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五章

    喧闹的教室里吵吵嚷嚷的,像是在开一次别开生面的讨论会,场面要多热闹有多热闹,就只差没能和上次澈来接受采访的场面相媲美了。

    只是,她和丁宁从图书馆回来顶多才一点半,没道理教室现在会有这么多人啊?难道说是又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

    “喂,晓溪,快过来快过来!”她的同桌兼好友萧艾眼明手快地扯住明晓溪的胳膊往座位上拽。丁宁也跟着走了过去。

    “你听说了吗?有关星星沙的传说。”萧艾睁大了眼睛,兴奋地望着她。

    “星星沙?”那是什么?明晓溪好奇的重复着这个生疏的词语。没听过。不过这个代名词到是满有创意的。星星和沙子?两个结合到一起就是星星沙了?嘿嘿……她的猜想应该没错吧?!不过,这到是个很新颖的名称。

    “是啊!星星沙。怎么?你没听说过吗?现在可流行了。全校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家都在讨论这个。”

    怪不知道同学们来得这么早,原来是在如痴如醉的讨论这个啊……

    看来那个星星沙还真是有着无穷无尽的魅力呀!

    “知道吗?说起星星沙还要谈到一个很古老的传说兀』八档蹦辍

    萧艾正欲滔滔不绝之际,明晓溪拍掌两声,打断了她连绵如江水般冗长的废话。

    竖起大拇指,明晓溪崇拜的看着她:“佩服佩服!你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一位隐居多时、深不可测的老者了!”

    “好了!晓溪,你听不听我说啊?这可上个可悲可气、可歌可颂、可圈可点的经典爱情故事。我保证不听绝对是你的一大损失!”她极力推荐这她口中所说的那部美丽传说。

    “说啊!为什么不说?”明晓溪笑眯眯的看着她。想说就说呗!就算她在不知道礼节,也是懂得阻止别人说话是不好的。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雨神有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女儿,她爱上了只见过一面的星之子。星之子你知道吗?就是星星的儿子。”

    “废话!”一记超世纪末大白眼。就算是白痴看字面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丁宁则是一脸陶醉:“雨之女与星之子的传说么?感觉好浪漫呀!”

    又是一记大白眼。当然,这是明晓溪另送她的。

    “我接着说,接着说。”萧艾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至那次相见过后,雨之女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星之子。牵肠挂肚的思念让她鼓足了勇气走进星星王国,去寻找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终于,在宇宙之颠,让她找到了倾心以久的他。不久,星之子也爱怜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他们坠入了甜蜜的爱河之中。可是天界是不可以恋爱的。当雨神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不准自己的女儿再与星之子见面。”

    明晓溪皱了皱眉头:“感觉跟电视剧差不多,一点也没有新意。”

    一旁的丁宁拿起手中刚从包包里翻出来的圆珠笔砸向明晓溪:“你懂什么?故事要有情节才好看啊!假如他们就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还会有下文吗?”

    她顿了顿,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慢慢绽开,看得明晓溪不禁打了个冷战。

    “说一句,恋爱不成功者,不可在这胡乱发表意见!”丁宁邪邪的坏笑,偷偷瞄向明晓溪。

    果然!就知道她露出那种笑容准没好话!真是那个什么嘴里吐不出什么牙来。

    “谁是恋爱不成功者?”萧艾急忙插上一句。

    一句话不出不要紧。这一问,两道凶煞的目光立扫向他,看得她一阵心寒。

    “不关你的事!”

    萧艾怯怯懦懦的缩着身子。原来女人凶起来是那么的可怕啊……

    “你接着说。”

    她唯命是从的点了点头。两个危险的女人,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要知道爱情的力量多伟大?!当然是谁也分不开他们的。于是他们决定离开天界,可他们知道雨神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雨神是掌管水域的天神,每一滴雨水都是他的眼睛,只要她下令,雨水便可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们。所以他们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两个人分别化成星星和雨水结合在一起,幻化成了一颗颗极小极小亮晶晶的星星,分散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样,他们的心就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而且可以躲过雨神的眼睛。”

    “好耶!”丁宁开心的拍手大叫。鼓掌鼓掌!多么有戏剧性的情节啊!

