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四章

    早晨绚烂的阳光和煦的照在明晓溪洁净的面庞上,熟睡中的她安静的像一个头顶光圈的安琪儿。

    俏丽的睫毛微微眨动了一下,似乎床上脆弱的人儿已经醒了。手指轻轻蜷缩了一下,微弱的动作却惊动了床边憔悴的身影。

    “晓溪,你醒了?胸口还会痛吗?”温柔的话语使得她僵硬的身体有了一丝暖意。

    明晓溪慢慢从床上直起身子,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澈?这是哪里……我在这里做什么……”

    风间澈将枕头舒服的垫在她背后:“这里是医院,你已经昏迷两天了。”冰说的没错,如果他都接受不了那样的事实,又何况是那么爱自己爸妈的她呢?那夜的她,着实让他心痛极了。

    “哦。”她垂下眼帘,没有再说什么。

    “饿了吗?我去做些吃的来。”微微笑了一下,却掩饰不了一脸的疲态。

    “澈,你一直都没有睡过吗?是不是一直都守在这里?”

    他和暖的目光望着她:“在这里我睡不惯。”

    明晓溪眼睛黯然,声音沉了些:“我知道你是在找借口。我一定给你带来麻烦了吧……我知道自己是个累赘,你不用说这种话来安慰我。”

    风间澈的笑容柔和的像一潭春水,不见一丝涟漪:“傻丫头,你怎么会是累赘呢?不要这样想自己。你是最讨人喜欢的女孩,没有人会那样想你的。”

    “……”

    他柔和的笑着:“冰在门外,他很担心你。我去给你做些吃的来,好吗?你需要吃点东西。”说罢,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澈。”她叫住了他。

    “怎么了晓溪?还有什么事吗?”他关切的问道。

    她鼓起勇气,开口问道:“爸妈是不是真的……?”越说越没有了话音,她不敢再说下去。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静默片刻,但还是迫不得已肯定的点了点头。“答应我,不要想那么多好吗?”

    “我……”

    “不管怎样,我都要你知道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这个世界上不是只剩下你一个而已。”他温柔的说着。他不会让她感觉到孤单的。

    风间澈扭转门把走了出去。

    他的话让她心里暖暖的,很舒服,很温馨。可是……

    她真的很痛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自己的心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一直一直往下坠……连思考也变得那么困难了。只知道脸上有些湿湿的东西在流淌,像是小溪……又像是甘泉……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抬起眼时,牧野流冰已经静静地站在床前。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和风间澈一样憔悴,大概也是两个晚上都没有阖过眼吧。只是,他的眼睛里比风间澈多了一样他没有的东西,令他显得更为焦虑,更为忧郁。就像是一个孩子即将失去他最心爱的东西,又犹若一个易破碎的玻璃娃娃站在万丈高的悬崖边,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连尸骨都找不到……

    “后悔吗……?”他的声音飘忽不定,如若在饱受着最痛苦的煎熬。“你后悔认识我吗?是我害死了你父母。”

    积压的痛苦因他的一句话一触即发。泪水像疯狂的暴风骤雨急剧的打在她脸上:“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牧野流冰,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让我尝到了什么是心痛,让我认识到了人类最卑劣的劣根性。死亡、仇恨,似乎在你的生活里除了这两样东西什么都没有!”

    泪水滴答滴答的打湿了床单,打湿了她的衣物:“爸妈怎么会死呢……他们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可亲可爱啊……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没有我们的相识……或许爸妈就不会死了……就不会孤零零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原本我们一家可以过得很开心、很幸福的……但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了……只有我一个了……”她害怕的蜷缩着身子,一直一直往后靠。

    不断的抽泣:“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该恨你的……。可是……我不后悔认识你……也不恨你……爸妈的死,你甚至比我更难过啊!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来恨你、怨你呢……?”

    是啊……

    如果她只是承受着失去双亲的巨大痛苦,就好象刀绞一般心痛,那一直保护她、渴望染回白色的牧野流冰又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呢?

    不忍……自责……绝望……还有与她的决决吗……?

    不!那不是她想看到了。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令人心痛的事呢……?

    大声的哭着。她仿佛看到了掌管着痛苦的邪恶精灵在冲她露出胜利的微笑。她不住挥舞着手臂,她要赶走它!走开!走开!她不要被痛苦操纵着,更不要她的朋友也被痛苦纠缠着!

