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三章

    幽蓝的天空中,万里无云。碧蓝碧蓝的,一眼望去,就好像是无边无垠的大海一样。偶尔,天空中还会飞过一些可爱的小鸟,它们追逐嬉戏着,仿佛这浩瀚无边的天际就是它们最佳的玩娱之地。

    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点头、赞叹。

    好棒!爸妈真会挑选日子,果然好天气!

    明晓溪打开手中的方便袋,细细点了一下。鱼丸、莎拉、番薯、茄子……,都是爸妈爱吃的,一样都不少。满意的合上袋子,她兴高采烈的再次抬头看向天空。飞机啊飞机,请你一定要飞快点,把我最爱的爸爸妈妈安安全全的提早带回来,真的好想好想他们。

    好了,收起一脸痴呆的表情,明晓溪神采奕奕的大步朝家中走去。她可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了,得赶紧回家收拾一下,拿出最棒的饭菜来迎接她亲爱的老爸老妈。呵呵……

    “晓溪,买这么多东西可以拎得动吗?”

    好悦耳的声音!

    听的出来,背后那个声音在冲她微笑。

    别动!不要回头,让她猜猜是谁连说话的声音也会有表情。

    顿了顿。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只有他了,对不对?

    明晓溪转过身子,看向他。不由自主想起那天在他家那个不经意的吻。刹时,脸上一阵燥热。虽说以前和他有过那种亲密的接触,而且这次只是一个无心的触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很难为情。

    “澈……”

    “需不需要帮忙?”他的笑很温和,仿佛那天的事他一点也不在意。

    白痴!人家都不在意了,你还在这里担心什么?!明晓溪坠了坠手中的袋子,朝他露出一个笑脸:“澈,你怎么会在这里?”

    超级菜市场?很难想象像澈这种少爷级别的人也会来到这里。

    “我来买些东西。”他微笑着看她。

    明晓溪绕到他身边,指了指他的方便袋。“还要帮我拎东西,你不是也买了很多吗?可是,你一个人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晚上小雪要来我家吃饭,所以我就来买些她喜欢吃的东西回去做。你要不要一起来?”

    “果然如我所料!我就知道一定又是她!”真是体贴啊!眼珠子一转,机灵的她忽然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我是很想去啊!因为那样就可以吃到澈煮的饭菜香。不过,今天晚上我爸妈就要回来了,我必须在家准备一下。”

    风间澈浅浅一笑:“那请伯父伯母也过来吧,多些人会比较热闹些。”

    “不行。”

    “……?”

    “他们刚下飞机,一定很累,需要休息!休息!”明晓溪俏皮的眨眨眼睛。要知道她可是个很孝顺的女儿呢!怎么可以让爸妈刚下飞机就往外跑?那样会累坏的。

    “是要我们去你家,对不对?”

    明晓溪愣了愣,随即一脸崇拜的表情:“澈,你好棒哎!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你会读心术??”

    “傻丫头,不是什么读心术,是你把什么都写在脸上,要想不知道都很难。”风间澈好笑的看着她。

    “这样啊。”明晓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其实这样很好啊!一举三得,小雪可以吃上好吃的饭菜,我爸妈也可以,而且大家又可以聚在一起,多好啊?是不是?”

    “为什么不说是你自己想吃?”风间澈轻轻点了一下她的眉心,说道。

    “说我想吃比较没有说服力啊!这样一举三得的理由,你就不会再拒绝了,是不是?”哈哈笑着。她可是聪明绝顶的明晓溪,想问题当然要想得全面些了!

    “鬼丫头。”风间澈拎过她手中的袋子。“或许说阆氤曰岣冉嫌兴捣Α!

    “澈……?”

    脸红!脸红!

    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又像是微风中绯红的蔷薇了。

    “去你家吧,不然我们晓溪的伟大计划就烟消云散了。”他好笑的看着她。真是很可爱的丫头。

    “恩!我现在终于明白小雪为什么总是大声嚷着‘风间哥哥最好了!’,哈哈……”很自然的,明晓溪揽上他的胳膊,开心的笑着。

    马路上,两个耀眼的身影有说有笑的走着。

    优雅的少年如同充满了爱心的维纳斯。

    机灵的少女犹若暗夜里最美丽的精灵。

    ***wwwcn转载整理******

    三坪米大的厨房,极为普通的瓷砖地板,简简单单的灶具。拥挤的地方,两个人不紧不慢的忙活着。

    “澈,我家可不比你家,有个那——么——大的厨房。可是,这里也很好啊,能有这样的房子住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所以呢,你可千万别打击我,嫌弃我这里不好哦!当心我打你!”明晓溪举起手中的大汤勺向他示威。这可是她最爱的家呢!要是他敢说它不好,她一定不饶他!