    “摆脱!别那么激动好不好?”明晓溪赏她一记左勾拳。真是个容易激动的家伙!万分怀疑她是不是天生就有那么多丰富的感情细胞。

    丁宁捂着发痛的脸颊,欲哭无泪:“姐妹!你今天已经打了我两拳了,好痛呀!”

    “痛吗?”明晓溪干笑两声。“要不要再来两拳?”

    丁宁连忙挥手:“别!千万别!那样我这张如花似玉的面貌就面目全非了。最多……最多我不激动了就是嘛……”

    明晓溪回给她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笑容,顺便示意萧艾继续说下去。

    萧艾看了看眼前两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雨神毕竟是众水之首,他又怎会不知他们那些小计量?于是,一个漆黑的夜晚,空气中还不时的刮着阴森森的寒风……”

    “别说的那么恐怖行不行?这样一个美丽的故事就被你给糟蹋了!”明晓溪没好气地斜了她一眼。

    “你说什么?晓溪你刚刚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萧艾右手搭上她的肩膀,喜极而泣,感动的一塌糊涂,她终于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了,太好了……她的努力宣传果然没有白费……

    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像是拍臭虫似的,明晓溪又快又准的拍掉肩膀上那只魔抓:“是啦,快说吧!”

    怎么她的朋友都有那么多废话呢?真是命苦啊……

    “好嘛好嘛!就是在一天夜里,雨神调动了所有的水域,去追捕那些极小极小的星星。整个世界顿时瓢泼大雨,几乎所有的小星星都被雨滴一一搜捕出来,只有余下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没有找到。它们落在了沙滩上,溶进了细细的沙子里。因为结合后的小星星本身就具有一些水分,所以时间一久,星星与细沙便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也便形成了大家口中所说的星星沙。”

    “这样说来,雨之女和星之子不是太可怜了吗?”明晓溪嘴微微一扁,感慨的呻吟。她还真是被这个故事给吸引了呢。

    再看向一旁的丁宁,早已哭的稀里哗啦了,据说是被感动的。

    “也不全是啊!有的人认为余下的星星沙是幸福的象征,至少这些星星沙也是他们唯一幸福的结合,爱的见证。所以,有关于星星沙的说法也有两种:一种是说得到了星星沙的人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而另一种则是把它称为‘雨夜里的星星沙’象征着不祥,拥有它的人将会永久都得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明晓溪猛然站起身子:“我相信前者。就像向日葵一样,总是面向着太阳。所以好与坏中,我宁愿相信好的。我相信幸福也会像向日葵一样,永远都是属于正义一方的。”她讲的头头是道,较大的声音使得全班同学都听见了。

    “好耶!”

    “超棒!”

    在座的同学纷纷对她报以热烈的掌声,以姿她精彩的说辞。

    明晓溪呵呵的傻笑两声,接着坐回原位。

    “姐妹,超玄!没想到作文水品平平的你,居然有那么高超的言语!”丁宁朝她挤眉弄眼的说着。

    明晓溪杀人似的目光直捣她心窝。真不知道这天杀的女人是在赞她还是在损她。

    “晓溪,听说了吗?前几天有人在海边发现了星星沙。听说是紫色的、亮亮的、还会一闪一闪的,真的就像星星一样,好漂亮呀!正因为这样,这个传说才会轰动了全校。但谁也没有见过那个发现星星沙的人,也没有人在海边再次见到过星星沙。可大家却十分相信这个传说,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依稀有着传说中的印象,所以大家宁可抱着一线希望去寻找真正的星星沙,渴望拥有它带来幸福,也不愿相信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哎!我也好想见一见呢,哪怕不能拥有也好啊!”萧艾两手拖腮撅嘴说道。

    紫色的……亮亮的……一闪一闪的……

    明晓溪完全沉浸在对星星沙的幻想里。

    “喂,晓溪,你有听我说话吗?”见她没说话,萧艾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跟失了魂似的?

    “啊?”明晓溪被她这么一晃才回过神来。

    “啊什么啊?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呀?”

    “萧艾,你希望得到幸福吗?”她问她。

    “当然了!有谁不希望自己的一生能够开心幸福的,不希望的人都是傻子!”她干脆的回答她。

    “那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幸福呢?”

    “自然是可以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最好是一个英俊的白马王子,享受着恋爱带来的幸福喽!”她陶醉的说着,两眼成了心状。

    “那你呢?”明晓溪问向一边的丁宁。“你渴望什么样的幸福呢?”

