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一章

    早晨的阳光总是美好的,一点也不假。和煦的日光散发出柔和的金色,金色的花,金色的草,万物都笼罩在一片朦胧而又柔美的金色之中。

    空气中弥漫的花香气息充溢着整个旭初高中,清新飘逸。明晓溪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哈!舒服极了。最爱夏天,最爱阳光。可以吃棒棒的冰糕,可以穿凉快的衣服,如果一年四季都可以这样就好了。

    一个大大的笑容在脸上漾开,她乐此不彼地拍拍手中的书。书呀书呀,你要是能变成冰淇淋就好了。我保证一定能够将你一口气填进肚子里去,这样就不用再大下苦功的每天念到三更半夜了,而且准保知识全都吃进肚子里,长进脑子里!

    嘿嘿……多么棒的想法呀……可就是实现不了,失望!

    敲敲脑袋瓜,她大步向校内走去。今天一定又会是一个好心情,因为开心的明晓溪永远都是开心的。

    快到教室了!快到教室了!她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左右盼望。一个星期没来上课,要是现在这个上课时间被训导主任抓住,她可是要翘辫子的!

    这边没人!这边也没有!好棒!看来连老天爷都帮她。改天一定要烧柱香,拜个佛,谢谢它老人家的恩泽。

    恩!安全!

    放宽了心,她开始准备向教室迈去。可是……到底要不要进呢?

    再向前踏一步,她就又可以看见那双曾经对她沁出丝丝温柔的冰冷眸子;若不踏,她便又可以成功的躲过一天。但,她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倘若再不进去的话……,哎!还真是左右矛盾,进退两难啊!

    紧闭双眼,明晓溪将手中的课本厚厚实实地盖在头顶,踯躅不前。

    怎么办?她都已经在教室外徘徊了将近二十分钟了。进?还是不进?

    靠在教室外的墙上,她大叹一口气。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的多麻烦事啊……”

    算了,还是进去吧。要知道她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逃避才不会是她的作为!(虽说先前也躲过一星期,可……)伸了伸舌头,心里好虚。

    拿下头顶上的课本,把它们抱在怀里,接着推开门,她一个健步跨进门槛。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团白白的物体就快速冲向她,将她紧紧抱个满怀。

    “明姐姐,我好想你呀!”东寺浩雪窝在她怀中兴奋地叫着。已经是初夏了,可她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热似的,就那样一个劲地抱着明晓溪,往她怀里钻。

    “小雪?!”明晓溪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手中的课本早已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她……,她没看错吧?

    “明姐姐,别揉眼睛了,就是我!你没看错。小雪好想好想你呀!”穿着蕾丝花边小白裙的东寺浩雪不断在她怀中磨厮着,倾吐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的想念。

    明晓溪不敢相信的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蛋。

    “痛!”真的会痛耶!这不是梦!看来真的是小雪,她也来到台湾了……

    她开心地笑着,搂了搂怀中那个爱笑爱闹又爱撒娇的东寺浩雪。

    “小雪!真的是小雪呀……好意外!!”

    东寺浩雪离开明晓溪的怀抱,调皮地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我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还有更意外的,保证明姐姐大开眼界。”

    “哦?是什么?还有什么更意外的。”明晓溪好奇的问道。

    “我老哥也来了。”她眨眨可爱的大眼睛。

    东寺浩男?!

    明晓溪摇头轻笑:“小雪,这个可不算意外。看见你,我就应该知道他也来了。要不然,你家里人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台湾?”

    “哈!明姐姐果然聪明!”

    “你明姐姐当然聪明了。”明晓溪洋洋自得地咧嘴大笑。

    “对啊对啊!要不小雪怎么会那么喜欢明姐姐呢?要知道明姐姐可是我见过最最最聪明、最最最厉害的好姐姐了!!”

    明晓溪轻点了她一下眉心。“鬼丫头!明姐姐可没你说的那么神!”

    “谁说的?!明姐姐当然是最棒的了!”

