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十宗罪5》->正文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二十九章 卫国军魂

    苏眉调取了当天全城各路口的监控录像,制作出这个老人的行走路线图。

    老人从烈士陵园附近最先出现,沿街行至解放路,一路上翻了几个垃圾桶,从里面拣东西吃,随后加入了反日游行队伍。

    老态龙钟的他有些驼背,走在队伍里极力挺胸昂头,精神矍铄。

    恒店警方使用了最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投入了大量警力,拿着这个老人的照片在烈士陵园附近挨家挨户走访,最终确定了他的身份。

    老人名叫何卫国,曾是一名远征军抗日士兵。

    他在游行队伍里唱的那首歌,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唱了,歌曲最初叫作《知识青年从军歌》,后来成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军歌。

    1942年,何卫国只有14岁,因家园毁于战火,背井离乡。当年他加入孙立人将军的新一军38师,赴滇缅战场远征抗日。历经曼德勒会战、胡康河谷战役、孟拱河谷战役等几十场大小战役,随后转战印度,四次荣立战功,多次受到嘉奖、表彰。

    日寇投降后,国共开战,国民党军溃败,何卫国去了台湾。

    战争时期,何卫国的头和腹部受过重伤,头颅里有两块弹片。严重的脑损伤使他患有精神障碍,他这大半辈子的时光都是在台湾的一家精神病院度过的。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直到晚年,何卫国头颅中的弹片才被取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康复出院。

    医护人员问他:“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老人回答:“回家!”

    何卫国的一生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这个老人没有结婚,无儿无女,只在大陆有个弟弟。但是唯一的亲人已于90年代去世,经过台湾“退辅会”核准,以及荣民之家的从中斡旋,经过一番烦琐的手续,老人终于回到大陆定居。

    村口有一株老槐树,槐树后的那间土房子就是他的家,如今早已不在了。

    在外地工作的侄子给老人找了一份工作,看守烈士陵园。

    这个孤独的老人回到大陆后,一直担任看守陵园的工作。烈士陵园后面有一片墓地,无名无姓,无碑无冢,这片没有任何标志的墓园埋葬的是台湾老兵的骨灰,这墓地乃是私人管理,不是国家设立,属于当地的一个慈善机构。

    他驼着背,清扫落叶,一整天都不说话。

    无名墓地里,长眠着他的战友。

    有一年的清明节,学生们陆陆续续前来扫墓,两个调皮的学生偶然闯入陵园后面的墓地。老人感到欣慰,终于有人前来祭奠,然而一番交谈之后,学生诧异地问道:“什么,国民党也抗日?”

    老人沉默不语。

    老人久久地沉默,继续扫着落叶,没有反驳什么。

    特案组从台湾有关部门了解到,何卫国患有战争性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精神疾病是一种战争后遗症,虽已治愈,但仍有复发的可能。一旦复发,他就会迷失自己,长久地困在从前的某段记忆里,例如抗日战争。

    也许,恒店拍摄现场传来的一声爆炸,使他认为自己还生活在抗日战争中。闻到硝烟和汽油的味道,看见那些穿着日本军装的演员,这促使他精神分裂,达到了崩溃点。然后一直留在了这种错乱的精神状态之中。他惊慌失措地躲藏在竹林里,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士兵,没有忘记战场上的技能,他制作绳套陷阱杀死一个日本士兵。很不幸,这名士兵其实是个演员。

    苏眉说:“我有个疑问,何卫国是个八旬老人,还有能力杀人犯罪吗?”