    “我啊?”丁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这个人比较不近男色,还是和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比较心情舒畅,就是亲情的幸福吧!”

    明晓溪沮丧的趴倒在桌子上。

    “怎么啦,姐妹?心情不好?”

    她无精打采的说着:“不是啊……”

    歪歪嘴,揉了揉脑袋。萧艾渴望爱情的幸福,叮咛渴望亲情的幸福,那她呢?在爱请与亲情两者皆失意的情况下,她又该去渴望什么样的幸福呢……

    ***wwwcn转载整理******

    太阳公公一点一点向西边山头落下。傍晚了?明晓溪看了看天边。暗蓝色的天空中,一片绯红绯红的晚霞慢慢漂移。好美啊!没想到可以看见这么美丽的夕阳,只是太阳正在缓缓的落下山去,夕阳也就不覆存在了。真是应了那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感慨一番,她垂下头继续向前走去。

    “明姐姐!”一记再熟悉不过的叫声在她耳边响起。

    她反射性的回头看向声音的专属者。可不正是一身粉红色小短裙的东寺浩雪?身后还拉了一个小小的物体正朝她一步一步的跑来。

    “大姐姐好。”被东寺浩雪牵着的小米拉乖巧的向她问了声好。

    明晓溪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拉拉也好。”

    “明姐姐,小雪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呢!让我想呀想呀!”东寺浩雪甩下小米拉的手,一把抓住明晓溪倾吐思念。

    明晓溪掰了掰手指。好象也没多久嘛,才一个多星期而已啊!

    “只是,明姐姐好可怜呀!才十八岁就死了爹娘。风间哥哥说阈那榛低噶耍晕腋绮桓胰梦以偃ヌ砺摇F涫邓遣恢溃液猛槊鹘憬愕。我又怎么会去添乱呢?我每天都在担心,万一明姐姐要不想不开自杀了,该怎么办呢?”

    “砰——!”

    明晓溪一脚将她踹倒在一边。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才没你说得那么窝囊!”

    东寺浩雪揉着发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低下头不敢吭声。她的屁股好痛呀!

    “啊!!!!!!!!!!!!!!!!!!!!!”

    像是遇见鬼一样,东寺浩雪突然大叫。

    明晓溪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待她叫声停止后,她才松下手,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大叫什么?我那一脚应该没那么厉害吧?让你痛成这样。”

    “不是的,明姐姐。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去做。”

    “什么事?”

    “前些日子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朋友,她约我今天晚上和她一起去逛街的,可我全忘了。怎么办呀,明姐姐?”东寺浩雪一脸着急的看着她。

    明晓溪挥了挥手:“凉拌!自己的事自己去解决,别人帮不了你。”谁叫她那么粗心大意的?怪不了别人。

    “不是的,明姐姐。”东寺浩雪举起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十八点三十二分,我现在干回去还是来得及的。”

    “那你就快去啊!迟到可是不好的。”

    “可是问题在于他。”东寺浩雪用手指戳了戳小米拉娇小的身体。“我还带着他呀!总不至于让他也跟着我一起去吧?那样会很不方便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照顾拉拉?”明晓溪挑了挑眉。

    “对呀!因为我哥去处理一些公司在台湾的事了,所以现在就只有明姐姐可以帮我了,帮我一下好不好?我知道明姐姐最好了!”

    “不可以!”她回答的斩钉截铁。想丢下拉拉不管,一个人去享受,她才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她的回答不容她有辩驳的机会。

    “不要呀!明姐姐。小雪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嘛!如果带着他去,我朋友就会不开心,那样小雪也会不开心,拉拉就会更不开心了……而且也逛不了街了……明姐姐你心肠那么好,难道就忍心看见这样悲惨的事情发生吗?那样小雪岂不是太可怜了……?”小嘴一扁,东寺浩雪眼眶里的泪水开始打转。

    她可怜?只怕是拉拉可怜才是真的。这个正处在妙龄少女的她恐怕是天天欺负他吧?