    “是吗?那,我和你的风间哥哥比起来,谁更棒一些呀。”她有心无心的轻轻笑着逗弄她。不用说,这个答案肯定是否。

    东寺浩雪小小的眉头紧紧皱起,都快要打成死结了。“明姐姐,你是故意要为难小雪的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明姐姐比不上澈,那是肯定的,又怎么能说是为难你呀。小雪,不要太在意了。”掩嘴偷笑,一脸笑意藏都藏不住。

    “啊!明姐姐,原来你是在取笑我!”东寺浩雪撅起嘴气呼呼地看向她。

    “怎么会?我怎么会取笑我们这么可爱的小雪呢?是你多心了啦!”明晓溪抿抿唇。皮笑肉不笑地冲她说着。看来,被她发现了。

    “才不是!你看!你的脸笑得都快要抽筋了,不是取笑我,又是什么?”

    抽筋??有那么严重吗?明晓溪摸了摸脸蛋,没有呀。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说这个了。”东寺浩雪拍拍胸脯,一副宽容大量的样子。????明晓溪无聊地翻了一个大白眼。这是什么跟什么?!

    “不过,明姐姐。我说的意外可不是这个。”她神秘地说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

    “不是?那到底是什么?”疑惑!绝对的疑惑!

    “这个嘛……”东寺浩雪手拖下巴,假装思索。

    “小雪,快点告诉明姐姐。不然,一会看了你说的那个那么大的一个意外,我可受不起惊吓。”明晓溪有恃无恐地看着她。更意外的意外?她到是很期待。

    “别急嘛明姐姐,说出来就不好玩了,还是一会你自己看比较好。”

    “自己看??”有多好玩?好象已经勾起她的好奇心了,自己看看也无妨。

    一个新奇的笑容在脸上愈来愈大。

    “对呀!那样才有新鲜感,才好玩。”她捋捋裙摆,淘气的笑着。

    “那好吧。”明晓溪好笑地捏了捏她如苹果般红润的小脸。“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环顾四周,奇怪!为什么教室里只剩下几个正在熟睡的男生,其他人都不见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好像忽然想到什么,眼光移向牧野流冰所坐的位子。他也不在?更加疑惑……

    看了看地上的书。对了,还是赶紧把书给捡起来再说吧。瞧它们在地上躺得多舒服?!夏天一到,就连书都知道享受,还是地下凉快,对不对?!哎!也只有她这个苦命人每天不辞劳苦地在家里辛勤耕耘妈妈所说的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也不知是谁说的这句没水准的话,要是让她知道了,一定毁了他全家!

    “我不能舒服,自然也不会让你们舒服!给我起来!”明晓溪怔怔有词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忿忿地捡起地上安然自得的课本。

    “吵死了!那些女生唧唧喳喳得比日本女人还烦人!”正在明晓溪把全部课本刚刚捡起之际,一个暴怒的声音狂喉道。几个熟睡的男生也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吼声惊醒。

    众人向声音来源处望去,半晌没人开口,教室里静得出奇。再看明晓溪。天呐!一张臭脸脸色铁青!

    “东寺浩男!!我跟你没完!!”直勾勾盯着他帅气的脸旁,明晓溪大叫。

    再看地上!原来……原来……原来她刚刚好不容易才捡起的书,就被他那一声大吼吓得全都又一次散满全地。

    挥起拳头,气不打一处来。

    没还明白怎么回事,东寺浩男就只见一个拳头狠狠朝他砸来。来不及反应,他只得愣愣地呆在原地任由她的拳头在他身上挥之不去。

    停!

    就在所有人摒住呼吸,准备看好戏的那一刹那……

    那是什么?

    “噗嗤——!”明晓溪放下拳头,第一个笑出声来。小雪说得没错,的确是更意外的意外,好大的意外,意外到令她不能再意外!

    呃?听见她的笑声,东寺浩男才缓缓回过神,瞪着她。“笑什么笑?!”

    “笑笑不可以呀?!”不甘示弱,明晓溪也反瞪向他,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

    “不准笑!”

    “喂!我笑也碍着你的事了?”

    接着自己的笑声继续笑。

    “总之,我说不准笑就是不准笑!”东寺浩男一张脸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红。

    她才不理会他,笑声越来越大,眼泪都快要笑了出来。好笑!真是太好笑了!“脸部抽筋”?她终于明白这个这个词“深奥”的含义了,看看自己,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

    “明晓溪,我说不准笑,你听见没有?!”脸上的红晕迅速扩散。

    止了止笑得发疼的肚子,明晓溪没好气地望向他。“你这个人真是奇怪,难道我笑还要经过你的允许不成?”

    “你……!”

