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 所有作家 ---- 华人作家 ---- 外国作家 ---- 校园作家 ---- 言情作家(网络) ---- 武侠作家 ---- 网络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恐怖灵异作家 ---- 韩国作家 ----
 位置:首页>短篇作品>文章内容

农村媳妇

来源: 作者:六六 发布时间:2008-04-22

  四

  “看东方,百万工农齐奋起,
  风烟滚滚来。
  闹革命,工农翻了身,
  推翻旧世界。
  永远跟着毛主席,
  永远跟着共产党。
  永远跟着共产党,
  永远跟着毛主席,
  革命到底!”

  一片锣鼓喧天中,舞台上白毛女一手握辫一手寓意深长地伸向远方,红色的大幕徐徐拉上。

  老太太叹着气,带着无限怅惋步出戏院。散场的群众大声打着哈欠,扛着熟睡的孩子,哼着唱腔顶着墨色的夜空深一脚浅一脚地散去。老太太精贵得不行,旁边稍微有人靠得近些,都赶紧拿手拨拉开,翻眼瞧瞧人家,拿着帕子捂着鼻子直扇,那意思是,生人勿近。

  这革命闹的,戏不成戏曲不成曲,满台子红灯闪闪,破衣烂褛。唱戏跟打铁一样铿锵有力,远不比那牡丹亭,西厢记里小姐公子的华美绮丽。不过有得看不错了,总比夜夜守在家里对着青灯暗影纳鞋底强得多,锣声一响,倒是又热闹又喜庆。又叹了口气,老太太低声哼着牡丹亭,“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踩着鼓点儿,不急不徐,有板儿有眼儿,很是地道的昆曲。老太太没读过书没习过字,扫盲班里一开课就忙着缝缝补补,这张口就来的诗词,全是袭自打小跟姥姥泡天津卫的戏园子练出的功底。

  一进门,老太太就瞅见如丧考妣的小闺女。“怎么招呼不打就回来啦?出啥事儿了?单位里头犯错误了?”老太太头一反应就是闺女给撵回来了。这不年不节,工作天的中央里往家赶,一定是十万火急。

  “没事儿,想我爸爸了,回来看看。”秋月还记着母亲信里的刻薄,不愿意低头说实话,可这,又能瞒多久?“甭唬我,我还不知道你?你说实话!是男人打你了还是单位撅你了?没事儿你半夜往家赶?”

  秋月打小就怕这个妈妈。爸爸忙打仗的时候没见过小孩子,见了小秋月喜得不行。这妈就不一样了,一个一个拖大,多一个烦一回,从没给过秋月好脸儿。

  “我,我怀孕了,回来做孩子。”秋月一吓唬就吐实话了。她想着妈一定得把她骂个狗血喷头,一条人命,轻轻飘飘就没了。秋月脑子里根本还没舍得舍不得孩子的概念。她不爱小孩,至少她以为,看见同事小姐妹们脏兮兮,鼻涕歪歪,光着屁股蛋到处乱跑的小孩,她都躲得远远的,没弄明白这些个肉球球,光吃了拉拉了吃,又不懂人事儿,干吗一个接一个地生。她秋月不能要,更何况昌景那一家都跟树上的乌鸦一样张着个漏勺嘴等吃,孩子生下来拿什么喂呀?她有难处,所以,她不能要。

  她不能要,不代表她父母同意她就一刀宰掉。她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她妈说什么,她都不理睬。她的难日子,她妈是不会替她过的。她妈一个月拿着总共100多的收入,一个子儿都不用贴出去,哪里知道她的苦?

  “做孩子?不想要怎么有了?那孩子跟人姓,身子是你的,搞坏了以后谁服侍?”“我不要你服侍。”“我都该要你服侍了!我服侍你?我都服侍你多少年了都!不要就不要吧!穷得叮当响了,锅都掀不开盖儿,能把自己嘴糊上就不错啦!你看你瘦的,哪还能经得住十月怀胎哟!明天我去找郑医生,早弄早好。”母亲一脸的莫不关心,态度还很坚决,一点没露出惋惜。秋月的爸倒是在一旁生闷气,刚想插句嘴反对,马上就给老婆堵回去了:“你知道个啥?我生那么多,哪个你帮把手过?光知道撒种不知道收,你想要你咋不费力气洗尿片片儿?我闺女不给他家当奶瓶。他家想要他家另找。都穷那样了,也好意思讨媳妇!叫我说,那穷的,脞的,丑的,聋的,根本就不配有老婆。祸害!”

