偏执的人,一旦他发现你是暗夜冥的女儿,那么他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而且,烈明镜也认为自己应该对战飞天的死负责。”

    “是你封印了我三年?”

    雪微笑:“是的,我也不想暗夜罗发现你。”只是随着上次他功力大损,那封印已从她体内消失,她的容貌越来越像暗夜冥,体内气息也越来越强大。

    如歌身子冰冷。

    她明白了,所有的人都是为了她。在战枫和她之间,她是被选择保护的,而战枫是被选择牺牲的。

    雨,无休无止地下着。

    白茫茫的世界,一切都不再看得清楚。

    玉自寒望着战枫。

    从小时候,战枫就是一个孤傲而沉默的孩子,他的心思永远固执地藏在别人无法碰触的地方。只有和如歌在一起时,战枫才会笑、会手足无措、会羞涩,眼睛才会像天空一样湛蓝。

    战枫练功最刻苦,做事最认真。师父在他们三个师兄弟中,最看重的也是他。玉自寒有时会看见师父望着战枫的神情,他以为那是对弟子的怜爱和关切,现在回想起来师父的眼神,不由叹息。

    屋外滂沱大雨。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战枫用巾帕轻轻擦拭天命刀,刀刃幽蓝,薄如蝉翼,散发出凌厉的杀气。

    玉自寒道:“你无法战胜暗夜罗。”暗夜罗的功力已不是凡人可以想像,他就如一抹鬼魂,仿佛随时可以散于天地之间,又随时可以凝聚出现。

    战枫将巾帕收进怀中。

    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玉自寒的说话,眼神空洞阴暗,右手握刀,向屋门走去。

    屋门开了。

    门外屋檐下坐着两人,一人白衣耀眼,一人红衣鲜艳。

    如歌扭过头来。

    看着战枫和他的刀,她问道:

    “要去哪里?”

    战枫没有回答,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如歌挡在他的面前。她紧紧盯着他,眼瞳漆黑:“要去杀暗夜罗吗?”

    战枫声音冰冷:“对。”

    “你不是暗夜罗的对手。”如果连爹和战飞天都无法战胜暗夜罗,凭战枫一人之力,此行同送死有何区别?

    战枫绕过她,直直走进大雨中。

    如歌又挡到他面前:“你不能去!”

    战枫看着被雨淋湿的如歌,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不管能不能杀死暗夜罗,就算死掉的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爹的儿子。”如歌吸气,“你既然是爹的儿子,我就不能让你去死。”

    战枫好像听到了最大的笑话。

    他仰天大笑。

    嘶哑的笑声被大雨冲得断断续续。

    “我不是他的儿子!他也不是我爹!世上哪里有爹会那么残忍!哪里会有爹残忍到让儿子背上弑亲的罪名?!”

    战枫眼神狂乱:

    “他是你的爹!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舍弃!我在他的心里,不过是一堆狗屎!”

    “啪——”

    如歌咬住嘴唇,劈手给了他一耳光!

    战枫面色煞白。

    “住口!”如歌怒道,“你敢说愦用挥懈惺艿降阅愕疼爱吗?烈火山庄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师兄们里面爹最疼爱的是你!小时候,你生病了,爹就买各种玩意儿来逗你开心;你吃不下饭,爹就亲手做面来喂你;每次你出庄执行任务,都是爹送你到山庄门口,再从山庄门口迎你回来!”

    掌痕印在战枫脸上,鲜红带着血丝。

    战枫惨笑:“那就是他对我的爱吗?让我杀死他,却毫不还手,就是对我的疼爱?”

    如歌胸口满是窒息般的疼痛:

    “爹或许有不对的地方,可是,你没有资格指责他。”

    战枫眼底冰蓝彻骨:“我为何没有资格指责他!他杀了战飞天,又告诉我战飞天是我的爹。杀父之仇,如何不报?!是他,亲手将我推进地狱之中!”

    如歌气苦:“杀父之仇……口口声声杀父之仇……战枫,你见过战飞天吗?”

    战枫沉默。

    她悲道:“你没有见过战飞天,没有见过暗夜冥,父母对于你只是概念上的名称,你对他们究竟能有多么强烈的感情。可是,你从小就跟爹生活在一起,他为人处世的原则,他对你的爱护和照顾,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会不会做出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朋友的事,你跟了他那么久,居然还会不了解吗?!”

