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雨夜里的星星沙》->正文
第八章

    “晓溪,你有什么打算吗?他今天晚上就要走了。”趴在桌子上的丁宁看向一旁同样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明晓溪。

    “我知道该怎么做。”她简短的回答她。眼睛瞟向黑板上无聊的a、b、c、d。

    “会去送他么?”

    “会去。”

    “我也陪你一起去吧。以免到时候你想哭都没有肩膀让你靠。”丁宁大叹一口气,真是可怜的晓溪呀!好不容易确定了心中真正爱的是谁,可偏偏那个人又要离她而去,还是去一个那么遥远的地方,还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来。看着姐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真是心疼死她了。

    “谢谢你,丁宁,你真的对我很好。”明晓溪回给她一个感激的笑容。

    “姐妹之间客气什么?能帮得上的,我一定会帮你!”

    明晓溪轻松一笑:“不过,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懦弱,而且我不会在哭了。”是的。澈答应过她,不会让她流泪,那么她就应该坚强些,不要流些无用的东西。

    丁宁很是钦佩的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我认识的明晓溪!够勇敢!够坚强!”

    明晓溪好笑地看着她那般表情:“好啦!少拍我马屁!不过,今天晚上,我还是得让你陪我去。”

    “为什么?”丁宁急忙追问。

    “因为小雪他们今晚也要乘十九点十分的飞机回日本。小雪想和你道个别。希望你可以去机场送送她。”

    “小雪他们也要走了么?”丁宁苦叹一口气。“都走了啊……”

    “是的。”真的都走了……不过,好像还有一个人她不知道……

    “好吧,那晓溪放学我们一起走。”

    “恩。”明晓溪笑着,好似一弯初一的新月。

    惚的,门口传来阵阵少女疯狂的尖叫声和少男的叹息声。

    好奇的明晓溪和丁宁也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出去看看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

    一身黑衣,一头乌黑及肩的长发,一张绝美到令女人都为之嫉妒发狂的脸,还有一双冷若冰霜的冰冷眸子,一张翕薄柔软的双唇。这样一个俊逸无比的少年忽然身后跟随着他的随从们一起走进了旭初高中明晓溪所在的教室。

    “是牧野流冰!”

    “没错!是牧野流冰嗌!”

    “哇噻!他真的是又帅有酷耶!我的口水都快要流了下来。”四周的女生左一句右一句的唧唧喳喳得吵个不停。

    “冰……?”明晓溪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冰冷绝美的少年,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为什么今天他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牧野流冰静静看着她白净如莲花般的面庞,翕薄的双唇微微轻启:“明晓溪同学,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明晓溪轻轻皱起眉头。“明晓溪同学”?这样的称乎好像太陌生了。

    “为什么不叫我名字?”他以前不都是叫她晓溪吗?为什么要改口!

    牧野流冰瞳孔中发出冰一样寒冷的光,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明同学,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废话,快点把嘴闭上跟我走。”

    明晓溪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原来跟我说话是废话啊!那我为什么又要跟你走?你不怕我跟你走同一条路会脏了你的腿吗?”为什么他会这样说话?寒冷的像块千年不化的寒冰一样。一点都不像上次见面时的牧野流冰,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如果我说我不会跟你走,会怎样?”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的眸子里满是桀骜和不驯。

    “如果我就是不愿意去呢?”他的态度让她感到生气。她倔强的直对上他冰冷的眸子,固执的说道。

    牧野流冰大步走到她身旁,俯下头,在她耳畔低语,凉凉的气息弄的她的耳朵也凉凉的:“当然,你可以不跟我走。但前提是在你不想知道你父母真正死因的情况下。”

    “……”

    明晓溪肩膀陡然颤抖了一下,一股不安和焦躁开始在体内四处游走。

    “跟不跟我走,随便你。”冷冷抛下这句话,牧野流冰转身向教室外走去。

    “牧野流冰!”明晓溪大声唤着他。回头看了看一旁的丁宁,没有再犹豫什么,下一秒钟冲出教室,奔向那个俊逸的黑衣少年。

    “晓溪!!”身后的丁宁冲她大叫。看看手表。天呐!还有三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她到底在做什么……!