    她多么希望当初潘多拉不会因为好奇心太重而打开了魔盒,多么希望雅典女神能够及时制止了那场使世界变幻、生灵涂炭的灾难啊……。这样,人的一生中就不会再有悲伤……仇恨……心痛了……

    牧野流冰走到她床边,坐了下来。用拇指轻轻拭去了她脸上还在不断而下的泪水。眼神出奇的温柔:“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疏忽了……”

    “不!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想保护我,一时之间没有考虑周全……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那种事啊……又怎么能说是你的不好呢……?”她就像是池塘里的莲蓬头,控制不了自己奔腾而出的泪花。

    “给我点时间。”他将整个手掌触上她的面颊,轻轻抚着。“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父母因我而死……我会查明真相……我一定会找出那个人。因为……我欠你一个交代……”

    ***wwwcn转载整理******

    离明晓溪父母过世已经一个多星期了。风间澈也因为执意要照顾精神状态不佳的明晓溪而搬进了她家。

    夜已经很深了。蓝色的夜空中,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高高发出皎洁的光芒,勾起了每一个人对亲人的思念。

    明晓溪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展转难眠。一个用劲,她从床上坐起来,穿上拖鞋朝厨房走去。

    “当、当、当、当——!”

    一阵锅碗瓢盆落地的巨响声惊醒了睡梦中的风间澈。他快速穿起衣服冲向厨房。

    “怎么了?晓溪?”

    看着愣在原地不动的明晓溪,她显然是想哭了。

    “我……睡不着。我只是想冲杯咖啡……这样一会就可以睡着了。可是……我又摔坏东西了。我是不是真的那么笨啊……以前妈在家的时候,只要我睡不着,她就会冲杯咖啡给我喝,浓浓的……苦苦的……真的很好喝。喝完我就真的想睡觉了……可是现在妈不在了……我连一杯咖啡都冲不好……我是真的没用,对不对……?”

    风间澈摸了摸她的长发,微微笑了笑:“傻丫头,咖啡是提神的,它只会更加让你睡不着。”

    “不是的,澈……妈煮的咖啡真的可以让我想睡觉……”她神情严肃的急忙反驳他。

    风间澈狐疑的望着她:“真的有那种神奇的咖啡么?”

    “是的,有。只是……我做不出来……而且还把整灌的咖啡全给摔散了……”她低下头,神情不自在极了。

    “那现在你还是不想睡吗?”

    “我睡不着。”她喃喃道。

    风间澈轻轻牵起她的手,宁静的对她微笑:“没关系,咖啡没有了,还有我。”

    “……?”

    “我可以陪你去花园聊聊,聊多久都没关系。”温和的笑着,他的笑容洁白无暇的雪花。他的手握住她的,将她带去那个四处洋溢着花香的地方。

    ***wwwcn转载整理******

    银色月光下,两个人并肩坐着。呼吸着沁人心脾的花香气息,欣赏着除了月亮以外,最亮、最美丽的繁星。就像是童话中善良的仙蒂瑞拉正和她心爱的王子共享着蓝色夜空中星罗密布的迷人景色。

    明晓溪抬起头看了看圆圆的月亮,幽幽的说道:“澈,你知道吗?在中国,每当到了阴历每个月的十五号,月亮就会特别的圆。每一个在异乡的人都会对着月亮思念自己的亲人。而到了阴历八月十五的那一天,不能回家的人就会更加的思念亲人,团聚的亲人们就可以一边吃着月饼一边赏月亮,秉烛畅谈。”

    “我听过你们中国人的一句话:‘每缝佳节倍思亲’,说的是这个吗?”

    她笑了笑:“澈,你真的是无所不知啊……”

    “那今天是八月十五号么?今天的月亮也很圆。”

    明晓溪咬住下嘴唇,摇了摇头。

    “可是……我很想爸妈……”

    她将头埋于两腿之间,声音很弱很弱。

    “其实……我撒了谎……”她说。

    “……?”

