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兰晓龙->《士兵突击(剧本小说)》->正文

正文 第十七章

    陆航机场,袁朗的越野车通过机场口的哨卡,驶上跑道旁的便道,驶向一架正待发的轻型直升机。

    "我们是要坐这个走吗?"成才简直不敢相信。看见袁朗笑笑,成才压抑不住地笑了,他捅了一下许三多,许三多不动窝,他索性痒痒许三多,许三多这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袁朗将车停下。驾驶员看看表:"准时。"说着上了直升机。

    袁朗:"五分钟后登机。成才拿行李,许三多别动。"

    成才:"是。"这对他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从车后厢拉出行李往飞机上送。

    许三多沉闷地坐着。

    袁朗下车,倚在车门边,也就是许三多旁边,看着机场人员作起飞前的准备。

    袁朗:"你越来越少跟我说话了,而且我肯定,不是因为上下级关系。"

    许三多:"我就话少。"

    袁朗:"那个人叫什么?"

    许三多愕然了一下。

    许三多:"谁?"

    袁朗:"让你讨厌我的那个人,他叫什么?"

    许三多:"我没有讨厌你。"

    袁朗:"让你把我当另一种人的那个人,是你想拖着挣扎着过终点的那个兵吗?他叫什么?"

    许三多:"伍六一。"

    袁朗掏出一个本,郑重地记下那个名字。

    袁朗:"番号?"

    许三多:"三五三团一营机步一连三班班长……以后是司务长。"

    袁朗边记边苦笑:"司务长……我很抱歉。你觉得不公平?"

    许三多:"没有……我只是觉得……您知道您提供的这个机会对一个士兵来说有多不容易吗?……太不容易了。"

    袁朗:"我知道,他把本收了起来。"

    许三多犹豫一会儿:"那样有用吗?我是说,还会回这来选拔吗?"

    袁朗:"不会了,下次会换支部队。"

    许三多:"那记上有什么用?"

    袁朗:"为了哄你,我给自己记的。我习惯记下一些士兵的名字,后来发现太多了,只好用本记。"

    许三多:"记什么?"

    袁朗:"尊敬,遗憾和尊敬,登机。"

    他走开,许三多跟着下车。

    〖HTK〗他不可能解决六一的现实问题,就像他不可能让六一的腿恢复如初。但记下那几个字,让他又回到我的世界,不过我现在知道,他和我不是一种人。〖HT〗

    直升机升空,在空中盘旋,悬停。

    直升机已经将许三多和成才带到一个生平从未达到过的高度,高到机翼下的城镇像是一个小小的棋盘,而远处的草原已经成了一个穹形。

    成才惊喜地叫道:"机步团!"

    确实,机翼下出现了两人待了三年的团队,看着那些蚂蚁大小的士兵和瓢虫一般大小的战车,成才又喊起来了:"许三多,你说他们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他们头上?"

    许三多想了想,说:"不知道吧。"

    成才说:"我真想往下边扔个什么,好让他们知道知道。"

    许三多信以为真,忙说:"会砸到人的。"

    成才说:"想想咱们来的时候坐闷罐子!咱们走的时候直升机!更远的路,看更多东西!许三多,老A,以后我们要习惯从这上边看东西!"

    袁朗听了不觉一笑,敲打一下驾驶员,那意思就他俩明白。

    驾驶员朝后瞄了一眼:"两位,飞得还稳吧?"

    "挺稳!特稳!"成才依然兴奋着。

    "不晕吧?"

    许三多摇摇头,说:"不晕。"

    成才也说:"一点不晕!"

    "那就好。现在可以晕了。"那驾驶员什么招呼都没打,飞机忽然就沉了下去,这个大迎角飞行还没完,再一拉,如一发出膛的炮弹往前射去。最后,直升机沉入了林荫掩映之中。

    这是与草原完全不同的温带森林地貌。

    直升机刚一着地,成才立刻就从里边扑了出来,往机窝后跑了过去。

    袁朗看了看许三多说:"没事,人都得有个第一次。我倒是奇怪你,你怎么不晕?"

    许三多说:"我晕过,晕得很厉害。"

    袁朗说:"那难怪,狠晕过的人就难得再晕了,闹半天你也飞过?"

    许三多说:"没飞过。"

    "那你怎么会晕?"

    "晕单杠,大回环。三百三十三个。"

    袁朗不觉大笑了起来。

    在进入A大队的腹地中,他们发现周围的军人也多了起来,都是些体形剽悍的行伍之人,目光锐利得倒像捕猎一般。许三多和成才忙不迭地开始跟路过的人敬礼,因为周围随便走过的一个人就是尉官。还礼的军人,倒对这两个新来的有点好奇。

    袁朗脸上却带了点坏笑,因为身边这两兵举起的手,一直就放不下来。

    袁朗:"这里的军人职业化,所以随便拎个都是尉官。很遗憾,咱们现在的职业化还不能达到尉官以下。"

    成才好奇:"没有兵吗?"

    袁朗提醒他们:"看他们瞧你们的眼神。"

    一队全副武装的老A跑过,许三多和成才下意识看着对方,而一个队的目光看得他们把头转了回来。

    袁朗笑乐:"恭喜,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以士官身份来这受训的是稀罕物。"

    他们最后停在了一栋军营楼前。袁朗说:"这就算到了,你们的临时宿舍,对面是我们正规军的宿舍,我很希望你们能尽快搬到那边去。"

    成才自信地告诉他:"我们一准搬过去!"