    “好凶的丫头!”风间澈清洗着手里的番薯,笑着看她。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凶了吗?怎么现在还说?”明晓溪晃着手中的汤勺,嘟嘟地撅起嘴巴。

    “以前是很凶没错,只是没想到现在比以前更凶。”他失笑地拍拍她的脑袋。

    “澈,你是在损我,对不对?”她凑到他跟前,贼贼的问道。“我这么凶,以后是不是会没人要了?”

    “……?”

    “我妈经常说我,再这样下去就不会有男孩子愿意要我。其实她不知道啦!不管怎么说,她的女儿还是有些小小的魅力的。虽然凶是凶了点,但也不至于但最后连个夫君都找不到。嘿嘿……”嘿嘿一笑,她走到锅边,用刚才还在挥舞着的汤勺搅了搅锅里美味可口的什锦汤。

    “澈,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说啊。”他和煦的笑着。

    明晓溪将锅盖盖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如果我问了,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哦!”

    “傻丫头,我几时骗过你?”风间澈凝视着她清亮的瞳孔,微笑道。

    “以前没有,但这一次我不敢肯定啦!”

    “有什么事情能让我骗你吗?”他不解地看向她。

    “也没有什么了。只不过我怕自己成为千古罪人,到时候全台湾的人都会与我为敌,你知道那样我会很惨的!”明晓溪低下头,闷闷不乐地说着。

    “晓溪,到底是什么事情,那么严重?是不是与我有很大的关系?”风间澈眉头轻轻皱起。

    “是有很大的关系。而且非常非常大!大到只要这件事情一暴光,我就会当场被人大卸十八块,然后丢到海里喂鱼!!”真的!不是她故意夸大其词,她敢发誓,如果事情真的是那样,她一定会背上一个千古骂名的!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能不能慢慢把事情告诉我?”

    “好吧。那我问咯!你不要后悔。”

    “问吧。”他轻声应道。

    “其实……会场早就建好了,是不是?”

    “……?”

    “开演奏会的准备工作也都一切就绪了,对不对?”

    “晓溪……?”

    他的神情有些恍惚。

    “演奏会的时间也是你故意推迟的,是吗?”

    “……”

    他沉默,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明晓溪直直盯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开始闪烁不定。

    “原来你都知道了……”

    一阵委屈让她心紧紧抽搐了一下:“是的。我什么都知道了。可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不按时开演奏会?你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你,都在期待聆听你的音乐吗?你这样做,大家会很失望的!”

    风间澈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里有一丝忧郁。

    她的话一发不可收拾:“或许开一场演奏会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那些崇拜你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渴望一次精彩的演奏会需要多久的时间?还有精心为你设计舞台的人,他们又花费了多少的心血?你知道吗?只要一句话,你就可以完全将他们打入万丈深渊。那些长久的渴望心情一旦破灭,他们就会满载失望而归,那种感受真的很难以喻言……”

    她的眼睛开始有些红润:“我认识的澈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就像是一个扎着翅膀的天使,处处为别人着想。就算是在极端危险的昏迷状态,他还是会勇敢的醒过来。因为他知道大家在呼唤他,大家需要他。所以哪怕是再艰难,他也还是会醒过来。可是现在呢?你怎么可以抛下大家不顾?”越说越难过,眼泪啪嗒啪嗒的从泪腺中掉落下来。

    “澈,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你要那样做?”她的泪一滴一滴汇成两条小溪流了下来。“难道瞳说的都是真的吗?……真的是因为我吗?……”

    风间澈仍旧安静的站在那里,静得像窗外银色的月夜……

    “澈,你说话啊!瞳说的是真的吗?是因为我吗?”

    “瞳……?”