    陈处长说:“我以前做过狱警,里面有个老头,80多了,他儿子是小学校长,就让老头在学校看大门,老头几年时间糟蹋了十几个小女孩,他的判决书一度是监狱里‘畅销’的黄色读物。对了,抓捕他的时候,这老头还打伤了一名民警。进了监狱还每天晚上在被窝里手淫……”

    画龙打断陈处长的话说道:“你拿一个老流氓和一个抗日老兵做比较,不合适。”

    梁教授说:“凶手受过非同寻常的军事训练,极度仇恨日本人,对他来说,这不是谋杀,这是战争。”

    包斩说:“抓到他不太容易,他知道如何在战场上生存并且隐藏自己。”

    何卫国已经精神错乱,离开了烈士陵园的住所。特案组要求恒店警方注意搜索废弃的烂尾楼、工地上的水泥管道以及桥洞和山林等偏僻的地方,这些很可能是他临时的落脚点。同时,为了安全起见,特案组建议恒店各大剧组暂停拍摄抗战剧。

    然而各大剧组没有听从建议,他们考虑的是成本问题,毕竟暂停拍摄会造成经济损失。

    两天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胡子导演所在的拍摄现场遇到了袭击。当时,烟火师设置了好几处炸点,刚刚用线控引爆了道具炸弹。这种道具炸弹的外壳多数是泡沫做的,里面填充些土灰,制造爆炸后尘土满天飞的逼真效果。他们拍摄的是一场重头戏——英勇的地下武工队乔装打扮炸了鬼子炮楼。

    爆炸时,不知道从何处射来一支箭,正中一个日本演员的眼睛。

    爆炸的声音伴随着演员的惨叫,大家都惊得目瞪口呆,随后手忙脚乱地将演员送去医院,大胡子导演带人展开搜寻,一个老人惊慌失措地跑向山间小路。

    恒店警方与特案组随后赶来,通过描述,确认了这个袭击日本演员的老人就是何卫国。

    何卫国逃向了附近的一座小山,这名经历过几十场大小战役的老兵具备高超的杀人技能,这使得警方不敢轻敌。

    第一次围剿以失败告终,数百名警察将何卫国包围在山头,步步为营,慢慢逼近。

    这个老人竟然逃脱了,还打伤了一名武警,夺走了一把手枪。

    这一次,他抢到的可是一把真枪。

    当时,形势对老人非常不利,武警呈包围之势向山头逼近,老人放了一把火,时值夏季,天干物燥,大火熊熊,很快就烧了起来,随后蔓延至整座山头。武警官兵紧急撤退,何卫国用弓箭袭击了一名落单的武警,抢夺了枪支,他并没有向山下跑,那里是死路一条,而是躲藏进了一个山洞。

    山火被消防官兵扑灭,因为何卫国持有枪械,极具危险性,恒店警方向上级紧急汇报,请求协助,第二次围捕开始了。此次围剿追捕除了数百名武警之外,还出动了野战部队防化连、侦察连,子弹打了1000余发,甚至动用了火箭筒和迫击炮。

    一名士兵问道:“我们这么多人是抓谁啊?”

    连长说:“抓一个人,一个老头。”

    士兵说:“这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都搞不定,还得派咱们连队上去,就是为了抓个老人?”

    连长说:“这个老人是个老兵,参加过好几次战争,你要小心点。”

    士兵说:“他就一个人,我可不怕。”

    连长说:“如果他瞄准了你的头,绝不会打中你的腿。”

    山下的拍摄现场,大胡子导演换上一身武警服装,扛起了摄像机。

    烟火师说:“导演你干什么去啊,还换了这身衣服。”

    大胡子导演说:“作为导演,不要以为我就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总是拍垃圾电视剧,我也想拍一些正能量的片子。这次的场面要是能拍下来,我也没白当这导演。”

    烟火师瞪大眼睛说:“你这是要混进去当战地记者呀,很危险的哦。”

    大胡子导演说:“战地记者,这词真不错。”

    烟火师说:“我也换衣服,我做你的助手,不过我们拍的只能发微博啦。”

    武警官兵将何卫国堵在了山洞里,陈处长请来了当地的一个村民,询问得知,这个山洞并没有别的出口,但是洞内地形复杂,易守难攻,不宜贸然出击。一个军官用喇叭向洞内高喊,要求老人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洞内悄无声息,军官再次喊话,回应的是一声枪响,军官立即卧倒,他的帽子被打飞了。

    梁教授看着山洞,对画龙说:“穿上防弹衣,率领一队武警,把他击毙。”

    画龙卸下了弹匣,说道:“对不起,梁叔,要我击毙一名抗日老兵,我做不到。”

上一页 《十宗罪5》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