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七章

    高贵优雅的皇家音乐厅,熙熙攘攘的人群,虽然演奏会的票价贵得足以供养一对老人养老终身,但前来聆听的观众却依然是爆满,座无虚席。

    澈的魅力还真是不小啊……在台湾也能够红得似火,真是令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夸赞一番。明晓溪点头赞叹,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天崩地裂。

    “嗨,晓溪!果然够意思!谢谢你的门票,为表感谢,我心甘情愿把我的初吻奉送给你。”丁宁陡然从背后拍了一下眼神迷离的明晓溪,嘻嘻哈哈地说道。

    干笑两声,明晓溪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呵呵,我看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明天报纸头条——《风间澈钢琴独奏会上两名少女热情拥吻》,不吓死亿万人民群众才怪!“不过丁宁,你一个人来,要两张票做什么?”

    “谁说我是一个人来?前些天认识了一个朋友,她也很喜欢风间澈,所以就拜托你要了两张门票。你说,总不至于让这个新朋友自己掏腰包吧?那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明晓溪没好气地敲了她一下脑袋:“勒索我就很有面子对不对?”

    “姐妹,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呀!我哪里勒索你了?一不骗你财,二不劫你色。只不过是要两张票嘛,而且票又不用你出钱,只要你传递一下而已嘛。别那么小气好不好?还没结婚就替你的阿澈理财持家了?那要是结婚还得了吗?”

    “砰——!”

    明晓溪一个拳头重重落在她头顶上方。

    “闭上你的臭嘴!不许胡说!”

    “明姐姐,明姐姐!”一团火红色的身影飞一样朝她跑过来,拽着她的胳膊不放。“今天是风间哥哥的演奏会,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果然没错!”

    小头颅稍稍侧过半个脸。咦?“丁宁姐姐,你来得真早呀!害得我还以为自己迟到了呢。”

    明晓溪二丈金和尚摸不着头脑,半天才反应过来:“丁宁,原来年说的新朋友是小雪?”

    “对呀对呀!丁宁姐姐可好了。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明姐姐多一点。”东寺浩雪使劲点着头说道。

    明晓溪一脸无奈:“丁宁,我看你是上当了。要票的话,她能给你变出十张来,甚至叫她给你包下这场音乐会都没问题。”

    “……?”

    “说来话长,还是不说为好,免得你抱头痛哭。”

    丁宁眼睛惊恐如火炬:“没……那么夸张吧?”

    “你说兀俊泵飨翻白眼,回敬给她三个足以让她揣摩上半年的字。

    东寺浩雪则是一脸调皮的笑容,好象她们讲的并不关她的事:“明姐姐,我们先进去吧。演奏会一会就要开始了呀!我哥和拉拉一会自己来。我好想进去看风间哥哥哦!快走吧!”

    一旁的丁宁结舌瞠目。她叫风间澈风间哥哥?她……

    没做下一分钟的遐想,东寺浩雪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和明晓溪向音乐厅拽去。

    清澈盈涧的音符自风间澈修长的手指间流出,时而低缓,时而高亢,就像是海浪一样,一波一波连绵起伏。静宜的旋律令人心神荡漾,清清的,凉凉的,一点一点沁到每一个人心底。灵活的指间灵动的在黑白琴键上飞舞,像是梦境一般。

    明晓溪出神地听着他忘我的演奏。她不懂音乐,但是,从他的钢琴声中,微微的,她似乎感觉到有海风吹来,阵阵清凉、阵阵清新,好似夏日里飘舞着冰莹的雪花一样舒心。

    演奏会结束,他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他的音乐似乎能够感动人们什么,所以有些观众依旧是迟迟不肯离去。

    舞台上的风间澈,一身白色合身礼服,衬托出他优雅不凡的气质。他安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挂有微笑,像是在思索着一曲更为优美的音乐。

    “明姐姐,风间哥哥怎么还不下来呀?!这样我就献不了花了。”东寺浩雪一脸疑惑。不过,坐在舞台上的风间哥哥真的好帅还帅呀!

    “嘘——!”

    明晓溪将食指放在唇前。“没看见他在创作吗?”