    “好不好嘛,明姐姐?求求你了……小雪真的是很可怜的……在这里小雪无依无靠的……我哥还总是凶我……好不容易结交了一个朋友,又不能和她去逛街,到头来反而背上一个爽约的骂名,要是她一生气不理我了,我岂不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了……?呜呜……你说我是不是很惨呀……”泫然欲泣不成,索性就放生大哭吧。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从她眼眶里掉落下来。

    明晓溪嘴角微微一抿,将拉拉牵到自己的身边:“算了啦,你去吧。”

    哎!就是见不得别人在她面前流泪,心一软就什么都忘了。她是不是太好心了呀?才会让这个小坏女得逞。

    下一秒钟,东寺浩雪立即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眉开眼笑的看向明晓溪。“真的?明姐姐真是太好了!”

    “啾——!”她拉底明晓溪的身子,在她脸上使劲亲了一口,像只快乐的小鸟即将飞上蔚蓝的天空中。

    “谢谢明姐姐,我永远都爱我亲爱的明姐姐!”

    明晓溪摸了摸胳膊上竖起的寒毛:“嘿嘿……下不为例了。”

    “收到!”

    东寺浩雪像一只粉色的兔子,一溜烟便没了踪影。

    明晓溪轻叹一口气,好笑的牵起小米拉的小手便向家中走去。

    ***wwwcn转载整理******

    “咦?澈,今天晚上吃饭吃得那么早,是不是待会有些什么活动啊?”明晓溪两手拖腮,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期盼与等待看着坐在她正对面、正在为小米拉拨葡萄皮的风间澈。

    风间澈失笑的看着她那般表情,随手将刚拨好的葡萄果肉塞进她因好奇而张得极大的嘴巴里。“还甜吗?”

    明晓溪咀嚼了两下,将葡萄咽下肚子。“恩,好甜!”

    “还要吃吗?我也给你拨一份。”他的笑容犹如林间汩汩的甘泉一样温柔。

    “等等,澈。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他笑的很暖。

    “就是那个问题呀!我刚刚才说的,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难道她又得再大费唇舌的说一番?

    他的瞳孔发出璀璨的光芒,像轻纱一样柔和:“傻丫头,我怎么会忘呢?”微微笑着,他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小米拉的屁股。“走吧。”

    “去哪里?”明晓溪大为不解地问道。

    “游乐场。”

    游乐场??他还不至于童心未眠吧?不过还好啦,有的地方去总比一天到晚闷在家里看电视要强多了。

    夜晚,灯火通明。金色耀眼的灯光在夜空下忽闪忽闪的,就好像在与天上银色的星星相互辉映着。游乐场里欢声笑语一片,显然是孩子们快乐的家园。

    原来晚上的游乐场更是别有一番情趣啊!明晓溪在心中第一百八十一次赞叹。

    看来澈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他一定是造就看出来像东寺浩男那种家伙根本不可能带拉拉来这种地方玩的,而且这里很大,还可以一边玩一边散步,消化消化肚子里的食物,所以他才选择了这个地方。果然想得细心、周全!佩服!

    过山车、海盗船、太空飞鼠、鬼城迷踪……

    一路上笑声和尖叫声不断。明晓溪好象回到了十二年前,童年和她的养父母之间的回忆开心的一一掠过她眼前。她像是一只快乐的兔子,一路上又蹦又跳,开心胜过第一次穿起水晶鞋的灰姑娘。

    “妈呀!吓死我了!”刚从鬼城里出来的明晓溪还在不停的抚着心脏快要迸裂出来的胸口。

    风间澈笑得好似碧蓝的大海:“是谁整天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

    “今非昔比、今非昔比啦!”明晓溪摆摆手,伸了伸舌头。“你看,拉拉都没有吓得大叫,真是后生可畏!”

    “……”他温温的看着她。

    被风间澈牵着手的小米拉嘟嘟的撅起小嘴,悄悄低下头看了看,红扑扑的脸蛋刹是可爱:“才不是的,大姐姐。我尿裤子了。”

    呃??

    明晓溪一愣,朝下方看去。果然,潮湿湿的小短裤正在向外一点一点渗“水”呢!