  秋月一句话都不吭。想以前自己读书的时候,对班上的农村孩子多一眼都不看,主动拉开距离,到今天被母亲这样唾弃,想想这都是命,自己的报应。眼泪啪嗒啪嗒无声地流。

  第二天秋月就把孩子做了,下了手术台的时候一点没觉得遗憾,就觉得刚才那一阵疼瞬间都忘却了,一身轻松。

  秋月在娘家的第四天,昌景火急火撩地奔来了。

  昌景是看到秋月留在家里的条子赶来的。

  一进门,秋月就看见昌景压抑着愤怒或忧伤,带着探究的眼神直瞟自己,脸上还恭敬着喊丈母娘妈,大气不敢出。

  “哟!这是谁呀?进门管谁都喊妈。我不认识你,我家不缺孩子。”秋月母亲板着面孔阴阳怪气,看昌景的的眼睛里全是眼白,找不到黑眼珠子。眼睛睨的,秋月都担心一会儿眼珠子都转不回来。秋月站一旁,心里又疼又气,还不敢说话,眼看着昌景惶恐,红着脸冒着汗不敢接下茬。这都是11月的天了,能紧张成这样。

  “你这是干啥?人家第一次上门,你还不快请人落座。”秋月的父亲看不下去,轻轻责备老婆。“他农村出来的,不怕站,田里一站都一天。我今天板凳还没抹呢!你来干啥来了?”秋月的妈拿帕子在桌子椅子上掸几下,头都不回地问昌景,反手把帕子又别回前襟。

  “我看见秋月留的信,担心,过来看她。”昌景赶紧回话,声音小得都听不见了。

  “哦!甭担心啦,孩子都做啦!我这幺女交给你,你可真够宝贝的啊!先是来要钱,后是来流产,前几十年没遭过的罪,跟你不到半年都受下啦!”

  昌景的头恨不能象孵蛋的鸡一样藏进翅膀里。如果有翅膀的话。昌景已经开始哆嗦了,身体有些失重般前后摇晃,开始哆嗦。老太太说话有口音,他听不太明白,但看那阴沉的脸色和从没正眼瞧过自己的态度,他知道老太太这是在责骂他。

  昌景站在那里,一口水没喝,屁股没沾过板凳皮,一直听训。直到秋月等老太太火发够了,说一句:“我单位赶着上班,才请了5天的假,我这就回去了。”然后拉着昌景的手快快逃出家门。临出门,昌景还不忘回头说一句:“妈我走了。”

  一出秋月家的院门,昌景解开风纪扣伸长脖子猛喘几口气,转身将头埋在墙上独自哽咽。

  不和秋月说一句话,不发火,就那么沉默着。

  秋月有些害怕,晓得自己背着昌景做了这么大的事儿犯错误了。站一边不晓得该说什么。

  拉拉昌景背后的衣边,秋月低着头。

  昌景哽咽了好久,最后回过脸来,无限悲伤地用一对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秋月,吐四个字:“你好狠心。”

  这次回到省城,昌景住了一个礼拜才下乡去。昌景不会干家务活儿,每天能干的就是走到研究所去把秋月接回来,扶秋月躺床上休息,自己去食堂买两个馒头一盆青菜来服侍秋月吃,隔天或用电炉煮个白水蛋。

  昌景还是坚持着不跟秋月说话,晚上一睡觉就合衣躺下,不脱罩衫罩裤,哪怕秋月软语相劝或是硬话相逼,总之给秋月一个后背,就是不理。

  秋月这时候才感到难受,倒不是为了丢个孩子,却是伤了昌景的心,且不知道昌景会这样不理自己多久。

  头两天秋月还能不看昌景的脸色有说有笑,尽量说些让昌景觉得轻松的话题,再过两天秋月也沉默下来,陪昌景一起难过。到昌景临去前的那夜,秋月终于忍不住了冲昌景喊:“又不是我不想要孩子,每个月就靠三块靠借钱,拿什么养活他?你眼里就知道你弟弟,你娘,你爹,你家大小亲戚。结婚那么久了,我才见你几回?蜻蜓点个水就走,却甩一大堆包袱给我,你想过我怎么过的?我跟你说过什么?要孩子你也得现实一点儿,你至少得腾出够孩子吃饭的钱才能要啊!我嗓子眼可以扎起来,孩子不能啊!你除了给我脸色看,你还能干点什么?”秋月开始放声大哭,声音大到叫昌景吓一跳。

  昌景忍不住走过去抱着秋月的肩膀摇啊摇,口里只会说:“别哭,别哭,总会有办法的,不会一直这样,是我没用,是我没用。。。。。。”没一会儿,昌景与秋月头抱头开始哭起来。