    “杀父之仇……从你一出生,爹就做了一切父亲应该做的事情,只不过他没有告诉你那个称呼。”泪水滑下如歌脸庞,“他养你爱护你照顾你,然而,只为了杀父之仇四个字,你就可以将一切抛掉吗?”

    战枫的身子颤抖。

    大雨瓢泼而下,雨是冰冷的,风是冰冷的。

    雪望着透明的雨丝,绝美的容颜似有轻轻婉叹。玉自寒长身而立,凝视雨中二人,眉心深皱,

    “战枫,你真是一个愚蠢的人。”

    如歌流泪道。

    她恨他,恨他的愚蠢,恨他杀了爹,恨他令自身陷入如此万劫不复的境地。

    战枫闭上眼睛。

    没有尽头的冰冷让他的身子僵硬如铁。

    “愚蠢的人应该去死。”

    他提步继续走。

    “你没有资格去死!”如歌将泪水擦干,对他的背影说,“我是爹的女儿,只有我有资格为爹报仇!”

    她面容坚毅,背脊挺直:

    “虽然你恨爹,可是我知道爹爱你。你既是爹的血脉,那么,除非我已死掉,否则我不会让你去死!”

    ******

    每个人都有弱点。

    暗夜罗应该也有弱点。

    雪轻轻抚琴:“暗夜罗不是人,他是魔。”

    “人和魔有什么区别?”

    “人有喜怒哀乐,魔只有残忍和冷酷。因为没有人类的感情,所以也就没有了人类的弱点。”

    如歌摇头:“世间不会有没有弱点的事物。”

    琴声流水般淌出雪的指尖。

    “你是仙人,有弱点吗?”她问道。

    雪瞅她一眼,眼神带点幽怨:“明知道我惟一的弱点就是你。”

    如歌静静思考:“那么,暗夜罗也一定有他的弱点。”

    雪轻笑不语。

    “暗夜罗为什么会成为魔呢?”

    雪的笑容带上抹赞许,果然是聪慧的丫头,可以快速地抓住问题症结:“因为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他深爱着,可是却不属于他的女人。”

    “你是说——暗夜冥?”

    “是的。”

    “她和他不是姐弟吗?”

    “在暗夜罗的心中,只有他喜欢和想要的,没有伦理和束缚。暗夜冥却不同,她虽然温柔,但是这一点上从未向暗夜罗妥协。于是就有了悲剧。”

    如歌出神。

    那应该是她亲生的母亲吧,会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可以让暗夜罗和战飞天都为之倾倒。

    “你见过她吗?”

    “没有。我来到烈火山庄时,只见到刚出生的你。暗夜冥已经自尽了,她用一根簪子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如歌怔住。

    她一直都知道暗夜冥死了,可是如此清楚地听到她死去时的情况,心里仍旧满是怆然。

    不知用什么材质打造的簪子,隐隐泛出黄金般的光泽。造型是寻常的梅花形状,但做工精巧,线条圆润。梅花花心原本应该是嵌有宝石之物的,如今却只有一个凹陷。

    簪子的尖处有些暗色,像是陈年不褪的血迹。

    雪将它递给如歌:“当年我答应烈明镜封印你三年,索要的报酬就是这根簪子。既然你已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就把它给你吧。”

    她的手指微微发颤,食指划过簪尖,“啊”地轻呼,一串血珠滑落下来。

    雪心痛地将她的手指含入唇内,道:

    “小心点!这簪子怨气太重,已是凶器,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要碰触它。”

    “哦。”如歌点点头。

    雪为她的手指止好了血。

    如歌忽然道:“你的仙力好像真的减退了啊。不是只用手指一挥就可以将伤口复圜吗?”

    雪笑得一脸惊奇:“好难得,你居然还可以开玩笑。”

    “整日以泪洗面对敌人并无功效。”

    如歌站起身,走到屋内的铜镜前。

    她端详着镜中人。

    洁净如玉的面容,黑白分明的眼睛,唇角薄薄有些稚气,鲜艳如火的衣裳衬得她美丽倔强。

    “我……长得同她很像吗?”