    “呵呵……”明晓溪和风间澈不由失声大笑起来。

    “我还在想拉拉怎么这么好勇敢的,原来也……嘿嘿。”嘿嘿笑两声,明晓溪扭了扭他的小巧鼻子。

    “不过现在怎么办呢?他的裤子都湿了。”她看向风间澈柔亮的双目。

    “还好我带了一个备用的。”风间澈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从手提袋中拿出一条小短裤。

    “风间哥哥,你怎么知道拉拉会尿裤子的?”小米拉疑惑的问道。

    明晓溪好笑地捏了捏小米拉红彤彤的小脸蛋:“因为风间哥哥是一个会变魔术的魔法师啊!他能给拉拉变出一条小裤子,自然就会算准拉拉要尿裤子了。”

    “哦!风间哥哥好棒呢!”

    “对呀。可是拉拉,现在游乐场几乎都玩遍了,告诉大姐姐,你还想玩什么?”

    小米拉指了指在左前方一个别致又亮丽的小型建筑物:“我想玩那个东西。”

    电马?

    “好的,大姐姐这就带你去!”说完她便拉起他的手欲向电马走去。

    风间澈轻轻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粗心的明晓溪:“晓溪,你好象还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小米拉低下头替他回答:“拉拉还没有换小裤子。”

    “扑哧——!”明晓溪再次大笑出声。她还真是糊涂!对不起啦……吐吐舌头,她不好意思的将目光移向他湿漉漉的裤子上。

    待小米拉换好了裤子,一行三人顺利的来到电马前。看看眼前一片璀亮的灯光和惟妙惟肖的电马,只是奇怪,为什么都没有一个孩子坐在上面玩耍?

    从一旁的售票处里走出一位和蔼可亲的阿姨,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来意:“是来玩电马的吧?很抱歉了,因为机器出了些问题,所以电马暂时还启动不起来。”

    “好可惜呀。”明晓溪脸上多出了些失望的表情。

    “没关系的。风间哥哥是魔术师,他一定可以将它变好的!”小米拉揪住风间澈的手,开心的说道。

    “拉拉,风间哥哥是魔术师没错,变些小东小西的还是可以的。这个未免有些太难了点吧?”澈是很神啦,能够弹上一手好钢琴,画上一手好画,还会煮饭、会做头发,可是……要他修理机器,会不会太……

    风间澈嘴角微微勾起,像一个充满爱心的天使:“没关系晓溪,我试试看。”

    随着那位好心的阿姨的带领,风间澈来到了控制室。不消三分钟,机器开始走向正规的运转。

    售票员阿姨笑得合不拢嘴:“小伙子,你帮我修好了机器,我免费请你们坐电马。”

    “谢谢。”风间澈礼貌的回了她一个笑容。

    明晓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正在伴着音乐声一高一低正常“行驶”的电马。天呐!她以前到底是在和什么样的一个人在交往?他居然连这个也会,太不可思议了!

    风间澈轻轻拍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和暖的笑着:“在发什么呆?要不要一起坐?”

    “哦,好!”她抱着小米拉下一步跨上刚刚停下的电马。

    电铃声的响起,电马又一次缓缓开动。两匹电马上快乐的人儿笑声不断,欢乐的声音似乎充满了整个天空,像要带给大地……带给全世界……

    从电马上下来,明晓溪嘻嘻笑着,很礼貌的深深的朝慈祥的阿姨鞠了个躬:“阿姨,您真是好心呀!谢谢您请我们坐电马。”

    “应该的。”阿姨安详的笑着:“瞧你们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一家三口??

    四个鲜明的大字毫无预警的巧进明晓溪的脑袋里,顿时令她满脸通红。

    “您误会了。”风间澈轻轻说道。脸上也有一抹淡淡的红色晕迹。“我们还没有超过二十岁。”

    售票员阿姨不好意思的敲了敲脑袋:“你瞧我这脑袋!不好意思啊,我眼拙,年纪大了嘛!”

    “没关系的。”他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一样会笑。

    “不过我觉得你们俩到是满相配的一对,一定是在谈恋爱吧?”

    “是的是的!风间哥哥可喜欢明姐姐了!”小米拉随声附和着。

    她低下头,倒抽一口起,心里犹如十几头小鹿一同乱乱撞。脸上的红霞迅速涌上了更深的颜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

    “小姑娘,好好珍惜吧。感情是来之不易的。现在这样好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我相信你们以后一定会生活得甜甜美美的。”阿姨很是欣赏的说着。

    “阿姨,我……”她支支唔唔说不出话来,好像连自己的脚指头都开始泛红了。她该告诉她他们并不是男女朋友吗?可是……为什么她却一点都不想解释什么呢?