    “怎么会?难道创作不用在键盘上练习吗?可是风间哥哥连手都没有放在琴键上。”

    “晓溪,我现在才发现,原来风间澈那么帅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女生都会为她晕眩了,连你也不例外。”丁宁感慨的小声说着。

    “别说话,音乐是要灵感的。”这一点她倒是听以前的音乐老师说过。当一个人创作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到他。

    下一刻钟,执意不肯离开的观众们脸上露出幸运和欣喜的笑容。因为此时此刻舞台上那个优雅的少年轻轻将手指触上钢琴光洁的琴键。

    轻快跳跃的音律自他舞蹈的指间蹦出。欢快的节奏完全不同与先前的柔美,像是一个快乐的小精灵在感受着幸福的喜悦。一跳一跳的跳音忽然令台下的明晓溪脑袋一怔。她不知道他弹的音符是什么,但是她好像感受到了他的用意。轻盈的音符,愉悦的跳音,不正是像他送她的星星沙一样吗?一闪一闪的,没有不祥,没有悲哀,有的只是快乐的幸福、愉悦的开心。原来他是在用音乐为她祈星星沙能够给她带来幸福啊……

    柔和灯光下,她眼底一颗晶莹的珍珠闪动了一下,只有一下……一下……

    很快的,那颗珍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开心的笑容。

    ***wwwcn转载整理******

    长嘘一口气,明晓溪快快乐乐地伸了个懒腰。哈!原来伸懒腰的感觉竟会是那么的好。

    小雪和丁宁两个缠人的家伙终于肯放她一马了,不再强拉着她一块去疯狂的购物,浩男和拉拉也在演奏会结束后回去休息了。现在……在这夜风徐凉、清逸安静的夜晚,就只有她和风间澈一起漫步回家。

    悄悄抬起头看向身边的风间澈。或许是灯光的关系,他的面容显得特别柔和特别晶莹,就像是琉璃一样发出宝石般的光泽。

    “怎么了,晓溪?是不是演奏会听累了?”

    那一定是神在说话,她从来都没有感觉那么舒服,没有听过像他一样如清泉般好听的声音。

    明晓溪嘻嘻笑着:“才没有。澈的音乐好听得不得了。我敢肯定将来一定能够超过钢琴王子理查得-克莱德曼!”

    风间澈好笑得揉了揉她顺滑的头发:“尽会拍马屁。”

    “我才没有拍马屁,你看观众的反应就知道了啊!如果不是你的音乐吸引了他们,他们是不会愿意离去的。所以,告诉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音乐是最棒的!”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风间澈轻柔地扬起嘴角:“你的句子倒是对的满工整的。”

    明晓溪喜笑颜开的拍了拍胸脯:“那当然!中国的文学博大精深,多我一个才女不多,少我一个才女不少,遍地都是文采横溢的少男少女。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不值得夸奖的。”

    他失笑地摇了摇头,看了看眼前这个有点臭屁的少女:“晓溪,真的有些开始佩服你了。你臭屁的功夫越来越高深,差点连我都没听出来你话语中的含义。”

    她摆摆手,僵直了笑容:“呵呵,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那,晓溪,你喜欢吗?”他的眼神有些扑朔迷离。

    “……?”

    喜欢?喜欢什么?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俊美的面孔。

    “最后一首曲子。”

    “……”

    原来是指它啊……

    明晓溪背过脸去,不去看他。

    “不喜欢吗?”他的瞳孔中写出了一缕失望,像是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一样没有光芒。

    明晓溪回过头,双手叉腰,直直站在原地不动。“那首曲子是送给我的吧?如果在我没有猜错的情况下。”

    他轻轻点了一下头,柔和得像刚初升的太阳。

    “既然是送给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害得我一惊之下,感动的痛哭流涕,泪水像止不住的洪水一样泛滥成灾。”明晓溪指着他傲挺的鼻梁忿忿地说着。(伸伸舌头,好像没她说的那么夸张吧,顶多只流了一丁点眼泪,只有一丁点。)

    “晓溪,你哭了么?”他轻声问道。

    她佯装哭状:“是的,而且哭得很惨!所以,澈,你要负责!”

    他的眼神有些抱歉之意:“对不起,我是无心的,我只是临时一时兴起,作了那首曲子。如果你真的不开心的话,我向你道歉。”

    “谁要你道歉呢?”明晓溪嘴一歪。随即一个大大的笑容在脸上漾开:“不过,我喜欢。我喜欢那首曲子,喜欢那个惊喜,更喜欢创造惊喜的那个人。”

    “……”

    风间澈呆呆地,脑袋一愣。她的话音像是一阵暖风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但是……”

    风间澈眉头微微一蹙,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恍惚。但是什么……?

    “但是你害得我哭得稀里哗啦,所以我要你补偿我十年来未得一见的眼泪。”揉了揉脑袋,不对!她前一段时间好像一直在哭,幸好有澈陪在她身边,要不然她的泪水一定哭没了。

    紧锁的眉头舒缓了下来,眉宇间有丝淡淡的雅气。他的笑依旧像滇池的水一般美丽,柔和平静:“要我怎么补偿你呢?”