    他闭上双眼,眼底那抹复杂的情绪在他阖上眼皮后,完全消失不见。

    “是吗?”她又一次问道。

    他睁开眼睛,抑郁的感情充满了他整个眼睛。

    “是的。演奏会一结束,我就再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不能再看见你,不能再听见你说话,就算你不开心,我也不会知道……。在台湾的每一天,我都希望时间能够走的慢慢的,让我可以多在这里停留一天、一个小时、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这样就可以留在你身边,分担你所有的情绪,快乐的、不快乐的。”他说话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可是……我做错了,不是吗……?我让大家失望、让大家担心了……”

    “是的,你错了!而且错的好离谱!笨蛋澈!你怎么可以那么笨呢……?不仅笨,你还好自私……你怎么可以自私到不顾及大家的感受呢……”晶莹的泪珠不断从她眼眸中溢出。鼻子酸酸的。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对她那么好呢?好的让她无法生气,无法不去不理他。这样的他让她如何忘却……?想起昨晚答应冰的事,她忽然觉得好对不起他。

    “是啊……我好自私。原来自私可以让我变得那么可怕……”他再度闭上双眼痛苦的从心底发出低沉的声音:“晓溪,你讨厌我了吗?像我这样一个自私的人,你讨厌吗?”

    “不!我不讨厌你!”这样一个他,她又怎能去狠下心来讨厌他?他是那样的关心她、爱护她啊……

    “你不是神,你也有自己的感情。要守护一个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又有什么错呢?”是的,他只是想多停留在她身边一会,看着她、守护她,难道这样也错了吗?毕竟他真的只是一个人啊……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谁又能去左右自己的感情呢……

    “晓溪,我给你带来困扰了,是吗?”

    他看着双眼已经哭得红肿的她,眼里有一丝丝高深莫测的苦楚:“如果我的到来给你带来了困扰,那我明天就离开这里。”

    他深深凝视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他多么不希望听见那个他永远也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可它真的就那样发生了,就在下一秒钟、下一句话……

    “是的!你再一次扰乱了我平静的生活。我以为我回到台湾,就再也不会遇到那么多的烦心事了。可还是……”她继续流着泪。她的生活真的乱了,乱得一塌糊涂,乱得她手足无措。“没错!都是你!都是你害得!!”

    风间澈的手在轻轻颤抖,他艰难的咽下喉咙里刚刚涌现上来青涩的苦水,眼神痛切哀绝,仿佛要痛到人的骨子里。是啊,他不该留在这里的,或许回日本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是澈,我不让你走!”她看着他,水晶般的泪光依旧在闪烁。

    他定了定神,她的话似乎给了他一线希望。她是舍不得他吗?

    “你走了,大家怎么办?还有谁能听见你美妙的演奏?”她大声质问着。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明天在会场,我会给大家一场最棒的演奏。”他的话中透露着无比的痛苦。她的回答像一把无形的利剑刺破了他最后一层保护膜。头一次他觉得,原来自己也是那么的软弱啊……

    “那小雪和浩男他们呢?你把他们丢在这里一个人回去吗?”

    “我会告诉他们的。他们可以留下来……也可以跟我一起回去。”风间澈解下腰上的围裙。眼里有一丝可疑的东西在闪动,像是珍珠,又像是泉水。“对不起,我想我应该走了。”

    说完,他朝大门一步一步困难的挪着步子。

    明晓溪顺手从厨具旁拿起一块抹布向他砸去:“笨蛋澈!!我不要你离开台湾,就算是很普通的朋友我也不希望你离开!你想在这里呆多久都可以……不用笨笨的去找那种推迟演奏会的理由来当借口,也不用担心会给我带来什么困扰。没有你,我还是一样会困扰,会不开心,你知道吗??”

    “……”

    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奔腾在她脸上:“如果你走了,谁还能了解我,像你一样关心我、守护我……?”

    “可是……,我留下来只会给你带来烦恼,我不希望那样……”他只希望她能够开心、能够快乐,那样就够了……

    “笨蛋澈!!你从来都只为我着想,为什么不为自己想想呢?你真是笨透了!我说了那么多,你还是不明白吗?!”

    “……?”

    “我不讨厌你!也不怪你欺骗我。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你到底明不明白??难道非要我亲口说出来吗?你太笨了!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她哭的声音越来越大,像一个无措的孩子将要丢失她最心爱的娃娃。

    “晓溪……”轻轻一愣。原来她真的是舍不得他啊……

    风间澈走回她的身旁,将她紧紧纳入怀中,抵着她一颗还在不断啜泣的小头颅:“对不起……我惹你哭了,是吗?”