    ***wwwcn转载整理******

    台湾国际机场

    人流传动,偌大一个机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白色的身影上。优雅而又温和,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王子在等待他沉睡中的公主。

    “风间哥哥,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怎么明姐姐和丁宁姐姐还不来呀!再不来的话,小雪可能就见不到他们了!”东寺浩雪一脸悲伤的样子。“多情自古伤离别”中国的古诗还真是人内心的写照。

    “来了来了!我来了!”丁宁一口没一口的大口大口喘着气。显然是一路狂奔过来。她把手里一个可爱的巴比娃娃交到东寺浩雪手中。“小雪,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一路保重哦!”

    “好可爱呀!”东寺浩雪抱着娃娃开心的叫道。她向她身后望了望。“可是,明姐姐呢?她怎么没来?人去哪里了?”

    “她呀……”丁宁笑呵呵的揉了揉头发。“她肚子痛,去上厕所了,一会就会过来。”拜托拜托,晓溪你快回来吧!她可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圆这个谎。她实在是不人心告诉风间澈这样一个好好先生,他的小女友跟别人跑了。

    “这样呀!害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明姐姐又像上次一样丢下风间哥哥不管,一个人去找牧野哥哥了呢!还好还好!那她一会就应该到了。”东寺浩雪庆幸的说道。“不过,明姐姐也太不应该了。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肚子疼呀?!万一耽误了时间,赶不上送机该怎么办?”

    风间澈挠了挠东寺浩雪俏丽的头发,清澈的眸子像是春风一样柔和:“放心,晓溪答应过我,她会来送我。”

    “这样最好呀!不用我担心了。”东寺浩雪抱着手中的巴比娃娃开心的说着。

    一直没有说话的东寺浩男瞪了她一眼:“要你担心什么?!晓溪她知道什么时候该来,不用你多事!”

    东寺浩雪没劲的垂下小脑袋。真是的,总是凶她!为什么对明姐姐就那么好呢?果然,对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不一样。

    一旁的丁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晓溪她真的可以快点赶回来吗?闭上眼睛,现在只有祈求老天不要让她的谎言被拆穿才好。

    ***wwwcn转载整理******

    阴翳的树林,古朴的别墅。

    又是这个地方?

    明晓溪站在威严肃立的门前,不由地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多想,她跟着牧野流冰走进了那个她曾经来过的大厅。

    厅内,她看见了纤细瘦弱的美丽如夜一般的女子——冰极瞳。只是,她显得更为消瘦憔悴了。

    “牧野流冰,你到底要带我见什么人?”明晓溪直视着他冷傲的眼睛。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呀!上次的他眼里已经没有这种她不愿意再见到的眼神了。

    他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像是轻纱一样柔和:“对不起,刚才在教室那样对你说话。因为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明晓溪呆呆地咀嚼着他这句话的含义。半晌,才参悟透他的意思。原来他是怕又像在仁得学院一样,他们的事传得满城风雨,给她带来无端的麻烦啊……

    那么,这样说来,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都是装的了?那样说,他是不是还是上次她所见到的那个像水晶一样纯洁的少年……?

    “冰……”她幽幽地从唇齿中发出一个字音。

    “晓溪,我说过,我欠你一个交代。”牧野流冰向一旁的鬼堂使了个眼色。

    随后,鬼堂从另外一间屋子带回一个身段玲珑有致的黑衣女子,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乌黑的头发垂下眼帘,垂至肩际,让她看不清那女子的样貌。但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那个身影令她很熟悉。

    “有胆子做,没胆子抬头见人吗?!死老太婆!!”一头亮丽的金色发丝忽然从明晓溪身后跳了出来,指着地上的女人大骂。

    被他突如其来的言语和动作吓了一大跳。明晓溪有些纳闷地盯着地上的女人。老太婆?看她的身段不像呀。她是谁?真的是害死她父母的元凶?明晓溪眼底露出疑惑之色。

    “呵,我有什么不敢抬头见人的?”地上的女人毅然抬起头,美丽的容貌展现在她眼前。

    明晓溪惊愕的说不出话来,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与猜疑。“冰,你是不是抓错人了?难道她就是杀死我父母的真正凶手吗?”这不可能……怎么会呢……一定是弄错了……

    “你自己问她不就知道了?”牧野流冰冷冷地看着地上那个看似柔弱的美丽妇人。

    明晓溪眼神开始闪烁不定:“这不会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她呢?不会的……一定不会是真的……”

    “为什么不会?”地上的美妇人一脸冷嘲热讽:“明晓溪,你还真是单纯愚蠢。被我骗得团团转都不知道,还一个劲的把我与慈母这个词归结在一起。真是有笨得可以!!”