    明晓溪看得出了神了。居然一个人连笑都可以那么好看,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看着他如花瓣般柔软的唇瓣,她忍不住咽了咽口口水。咳,不许想!不许动这种歪脑筋!让人家补偿你这个,一点也不像是正人君子的行为。可是……他真的令她有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明晓溪猛然间拉低他的身子,在他十分诧异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唇瓣轻轻贴上他的。

    像电击一般,她整个身子都麻痹了。一股温温热热的热流在她体内四处流窜,让她一时之间有种将要晕眩的感觉。只知道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在跳,都快要跳了出来。

    良久,她放开他,一张脸蓦地涨得羞红:“这……这就是补偿。”声音羞涩的像一个害羞的小妇人。

    风间澈用手指轻轻触上她刚刚吻过的唇瓣,上面还残留着她双唇暖暖的温度。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在心底荡开。

    “晓溪……”

    她对上他清澈的明目,脸上绯红的颜色就像是七色彩虹中最耀眼的那个:“补偿结束了,但我还是要惩罚你。”

    “……?”

    她直视着他,眼里有种令人心动的亮光:“我要罚你一辈子不让我流泪……一辈子留在我身边……”

    “……”

    温柔的瞳目散出可疑的光彩,没有人再去研究那抹光彩是什么。

    他将她紧紧纳入怀中:“我答应你,一辈子不让你流泪,一辈子留在你身边。”

    街道边,路灯下,一个优雅如月的少年紧紧拥着一个闪亮如星的少女……

    他们相互依偎……相互拥抱……

    ***wwwcn转载整理******

    夜风清凉,月朗星稀。时间流逝如飞箭,转眼间盛夏已经转成初秋了。

    刚刚散完步的两个人手牵着手一步步朝家中走去。

    门口,一身黑衣的人影,在黑暗的月色中分不清是男是女,只知道他有着一双冰冷的眼眸,发出幽怨的光芒。

    “瞳……?”

    借助着刚才车灯的亮光,明晓溪看清楚了黑衣人的真正面貌。经过上次在街角边看到她后,她好象就没有再见过她了。她过得一定非常不好吧,原本纤细的身子显得更加瘦弱了,一定是心里难过的一塌糊涂。

    “瞳,你怎么会在这里?”风间澈轻声问道。

    冰极瞳幽冷的美目散发出冰凉的光:“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

    她的问话让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早就知道我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了,是不是?!”她的语气有些强烈,像是一个被欺骗了很久的孩子一样可怜。

    风间澈无语。

    寂静的夜像大海一样宁静。

    “对不起……”风间澈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奈和叹息。

    冰极瞳小小的牙死死咬住薄薄的嘴唇:“对不起……?呵,你不觉得这个词的份量太重了吗?多么富有深刻的含义啊……风间少爷对我说‘对不起’了……呵呵,有您风间少爷的一句‘对不起’就足以打发我们这种卑贱的人了……足够了!”

    “瞳,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明晓溪对上她清冷的眼眸。忽的一闪,她好像看见了她眼底的脆弱。

    “难道不是吗?受万人景仰瞩目的风间少爷,只要随随便便一句‘对不起’便可轻而易举的打发一个人,征服一个人的心了。”

    “不,瞳,我没有那个意思。”风间澈温柔的双眸多出一丝忧郁。

    “你不是那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冰极瞳美目圆睁,像极了一个充满仇恨的妇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喜欢你,甚至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我都会时时刻刻铭记在心,那么珍惜。可你呢?你却隐瞒了我这么久,让我像个小丑一样受尽了痛苦的折磨,到最后却是一个自称是我母亲的女人告诉我,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你不觉得你做得太过分了吗?!”

    “我……”

    “怎么?说不出话了?是不是忽然觉得自己很丑陋?居然一直在欺骗着自己妹妹的感情?耍我很好玩吗?!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不会动的玩偶任凭你摆布!亏我还傻傻地一心想着和你在一起,渴望能从你那里拥有像其他少女一样的幸福,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而你——就是最大的一个感情骗子!让我好不容易从一个深渊里爬出来,却又掉进另一个旋涡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有何居心?!”冰极瞳激动的有些抓狂。

    “不许你这样说澈!”明晓溪一个挺身站在风间澈胸前。

    “对,我好像不能这样说恪!北抗庠谏了福粼诓叮劢怯行┦东西在闪亮。“你一直有在提醒我,不是吗?是我自己下贱,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一个劲的去喜欢你。是我自作自受、自讨苦吃,我没有理由把责任归结到你身上,只怪我自己瞎了眼,竟没看到自己流得居然是和你一样的血……”