    “笨蛋……笨蛋……笨蛋……”

    依偎在他怀中,呼吸着他清爽干净的体香,她只是想流着泪,一直流……一直流……

    ***wwwcn转载整理******

    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明晓溪刚刚哭红的眼睛也逐渐消退了颜色。小雪和浩男他们都到齐了,现在就只等爸妈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明姐姐,我好饿哦!什么时候才能开饭啊?”东寺浩雪看着满桌美味佳肴却不能吃,实在是苦闷哪!

    “大姐姐不是说了吗?等爷爷奶奶回来就可以吃了。”小米拉眨着一双幽蓝的大眼睛说道。

    明晓溪没好气地敲了敲东寺浩雪的小脑袋:“小谗猫!大谗猫!特谗猫!总之小雪,不管你是什么猫,反正就是谗猫!你看拉拉多懂事?这么小都知道要等爷爷奶奶回来再吃。”

    “等就等嘛!”她才不要跟那个坏米拉比。

    “叮咚——!”门铃声响起。

    明晓溪眼睛一亮,真是说到就到,一定是爸妈回来了!

    她笑嘻嘻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预备去开门。

    “晓溪,我来吧。”风间澈微微笑着,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冰?”

    门前俊美的少年让他们大吃了一惊。当然来人不是只有牧野流冰一个,还有冷若冰霜的冰极瞳和蛮横不讲理的兰迪。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风间澈。

    “大家都进来吧。”他柔和的笑着。感觉上,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冰和瞳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牧野流冰没有说话,淡漠的走进屋内。身后的冰极瞳和兰迪也随之走了进来。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直直沁入人的心扉。

    小米拉从饭桌前迅速的跑向牧野流冰的身后,揪住一脸惘然的兰迪,兴奋极了。

    爸爸?

    两个简单的字音令所有人结舌瞠目。

    兰迪莫名其妙地甩开他的一双小手:“哪里来的臭小子?!你叫谁爸爸?别乱叫!你认错人啦!快放手!!”

    “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爸爸。妈妈说过,爸爸也有一双和拉拉一样的蓝色眼睛。”小米拉怔怔有辞地眨了眨那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示意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啊?!

    包括明晓溪在内,一共七个人,全部张大了嘴巴看着他。下巴都快要掉了下来!

    天哪!这是什么谬论?!难道有蓝色眼睛的就都是他的爸爸吗?这个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点吧??况且兰迪才多大?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当了爸爸的人啊!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你爸爸!你这个臭小子!再不松开手,我发誓我一定会狠狠的教训悖∫欢ɑ幔。 崩嫉掀卑芑档大叫。

    小米拉才不理会他的叫声,不由分说地将他连拖带拽拉向门外简易的花园内,继续他的认父演说。

    好奇的东寺浩雪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也跟着跑了出去,忘记了刚才还在抗议的不争气的小肚皮。为了保护小米拉不受任何欺负的东寺浩男更是毫不犹豫的走向了还在散发着阵阵清幽花香的花园。

    原本较小的客厅,一下子少了四个人,显得宽敞多了。余下的四个人相互对视一番,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屋内的气氛霎时间静谧到了极点。

    牧野流冰将目光落在明晓溪清丽的面庞,没有冰冷、没有愤恨,就像昨夜一样清亮晰透,宛若雪山之颠那朵千年开花的纯洁冰山雪莲。

    “冰,瞳,你们吃过饭了没有?我们刚准备吃饭呢,要不要过来吃一点?”回过神的明晓溪笑盈盈地问道。先吃一点,只吃一点点,剩下的部分都留给爸妈,应该不为过吧?总不至于他们来了,却不招待一下吧?虽然来得比较意外,但毕竟是客人啊,又岂有不招待之理?

    “是啊,来吃一些吧。”一旁的风间澈笑得像春风一样柔和。

    “很可口哦!有澈做的,也有我做的。来,快尝尝。这些是我的新菜,尝一尝好给我一些评价,嘿嘿……”笑容堆满了她整个脸颊,活像一个永远不会有其它表情的弥勒佛。

    牧野流冰冲她淡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只是一个淡淡的笑容,让明晓溪振奋了起来。不一样!今天的他看起来真的有些不同。一改往日的风格,没有丝毫黑色的点缀,一身白色的素净衣着,衬托出他绝美的容颜、细嫩的皮肤,眼神也不再凶残,不再寒冷。她好像看见了原来那个他。只有一天,一天而已,他的变化就有那么大,看来他真的是在试着努力改变自己啊……。顿时觉得好感动,原来自己的话是那么起作用的……嘿嘿……

    “冰,你笑得样子真的很好看呢!”