    “那天在你家里,还记得你问我爸妈为什么这么晚才要我吗?我对你说他们喜欢二人世界,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

    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事实上在我四岁那一年,我的亲生父母就已经出车祸死了。那时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我在幼儿园时,老师将年幼无知的我带进医院看父母的最后一面,我竟没有哭。我只是以为他们睡着了。我还兴致勃勃的告诉他们我得了朵最漂亮的大红花……我要他们奖励我、夸赞我……可是他们一直都没有再醒过来。后来我被老师像个礼物一样的左送右送,我才明白父母已经死了……而我成了一个没有人愿意收养的孤儿……”

    “你的家人在哪里?爷爷奶奶呢?”风间澈问道。其实他早就料到了。那天她的回答吞吞吐吐,眼神闪烁不定的,他就多多少少猜出了一点事情的原委,只是他不明白她其他的亲人去哪了?为什么她会成为一个孤儿……

    他的眉宇间有丝淡淡的哀愁,好象怎么也化不开似的。

    “我爸妈是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不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结婚的。所以没有人同情我、可怜我。他们像扔砖头一样把我扔来扔去,却没有一个真正愿意收留我。我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我也不想再去叨扰他们。然而因为我尚有亲人在,所以孤儿院也不肯收留我。就这样……我成了一个无家可归、名副其实的孤儿……”

    “我开始流浪。可是……我只有四岁啊……。当我在大街上看见别的孩子拉着自己的爸妈吵着闹着要吃面包,却又只吃了一半给扔了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所以等他们走了,我就跑去拣起地上的半块面包,不顾一切的将它吞下肚子。其实有半块面包我就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更甚者有时候,我一连三天都吃不上任何东西,那时就只有去翻垃圾筒,尽管我知道那很脏……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真的很饿……饿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肚子会叫、会痛……吃了脏东西还会拉肚子……会拉出血来……”

    风间澈眉头早已打成了死结,他将她因憔悴而略显单薄的身体揽入臂腕中:“晓溪,你……为什么会这样……?”

    明晓溪接着说下去:“后来,直到一年后,我遇见了他——我的养父明长河。他在街边看见了孤苦无一的我,好心的他没有半点犹豫就那样将我带回家收留了我。正巧他的妻子不能生育,所以我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孩子。为了报恩,我改了姓氏,和他一样姓明。他们真的对我很好,很疼爱我。他们供我读书,教我武术,他们不让任何人欺负我,即使是他们自己,也都不会舍得碰我一根手指头。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他们最珍贵的宝贝。慢慢的,我长大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当一个孝顺的女儿,我要他们幸福……要他们快乐……。可是……我还没有真正孝顺过他们一天就……。甚至于连他们的尸骨我都找不到……我很失败对不对……”她的眼眶开始有些湿润。

    “可是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呢?我没有什么奢侈的要求,只是希望和别人一样,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啊……”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晶莹透亮,与天上的星星相互辉映。

    “晓溪……”

    “澈,我撒谎了……我骗了你,我是不是很可恶呀……”

    他紧紧拥着她,柔柔地用下巴触着她的头发,清莹如雪的眼眸里透露出些许像泪花一样的东西在闪耀:“傻丫头,你不可恶……一点都不可恶……你很善良……善良到让每一个人心碎……”

    原来一直活蹦乱跳的她是那样的令人心痛啊……

    躺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她觉得好安新,好舒服……只想没有尽头的流着眼睛里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澈,你失望吗?现在的我让你失望了吗?”明晓溪看着他皎洁如月的眼睛幽若的问着。

    “……?”

    “我常常说自己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其实我不是的……我并不是无往而不胜的……。我发现自己最近好象一直在流泪……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到现在还不能从爸妈去世的阴霾中摆脱出来……就只会一味的难过……一味的逃避下去……我真是太没用了!一定让你失望了吧……”划落脸庞的泪水悄然沾湿了他的衣襟,透入他明澈清水的肌肤。

    风间澈看向天空中明亮深邃的星星,许久许久,才缓缓开口:“晓溪,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幽灵吗?”

    “……”

    “如果你是他们挚爱的人,他们就会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看着你……伯父伯母是那样的疼爱你,所以在你身边,时时刻刻都会有着他们的庇佑。可是,同样的,你的一举一动他们也都会看得清清楚楚。我相信伯父伯母一定不会希望你为了他们而一再的伤心下去……这样他们也会很伤心、很难过……”

    明晓溪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如一汪清水的眼睛:“真的吗?澈?真的有幽灵吗?爸妈真的在我身边吗?”

    他笑得很暖:“是的。他们就在你身边……而且离你很近很近,只要你用心,就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的存在……”

    她慌忙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闭上眼睛用心去感觉。

    暖暖的微风自她耳边轻轻拂着,吹起了她缕缕柔顺的发丝,像是一个慈母一般轻抚着她的面颊,在她耳边说话……

    “澈,我感觉到了!真的是爸妈!真的是他们!”她激动的说着。刚刚擦干眼泪的眼睛里,泪花愈积愈多。

    “真的是他们……是他们啊……”

    风间澈拥紧她:“所以,别想那么多了,好吗?你是最勇敢的姑娘,一定可以面对现实的!”