    “瞳妈妈……”明晓溪小小的眉头打成一个小小的死结。眼前这个说话冷言冷语的瞳妈妈是她所见过的和蔼可亲的美丽妇人吗?她开始怀疑了。

    “不要叫我瞳妈妈!我根本不是冰极瞳那个贱货的妈妈!我的子宫根本不可能孕育生命。她只是我从我的卵巢中提取了一粒卵子,再找别的男人提取了一粒精子结合而成的杂种!甚至连辛苦的怀胎十月也是在别的女人肚子里进行的,又怎么会是我的女儿?她只不过是一个贱种,一个身份卑劣的贱种而已!”

    “啪——!”

    一个毒辣的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顿时脸上多出了几道鲜红的血印。

    “这一个巴掌还你!如果你再敢骂我一句,我立刻割了你的舌头!”冰极瞳幽美的双瞳发出绝情的目光。

    “呵呵……反正落在你们手里横竖都是死,我又岂会在乎一个小小的舌头?”美妇人用手拭擦着脸上的血迹,嘲讽的说道。

    “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要杀了我父母?”明晓溪带有恨意的眼神紧紧盯着她的双目不放。

    “很想知道?好,我告诉你!”她的眼中凶残与笑靥相互结合,有种错综复杂的难以喻言。

    “我不是什么一直幻想爱情、渴望爱情的女人。和风间勇二的结识全在我的计划之中。开始我就是冲着他的财富和权势去的。可惜我费劲心机,却连半毛钱也没有捞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还要派人杀我。只可惜我命大,几次都没死掉,而且还让我遇上了日本最为凶残的黑道‘日兴社’的老大——赤名大旗。我只削用了一点点妩媚的功夫,就把他这个淫徒骗上了床。”

    “淫秽!”明晓溪鄙视的唾骂出声。

    “你骂我没关系。因为男欢女爱本来就是正常的事,各索各的需求。没有什么道德伦理上不道德。”

    “下贱!”

    这一声不是明晓溪骂的,而是那个美丽却又令人心痛的冰极瞳。

    美妇人没有理会她的咒骂,接着说道:“那个放荡的男人把我当成泄欲工具,几乎每天都要来凌辱一遍。时间久了,他也就加强了对我的信任。我处心积虑,终于让我等到了那么一天。当不成政界老大的妻子,当个黑道老大的妻子也是很威风的。所以我不断讨好他,开始唆使他与牧野组织相互抗衡。没错,牧野流冰这个小兔崽子的家庭也是我唆使他去从中挑拨破坏的。没想到一死就死了三个人,到最后连牧野英雄这个混蛋也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她开始手舞足蹈的疯狂大笑起来。

    “疯子!你是个疯子!”明晓溪心脏被重重一击。她为了爱慕虚荣、一己私欲,简直没人性,不是人!

    “没错,我是个疯子。疯子有疯狂的快感。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死去,浑身鲜血淋漓的,心里真是舒坦!”美妇人遏止住了自己疯狂的大笑。

    “你真是个恶魔!”明晓溪被她疯狂的言语给骇住了。

    “可是!牧野流冰这个天杀的混帐东西!他破坏了我所有的计划。眼看日本黑道老大夫人的头衔就是我的了,他却开展了他的报复行动。没想到他居然是个那么厉害的狠角色,竟然将日兴社搅得天翻地覆。没有办法,我同赤名大旗那个淫贼一同逃到了台湾。谁知他又紧紧追到了台湾。我怕赤名大旗泄露我的秘密,所以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告诉他只要绑架了明晓溪的父母便可以用他们当人质来威胁牧野流冰,以保全我们的安全。然后,我又神不知鬼不觉得在他的车里装满了炸弹。一颗不够就用两颗,两颗不够就用三颗,直到把汽车尾箱塞上满满的定时炸弹为止。这样,他就完完了,再也没有人可以揭穿我了。”

    “你真是个禽兽不如的恶毒女人!”明晓溪满怀愤恨的死死盯着她大叫。就因为她无穷无尽的欲望,竟然害死了那么多人!