    “是吗?”牧野流冰轻声说着。“不过很可惜,这将是我最后一个笑容了。”

    “……?”她愣了一下。“怎么会?!只要想笑,什么时候都可以啊!以后我经常逗你笑,好不好?澈也会,浩男他们也会,大家都会逗你笑的。而且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很喜欢看见你的笑容的。”

    “不会了,以后不会再有了。”他看着她。眼神很温柔,比以往任何一个眼神都要来的温柔。可不知为什么,在接触到他的目光的那一刹那,她轻易捕捉到了他视线里唯一一丝美中不足的神情。温柔中透露出一丝忧伤、一丝绝望,仅管与眼底的温柔相比,它不占什么分量,甚至于一点分量也没有,但她还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他的不快乐。或许打从她离开他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快乐过,然而如今的他却显得格外的不快乐。绝望?那种仿佛痛苦到了快要被人夺走呼吸一般的神情,不是今天她看到的他该有的。

    “为什么这样说?难道笑容对你来说就是一个那么吝啬的表情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总觉得你刚才的眼神怪怪的。”

    他微微一怔,眉头皱了起来。随即走到丰盛的菜肴前,盯着一盘盘人间美味的珍馐佳肴,眼里的绝望越发多起来。凝视了好久好久,几乎是濒临崩溃的绝望,他惨然轻启双唇,语气微弱的像一个得了重病的老者。

    “原来……我连一个可以染回白色的机会都没有……”

    明晓溪急忙辩解:“不是的,冰。我说过我会帮你。只要你想,我一定会帮你的!而且你做的很好啊。今天的你真的给我的感觉很不同呢!”

    他是在怪她吗?是在怪她没有请他一起来吃饭吗?他的眼神是那样的绝望啊……

    她是不是像个瘟神一样,一直都在伤害每一个人……

    “……”

    “你在怪我对不对?我承认是我不对,我只顾着爸妈、只顾着自己,答应帮你,却又没有付出过任何行动。可是你不可以这样说啊!你怎么能够自己放弃自己?要知道你愿意变回原来的自己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怎么可以又这样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像是触到了他最深的痛处,他的语气冰冷至极:“你以为我不想放弃就可以不放弃了吗?你不知道现实有多么残忍!为了你的那句‘洗不干净,我就一直洗下去。’我告戒自己一定要变回去,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纵使有再大的仇恨我也要放下。可是呢……?当我刚刚脱下那层坚硬的外表时,猜猜看发生了什么?真是可笑!原来现实可以残忍到摧毁自己所有的信念。就连这样一个很普通的机会,命运都不愿意怜悯我……”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坚信你可以做到!”

    “真是天真!如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就不会再坚守你的信念、不会再答应帮我了!你只会恨我,恨到和那些背叛我的黑帮人一样,恨不得杀了我!!”

    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她心头,令她不由一阵发慌。

    没有话语,安静极了。

    良久,牧野流冰丢给明晓溪一个抱歉的眼神:“我不想说这些的。如果连我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相信你更接受不了。”

    “冰,到底怎么了?”风间澈神态凝重的问道。他好像也略微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冰极瞳看向了风间澈:“晓溪的父母在回来的途中……”她的话音越来越低沉。

    明晓溪猛的心一沉:“怎么了?我爸妈怎么了?”

    “对不起……晓溪。”冰极瞳垂下长长的睫毛,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明晓溪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天没有说话。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突然看似轻松的笑了一下。“瞳,你开玩笑的,对不对?你一定知道今天我爸妈要回来,所以你跟我开玩笑的,对吧?爸妈那么精明会出什么事呢?瞳,撒谎可不好玩哦!上帝会惩罚你的,让你和比诺槽一样鼻子变长,那样你就不漂亮了。所以呢,这种玩笑是开不得的。”明晓溪点了点自己的鼻子,笑着说道。

    “晓溪,我没有开玩笑。”