    是啊……

    她是最勇敢的……

    是无往而不胜的……

    ***wwwcn转载整理******

    “啪——!”

    一打厚厚的教科书被明晓溪狠狠的放在茶几上。

    “晓溪……?”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风间澈很是不解的看着她。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振作起来。要知道,我可是‘台湾武林第一人’明长河的女儿、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我是不会被打倒的!”她璀璨的黑瞳发出坚定的光华。“这里是我要学习的课本,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去上课了,落了很多课程,所以呢……”

    “所以你要我帮你补习功课,对不对?”风间澈好笑地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

    好了,她终于可以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了……

    “没错!”明晓溪用劲的点了点头,脸上堆满了的笑容如若夏天里最灿烂的阳光,似乎是鼓足了干劲。原来的晓溪又回来了!她又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了!

    “澈,我们开始吧!就先补几何好了,我的几何简直是差到家了!”

    风间澈和煦的笑了笑:“好的,我帮你补几何。不过,我先给你尝一样东西,尝完了再补,好吗?”

    “什么东西?是吃的吗?”她眼睛一亮,闪亮如星,直勾勾的盯着他,口水都快要流了下来。

    风间澈失笑的看着她那般表情:“是喝的。”

    “喝的?”舔了舔如玉樱口。那会是什么?是他汲的新鲜果汁,还是久违了的酸梅汤?哇!真是太棒了!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澈做的,一定好喝到了极点!好期待呢!

    风间澈从厨房端来一个杯子,里面满满的,香香的。恩!闻上去真是香浓到了极点。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她好奇的凑到他跟前,一探究竟。

    “咖啡?!”

    澈会煮咖啡并不稀奇,只是这咖啡的味道……

    “尝尝看?”他把杯子递给她,眼睛在笑。

    明晓溪举起杯子使劲闻了闻,浓浓的味觉渗入她粉嫩小巧的鼻子里。她疑惑的望着风间澈,接着将杯子移到嘴边,在杯子边缘小小的抿了一口。这……?这……?

    “好喝吗?”他的笑容像天使一般令人舒心。

    明晓溪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发出惊异的光芒,结口瞠舌,顿时说不出话来:“妈妈的咖啡……?”

    他傲挺的鼻梁轻轻皱起,温柔的笑容好似清远的雪山。“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神奇的咖啡,我只是想你一定很喜欢那种香浓的味道,所以我就试着凭借一下自己的感觉去煮煮看。怎么样?感觉还像吗?”

    明晓溪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回答,便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就连最后一滴也没有放过,最后将整个杯子彻彻底底的舔得干干净净。

    “澈,今天不用刷杯子了,嘿嘿……”干笑两声,她粲然的眨了眨明媚的双眸。

    风间澈接过她手中的杯子,微微笑着:“真是皮丫头!”

    明晓溪嘿嘿笑着,调转方向朝茶几走去,预备补习她的功课。

    走着走着,突然她又没头没脑的转回了身子看向优雅如月的风间澈,眼神邪邪的在笑:“顺便说一句哦!真的很像!哈哈……”

    枯燥的a、b、c、d,恼人的射线、方程,费解的几何图形……

    明晓溪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就连眼皮也开始不听使唤了,一个劲的往下坠……

    “糟了,黑鬼来抓我了……”她硬是支撑着睡意惺忪的双眼,一个人喃喃自语,像极了在梦游中的人物说出让人听不懂的呓语。

    风间澈疑问的看着她好似在挣扎的表情。让她自己做一会题目,怎么说起胡话了呢?

    “晓溪,你在说什么?”