    袁朗笑了笑说:"临别赠言,综合素质就是随时随地,一切。齐桓!齐桓!"

    随着袁朗的叫唤,一个浑身精武之气的中尉跑了过来。许三多和成才都没见过他,而现在的齐桓看许三多和成才像是块要往人脸上砸的铁板,再看向袁朗时就有点阿谀。

    齐桓说:"到!"

    袁朗问:"受训人员到齐了没有?"

    齐桓说:"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人!都已经安排了住处。"

    袁朗说:"最后两个你带走,我不操心了。"

    齐桓:"没好地方了。"

    袁朗:"找地方塞进去拉倒,就俩士官。"

    齐桓:"哦,兵豆子倒好说。"

    许三多和成才彻底愣住,这一校官一尉官市井俚语十足的对话,加上彻底的漫不经心在他们的军事生涯中从未见过。

    袁朗:"那就塞下来了。我去瞧你嫂子了。"

    齐桓:"嗯哪。撂这得了。"

    袁朗挥下手,像对齐桓又像对目瞪口呆的那俩:"拜拜。"

    两人看着袁朗优哉游哉地往别处走去。

    "姓名?单位?"齐桓问道,"这是例行公事。"

    成才:"W集团军T师三五三团机步三连一级士官成才!"

    许三多:"W集团军T师三五三团侦察七连一级士官许三多!"

    齐桓:"一个团的了不起吗?要喊那么大声?"他一直把名册翻到最后才画了钩,"瞧你们排多后,麻烦。"

    许三多两个戳着,尉官训话,再没理也得这么戳着。齐桓对地上的包踢了一脚,绝对不是轻踢:"行李?"

    成才:"对。"

    齐桓:"你有权评价上级问话的对错吗?"

    这语气即使连许三多也为之气结。

    成才面色通红:"是!"

    齐桓:"全部上交。连你们的随身衣物待会都要换了,我们送得起——真是不知道干吗揽这种赔本买卖?"说着又给了行李一脚,"来个人拖走。"

    许三多:"报告!"

    齐桓:"说。"

    许三多:"能不能轻点?……那是我战友送的东西。"

    齐桓:"哦,你有情义。"他对过来拿行李的一名老A,"重放,重重放。"

    齐桓名册拿在手上,手背在背后,一名年青的尉官走得像个老干部的姿态,两人跟在后边。

    很窄的楼梯前倒有两名哨兵,哨兵稍稍让宽了道,然后又把那条通道封上了。成才回头看了一眼,这显然是表示不可自由出入。

    齐桓上着楼梯,头也不回地在跟两人说着规则,即使在两人新兵时也没受过这样的不友好和蔑视。

    "这里九点钟熄灯,六点钟至六点半,洗漱、早饭,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午饭和晚饭教官有权随时对此做出修改。不许私自下楼,外出要得到教官或我的批准;不许私自前往其他宿舍;不许与基地人员私下接触;不许打听你们在特训期的得分;不许使用任何私人通信器材与外界联络;你们的信一律交给我寄发;训练期间称呼名字一律使用编号……"

    听后,成才的脸上出现了不满,他说:"就是说这几个月我们只能在这栋楼上活动了。"

    齐桓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还有,除教官和我之外,你们不能跟任何基地人员私下交流。有意见吗?"

    许三多和成才都让他那冷冰冰的目光刺得缩了一下。

    许三多回答道:"没有意见。"

    齐桓说:"你的编号41,你的编号42。内务方面懒得说了,总不至于让我们拿扫帚墩布?你们这些外部队的,亏了还都叫老兵呢,看看好好一栋楼让你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这楼确实是寒碜点,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加年久失修,但那绝对和新来人员是否能糟搭不上干系。

    许三多和成才已经学会尽可能不发言。

    齐桓:"这是你们的宿舍,晚饭前领发作训服和日常用品。"

    他为那两人推开房门,许三多和成才连忙钻了进去,他们实在是受不了齐桓。齐桓根本不往屋里看,把门关上。

    他的目光从走廊上扫过,一个正探头探脑穿海洋迷彩的尉官被他扫见。

    齐桓:"你想站走廊上戳着看吗?"

    那尉官怨愤交加地缩了回去。

    这里比班里的宿舍小多了,只放两张高低床,很明显,一屋四人。先住进来的两个,一个是中尉,一个居然是少校。中尉叫拓永刚,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空军迷彩。少校叫吴哲,看起来却比许三多他们也大不了多少,只是穿着常服。两人先看他们最普通的迷彩色,再看他们的肩牌,都有些错愕。

    拓永刚疑惑地问道:"你们是基地的,还是来……受训的?"

    成才回答道:"报告首长!我们来受训的!"

    拓永刚:"哦,那就那就……真他妈的!"

    新来的两位被他忽然释放的愤怒吓了一跳,刚稍息了又立正。

    吴哲:"放松放松。不是说忝牵颐歉詹耪诳谕沸埂"

    拓永刚:"见过这样的部队吗?开眼吗?一窝黑!你们来晚一步,没见着这位少校刚被中尉训!做好做坏都没用,他就是要你难受!"