    “瞳……”风间澈痛苦的看着眼前这个易破碎的冰娃娃,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他的声音像是黑夜里最深的魔咒,激荡着每一个人的心。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明晓溪勇敢的用劲抓住她因脆弱而寒颤的手臂。“澈不告诉你,是因为他不想让你知道自己有一对多么嫌恶自己女儿的父母。他只是不想让你再承受这样的伤害,难道这样也错了吗?他只是想保护你,保护自己的妹妹啊!如果你觉得他做错了,他做的不好,那你有没有站在他的立场想过。如果你是澈,如果你够疼爱自己的妹妹的话,你会怎么做?难道是毫不考虑自己妹妹的感受,把事情的真相全部一字不漏的说出去吗?那样的澈才是残忍的澈、毫不优秀出色的澈!”

    “晓溪,不要说了……”风间澈痛苦的闭上双眼。他不愿意再看到手足无措的冰极瞳脆弱的模样。

    冰极瞳愤恨的目光稍稍有些平静。心碎的眼角滚下两颗珍珠般晶莹的泪。

    见她不再那么激动,明晓溪放轻了手上的力道:“瞳,你不是最了解澈的吗?你应该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一阵凉风吹来,黑色的发丝随风飞舞。冰极瞳痛苦的咬紧双唇,好像已经咬出血来,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边慢慢往下渗。

    “瞳……?”风间澈眼尖地看见一滴血水滴露出来。他慌忙走过去试图为她擦干血渍。

    冰极瞳执拗地甩开他的手掌,一个箭步飞奔了出去。只留下地上一滴鲜红的血迹……

    寂静的夜好像永远也过不完似的。园子里的花没有了花香的气味,树上的叶子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就连月光也变得清冷了。

    明晓溪缓缓走到他身边,只觉得双脚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她紧紧抱住他还在发抖的身子。他从一开始就在发抖,只是冰极瞳没有注意,可她注意到了。澈不是万能的,他也会伤心、也会难过……

    他的肌肤凉凉的,冰冰的,好像很寒冷的样子。不,她知道,他的心比他的身子更冷……

    她一点有一点的紧紧从背后圈住他的身子,试图给他以最原始的温暖:“澈,你没有错……那不是你的错……瞳只是一时消化不了这个事实……就像我难以接受我父母的死一样……”

    “晓溪,我真的伤害到她了……对不对……?”他的声音像是被撕碎般令人心痛。

    看不见他的模样,但她明白,他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忧郁和自责……甚至还有泪滴……

    “澈,相信我……相信瞳会想清楚的……”

    他咽了一口苦涩的口水,清冷的月光撒在他优美的脊背上,有种令人惊心的脆弱……

    ***wwwcn转载整理******

    旭初高中

    喧闹的教室好像除了上课外,没有片刻安宁。

    丁宁一个重拳敲醒了还在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明晓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

    明晓溪揉了揉下垂的眼皮,一脸迷茫的看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全校都知道了,就只有你这个白痴的女主角不知道!”丁宁“啪!”地一声将手中的报纸往桌子上一摔。

    “到底怎么了?”明晓溪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你自己不会看吗?你的亲亲爱人即将离你而去,飞往维也纳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睡觉?!真是佩服你啊,小姐!”

    “澈要去维也纳?!”明晓溪瞳孔中发出惊栗的目光。

    “是的,全台湾,哦不!估计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上次的音乐会上,他最后即兴作的那首曲子打动了世界音乐之父,他要栽培你的王子,明天晚上他就会带着风间澈返回维也纳了,你还全然不知,完全被蒙在鼓里,真是可怜呀!”

    明晓溪笑眯眯的看着她:“你是开玩笑的吧?”

    “姐妹,我待你如何,你还能不知道吗?这种事情我怎么会拿来开玩笑?不信你随便从班里拽来一个学生问问都知道!而且报纸还登了头条,新闻也播报了,难道报纸会骗人,新闻会骗人吗??”丁宁越说声音越大。

    明晓溪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天才钢琴少年风间澈将于明晚同世界音乐之父返回维也纳》。一个醒目的大标题首当其冲的映入她眼帘。

    她僵硬的放下报纸,脸色陡然惨白。怎么会呢?不会的……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当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反应会那么大……就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一样……难道她真的再也离不开他了吗……

    不会的……他不会走……

    ***wwwcn转载整理******

    浓浓的香味从厨房里、餐桌上传来。

    明晓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浓浓的香气,冲着刚煮好汤往餐桌这里走的风间澈嘿嘿一笑。

    “澈,今天的饭菜好像特别的香,而且还很丰富喔。”

    风间澈解下腰上的围裙,回给她一个暖暖的笑容,随即坐了下来。

    明晓溪坐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却又放下,一脸微笑的看着风间澈:“澈,我还记得你说过台湾很美,对不对?”