    “怎么会?你一定是开玩笑的。爸妈临走前还对我说过,他们要带很多很多礼物回来,要给我一份全世界最棒的礼物。我还等着他们的礼物呢。他们那么疼我,你想他们又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出事了?他们不会舍得丢下我的。所以呢,你的玩笑被我识破啦!嘿嘿……原来识破别人的谎言心里真的很舒服呢……”嘻嘻笑着,她傻里傻气地挠了挠后脑勺,嘴唇却开始颤抖起来。

    “我真的没有开玩笑。牧野大人担心你的安危,所以一直都在派人暗中保护你。可还是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你的父母。当我们想起来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明先生和明夫人把赤名大旗的车误认为是出租车坐了进去。原本我们只以为那是绑架,可谁也没想到那辆汽车居然在行驶中发生了爆炸。伯父伯母以及赤名大旗当场被炸成碎片……”

    “瞳,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故事也编的很差劲呢!赤名大旗挟持我爸妈为的就是要威胁冰,以保全他自己的性命吧。那他又怎么会愚蠢到用炸药连同自己一块炸死?你的故事露动百出,我不会相信的!”她试着分析冰极瞳所说的整个不切实际的奇遇。还在笑着,手却也开始抖起来。

    “晓溪,我……”冰极瞳欲言又止。

    牧野流冰看向明晓溪:“我知道你不能接受,可这是事实。瞳没有说过半句假话。我怀疑在赤名大旗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操纵着他。可能是因为怕赤名大旗泄露了他的秘密,所以他才借刀杀人、一石二鸟,连同赤名大旗一起杀了。”

    明晓溪呆呆的看着他,使劲扯起嘴角边的笑容:“冰,你看你们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喝过一口水,我去厨房沏壶茶来给你们,好不好?”她挪着正在颤抖的身体从茶几上拿起一支较精致的茶壶,欲向厨房走去。

    “砰——!”

    手中晃晃悠悠的茶壶从她两只刹是好看的手中滑落下来,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晓溪?!”风间澈慌忙走到她面前,捧起她的手仔细整查着。“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没有!我还真是笨呢。拿只茶壶也拿不好。也不知怎么了,手就是在不停的抖,抖的厉害。不过没关系,茶壶没有了我可以再换一个,厨房里有现成的,我这就去拿。”明晓溪傻乎乎地笑了,可那个笑容没有生气,僵直……惨白……

    “不用了,我不喝茶。”牧野流冰看着她。这样的她让他感到痛心疾首,让他更加懊恼、更加自责。“晓溪,我知道你很难过……”

    她打断他的话:“你不喝,瞳也要喝啊!稍等一会,给我一点时间,一点、一点,我保证一会就好!”

    说完,她一个人倔强的走进厨房。

    ***wwwcn转载整理******

    “砰——!”

    又一个瓷物打碎的声音。

    牧野流冰迅速冲向厨房,心疼的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明晓溪。

    她的眼睛里开始有些似有非有的东西在一闪一闪的:“我好笨……真的好笨……简直笨死了!刚刚摔了茶壶……现在又摔了碗……要是爸妈知道,一定要数落我了……”她颤巍巍地拾起地上的碎片,眼里的东西呼之欲出。手中的碎片因她的颤抖而颤动,一片一片的,发出漆里框当的响声。

    牧野流冰顺势蹲在地上,慌乱地一把将无措的她揽入怀中:“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别这样好吗?你吓着我了!”

    被紧紧抱在怀中的她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冰,你和瞳都在骗我,对不对……?爸妈没有死,他们马上就会回来的……你看,饭桌上都是他们最爱吃的菜……那些都是我为他们精心准备的……他们一定会回来的……他们是全世界最好的父母……最疼爱自己的女儿……他们不会舍得离开我的……”

    泪水像飞流直下的瀑布,涌现在她脸上:“我不想哭的。我以为进来躲一会就不会再想哭了……可我还是哭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抹掉它、抹掉它、抹掉它!不然妈看见又会伤心了……”

    她拼命用手擦去脸上的泪迹,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双眼睛被擦得又红又肿。

    心如刀割。牧野流冰拉下她的手,紧紧抱住她……紧紧拥抱。“不许擦!不许擦它!”笨蛋,会痛,她知道吗??再这样擦下去,她的眼睛迟早会被擦瞎的。

    忽然一阵缴心的疼痛使她呻吟出声:“痛!胸口好痛……真的好痛……”夹杂着咸咸酸酸的泪水,一阵莫名的锥心刺骨的痛感让她片刻间晕了过去,晕倒在牧野流冰的怀中……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