    吴哲:"我在纳闷,号称甲种部队克星的老A会是这样练出来的?"

    拓永刚:"我也在纳闷!"

    吴哲:"你那是郁闷,纳闷是要伴随思考的,思考待会儿再说。"他看向许三多和成才,是真正平等的友好,"原来四十二人的最后两个是士官,放松好吗?人老A也说了,受训人员不分大小,他为大,咱们小。"

    拓永刚:"小成微生物!对咱们像对病毒!"

    吴哲:"不管啦!分床分床!学生时代最快活的事之一就是新宿舍分床!平常心平常心!"

    成才:"我们上铺。"

    拓永刚:"那怎么行?一个少校一个中尉,还要你们士官发扬风格。"

    许三多:"我们都是班长。"

    拓永刚:"班长怎么啦?"

    吴哲:"我明白他的意思,做新兵那会都是班长睡新兵上铺,方便照顾。是不是?"

    许三多:"是的。换下铺睡不着。"

    拓永刚:"好笑了。要把我们当新兵照顾吗?"

    吴哲:"咱们是有好久没过过新兵生活了,是新兵。平常心平常心。"说着,他让开,做个恭请的手势,"请,发扬风格给你们上铺。"

    许三多和成才开始整理,吴哲帮忙,拓永刚仍在生闷气。

    拓永刚来自伞兵,老A挖过来的,他不理解被挖过来的人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吴哲和我们同一军区,军事外语双学士,光电学硕士,就比成才大两月,一代骄子,可说的最多的就是……平常心。

    连行李都没有,那种整理简单得要命。他们很快就坐下。

    成才说:"我叫成才,编号41,他是许三多,编号42,我们一个团的。"

    吴哲:"平常心平常心。吴哲我编号39。"

    拓永刚:"拓永刚,27。"

    然后他们沉默,无论军衔学历,此时一样茫然。

    拓永刚觉着奇怪:"你们受得了吗?我已经觉得来错地方了。"

    成才拿不准该怎么说:"我受不了的就一个,以前命令我的人对自己要求更严。这里对人和对己是两种对待。"

    这时,楼下传来喧哗和笑语。许三多他们伸脑袋一看,齐桓和几个兵在楼下,他们在喝啤酒,不是休息时间,更不是会餐,居然在喝啤酒。齐桓现在是另一张脸,拍着他的老A队友,传递着冷餐食品。

    这屋里的四个人缩回头来,脸上与其说是惊诧不如说是震惊。

    成才:"我的天。非休息时间在公用场地聚酒,这在三五三团够记大过。"

    拓永刚:"我可以去举报他们吗?"

    吴哲:"我来给你们复习一下规则。除教官和他之外,你们不能跟任何基地人员私下交流也就是说,你只能向他本人举报他。"

    拓永刚:"这叫什么规则?"

    吴哲凑在门边:"你们再看。"

    就着门缝往楼下看去,一辆越野车视若无睹地从齐桓他们旁边驶过去,车上坐的是铁路。

    吴哲:"如果没弄错的话,我记得他是这里的基地指挥官。"

    领军服的那天,是一个中尉在教训十几个尉官和近十个校官。齐桓仍绷着他寒冰似的脸,喝酒时的好心情是绝没有了,他在训话。齐桓告诉大家,所有受训人员,在受训期间不得再穿戴军衔,因为以代号相称,所以所有的人都是从零开始,也就是说,都是他的士兵。

    沉寂。

    齐桓:"就是刚换军皮的老百姓。我没听见回答。"

    一群尉官和校官沉默着,一群散步都会不自觉踢正步的人:"知道!"

    几名老A发放着特种兵的作训服装。

    老A:"35,36,37,38,39,40……"

    大多数领到作训服的人都不是太满意,因为他们发现那套作训服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虽说因为样式不错穿出去也不会被人当民工,可最多也就当是一军服迷。

    41和42号笔挺的一个军礼,宝贝似的把那套军装捧走了,那自然只能是许三多和成才。吴哲对一脸不忿打量着那套作训服的拓永刚使眼色,拓永刚凑过去,吴哲轻轻说:"内幕。"拓永刚斜眼看着齐桓:"他要被撤了?"

    吴哲乐了:"想得美。关于咱至今未露一脸的教官。"

    拓永刚:"教官怎么啦?总不会比他还惨。"

    吴哲:"说是真杀过人。"

    "不会吧?真正的战斗英雄今天都多大年纪啦?"

    吴哲:"我也在纳闷。但是我期待,打过仗的人会很不一样。"

    拓永刚:"我还在郁闷。"

    吴哲笑笑:"不要想现在是什么位置,该得到什么待遇,会好受得多。看41和42,正宝贝般地观察着新军装的每一个细节。"

    齐桓:"27!39!做到校官都不知道列队时禁言吗?别立正了就装没事。"他刻意地把两人从众人中指点出来,"就是你和你。"

    连吴哲都恨得咬肌绷紧。

    然后齐桓掉了头就和他的队友说笑,听不见说话,但那表情摆明是取笑,顺便冲发服装的一名老A挥挥手。

    老A:"解散吧!还想要什么?"