    “害羞了?呵呵……没关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对着自己心爱的人也是会很羞涩的。看来你们一定很相爱吧?年轻人,阿姨祝你们恋爱成功。不多说了,机器修好了,我也该回去工作了。再见哦!”说完售票员阿姨笑眯眯的向售票处走去。

    一阵微风轻轻掠过明晓溪洁净的面庞。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乱的跳着,用指间柔柔触上自己的面颊,她知道她的脸一定又是滚烫滚烫的了。

    游乐场内依旧欢声四起,可她却觉得安静极了。在回去的路上,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明晓溪偷偷抬起头,瞄了他一眼。如雪山般高挺的鼻梁旁,两点可疑的粉色正一些一些加剧色彩。捂上嘴巴偷偷笑了笑。原来澈也在脸红啊,而且好象比她红得还要厉害呢……

    ***************

    新的一天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天空中朵朵白云悠然自得的飘来飘去,偶尔还会有几只惬意的小鸟飞过。太阳!天空中竟然没有太阳?!明晓溪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真是难得!盛夏居然会有这种秋高气爽的好天气,看来今天的她一定又会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心情。

    拍拍肩膀上的书包,她不由得咧嘴大笑。

    咦?不对!那是……?

    街角边。

    两个纤细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其中一个的背影看起来十分熟悉,纤柔细嫩,却有不显娇弱。

    待那个人稍稍侧过面庞,明晓溪轻喘一口气。

    瞳?!

    她在这里做什么?那么,另外一个人又是……?

    “瞳,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是假话,请你相信我!”那个背过身的女人诚恳得对冰极瞳说着,话语中充满了恳求与悲哀之意。

    寂静无声,如同暗夜里一朵清冷的黑色刺玫瑰。冰极瞳幽黑的瞳孔发出刺眼的光芒。

    半晌,她冷艳的开启樱唇,嘴唇似乎在发抖:“你来找我到底有何目的?”

    “我没有什么目的,瞳,我只是希望……”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冰极瞳面无表情的冷冷的说道。

    明晓溪眉头轻轻皱起。为什么冰极瞳的表情在告诉她,她好像很难以接受什么事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你不肯原谅我吗?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只是想弥补你。”女人的话音好像有些微微的哽咽。

    “弥补?”冰极瞳陡然面色苍白,紧锁眉头,眼睛里透露出怨恨的目光。“既然你知道自己做错了,又为什么不去及时更正?!一托就是十八年,到现在还来跟我说什么弥补?这些年来我所受的屈辱、受的苦又岂是你能弥补的?!你就像一个残忍的刽子手,扼杀了我所有的热情,打从出世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被你这个女人给毁了!你又何曾知道你有多么残忍?!现在后悔了吗?想要我原谅你?算了吧!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冰极瞳狠狠的烙下绝情的话语,黝黑的冰瞳发出强烈的恨意,像是蓝色的天空中一道闪电划空而过,轰隆的雷声直直劈向那个女人的心脏。

    “瞳,真的对不起!我也是有苦衷的啊!”女人终于回头了。

    明晓溪深吸一口气,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天呐!天底下竟有如此相似的面孔、体形?!若不是女人的头型和衣着梢显成熟了些,她还真分辨不出谁是真正的冰极瞳。

    “苦衷?!呵,你能有什么苦衷?背着别人的老婆勾引别人的老公,还说是有苦衷?我真是看不起你!你的言行让我感到恶心!原来你是那么的淫荡、下贱!!”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甩在冰极瞳美丽清艳的面颊上。五个鲜红的指印慢慢浮现开来。

    女人收回颤巍巍的手掌:“我是你的母亲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冰极瞳冷冷的盯着她,好像刚刚脸上只是被一只无头苍蝇给撞了一下,一点也没有在意。“够了吧。你的威风该到此为止了。这一巴掌算是偿还你怀胎十月的辛苦。我们以后互不相欠,我不想在见到你。”

    说完,她踩着满是幽怨的脚步离开了街角边。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风舞蹈,好像是在与那个女人决然道别……

    女人痴痴地望着自己的手掌,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样?她只是想好好跟她谈谈,好好弥补自己的过失啊……

    美丽的面孔扭曲在了一起,像一团和稀的面团一样。她缓缓瘫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