    “恩。”他点头。顺手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进她碗里。

    “可是,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带你去四处玩玩。不如过两天我们出去玩一玩好吗?顺便散散心了,整天闷在家里也很无聊的。”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

    风间澈轻轻一怔,手中刚刚夹起的菜掉落了下来。眉宇见有中浓浓的哀愁,就像桌子上浓浓的饭香一样,怎么也化不开似的。

    “怎么了?”明晓溪看着他的举动,心紧紧抽痛了一下。“是不是觉得台湾不好玩?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比方说中国内陆啊、罗马啊、希腊呀,那里的爱琴海很漂亮的。要不,去埃及……也行……”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手中的筷子不停的捣着碗里的米饭和红烧排骨。碗都快被捣破了,红烧排骨更是惨不忍睹。

    “晓溪,你知道了……”

    风间澈微微垂下眼眸,有种说不出的忧郁。

    明晓溪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知道什么?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只是在想该去哪里玩而已啊……这样不好吗?我学习学的好累呀,正好可以放松一下。”

    “晓溪……”他凝视着她无光的眼睛。“我明晚就要走了,去维也纳。”

    “……”

    她没有说话,只是还在一个劲地捣着碗里的饭菜,把头埋得都要紧挨着碗了。

    他的眼神有些失落:“我原本想晚些时候再告诉你的,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早知道了……”

    “要多晚……?明晚坐上飞机走了的时候再告诉我吗……”她的话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他的神情有些恍惚,好似一个站在转弯处不知道何去何从的孩子:“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晓溪没有抬头,眼睛硬生生地盯着碗里那块被她已经捣的稀巴烂的红烧排骨:“你不是答应过我……一辈子不让我流泪……一辈子留在我身边的吗……?”

    “……”

    气氛安静得像没有了空气般寂寞……

    “可是你没有做到……一样都没有做到……”一滴晶莹的泪珠没有经过脸庞,径直滴入碗中,滴到那块红烧排骨上,溅到米粒和碗的四壁上。

    “晓溪,对不起。我会回来的……”他的眼神里写满了不舍与心痛。

    “去多久……?一年……?三年……?还是五年……?”她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心痛的快要死掉。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这般离不开他……

    “我不知道……”风间澈沉痛的闭上眼睛。他真的不能够给她一个确定的答复。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多久。

    “是吗……”依旧低着头,明晓溪没有再说什么。只觉得胸口像针扎一样疼痛。一针……一针……针针都刺到要害,刺得有力度。

    “为什么要去……?是因为瞳吗……?因为心情不好吗……”

    他迷人的双瞳蒙上厚厚的哀伤、厚厚的忧愁:“相信我,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

    轻轻吸入一口混杂着眼泪的饭香,明晓溪终于抬起头看向他。脸上绽开一朵花似的笑容:“也好,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顺便可以散散心,何乐而不为……”

    “晓溪……”

    “你等我一下。”她站起身子,朝厨房走去。

    不一会,她提着一个大包包走了出来,将它放在沙发上,一一从包里拿出些东西来:“这里有牙刷、毛巾、面斤纸、香皂、梳子、洗发水、还有……”

    风间澈紧皱着眉心,看着她一样一样把东西拿出来。

    “还有好多好多……都是我下午翘课去买的……我知道你用不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带上它。或许有一天你发现牙刷突然坏了,又没有卖的……毛巾突然掉色了,又临时来不及换新的……你都可以用……还有还有……”一边说,眼眶里的泪珠一边落下,划下了脸庞,划到了脖子,划进了胸口。

    风间澈冲过去,一把将无措的她紧紧纳入怀中:“我不走了,我留下来陪你……”

    明晓溪轻轻啜泣了一下。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啊……她真的好舍不得让他离开她……

    可是……她不可以那么自私,他也是要有前途、有幸福的啊……

    她轻轻拭干了脸上的泪水,离开他的怀抱:“傻瓜!机会只有一次。我等着你变成比理查德-克莱德曼还要出色的钢琴家一样再回来。”

    “晓溪……”

    他的眼睛如雪山般清亮。

    她笑着望向他如月般优雅的眼睛:“明天晚上几点的飞机?我下完课去送你。”

    “十九点整。”他应道。嘴角边有一丝解不开的苦涩。“你会来吗?真的会来送我吗……?”

    “是的。”她的目光毅然坚决。“我一定会去的。而且还会带着你最想见到的礼物去。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