    解散了,但是大部分人并不急于走,或者说气得并不想往门口拥。

    成才、许三多:"让让,对不起,让让。"一屋子人瞧着这两兵捧宝似的捧过去那套军装。成才乐不可支地对许三多使着眼色,许三多也有一种大功告成的表情。拓永刚没好气地又横一眼这两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回到屋里,成才就把衣服穿上了。那是他想了很久的作训服啊,穿好后,便不停地往镜子里照着,怎么也看不够。许三多也一样,正玩命把腿往裤子里套,一边套一边对成才说:"你出去照啊!一楼有军容镜!"

    成才不去,他说:"你懂啥?去那能这么臭美吗?42,敬个礼给我看看!"

    许三多说:"干吗给你敬礼?你又不是我的上级!"

    成才说:"笨蛋!咱们俩差不多,看见你就像看见我自己啊!"

    许三多说:"那你也得给我敬!"

    于是,两个傻瓜相对着给对方敬起了礼来,敬完了一个又敬一个,一直到拓永刚进来才放下了手。进门的拓永刚却看都没看他们。吴哲跟在他的后边。

    "这叫什么服装啊?"拓永刚一屁股坐了下来,"不让戴军衔也就罢了,连个臂章都不给?闹半天人老A根本不认咱们,27号?把咱们当囚犯了?"

    吴哲说:"快换吧,我告你,这是心理仗,人为制造高压,我包咱们这几月不好过。"

    拓永刚这才瞧见许三多和成才早把衣服换了,许三多还在忙着提裤子。他忍不住,开口就批道:"41,42,您两位真就这么荣幸?"

    成才不理他:"42,咱们出去整整军容。"说着就把还在提着裤子的许三多拽了出去。

    一楼军容镜里的许三多和成才,都三分害羞七分得意地对着自己微笑着。

    成才:"这是咱们奋斗来的。"

    许三多:"嗯。"

    成才:"很适合我们。"

    许三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的。"

    成才:"在想什么?"

    许三多:"想让熟人看看,真想让熟人看看。"

    成才说:"我也是。"

    成才随即想到了袁朗。许三多觉得不可能,他说:"都说了不让出去。"

    成才说:"我试试,他好像是领导,说不定报个名就四通八达了。"转身,成才就向楼门前站岗的哨兵走去。那哨兵早把这两傻蛋看在了眼里,只是当没看见一样。

    "41,你有什么事情?"看着过来的成才,哨兵问道。

    这号一叫,等于把老底给揭了,成才顿时就有些气馁,他再看看对方,看看自己,服装倒是一样了,可人家戴着军衔,有狼头臂章,全套武装背具满满当当的,真是没法比。

    可成才还是说了:"请问,袁朗少校在哪里?"

    哨兵很不屑地笑了笑。

    成才说:"就是你们那个……中校,队长。"

    没说完,哨兵打断了:"知道你们想找谁。这楼里想找他的人多了,以为就你们跟他有交情?再说了,那要叫交情,什么不是交情?"

    成才哦了一声:"好好好……也不让出去,是吧?"

    哨兵却反问了:"你说兀"

    成才只好忍气吞声地退步:"我在这里看,可以了吧?"

    哨兵说:"随便。"

    许三多只好陪他待着,看着外边的青山绿树,人来人往。几个肌肉发达的小伙子在玩着足球,笑闹着过来,显然是A大队一员,没想那球被一脚踢歪了,向这边滚来。成才想利用机会跃跃欲试要一脚踢回,那多少也算个不违规的接触。哨兵一脚把球踩住了,成才的脚也硬生生地刹住。哨兵一脚把球踢回了那几个小伙子手上,让成才狼狈得只引来了那些人的一阵哄堂大笑。

    成才僵直地立着,看着那几个人离开,"回去吧。"

    许三多感觉到朋友心里的难受,静静地跟着。

    六一说跑吧,团长说飞吧。我跟在成才的后边回到那间宿舍,想着本该一起跑到这却没能挺住的人。我想,这样一个现实。

    天色依然如墨,与其说是凌晨不如说还是夜晚。突然,远处一声枪响,随后是点射和连发,枪声连成了一片,紧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暴风一般,中间间杂几声闷雷般的震爆。

    许三多和成才不约而同地一跃而起,他们是被吓醒的,他们从上铺直搂跳到了地上。

    他们惊讶到甚至有些恐惧,盯着枪声传来的方向,此时的枪声已经响得异常的热闹了,像除夕夜十二点后的那十分钟。

    楼下的哨兵仍若无其事地在巡逻,这至少是个还没有爆发战争的迹象。

    许三多疑惑着这是怎么回事?成才也觉得疑惑,觉得不像打靶吧?这个说这什么枪呀?这声怎么没听过。那个说这一阵打出去怎么也得个十万发子弹吧?

    拓永刚算是被他们给折腾醒了,他没好气地揉揉眼睛,说:"真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这么打靶吗?"

    "当然打过!我做机枪副射手的时候,一天就打四百发!"成才很自豪地说。

    "机枪才打四百发?我们空降兵那块是九五突击步枪,每天早上就打四百发!打完了再去吃早饭!今天可以上枪了吧?我一枪在手,让他们知道老A也不过如此。"

    吴哲:"嗯,我也等着。我手枪左右开弓二十五米不带瞄的。"

    成才:"我是狙击手,跟老A对抗我是毙敌最多的。他在我们团常指导夜间射击。"

    他们立刻把自己鼓舞得很有斗志了。

    楼下的哨声忽然尖厉地吹响了。随后是齐桓冷酷的喝令声:"紧急集合!"