    可怕的眼神,危险的气息,一旁的几个男同学们无不为她捏一把汗。可她明晓溪向来就是毫不惧怕的人,又岂会被一个小小的眼神吓倒?!荒谬!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会死人的!”

    虾米??

    包括东寺浩男在内,所有的人全部大跌眼镜!没听错吧??明晓溪同学居然会说出那种话,难道她也会遇上令她害怕的人?

    “咳……咳……”她漱了漱嗓子。“我说的是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会死得很惨!”

    倒!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暗自切喜,明晓溪果然还是他们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明晓溪。开心!拍手叫“好”。

    东寺浩男发狠地瞪了一眼在一旁围观的几个男同学:“都给我滚出去!!”

    收到他恐吓的眼神,几名男生吓得东倒西歪,立刻向教室外跑去。

    咦……红色??

    明晓溪惊讶地望向他红色急剧上升的脸蛋。“天呐!浩男,你居然会脸红哎!”

    死命盯着他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这……这是她所认识的东寺浩男吗?!简直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被她这么一说,他更涨红了脸色,都快要红到脖子根了。早知道……早知道他就不该带着这个小鬼头来这里。

    拍了拍坐在他肩膀上,正在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玩弄他头发的小男孩,东寺浩男压低了声调:“米拉,下来。”

    他把小男孩安全地抱下肩头,放在地上。

    “笑够了没有?”

    “呵呵……恩。”意犹未尽,明晓溪还不忘多笑两声。真是难以将堂堂东寺家脾气最暴躁,又爱大吼大叫的浩男大公子与一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大的孩子联系在一起,竟然还让他肆无忌惮地骑在他肩上放肆地把弄他至今没人敢碰过的头发。若不是亲眼看见,她还真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

    被放在地上的小男孩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明晓溪,然后拽了拽东寺浩男的胳膊,用极为稚嫩的声音说道:“大哥哥,她是谁啊?”

    明晓溪细致地观察这个有一双蓝色眼睛、褐色头发的“特殊”孩子。哇!好可爱哦!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梁,饱满而又湿润的双唇,还有……微卷的头发,亮晶晶的。“他是外国人吗?好漂亮呀!”

    “明姐姐,我也是外国人,我是不是也很漂亮呀?!”东寺浩雪嘻嘻哈哈地问道。

    一记超级无敌大白眼。“你不算!”随即,她蹲下身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乖,你叫米拉吗?告诉姐姐你多大了?”

    东寺浩雪两手叉腰,很是不服气。她哪里不算了?!日本人就不是外国人了么?明显的种族歧视!坏米拉,她才不会让他把她心爱的明姐姐给抢走了!

    小男孩舔了舔手中的冰淇淋,笑嘻嘻地说道:“五岁。”

    “拉拉好可爱!”明晓溪赞叹。

    他才不可爱哩!东寺浩雪满脸不高兴。

    “明姐姐,他是我哥和千井姐姐的孩子。”她坏坏的笑着。

    啊?!明晓溪站起身来,张大了嘴巴望向她。吃惊到不能再吃惊、诧异到不能再诧异。半晌,她才整了整嘴型,从唇齿间吐出一句:“你……你说什么?!”

    “是真的,明姐姐。”

    “不许胡说!”东寺浩男怒视她。

    “本来就是这样,凶什么凶啊?!你答应过阿姨要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拉拉,千井姐姐也答应了阿姨要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拉拉,你们都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他,那么,他不是你们的孩子,又会是什么?!”东寺浩雪怔怔有词的说着。

    “东寺浩雪!!”东寺浩男又一次吼道。???明晓溪听的一头雾水。怎么……那么复杂啊?!

    “是这样的啦明姐姐。你走之后,有一天,在我爸公司门口,一位可怜的阿姨出了车祸,碰巧我哥和千井姐姐都在,就把她送进了医院。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临死前,那位阿姨把自己唯一的亲人,也就是拉拉托付给了他们。所以,我才会那么说.事情就是这样子,对不对老哥?!”

    抚抚胸口,她以为呢!害她吓了一跳。“小雪,你刚才怎么不说清楚些呀?”明晓溪很是感伤地看了看小米拉,他一定难过死了,对不对?一定非常想妈妈吧。“好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亲人。”

    他一点都不可怜,大家都对他好的要死!东寺浩雪愤愤然。

    小米拉将最后一口冰淇淋塞入口中,用胖乎乎的小手抹了抹嘴角边的残渣,仔细端详着明晓溪。

    看呀看呀!他正吃得不亦乐乎,又哪里来的可怜?别人都被他的外表给蒙骗了!