    “笨蛋啦……瞌睡鬼来抓我的魂了……”越说越没劲,一定是刚刚澈给她喝的咖啡起反应了,催她早早入眠。

    好想睡觉啊……她支持不住了。她开始怀念她可爱的小床了……软绵绵的床铺……舒舒服服的枕头……恩……

    缓缓倒下头,她竟安详的睡着了。

    他摇头轻笑。原来是困了啊……

    好吧,他带她回房休息。虽说是夏天,但还是在床上睡的比较好,在外面睡还是很有可能会着凉的,好歹也要用毯子盖一盖肚子。

    他走到她身旁,小心翼翼地将她拦腰抱起,不忍心打扰她美好的睡梦,慢慢地走向她的卧房。

    这是什么?睡梦中的她隐隐约约感到肌肤上有柔柔的触感。这是她的新床铺吗?暖暖的,滑滑的,好舒服啊……比她原来的床铺还要舒服呢……而且还有淡淡的清香……真是太舒服了……

    被抱起的明晓溪感觉棒极了,她可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铺呢……

    风间澈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从一旁找来毯子盖上他的小肚子。

    咦?落空的她怎么好象没有了新床铺?她才不要睡旧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新的舒服。

    两手一伸,她圈住了他正欲离去的颈项。

    好棒!抓住了!抓住了!她的新床铺跑不掉了……

    “床铺不要跑……睡在你上面好舒服的……”一阵低喃,她又进入了梦乡,神游仙境……

    风间澈好笑的看着睡意十足的她:“坏丫头,想累死我,压死我吗?”

    说完,他坐在床边又轻轻将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将她小肚子上的毯子铺了整齐。嘴角边露出温和的笑容,好似一朵清新自然的白色莲花。相信今晚的她一定会有个好梦……一个关于新床铺的梦……

    ***wwwcn转载整理******

    正午时分,骄阳似火。火辣辣的太阳直烤地面,大地仿佛都要被晒出一层油来。大街上大大小小的物品都是滚烫滚烫的,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炉在烘烤着炉箱里所有的东西。

    校园里,明晓溪抱着手中的课本小步小步的走着。她大叹一口气,愤愤然的看向一旁的丁宁,眼光里有火,好象恨不得将她烧的死死的!狠心的女人!绝对是狠心的女人!

    仿佛是察觉到了明晓溪怨恨的目光,打着一把小小花伞的丁宁忽然良心发现似的笑眯眯的看向她:“晓溪,你不用打伞吗?会晒黑的,说不定还会晒掉一层皮。”

    “现在才问我,会不会太晚了?没良心的女人。”搞什么?要知道可是她硬生生把她给拽出来的。说什么中午图书馆人少,比较容易看到好书,害得她一路奔来晒的像个狗熊。天哪!她宁可窝在家里吹着冷气,听澈给她讲课。要不是她一个又一个电话催她,她还真的想憋在家里逐不出户。

    丁宁甩了甩手中的包包,一脸抱歉至极的模样:“现在良心发现了啊!来,姐妹!打打伞吧!”

    “算你还有点善心。”明晓溪大翻了一个白眼。“就快到了,我不打了。我没你那么娇贵。”

    “说真的晓溪,师父去世了,武官全靠你一个人打理,能吃得消吗?要不要我这个好心的师姐帮帮你啊?”

    “我看还是不帮的好,只怕会越帮越忙。”她还能不了解她?叫她帮忙一定会一团糟!

    “怎么会?!我一定会把你料理的好好的!”丁宁乐呵呵的说着。

    “不用不用。好了,我亲爱的师姐,我知道你好心。只是在武官里并没有多累,有师哥帮我撑着,没什么事。我只要安心学习就好了。而且回家还能吃到美味的饭菜,要多舒心有多舒心,所以你就不要操心了。”拜托!她要是好心就不会大中午的将她拖出来受罪了了,还是饶了她吧!

    “你家顾保姆了?”丁宁吃惊地看着她。

    “砰——!”

    一个拳头狠狠打在她脸上。

    “你白痴啊?!我哪里有钱去顾保姆?!而且我宁愿自己做,也是不会花哪个冤枉钱的。况且别人还不一定有我做的好吃。”明晓溪收回拳头。这拳……会不会打的太重了?瞧她的左脸都肿了起来。

    丁宁捂着被打肿的左颊:“那是……?”

    “因为前些天心情不好,所以澈为了照顾我就退了租房,搬到了我家住。”她说着。

    “你……你说的是那个风……风间澈?!他住在你家?!”丁宁像是听到了重大震惊的消息,大声叫道。

    明晓溪急忙捂住她的嘴:“别叫!别叫!你想让全校的人都知道吗?”大翻白眼。她上辈子到底跟这个死女人结了什么怨啊?这辈子她一个劲得来害她。

    “哦、哦、哦。我不叫了。”丁宁掰下捂在她嘴上的手:“真是好命的女人啊!”先是牧野流冰,又是风间澈,怎么好事全让她给摊上了呢?

    不解啊……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