    许三多和成才条件反射地已经开始穿衣服。

    拓永刚和吴哲跳下床来穿衣服,不可谓不迅速。

    这时许三多和成才已经装束停当拉门就跑了出去。拓永刚和吴哲上衣还根本没上身,更别说武装带了,两人都愣住。

    吴哲忽然笑了:"27以后不吹了,咱们吹完牛让几个小步给毙掉。"

    许三多和成才是第一对冲下楼的,周围还是一片夜色,最奇怪的是一个人也没有,连哨兵和刚才吹哨的齐桓也没有。多年来已经养成习惯了,两人立正站着。

    往下的人基本速度等齐,络绎不绝地冲了下来,大家自行地开始列队。仍是一片空地,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这支刚集合的队伍已经有点松动,更多的是莫名其妙。

    拓永刚张望着:"刚才那集合哨吹的是咱们吗?"

    "是咱们。"

    "没人啊?怎么没人啊?"

    "开玩笑吧?"

    "谁开这种没品味的玩笑?这是军队,你当你还在念大一呢?"

    队伍的嗡嗡声越来越大,连成才也已经开始东张西望了。只有许三多笔挺地站着,曾经独自撑住一个连队的人,已经习惯做事不是做给人看的。学员们还在聊着:"我看你昨天穿着陆战服,你是陆战吧?"

    "对,你哪?"

    "伞兵……这我同屋,他学历邪乎。"

    交头接耳得正热闹,一个人影慢吞吞地从树丛后踱了出来,那是袁朗,众人讶然中都沉默下来,显然袁朗已经在树丛后待了很久了。

    "你们完了,我是教官。"

    如果刚才大家还算知错的话,他这么一句话加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让人为之气结。齐桓拿着记分册出来,站在袁朗身边。

    袁朗宣布:"扣吧。每人倒扣两分。我说我们的规则,做好事没分加,做错事扣分,一百个积分,扣完走人。两分本来是给大家见面礼的,队列中不交头接耳好像是新兵连就有吧?"

    他在每一个人面前踱过,并且伴之以那种幸灾乐祸的注视,散漫而不在意,看起来是存心让人更加恼火.齐桓刷刷地在记分册上打着叉,到许三多面前停下。

    袁朗:"这个不扣了,这个真没动。"

    齐桓:"已经划上了。"

    袁朗:"那没办法了。没问题吧,42?"

    许三多:"没问题。"

    齐桓:"上级问话,说是或者不是!"

    许三多:"是。"

    袁朗看着许三多,后者的眼光并不愤怒,倒像有些惋惜。

    袁朗:"你在想怎么突然成了这样,以前跟你说切遣皇侵皇鞘侄巍"

    许三多不说话。

    袁朗叹了口气说:"我有苦衷的,士兵。千万别认为我存心这样对待你们。我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你这样的士兵误会。"许三多沉默,但对方眼里的失落之意愈炽,他也就愈撑不住。

    "什么苦衷?"许三多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袁朗露出一种可算让我逮着了的得意表情:"扣五分。"袁朗简直有点沾沾自喜,为了许三多在队列中交谈无关话题和企图与教官套近乎。

    齐桓有种奇怪的表情,但在分册上刷刷地记着。而从这时起袁朗再也不看许三多,尽管后者的表情终于从惋惜成了愤怒。

    袁朗:"规矩是我定的,这几个月你们完全由我支配,就是这样。现在跑步。"

    这个队列在做全负重的狂奔,袁朗轻松之极地后来者居上,因为他和齐桓都坐在越野车上。

    袁朗:"跟上跟上!跟不上都扣五分!"

    那支队伍已经跑散了架。

    成才:"你见过吗?跑步的时候,主官居然坐在车上!还喝茶?"

    吴哲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

    许三多狂跑,几乎与那车齐平。袁朗毫不客气地让齐桓保持着中等车速,一边吹凉正要下嘴的茶,他根本没把这些玩命奔跑的学员放在心上,表情上写着。

    那样的自得足以让许三多忘记疲劳,只剩下机械而无目的地奔跑。

    我很失望,而且刚明白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失望。我很庆幸六一没来,他那样纯净的人不该体会这样的失望。我很想念六一的右腿,六一居然为了这样的未来失去了一条腿。

    一队人,一个个腮帮子咬得绷出了咬肌。齐桓宣布往后的训练日程:"早中晚十公里负重越野各一次,早晚俯卧撑、引体向上、仰卧起坐、贴墙深蹲各一百个,早晚四百米越障、徒手攀缘各一次,全部项目要求全负重高于二十五公斤,全部项目要求在用餐时间前做完,因为,不能影响每天的正常课目训练。"

    袁朗在他的队伍周围晃悠着:"全体倒扣一分,这算是立正吗?"