  昌景下乡以前特地弯回乡下老家一躺。进门就蹲在地上不起来,不住捶头,将自己在外面在秋月那里所受的委屈毫无顾忌地放肆地在自己娘面前发泄,哇哇哭得象个孩子,把娘吓得可以。

  昌景娘问清楚情况后,冲昌景点点头,坚定地说:“你放心,我去找小刘谈。会有办法的,孩子总是要要的,家里的事,我会想办法。我儿别哭。”

  昌景一走,昌景娘收拾收拾包裹,带上点山芋干,买了半斤红塘就奔省城媳妇那里去了。

  秋月看到婆婆出现在研究所大门的时候,惊诧得不得了,不晓得这个半裹脚的老太太怎么从乡下跑到城里,又从城东头的火车站摸到城西头的研究所的。

  “这个不难呀!我问问人,没走多久就来啦!”这个没走多久,是20多里。

  秋月又领着婆婆回到大学的那个不常去的家。一进门,婆婆拿出红塘交给秋月,说,你得补补,我们乡下没什么好东西,你别看不上。这个山芋干是我新收新晒的,给你尝尝味道,你尝尝,可甜!

  秋月咬着咯吧咯吧脆的硬山芋干,听婆婆拉着她手说话:“我闺女,委屈你啦!家里穷,一直叫你跟着受罪。其实,乡下没那么遭,就最近你爹哮喘犯了才紧张的,他平时不老犯的。你看,今年咱们山芋干收得不错,晚稻也收了,你大哥又出去帮工,钱马上就回了,钱一回我们就还你,哪能叫你跟着受罪呢?”“我娘,你快别这样讲,什么你呀我的,不都一家人吗?我没怪家里。这不是爹病了吗?我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其实,要不是爹病了,你们只要负担一下老四的生活就行了。他也要不了你们负担多久,不能老这样耗着呀,党迟早要解决的,党都叫我们翻身了,还能不叫大学生工作?这都是一眨巴的事儿,长不了。”婆婆宽慰着秋月,给她描绘一幅幸福的远景,而且是可期待的,似乎明天就会到来的甘甜。“这次让你受委屈了,孩子是娘身上的肉哟,你哪能不疼?这不是没办法吗?不过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孩子早晚都得有,你这样还伤身子。你放心,只要你下回有了,你吱一声,我们这一刻就不要你供了,钱你全攒着给孩子。孩子也是我们X家的人,我不会为了老的不顾小的,你有了孩子我就会过来帮衬,不会叫你累着的,你除了管生,其他啥都用不到你操心。六零年我都过来了,那么一大家子要吃要喝,没饿死过一个,满村子今天去一个明天去一个,我家一个都没少,我还不信养不活我孙子!”

  秋月听了婆婆暖心的话,恨不能一头扎到婆婆怀里,这老太太虽是农村出来的,却说话入情入理,宽慰得很,倒显得比自己母亲通达。人穷,也不是人愿意的,怕就怕的是人恶。“良言一语三春暖,恶言一句六月寒”,婆婆一席体贴的话,完全融化了秋月心头郁积了好一阵的不快,先前受过的气,先前日日的忧虑顿时九霄云外。

上一页 1 2 3 45 下一页
上一篇:今生有缘   下一篇:寄钱风波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推荐小说
 ·桐华: 散落星河的记忆
 ·蜘蛛: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桐华: 半暖时光
 ·流潋紫: 后宫·如懿传5
 ·蒋胜男: 芈月传
 ·辛夷坞: 应许之日
 ·张嘉佳: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念一: 锦绣缘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Fresh果果: 脱骨香
 ·古龙: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2014-2015年【10部】最热门的经典武侠
 ·瞬间倾城: 烽火佳人
 ·蔡骏: 生死河
 ·丹·布朗: 地狱
随机小说
 ·石康: 晃晃悠悠
 ·严歌苓: 穗子物语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vivibear: 苏丹的禁宫
 ·雪儿: 天使耍你铁了心
 ·海青拿天鹅: 春莺啭
 ·倪匡: 怪新郎
 ·儒勒·凡尔纳: 机器岛
 ·高罗佩: 大唐狄公案·黄金案
 ·九把刀: 猎命师传奇·卷五·铁血之团
 ·张小娴: 交换星夜的女孩
 ·赤川次郎: 天使系列
 ·骆平: 蓝桥
 ·忆文: 胭脂宝盒
 ·司马紫烟: 大雷神
 ·古龙: 绣花大盗
 ·朱天文: 朱天文中短篇作品
 ·朵朵: 野蛮侏罗纪
 ·施耐庵: 水浒传
 ·丁力: 苍商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