    无预警中小米拉冒出一句话来:“大姐姐,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你是风间哥哥的女朋友。风间哥哥可喜欢你了!”

    澈……?明晓溪一怔,一股奇异的热流开始在体内游走。

    东寺浩男眉头微蹙。“米拉,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风间哥哥的卧室看见过她的画像啊!有好多呢,满屋子都是!”他天真的说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她的画像……满屋子……

    明晓溪神情有些呆滞。

    “晓溪,忘了告诉你,澈也来了。他现在正在校务室接受采访。”东寺浩男说道。

    “是……是吗?难怪教室没人,原来大家都去看他的采访了啊……”

    澈……真的来台湾了……

    她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何一向吵吵嚷嚷的教室只剩下寥寥几人。可是,好像还少了点什么,让她觉得不对劲。

    “对啊,大家都去了,场面好壮观呀!那里挤满了人,到处都是!风间哥哥真的好棒呀!明姐姐你知道吗?没想到在这里风间哥哥也很受欢迎哎!”东寺浩雪喜洋洋地说道,眼里充满了少女情怀。“明姐姐,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好不好?我还想再去一次,站在那里看着风间哥哥,感觉好棒!”

    风间澈……

    那个优雅的男人……

    恍惚中,她好像看见他温柔的笑容,听见他体贴的话语……

    “好不好呀,明姐姐。”

    “恩?”明晓溪被她的问话打断了思绪。

    “明姐姐,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对不起啊小雪,你刚才说什么?”

    “我们一起去看风间哥哥啦。”

    看澈?明晓溪一阵轻颤。“不……不去了吧……”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见风间哥哥吗?”

    “不是的,小雪。”那样一个他,让她如此放不下,又怎会不想见他?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我敢肯定风间哥哥见到明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说完东寺浩雪便拉起她的手向校务室走去。

    “小雪……”被拉住的明晓溪没有太大的反抗,脸上有一丝犹豫。

    这样做……好吗……

    ***wwwcn转载整理******

    中午的太阳发出毒辣的日光,就连初夏也逃脱不了烈日的侵袭。树上的蜘了不停的发出刺耳的呻吟,仿佛在诅咒着这炎热难耐的高温。

    校务室外早已被围个水泄不通,在这闷热烦躁的季节,所有人竟拼命的挤在一起,没有丝毫离开想的意思。或许这就是澈的魅力吧……

    站在人群中,明晓溪紧紧被东寺浩雪拽住。

    “明姐姐,快点往前挤呀!不然一会就看不到风间哥哥了。这里离校务室的大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

    东寺浩雪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拉着明晓溪一个劲地向里钻,嘴里还不住的发起牢骚。

    “讨厌死了!这些女生真是烦人!死了这条心吧,风间哥哥才不会喜欢她们!”

    “小雪,我们站在这里就好了,别再挤了。”

    “那怎么可以?!我们要是不赶到门前的话,就见不到风间哥哥了!”东寺浩雪不停的用小手在人群中扒出个缝子来。人小缝大,果然不假!

    校务室的门缓缓推开,众人瞩目。原本就一片喧闹的人群,更加哗然。一大群记者慌忙舞动手中各式各样的照相机试图拍下那个风一般的男子最优美的照片。

    不到一分钟,校长、训导主任和各位赞助商簇拥着一位身着素色衬衫的少年悠然而出。

    “是风间哥哥、风间哥哥哎!!”东寺浩雪兴奋的叫道。

    少年微微抬起头,额前的发丝有意无意的随风摆动。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丝毫犹豫,几乎是第一眼,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眼底透出丝丝柔和的光,嘴角欣然弯起,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好漂亮的笑容!明晓溪呆呆地站在那里,望向他明亮的眼睛,莫名的脸上多出一抹红色的云霞。他还是那样一点也没有变。漂亮的笑容,温和的眼神……

    “明姐姐!明姐姐!风间哥哥在看我们哎!”东寺浩雪扯着明晓溪的胳膊不住的摇啊摇啊。“风间哥哥好像一出来就看见我们了呢!一定是因为这些女生太不起眼了,跟她们比起来小雪耀眼多了,所以风间哥哥才会那么顺利的一眼就看见了我们!”她美滋滋地甩了甩裙摆,好飘逸呀!