    那支队伍强打起精神立正。

    袁朗:"别再让我抓到把柄了,我都胜之不武了。"

    齐桓刷刷地在记分册上划着叉。

    学员们站着,而且沉重的背包一直就没有解下来过。

    袁朗是最烂的教官,这位中校的领队才能甚至带不了一个班,第一天他在众目睽睽下玩弄感情就已经犯了众怒,所有人坚信在连队,第一个季度他就得走人。但在这里,正像他说的,他完全支配我们。

    这支队伍三个月的磨难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经常刚刚解下背上那要命的背包,就靠在了一张张课桌的旁边,接着听教官讲课。

    他们的座位前,总有一摊汗水在不停地流。而且,每天课后作业的成绩,也会记入总分。慢慢地,一屋子的学员最后连愤怒的力气都没了,他们只是无力地看着袁朗。有人在暗暗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有人在狠狠地拧着自己的人中。

    忘了,全都忘了,现在没人记得之前的光荣与理想,只盼着吃饭和睡觉。我恨他。我们很穷,现在连仅有的尊严也被他拿走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漫长得就像一年,但没有一个人放弃,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星期天的休息,那可以补充消耗殆尽的体力,迎接下一个星期。

    四个人坐在床沿,明明困顿之极却没一个人睡,他们在等待什么。

    拓永刚:"棺材钉还没出过声……"

    吴哲:"乌鸦嘴!"

    拓永刚轻扇了自己一下,居然就认同了此骂。这时熄灯号响起,齐桓的声音在走廊里响着:"熄灯!别让我说第二遍!"

    拓永刚一个虎扑到开关前,把灯关上。然后全体屏息静气。

    齐桓的脚步声远去。

    拓永刚:"他没说,也许是忘了。"

    吴哲:"能作践我们的事情怎么会忘了?只是坏也有个限度,咱们唯一没被取消的也就是明儿这个星期天了。"

    拓永刚他已经轻松地哼唱起来:"反正他没说,他没说。明儿星期天,星期天。"天字刚出口,他已经鼾声如雷。

    只有袁朗和齐桓没睡,他们在楼下看着他们,看着那些漆黑的宿舍。夜已经越来越深了,他们俩在按计划实施着自己的工作。

    齐桓问:"现在吗?"

    袁朗说:"现在。"

    "熄灯号刚吹两小时。"

    "我会看表。"

    齐桓颇有些愁眉苦脸:"队长,我什么时候能恢复自由?"

    袁朗:"现在不自由吗?你很自得呀。又不用跟班练,训练强度还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

    齐桓:"那你给我加大二十倍!"他看起来真是很苦恼,"队长,我现在刚发现我是个坏人,坏得得心应手,这可真把我吓着了。"

    袁朗:"我比你还坏,坏得出口成章。"

    齐桓:"我不是在开玩笑。"

    袁朗:"觉得自己有坏水是好事,正好提前反省。你当谁的理想是做坏人吗?都是出自好的目的可踏错了步子——顺便说一声,以为跟我聊天我就忘了看时间吗?"

    齐桓看他一眼,吹响了哨子,那一声哨响凄厉之极。紧急集合!!

    许三多和成才一跃而起,那两人仍在沉沉地睡着。

    许三多一边穿衣服一边对他们着急地喊道:"紧急集合!快点,紧急集合!"

    许三多的呼喊把他们叫醒了,吴哲和拓永刚终于爬了起来。

    "干什么?"吴哲晕晕然的。

    "紧急集合!"说话间成才和许三多已经抓起背包,冲了出去。

    拓永刚说:"不是今天休息吗?"

    吴哲也是一脸的恼火:"紧急集合还需要理由吗?"

    拓永刚可惨了,索性光着膀子把衣服套进去,然后急急地往外跑。

    操场上,已经站了四五个学员。

    袁朗手里拿秒表,嘴里宣布道:"从现在起,晚到者扣去两分。"

    齐桓一边看着那些迟到的后来者,一边毫不留情地在记分册上不停地扣下他们的分数。

    拓永刚是最后一个,正要冲进队列被袁朗拦住了:"这个扣五分,归队吧。"

    这支队伍总算站齐,意志松懈睡眼惺忪,但最大的特征是怒发冲冠。袁朗看着这支队伍说:"紧急集合是有原因的。刚知道个好消息,急着告诉你们。"

    好消息三个字让人们的火气稍小了一点,精神稍振作了一点。

    "我刚看天气预报,发现明天,不,现在该说今天,是个大晴天。"

    大家等着,当终于明白好消息就是天气预报时,立刻也就超出愤怒了,何况袁朗还是一脸无辜加天真的表情,像他惯常的作恶那样。

    "你们不高兴吗?这样好的天气,我临时决定加个餐,来个五十公里强行军。"

    愤怒在每个人脸上一潮接一潮地涌,涌到后来就成了绝望。

    "报告!今天休息日!"

    袁朗:"教官有权随时做出变更。不熟悉规则,扣两分。"

    拓永刚:"报告!"

    袁朗:"27发言。"

    拓永刚:"为什么不提前通知?"

    袁朗:"我刚看的天气预报。在队列中不听教官说话,扣两分。"

    吴哲:"报告!"

    袁朗:"39发言!"

    吴哲:"这个时间谁播天气预报?"

    袁朗:"哪都有。光电硕士,我荣幸地通知你我们已进入信息时代,所以我是上网查的,不能跟进时代,以及质疑教官,五分。"

    他的用词和语气缺德到这种地步,吴哲是被成才硬给拉回队列里的。

    袁朗:"41在队列里拉拉扯扯,两分。"

    许三多:"报告!"