    “这算什么?这只是一个人谋生的生计。”美妇人冷笑一声,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又假惺惺地去认瞳?!”真是可怕的女人!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别有用心。

    “要怪只能怪牧野流冰太过敏锐、太过精明。那天在街角口无意见遇见他,我已经察觉到他在怀疑我了,不为别的,就为我和瞳有着极为相似的面貌,所以他相信我与牧野组织有着很大的渊源。于是他开始着手调查我。为了躲过难关,我便想和瞳想认。没想到又遇见了你。你是牧野流冰最想爱的女人,我相信博得了你的信任,牧野流冰自然就会同样信任我,不会再怀疑我什么。没想到我还是错了。他敏锐得箱一只豹子,把我透晰的一干二净。但是……哈哈哈哈……”她又开始发疯似的大笑。

    “都死了!该死的都死了!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亲手杀了风间勇二!不过我还是很兴奋,至少我是赢家,没人能玩过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像是一个犯了疯病的重号病者,不断地大笑着。

    牧野流冰眼眸中袭上一股寒气:“把她带下去。”

    街道命令的鬼堂从地上拎起这个发了疯似的女人朝后厅走去。疯狂的大笑也逐渐消失在大厅……

    ***wwwcn转载整理******

    “风间哥哥,还有十分钟就要检票了,怎么明姐姐还不来呀?是不是肚子痛的厉害?”东寺浩雪一脸担忧的问道。

    风间澈眼睛一直注视着机场的入口,双瞳中溢满了焦虑与担心。

    “对……对不起……”丁宁垂下头,她不可以再骗他们了。看着他们担心的模样,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千古罪人。

    “丁宁姐姐,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东寺浩雪狐疑地看着她。

    “晓溪……晓溪并不是肚子痛……她是……她是跟着……”

    “她该不会是又跟着牧野哥哥走了吧?!”东寺浩雪大叫。丁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风间澈陡然僵直了身子,眉头紧锁。

    “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东寺浩雪气急败坏的大声叫着。

    “告诉你也没用啊,不能来还是来不了。”丁宁撇撇嘴。对不起了姐妹,不能帮你了。“可是,风间先生,你一定要相信晓溪,她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风间澈和煦的目光静静地投落在机场入口处,从一进来开始到现在,他就一直在注视着那里。

    像雪花般柔嫩的双唇一字一字的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我相信她……”

    ……

    ***wwwcn转载整理******

    “谢谢你,冰。”明晓溪看着他水晶般透明的眼睛,轻轻说道。

    “我说过,我一定要找出凶手,因为我欠你一个交代。”他微微说着。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好吗?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

    “……”

    夜晚寂静无声,像是暗夜中最寂静的玫瑰。月光倾泻而下,将两个人的身影斜斜拉长……拉长……再拉长……

    明晓溪将手缓缓伸进自己的口袋中,垂下眼帘:“我想……该是还你的时候了……”

    她拿出那条十字架形状的晶莹链子,提着它放在他面前。晶莹的坠子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皎洁的银光。

    “对不起……”

    牧野流冰从她手中接过链子,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像是一个走在悬崖边缘的无措少年。“早在你父母遇害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料到今天的结局了。”

    他的眼神透露着哀愁与绝望,让她的心猛得揪动了一下。

    “……”

    “我知道命运就连这样一个可以让我染回白色的机会也不愿意怜悯我……”他痛苦的将链子紧紧握在手心。认识她或许是他今生最大的错误……

    “不……不是的……。冰,你已经染回来了……已经不再是那个凶残的少年了。你看看镜子……看看镜子里的你……你的眼睛是多么的明亮……”明晓溪从包包中拿出镜子来。他变了,是真的变回来了……

    “可是,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的眼神痛切哀绝,仿佛要痛到自己的骨子里。

    明晓溪垂下手,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才好。

    是的。直到澈要离开她那天开始,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依赖上他了。没有他在身边,她会感到无措,会感到难过,就像整个灵魂被抽离了一般。原来她也是那样的爱着他,只是自己不知道。所以,她不可以再犹豫不决的同时伤害两个男人了……

    白色的窗帘静静地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没有风,却很凉……

    “晓溪,白色真的很漂亮,没有人能够抗拒的了它的魅力,包括你在内,对不对?”