    明晓溪没有理会东寺浩雪一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还再直愣愣地盯着那个令她舒心的笑容,傻傻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在喧哗的人群已经慢慢驱散开来。是澈吗……?明晓溪脑子里就只有这一个念头,因为她知道能做到如此的人就只有澈了。

    风间澈悄然走到她身旁,粲然的微笑依旧倚在唇边。

    看着一个笑、一个呆的两个人,东寺浩雪不乐意的撇了撇嘴。“风间哥哥,你怎么不看看小雪?是不是因为好久没有见到明姐姐了,所以想好好看看她?可是小雪也很想让你看看我嘛!”真是奇怪!一见面什么话都不说,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上半天。最口是心非的就是明姐姐了!嘴里说不要来,其实心早就飞到这里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的!看她看风间哥哥的表情就知道了!

    “小雪,不要怪晓溪。不是因为太久没看所以才看,而是因为想看所以才看。”风间澈微微说道。

    “澈……”甚至是用飞的,明晓溪刚刚恢复原色的面庞两朵娇艳的红花无端绽放。

    什么意思?东寺浩雪费解的抓了抓眉心。为什么他们说话都那么令人难以理解?!“风间哥哥,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和我说的不一样吗?我不太明白。但小雪好像也没有说错吧!难道风间哥哥不想明姐姐吗?”

    风间澈凝视着明晓溪清丽的面容,没有说话。

    明晓溪慌乱低下头,脸上那抹红晕又更加深了点绚丽的玫红,两只手紧张地揪在一起。“小雪,不要胡说……”

    “小雪才没有胡说,对不对,风间哥哥?”

    “小丫头。”风间澈揉了揉东寺浩雪俏丽的头发。

    “风间哥哥,你说呀!你一定很想明姐姐吧,对不对?”东寺浩雪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当然知道风间哥哥很想很想明姐姐,要不然赞助商邀请他来台湾开演奏会,他不会那么干脆的一口就答应了。

    “小雪,不要胡闹。”明晓溪的脸越发变红,马上都要成酱紫色了。

    “明姐姐,我没有胡闹,只是问问而已!”

    “小雪,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只要心里明白就好。”风间澈和煦的笑着,目光仍旧撒在明晓溪红润的面颊。

    怦——!怦——!明晓溪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澈……我……”

    他回给她一个暖暖的笑容。

    看见他的笑容,她就知道了他的答案。

    “那明姐姐呢?想不想风间哥哥呀?”

    “我……”

    “奇怪!明姐姐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刚才和小雪在一起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么?”

    “哪里有?我只是……”

    没等明晓溪话说完,风间澈轻轻打断她的话。“小雪,不要为难晓溪好吗?你的问题就连我都很难回答。”

    “会吗?”

    “当然。如果好回答的话,我刚才就说了,对不对?”

    东寺浩雪拖起腮帮子半信半疑的思索了一会。“我的问题好像是有些难回答哦。”

    “对啊,所以小雪不要为难明姐姐,好吗?”风间澈笑着说道。

    “好的!小雪会乖乖听话!”

    明晓溪浅浅一笑。

    风间澈……

    那个优雅的男人啊……

    他好像无时无刻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担心什么……

    风间澈举起手臂,看了看手表。“晓溪,现在已经一点了,有吃饭没有?”

    体贴的话语顿时让她忘记了方才的紧张,明晓溪吞了口口水。“澈,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还没有吃过饭呢。”

    “那晓溪,你想吃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澈做的都好吃!”明晓溪舔了舔唇瓣。好久没有吃到澈煮的饭了呢!好怀念那种喷喷的饭香,不管啦,今天一定要吃个够!

    “小雪呢?想吃什么?”他轻声问道,眼里充满了舒适的亮色。

    “好棒哦风间哥哥!还有我啊!我还以为你见到明姐姐就把小雪给忘了呢。我要吃京酿丸子、油酥鸡翅、香炒鲍鱼、鱿鱼肉丝、还有……”

    明晓溪皱了皱眉。“小雪,这些菜要很久才能烧出来,很麻烦的。我们吃些简单的好不好?”

    “没关系的,晓溪。我可以。”风间澈悠扬一笑,似乎能轻而易举的办到。

    “耶!就知道风间哥哥最棒了!”