    如歌抚着自己的脸。

    雪仔细看她:“暗夜冥气质柔弱像临河的芦苇,你勇敢坚毅是湍流中的磐石,虽然五官轮廓相似,但没有人会把你和她弄混。”

    如歌轻笑:“她如果真的那样柔弱,就不会有勇气刺伤暗夜罗和自尽。柔弱应该只是她的外表吧。”

    是这样吗?

    雪暗自想着。或许也有道理,不过因为他心里只有她一人,就从未真正体会过别的女人。

    春日阳光明媚。

    前些日子一直下雨,小溪中的水涨了半尺。清澈的溪水穿流在青山之中,漫过湿黑的石头,闪着银色的波纹,哗啦啦欢快地流淌。

    溪水边有一座坟。

    坟是十九年前的,然而像是有人一直在细心照料。没有丛生的杂草,绿茵茵的细草好似一层轻柔的薄毯,呵护着风吹日晒的坟头。细草不高也不低,茸茸的非常整齐,打理它们的人必定是十分用心的。

    围绕着隆起的坟头,开满了芬芳的野花。

    野花很香,蝴蝶翩翩起舞。

    野花色彩绚烂,有粉红色、淡黄色、白色、紫色……无论哪种颜色的花儿,却都有一种温柔的风华。

    这就是暗夜冥的坟。

    如歌跪在坟前,望着那块木碑。

    暗夜冥,她的母亲。自从出生,母亲这个字眼就离她很生疏,她一向以为只要有爹就够了,所有的爱爹都会给她。可是,此刻心底默念着“母亲”两个字,一股酸热慢慢自她的鼻梁扩散到全身。

    她用拳头抵住鼻子,扭头对玉自寒道:

    “师兄,我见到我娘了啊。”

    玉自寒温柔地看着她:“你娘一定很开心。”

    “希望她不要失望。”

    今天,她特意梳妆打扮了下,面容晶莹如玉,双唇微施丹朱。春日的阳光下,她清爽的体香扑面而来,红衣鲜艳得像第一抹朝霞,灿灿生辉。

    玉自寒微笑。他知道暗夜冥一定会因为如歌而骄傲。

    如歌凝视着母亲的坟:“我其实很想问她——丢下我一个人走,她有没有觉得遗憾呢?不过,这会儿我又不想问了。她决定那样离开,应该有她的原因吧。而我在爹的照顾下,也一直过得很快乐。”

    玉自寒搂住她的肩膀。

    如歌轻声道:“娘,我来看你了,您如今可还好吗?”

    如歌要送给母亲暗夜冥一份女儿的礼物。

    于是,她开始起舞。

    没有丝竹,没有乐曲,她在蓝天白云小溪流水缤纷花草中起舞。她优美的身姿是天地间最自然的呼吸,纤柔的腰肢是最动人的春风,她乌黑的头发像流淌的泉水,飘飞的衣裳像飞舞的蝴蝶。

    天空湛蓝。

    花儿美丽芬芳,随风摇曳。

    绿茵茵的草地。

    溪水欢快地流淌。

    如歌静静起舞。

    这是一个宁静不被打扰的世界。

    暗夜罗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那正在起舞的人儿,是——谁——?!

    ……

    …………

    “罗儿练完功了?累不累?”

    暗夜冥在溪水里洗干净两个野果,放进小暗夜罗手中。

    “不累。”小暗夜罗躺到她的膝上,咬一口野果,“我已经练到了暗河心法第八层,很快天下就将再没有我的对手了!”

    暗夜冥温柔地笑着:“真好。”

    “姐姐,你希望我变得很强对不对?”

    “是啊。爹娘留下的暗河宫,不要变得没落才好。”

    “姐姐放心,只要有我在,莫说是暗河宫,就算整个天下也是手到擒来。”

    暗夜冥继续温柔地笑着,她只当弟弟是在说孩子气的大话。

    小暗夜罗痴痴望着她的笑容,只觉为了她能一直这么对着自己微笑下去,就算立时死了也心甘情愿。

    “姐姐,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娶你?”

    暗夜冥飞红了脸:“你都长大了,不要再说这种孩子话。”

    小暗夜罗急怒坐起来:

    “你答应过嫁给我的!你难道忘了吗?!”