    袁朗:"知道你跟41关系好。抱不平?"

    许三多:"不是!"

    袁朗:"说吧。"

    许三多:"我们可以跑,再累也能跑……可是干吗这么对我们?……我知道您不是这样的……您跟我说生活是有意义的,我的梦想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不是这样的梦想……说这种话的人也不会这样对我们。"

    袁朗:"十分。"

    齐桓一笔戳空,在分册上划了一道,抬头看着袁朗,而后者现在还和许三多眼对眼看着。

    齐桓:"理由?"

    袁朗:"过于天真。"他是一字一咬牙地说的,说完了许三多一闭眼,两道眼泪流了下来。

    袁朗在队列前踱着,时面向时背向,看来是打算好好发挥一下:"严将严兵,这里就是这样的带兵方针!做得鬼中鬼,方成人上人!你们有不服气的,就回忆一下我的兵在对抗中把你们收拾成什么样子!然后给我服服帖帖迈开你们的腿!技不如人还要穷叫唤……我的车兀"

    袁朗的车正好开过来,袁朗将一个队列扔在那,上车而去。

    许三多仍站在那。

    齐桓:"归队。"

    许三多归队。

    凌晨的山野里,这样的奔跑伤感而又愤怒,从迈开第一步就带着让人崩溃的疲倦。两辆野战救护车缓缓跟在后边。在奔跑中他们自由一点,可以说话。

    "许三多,别难受了。他以为他在骂你,可天真不是坏事,只被他这样的人当做坏事。"吴哲宽慰许三多。

    "没难受……叫我42。"

    拓永刚豁出去了:"扣,扣又能怎么样?他好意思说严将严兵?火星来的严将这时候开着车听音乐!"

    确实,前边袁朗的车上音乐响得让人烦躁,如果不是这种心情也可说蛮好听的。

    吴哲:"我也带过兵,也挺狠。到这看,只能说心理阴暗……许三多,碰上这种人可以失望不要难受,他愿意活在阴沟里边。"

    许三多:"我好了,真的好了。"

    吴哲:"挺不住就一躺,上救护车,那个他不好扣分。"

    许三多:"我不上。"

    成才:"我也不上。"

    吴哲苦笑:"那我也只好不上。"

    拓永刚:"跑死我也不上。跑死正好走人,我爬也爬回空降兵!嗳嗳!"

    吴哲忽然难受起来,跑到路边呕吐,拓永刚过去,许三多和成才也过去。袁朗将车停在路边,对他们摁着喇叭,从车里伸出脑袋说:"不要装着照顾病号来躲懒!"

    晨光初起,照耀着这支怒火满腔又油尽灯枯的部队。已经到了没有人烟的地区,大部分人那点精力已经在几天前就耗光了,一名学员晃了晃就倒在路边。几名卫生兵从行驶的救护车上跳下,将他抬进救护车。

    吴哲被成才和许三多用背包绳拉着,拖着在跑。

    许三多竭力拉着身后那个人,竭力地在跑,忽然觉得手上轻了一下,一看,成才腾出手帮他接过了大半的分量。一直一声不吭的拓永刚也忽然一声不吭地也倒了下去,许三多从吴哲身上解下一条背包绳,看来他们只好一个拖一个了。袁朗把车停在路边,冲着齐桓大声嚷嚷,那明显是嚷给所有人听的。

    袁朗:"下次招兵别迷信什么老兵老部队了!直接上地方找几个老百姓!也不能跑成这熊样!"

    吴哲摇晃着站起来,一把推开许三多,和两个人一起抬着拓永刚开始狂奔。

    那一句话也惹毛了所有人,有人吼,有人骂,但统一的动作是成倍速地加快了速度。躺在路边的学员推开扶他的人,亡命地再次奔跑。正在救护的卫生兵赶回去发动他们的汽车,因为眼看就要被抛在后面。车后厢里正打点滴的那名学员拔下针头,跳下车就跑。卫生兵看着变得空空荡荡的车厢,瞠目结舌地招呼自己的同伴。

    卫生兵急了:"追追!还让两条腿的甩了!"

    山顶山风吹拂,袁朗看着这支摇摇欲坠的队伍。学员们正在报数,一个个数字从筋疲力尽或神志模糊的人嘴里传来。齐桓点数完毕,向袁朗敬礼。

    齐桓:"报告,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二人!"他自己都有点惊讶没人掉队。

    袁朗点点头,看看那支迎风屹立虽未丢盔弃甲却也相差无几的部队,相处一周,他第一次用不带戏谑的眼光去看他们,而平常他看人时总像在酝酿着恶作剧。

    袁朗:"让车开上来,他们坐车回去。"

    齐桓:"是!立正!稍息!向右转!目标,公路集结点——出发!"

    那个队列从袁朗身边走过,没有人正眼看袁朗一眼,偶尔扫到他身上的眼神也充满怨恨。袁朗无奈地叹气。

    后车厢里,成才给拓永刚小口小口地灌着矿泉水。吴哲已经恢复了一些,虚弱地看着许三多微笑。

    吴哲:"明知道这没意义,你怎么还能跑下来?"