    明晓溪忿忿地盯着正在雀跃欢呼的东寺浩雪,真是麻烦的小家伙!

    ***wwwcn转载整理******

    一间客厅,两间卧室,简单的房屋构造,别出心裁的摆设。

    屋内整理的干干净净,整洁而又不俗气。阵阵地,还散发出迷然扑鼻的香气,沁人心脾。

    “澈,你租的房子好棒呀!这里一定都是你设计的吧?”明晓溪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呼吸着。

    “晓溪,怎么了?不舒服吗?为什么那样大口喘气?”风间澈关心的问道。

    “不是不是!是因为澈这里好香、好香。所以我才那么大口的喘气,这样香气就能吸进嘴巴里,嘴巴也会变得香香的!”明晓溪笑嘻嘻地看着他。

    她没说谎,真的好香、好香啊!

    风间澈好笑地轻点了一下她粉嫩粉嫩的小巧鼻梁。“傻丫头,不可以这样的。这样喘气呼吸不顺畅,很容易生病。”

    “啊?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澈。”明晓溪立即闭上嘴巴。吸了那么多口清新的香气也差不多了,嘴巴也应该会香香的了。想着想着,明晓溪开心地傻笑了一下。

    “晓溪,要给伯父伯母打个电话吗?你到现在都没有回家吃饭,他们会不会担心?”

    “不用了。爸妈不在家,他们去了新马泰旅游,大概过几天才可以回来。”

    “伯父伯母好像很会享受生活。”风间澈坦然一笑。

    “不是。是他们结婚四十周年纪念日,所以他们才去放松一下。”

    “四十周年?”有些迷惑。

    “对呀。”

    “他们不喜欢孩子吗?为什么这么晚才要你?”

    “不……不是的……”明晓溪神经开始有些紧绷起来。

    “那是什么?”

    “因为他们……他们工作比较忙嘛!所以……呵呵……,你也知道现在的大人们都比较喜欢二人世界的,对不对?”

    风间澈慧心一笑:“我知道。”

    “澈,你会在这里住多久?”

    “大概是演奏会结束吧。不过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为什么?对了,你不是应该先开演奏会再去我们学校接受采访的么?怎么现在倒过来了?”明晓溪不解的问道。

    “因为赞助商那里出了点问题,开演奏会的具体场地还没有搭建好。”

    “什么?邀请你来演奏会,居然连会场都没有搭建好?!有些过分了。这样的赞助商、这样的演奏会,你还答应他们来做什么。”真是给台湾人丢脸,连这样一点小事也做不好,还妄想请澈来开演奏会,无稽之谈!

    “……”风间澈脸上有些稍稍泛红。

    “澈,你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他泰然。“我想台湾的风景应该很美,就算演奏会推迟了也没关系,正好可以多出一些时间来玩一玩。”

    “原来如此。那有空我一定陪你四处看看。”

    “恩。”他微微应道。

    明晓溪懒懒地坐在沙发上,顺手从茶几上端起一杯柳橙汁津津有味地喝起来。“澈,这也是你自己榨的吗?”

    “好不好喝?好喝就多喝点。”他笑着看她。

    “恩,好喝。没想到澈不仅饭煮的好吃,就连汲的果汁都那么棒!”明晓溪竖起大拇指很是佩服的大肆赞扬。“对了,你现在不用做饭吗?小雪去接浩男了,大概一会就可以回来。这些菜很难弄的,现在不做的话,等一会他们回来了,恐怕又要花上很长的时间。”

    风间澈沉稳的笑了笑。“不用担心,晓溪。我知道该怎么做。如果现在做好,等他们回来就凉了,也就没有了菜原本的鲜味。”

    “哇!澈,你懂的可真多呢!怪不知道你做的饭总是那么好吃。那一会我也来帮你吧。”

    “不用,你只要乖乖吃你的饭就可以了。”他轻声笑着说道。

    “要的要的!我也要尽自己一份力量嘛,那样吃起来的饭会更香!”明晓溪放下柳橙汁,义正言辞地说着。

    “真的不用,晓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而且做这些菜要讲究火候。”

    明晓溪眉头一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你的意思是说我帮你的忙只会碍手碍脚喽?!”

    “晓溪,我没有那个意思。”风间澈神情略微紧张起来。

    “你就是那个意思!”

    “相信我,好吗?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真的没有?!”明晓溪俏皮的望着他明亮的眼睛,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知道你没有了。我是逗你的!”