    他眼中欲毁灭一切的愤怒,令暗夜冥吃了一惊。她怔怔望着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确答应过他,可是那不过是句玩笑话。

    小暗夜罗阴郁道:“我一定要娶你!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暗夜冥笑着摇摇头:“罗儿才不会欺负姐姐呢。”

    小暗夜罗沉默不语,终于他瞅着她,哀求道:“姐姐不要让罗儿难过,罗儿就不会让姐姐难过。”

    “好。”

    暗夜冥笑得温温柔柔。

    “那……姐姐给罗儿跳支舞好不好?”他最喜欢看她跳舞了,她跳舞的时候像仙女一样美丽。

    “好啊。”

    暗夜冥在溪边起舞。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腰肢的摆动,每一片裙角的飞扬无不美丽温柔到了极致。

    很久以后,暗夜罗听到了一句话,他觉得形容的最是贴切。

    发似流泉,衣如蝴蝶。

    …………

    ……

    此时此刻。

    那正在春日的溪边起舞的人是谁?!

    她轻盈地舞着,缓缓转过身来,眼波如春水,飞扬温柔的唇角。她望见了他,溪水淙淙流动,白云在蓝天飘过,一朵带着阳光的笑容在她美丽的脸上绽放。

    暗夜罗的双眼忽然变成血红色!

    他走近她。

    耳膜轰轰作响。

    她有些吃惊,微微后退。

    暗夜罗眉间朱砂殷红得仿佛可以滴出血来,满头长发疯狂飞舞,他苍白着脸,向她伸出苍白的手。

    她似乎想躲,然而好像被摄住了心神,直直站着。

    暗夜罗抱住了她!

    他的呼吸狂乱,一声呻吟尖锐地划破空气。

    “上天啊!”

    天空中飘散下千万片雪花,像一张大网笼罩住暗夜罗,每一片雪花都是一把锐利的匕首,无数片雪花,向暗夜罗的要害攻击!

    如歌也抱住了暗夜罗!

    她运足体内所有的能量,双掌猛击向暗夜罗后心!

    暗夜冥的生辰,暗夜罗必定会到来。

    如歌刻意装扮得比平时温柔几分,更在雪的调教下习得了一只柔美荡人心魄的舞。

    暗夜冥就是暗夜罗的弱点。

    在暗夜罗心神纷乱的那一刻,阻杀开始!

    如歌惊怔!

    她凝聚全身的功力,打入暗夜罗后心竟如泥牛入海一般!

    可以将碗口粗的树干斩断的雪花,竟然在距离暗夜罗还有两寸时纷纷融化!

    暗夜罗抱住她的胳膊忽然如铁一般硬!

    她痛苦地睁大眼睛,只觉腰身要被生生断裂掉!

    这时——

    暗夜罗邪美的脸庞逼近她,眼中有狂热的火焰,他的呼吸就在她唇边,一遍一遍地低吼:

    “你是谁?!你是——谁——?!”

    被他紧紧箍在怀里,如歌浑身有种火焰般燃烧的痛苦,她奋力想躲开他炽热的唇舌,然而,她赫然觉得在他的面前自己不过是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

    “你——是——谁——?!”

    暗夜罗血红的眼睛逼视她!

    如歌仰起脸,一双眼睛澄澈透明:“你不认得我了吗?”

    “你——”

    暗夜罗的双臂颤抖。

    “我是如歌,我是暗夜冥的女儿。”

    万千道阳光,刺目眩晕,嗡嗡作响。暗夜罗所有的意识和反应在那一刻全部失去了。

    她的女儿。

    暗夜冥的女儿。

    她的眉眼,她的脸庞,她的神态,她的舞姿……

    恍惚间,仿佛昨日重现,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昔日美好的时刻,上天终于又重新给他机会了吗?!

    电——光——火——石——!

    艳阳下。

    溪水中。

    一道幽蓝的水波飞溅而起!

    杀气裹在水中!

    水如箭芒!

    刺杀暗夜罗!

    如歌能感觉到暗夜罗身子的颤抖,他苍白失神的眼眸中是激动的情绪。

    手心中,她翻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匕首带着寒光!

    刺向暗夜罗后腰重穴!

    幽蓝的水波袭向暗夜罗后脑!

    这一击!

    如歌和战枫演练了七十九次!

    时机的掌握!

    默契的配合!

    如歌和战枫将所有力量放在了这一击上!

上一页 《烈火如歌2》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