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 所有作家 ---- 华人作家 ---- 外国作家 ---- 校园作家 ---- 言情作家(网络) ---- 武侠作家 ---- 网络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恐怖灵异作家 ---- 韩国作家 ----
 位置:首页>短篇作品>文章内容

江湖儿女

来源: 作者:沧月 发布时间:2008-05-11

  这几日工作安排的不紧不慢,恰到好处,渐渐也不觉得疲累。昨日刚在西湖畔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阮筠庭MM,天才的画者,彼此一见如故——阿阮居然说,她在少年时代也曾经写过武侠,只是后来中途放弃了。

  不由微笑。是不是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江湖梦呢?

  而前天,木头在线上对我说4月要去上海一带,顺便来杭州看看我。我很高兴,如今他以朋友身份来看我,倒是比以往当主编时来更让我开心。于是说好啊,江南他这个月底可能也会来呢,对了对了,七哥当了武侠板主编,也该来杭州请我客嘛。我掰着手指头数有哪些该来的贵客,木头却在一旁忽然说了一句很深沉的话:昨天我听歌,听到那一句“江湖儿女日见少”,忽然觉得伤心。

  我怔了一下,不明白这个大叔忽然间哪来那么多感慨,便翻了翻白眼。却听他接下来道:你啊江南啊小椴啊,当年意气风发的一代,如今都已经成为江湖上的传说了。

  说完他就飕的下线了,留下我在那里发楞。

  随便搜索了一下,点开,那首久违的吓人京腔的笑傲江湖主题歌又响起来——王菲细细空灵的声音在那里唱: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见少。心还在,人去了,回首一片风雨飘摇。

  忽然间心就安静下来,觉得萧瑟。外面还在下雨,初春料峭的夜里,漆黑的雨无声无息。

  仿佛看到多年前的那个雨夜,二十出头的自己正满怀好奇和热忱地负剑而去,想到一个名为“网络”的地方寻找现实里找不到的同类。在那个时代,没有杂志愿意发表武侠小说,也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武侠小说,只有网络上才云集了诸多喜欢写武侠的写手——如今回头看去,最初的书写动机是如此纯粹,不为别的,只是喜欢,从未奢望过会有任何回报。

  在某个下雨的夜里,这只刚注册了“沧月”ID菜鸟来到了一个叫清韵书院的地方。那个冷寂的坛子里静默的坐着很多当时名噪一时的高手,(注:后来今古武侠板的主力作者群也大都来自于清韵),气氛却是极冷清的。贴出的文章质量很高,但回帖往往为零,相互之间没有什么交流,更不用说象其他论坛上那样热闹的你来我往相互搭讪恭维了。

  于是,鼓足勇气开始一篇篇的贴文,做足了一只菜鸟的情状:谦虚地称呼每一个人为前辈,小心翼翼地开口,希望得到指点。这情形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在满座陌生看客面前舞动大刀片子,希望博得一声喝采,(汗,这个比喻是江南说的,难道最初我在他眼里就是这种形象么?- -!难道偶不是天才美少女般光彩夺目的出场么?)。

  尤自记得第一篇贴的是血薇,然后是风雨,我在电脑前守了几天,不停刷新,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有人回复——结果,却还是始终无人搭理。正当我觉得无聊,准备收了大刀片子另寻去处时,却忽然听到有人鼓掌——回头看去,居然还是当时清韵的两大斑竹。

  多年后,我尤自记得skyprince对疾风之狼说:“我最近要准备博士答辩,无法经常照看论坛。老狼你替我留意一下最近那个ID叫沧月的作者,她连发了几篇,全都很不错,不要让她因为这里冷清而失望离去。”

  其实当时堂上那些默默已久的老鸟们,比如清韵书院里的匪帮老大多事,在不出声的旁观一段时间后对二姐香蝶说:“此女颇佳,快替我拐骗入帮里来当小十六儿”——于是,在加入匪帮后我有了一大串以“哥哥”称呼的朋友(虽然其中几个只有点头之交,汗),那些人里,包括当时成名已久的多事,香蝶,杨叛,水泡,遥控和凤歌。(凤歌可是申请了好久才被老大批准加入匪帮的,哼哼,加入的明明比我迟,居然还要叫他七哥- -!)

  而我另一个哥哥江南,也最初相识于这个论坛,然后在某年三八节趴在线上侃大山侃的神采飞扬,忽然间就一时兴起拜了把子。

  嗯嗯,和椴是在别处认识的,好像是西祠胡同。和璎璎则是在榕树下。

  而如今,这些人都纷纷成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骨灰级老鸟,归入了江湖的传说之中,偶尔出来发一贴便会引起很多新人的惊叹。

  五六年过去了,如今的清韵虽然空前的繁荣,却再也不复鼎盛时期高手云集,佳作连篇,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的景象。清韵不再,尘嚣日上,满目都是为求闻达的作者,洋洋洒洒都是相互恭维的言论。几个老斑竹还在,却越来越难得出来说上几句话……隔了很久还是会想起来去看看,但每次去总是找不到昔日的感觉,满满一屏幕的文章里似乎也找不到可以下箸之处——以至于当我看到莫之然DD的时候,登时有了眼前一亮、看到昔年自己影子的感觉。

  是我心境变了,还是外物变了?