    风间澈松了口气,幽幽地看着她。“调皮的坏丫头!”

    “既然我不用帮你做饭,那我现在去帮你洗菜,好不好?”她好无聊的。没有事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坏丫头,败给你了,去吧。”风间澈揉了揉她一头乌黑的长发,笑着。

    明晓溪从沙发上站起来,侧过脸看向风间澈俊逸的面庞。“我有那么坏吗?为什么你总是叫我坏丫头?”

    “不是坏,是很坏!”风间澈轻轻笑着,逗弄她。

    “讨厌,澈,不理你了!我去洗菜。”明晓溪恨恨的向厨房走去。一不小心,右腿不偏不倚地撞上茶几边沿处,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前倒下。

    “小心!”

    风间澈一个箭步挡在她面前。只听“砰”的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明晓溪就一头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接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结结实实的被压躺在地面。

    紧紧贴压在风间澈身上的明晓溪慢慢抬起头,如瀑布般的黑发直泄而下,柔柔的搭在风间澈白皙的皮肤上。距离如此之近,她仿佛感受到了他微热的鼻息、快速的心跳。

    那温暖的怀抱、暧昧的姿势,令她一时之间慌了心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澈……”

    她想说些什么……

    对上他清澈明亮的眼睛,一张一翕的嘴唇无意间轻刷上他的,暖暖的、弱弱的……

    惚地,明晓溪慌忙站起身来,在即将迷失的边缘拉回了自己的理智。

    “对……对不起。”

    没有话语。

    风间澈优雅的从地面上站起来,随即蹲下身子,专注地检查她的右腿。

    “流血了。晓溪,你坐一会,等我一下。”说完,他起身走进卧室。

    不一会儿,他拿着一包医药用品走了出来,再次蹲下身子,为她清理伤口。

    “会痛吗?”他小心翼翼的用沾了酒精的棉球轻轻拭擦着伤口边缘的血迹,然后在伤口上撒了些黄色的消炎药粉。

    “不……不痛。”滚烫的面颊,红得好似已经烤熟了的番薯。

    清理完伤口,风间澈拿出一些白白的棉纱,一圈一圈地绕在她晶莹玉嫩的腿上,最后在纱布上系上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

    “好了。要注意伤口不要沾水,知道吗?”

    “恩。”明晓溪点头应道。

    “明姐姐、风间哥哥,我回来了!”东寺浩雪打开门拉着小米拉,和身后的东寺浩男一起走了进来。

    “咦?明姐姐,你怎么了?怎么脸那么红?发烧了吗?”东寺浩雪慌张的跑了过去,用手在她的脸上比了比。

    “天呐!你一定是发烧了,而且温度还不低呢,好烫哦!”像是碰到了烫手山芋似的,她的小手立刻缩了回来。眼光一扫,发现了刚刚才系好的蝴蝶结。“明姐姐,你发烧了干吗要在腿上系个蝴蝶结呢?难道这样病就会好了吗?”

    明晓溪没好气地赏了她一记大白眼。“笨蛋!是我的腿受伤了。”

    “啊?明姐姐,你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厉不厉害啊?”东寺浩雪盯着她的腿左看看右看看。

    “现在已经没事了,刚才澈已经包扎好了。”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伤口感染了,所以你才会发烧的,对不对?”好棒的推理!东寺浩雪明明自得地笑着。

    明晓溪左手一挥,将东寺浩雪小小的身体甩倒在一边的沙发上。

    该死的小雪!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要是等她长大了,有一天也遇到这样的事,她明晓溪一定会折磨死她!一定会!一定会!她发誓!!

    “好了,小雪,别瞎猜了。你在这里陪明姐姐和浩男他们,风间哥哥去做饭,好吗?”风间澈冲东寺浩雪淡淡一笑。

    “好的,风间哥哥。”东寺浩雪凑到风间澈面前,像只温顺的小猫咪。

    不到半小时,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佳肴。

    面对着一桌美味可口的饭菜,明晓溪就一直坐在那里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嘴里扒饭。不敢抬头,更不敢看向风间澈温柔的双眸。一顿饭吃完,她的筷子甚至连碗以外的地方都没有离开过。

    气氛怪怪的,怪到除了小雪偶尔一个人说说废话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开口。整个饭桌都有了难得的安静。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