    “……”

    “告诉我,你喜欢过白色吗?”他渴望着她的回答,清明的眼睛里充满的期盼。

    柔和的月光撒在他们身上,许久许久……

    明晓溪悠然看着他,双唇幽幽微启:“是的……我喜欢……”

    没有束缚……没有羁绊……自由自在的……就像风一样来去自如……

    牧野流冰微微扬起嘴角,仿佛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最幸福的微笑……

    ***wwwcn转载整理******

    熙动的人群在机场里来来往往的穿行。

    飞机已经起飞了。世界音乐之父也先行离开了台湾,小雪和浩男他们也坐上飞机飞往了日本。

    清凉的白色灯光像是无情的光芒散在他白皙的肌肤上,透着晶莹的光泽。他就像是一件等待着雕刻的完美艺术品,优雅不俗……

    他没有走……

    是的,他在等她,在等待着一个美丽如星的精灵少女……

    他的目光坚毅得像雪山上永积不化的雪花。

    因为他相信他等待的那个女孩一定会来……

    ***wwwcn转载整理******

    “你要走了?”牧野流冰明亮的目光锁定在她璀璨的眸子上。

    “是的。澈在等我。”明晓溪轻轻说道。

    牧野流冰看了看墙上木制的挂钟:“现在是二十三点四十分。”

    “不论几点,我相信澈都会在那里等我。”她的眼神中有抹闪亮的颜色。

    是的,就算她迟到了,她不会去了,澈也还是会一直一直在那里等她。因为他就是那样一个人,就是那样一个那么爱她的人……

    牧野流冰洁净的面容多出一份真心的笑容:“希望我们以后还会是朋友。”

    “会的。”明晓溪脸上绽开如花瓣似的最灿烂的笑容。“我们永远都会是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最知心的朋友……”

    她转过身子,准备离开这里。

    “晓溪……”他轻声唤住要向外走的明晓溪。

    “恩?”

    牧野流冰看向自己胸前冰雪一样透明的链子。

    “我希望它能够一直伴在我身边。”

    ……它好像牧野流冰的眼睛啊,一闪一闪的,那么清澈,那么纯粹,那么迷人……

    收起思绪,明晓溪走到他面前,拿起他颈上雪花造型的水晶链子,对着月光望去。

    “会的。因为它……属于你……”

    ……

    厅外

    素丽纤美的冰极瞳安静地站在那里。月色把她照得安详、平静……

    明晓溪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清秀的面庞:“澈要走了。”

    ……

    黑色的长发寂静的垂下,像是柔纱一样……

    “他在机场。”

    ……

    幽黑的双瞳缓缓对上她的眼睛,美丽而又魅惑……

    “我要走了,再见。”

    塌上轻盈的步子,明晓溪最后看了她一眼,离去。

    身后传来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小到没有任何人能听道,但是……她听到了……

    ……“对不起,澈……”……

    ***wwwcn转载整理******

    人潮汹涌,接踵摩肩。

    几乎是第一眼,明晓溪的目光就落在了一个优雅的少年身上。透明的肌肤,温雅的双瞳,如雪山般高挺的鼻梁,若羽毛般柔软的双唇。在灯光的照耀下,他就像是梦境中在等待着仙蒂瑞拉的儒雅王子,直到他心爱的女孩穿上美丽的水晶鞋……

    “澈。”明晓溪走过去,笑得像蜜一样甜。

    风间澈温柔的笑像海水般清澈:“你来了。”

    “是的。因为我知道不论什么时候,澈都会一直在这里等下去。所以我来了。我要送我最心爱的人飞往神圣的音乐之都。”

    “晓溪……”

    最心爱的人……是指他么……

    “澈,你相信命运吗……?”她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硬币,笑着看他。

    “……?”

    “我们做个实验好吗?人头是冰,字是澈。”她将硬币在他眼前晃了晃。

    “……”

    明晓溪把硬币至于指间,轻轻一个弹动。硬币想空中飞舞。伴着嗡嗡的响声,最终落入她掌中。

    “猜猜看。”她笑得似阳光般灿烂。

    风间澈神色凝重的看着她绚烂的笑容,半晌没有开口。

    喧闹的机场,两个人相互对望着。

    “是字。”她自信的回答他。

    风间澈深邃的眼睛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那一夜……它也是字……”

    明晓溪摊开手掌,一个明目的“1”字映入眼帘。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醒目。

    “晓溪……”

    她璀璨的双眸如夏花般绚烂:“澈,我带了最棒的礼物。”

    “……?”

    她将手指移到胸前,从衣襟里抽出一个水晶般的链子,链子的最下方坠着一个还不组二分之一小拇指大的透明玻璃瓶。里面的光,一闪一闪的,映衬着他们清秀的面庞,映衬着整个机场……

上一页 《雨夜里的星星沙》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