    许三多:"都跑下来了。"

    吴哲:"你跑,是为目的,眼里有,心里也烧着。我们跑,怒发冲冠,要证明自己确实不凡。他呢,一步一步,就是跑。"

    许三多:"本来就是步兵,本来就是一步一步,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跑。"

    吴哲:"我们都灰了心了,现在就是赌口气,训练一完没人在这多留一天。你们呢,要留下来吗?"

    成才:"当然。"

    许三多:"不知道。"

    吴哲:"这地方烂到根子里了,人也不善良,不合适你们。"

    成才:"我们付出很大代价才来的。"

    吴哲:"在这,最大的代价就是自己也变得不善良。"

    许三多:"不会的。我们现在都挺着,就是知道放弃是不对的。我们也知道教官是不对的,知道不对为什么还要去做错呢?"

    吴哲愣了一会儿:"我真是佩服你的天真啊,许三多,不过这次是好话。"

    袁朗和齐桓的车超过了他们,吴哲的笑脸也顿时拉了下来。

    五十公里的一个来回下来,这个倒霉的星期天已经十去八九,剩下那点时间也许还不够恢复到学员们能自行爬回床上。仍然得在楼下边列队,袁朗一直到队列排好才从车上下来,慢条斯理地走过。

    袁朗:"今天你们还算让我满意,所以有个小小的奖励,每人加两分。"

    正如他所预期的那样,这两分加得队列里的人恨意炽然。可这跟袁朗没关系,他施施然地走了,并且没忘了拿走他的野外保温瓶。

    齐桓:"解散。救护车暂时就停在这里,有不适的人可以现在就医。"

    他刚说完,队伍散去,走向救护车的人接近了半数。

    许三多和成才一人一个把吴哲和拓永刚搀了起来,往楼上搀。拓永刚两条腿拖得如劈了胯的山羊,人也是前所未有的失意:"我算是明白了。那个分没什么好挣的。他说扣就扣,说加就加,什么规则等于放屁。"

    吴哲:"也就是他让你留就留,他让你走就走。"

    拓永刚:"让他满意……嗨,原来我们吃了这么多苦是为了让他满意。"

    吴哲:"嗳嗳,老拓别哭。"

    拓永刚:"谁他妈哭?我就是不知道干吗来了……我干吗不在空降兵好好待着……现在正是训练紧的时候……蓝天白云,一开一片花……我怎么就空投到这泥潭里来了……"

    他本来是真没打算哭,结果让吴哲安慰到想哭,最后成功地把自己说哭。

    吴哲:"三多,成才,你们别光闷自己心事,也哄哄他呀。"

    拓永刚:"他们懂屁。被人当狗欺,还欺得受宠若惊。我说忝橇郧肮什么日子?是不是还把这当天堂了?"

    成才:"不是空降兵,对蓝天白云天堂泥潭都没有兴趣。"

    许三多干巴巴地安慰他:"以前过得很好。我们也很想以前的部队。"

    "平常心平常心,你们怎么还有这份力气……"

    楼下一声暴喝把他打断,那是齐桓:"进屋没进屋的都听清楚,明天实弹射击,成绩列入总分!"

    楼上楼下怔住的绝不止在这楼梯口拖磨的四个。

    拓永刚抹一把夺眶欲出的泪水,他已经忘了哭了:"他说什么?"

    许三多:"明天实弹。"

    拓永刚:"不用跑三个月了?还是我幻听?"

    吴哲:"我想他们子弹快报废了,借咱们消耗点。"

    拓永刚站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也不用人扶了:"我想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天底下还有其他的部队了。"

    这大概是全体学员的同一反应,齐桓没事人一样走了,而所有人心领神会地交换着眼神,那有些像在提前预支着胜利。

    〖HTK〗四十二个人来自四十一个好斗的团队,通常还都是该团队最好斗的家伙。追着越野车屁股吃灰不是光荣而是污辱,一多半的愤怒是因为死老A居然连枪都不派一支。〖HT〗

    成才在窗边,看着极远的一点星光,不是发呆也不是在惆怅,他在练目力。

    拓永刚在闭眼养神,活动着指关节,看起来很有修行的样子,可说的全是没什么修行的话:"这回我要让死老A见识。我枪械全能,我能用十一种枪械打出接近满分的成绩,你们呢?"

    许三多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我们没有十一种枪械。"

    吴哲笑,他总算是在床上,但双手上各摊了一本书平举着,在练稳:"你别被他吓着。打好一把枪就行了,自己手上那把。"

    许三多的床微微地动,翻上了上铺。

    吴哲:"你睡觉吗?"

    许三多:"嗯。"

    吴哲:"这么有把握?"

    许三多:"是没把握。我太久没摸枪了,现在补也没用。"

    拓永刚:"什么太久,就一星期。"

    许三多:"半年。"

    成才:"我也是快半年没开过枪了。"

    许三多:"你至少还摸到枪,有枪感。"

    成才:"那也是八一杠,明天是九五式。"

    吴哲:"那你……天天在摸什么?"

    许三多:"扫帚。"

    他有些不大开心地睡去。拓永刚和吴哲面面相觑。

    "早说歉黾欠置挥幸庖濉F匠P钠匠P摹"

    说是这么说,我是四十二个中被扣分最多的人。十分之一的分数竟然因为那么一个原因被扣掉了——过于天真。

上一页 《士兵突击(剧本小说)》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 业务QQ: 9749558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