  很久之后,直到有了自己的主页,不再游荡于各处网站,我还是始终怀念那个时期的清韵书院——其实,也是怀念那个在雨夜负剑而来拜访座上高手的自己,那个怯生生抽出剑来希望得到前辈指点的菜鸟丫头……还有那个一去不复返的黄金时代。

  如今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少,除了博客,几处论坛都交由板斧打理,只是偶尔过去回贴交流——主要是精力不够,不能再象学生时代那样每日泡在坛子上;而另一个原因,是心境也已经不再相同……而那些人也大抵如此,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纷纷淡出了网络。

  江湖儿女江湖老啊……多少鲜衣怒马、春衫轻薄的少年都在岁月里被世事磨去了昔日的光彩,渐渐音讯飘摇而断绝。一路走下来,看过山,看过水,看过山非山看过水非水,我曾经认识了多少同路之人,又曾经有过多少次的歧路分携呢?

  山高水长,朱弦一拂余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所以,珍惜剩下的那些朋友吧。庆幸五六年风雨同路,至今尚未走散。比如璎,比如椴,比如江南和七哥。虽然我们都已经不再频繁出没网络,但现实里的交情还是一直延续了下来。

  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经年不得一晤,也可以相互分担喜怒忧愁。

  前几日,椴在电话里和我商量,说新居落成,要在院子前后种花木,让我给一些建议。于是我们隔了千里,就种常春藤还是九重葛,紫薇还是杜鹃,黄杨还是水杉热烈地讨论了很久。我说阒忠黄杈虏税桑次依戳丝梢砸褂昙舸壕拢詈迷傺钢患Γ梢跃虏顺吹盎蛘呱绷讼戮瞥……说的兴兴头头,好像那些东西一种下去就可以立刻长高,依依水畔,就等着我去拜访新居、把酒山荫谈笑殷殷一般。然而放下话筒,依然各自忙碌,不知相见何日。

  永结无情游,相期渺云汉。

  ——多好的句子。当初曾经和蚊子说:我们一生的交情,如此足矣。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汗,都怪死木头,勾起我那么多感慨来~太酸了,大家莫怪>_<)

  PS:最近有很多很多的灵感冒出来,感觉哪一个不写出来都可惜了,可偏偏哪一个暂时都分不出手区写,郁闷……写完了归墟还要写风玫瑰呢~55555。

  其中一个武侠构思开头就是类似的情形~

  少女在雨夜负剑而来,寻找她的江湖梦。堂上高手沉寂不语,黑白两道各自暗怀心思,座中有白衣公子侧目,看到她手边绯红色的长剑,长身惊起,新的江湖传奇就此拉开序幕……嘻嘻,本来是构思的好好的一个故事,写了这一篇博客后头忽然显得它非常自恋起来~脸红ing。。。。

  其实也是讲述一个女孩子的江湖梦的,多少有些和个人心路历程重合。结合了前头我说过要写的“翡翠、云南、茶马古道”的背景,是真正意义上的“听雪楼续集”——它描述的事情,位于“听雪楼”时代结束之后,“鼎剑阁”时代尚未开始之时,在我设定的两大江湖时代交替之时。

  而且~嗯,主要是这个故事的感情线很吸引我去描述。我向来擅长写很微妙的感情,而且一般来说真正落笔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会比脑子里构思的精彩很多:)

  啊,不说了……反正没时间写,只能在脑子里YY。叫什么名字呢……《水琉璃》好不好?和《风玫瑰》很对仗呢……啊啊啊,到底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呢?可以让自己的手,赶上自己脑子的速度?

上一篇:梦姬   下一篇:二三事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推荐小说
 ·桐华: 散落星河的记忆
 ·蜘蛛: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桐华: 半暖时光
 ·流潋紫: 后宫·如懿传5
 ·蒋胜男: 芈月传
 ·辛夷坞: 应许之日
 ·张嘉佳: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念一: 锦绣缘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Fresh果果: 脱骨香
 ·古龙: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2014-2015年【10部】最热门的经典武侠
 ·瞬间倾城: 烽火佳人
 ·蔡骏: 生死河
 ·丹·布朗: 地狱
随机小说
 ·石康: 晃晃悠悠
 ·严歌苓: 穗子物语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vivibear: 苏丹的禁宫
 ·雪儿: 天使耍你铁了心
 ·海青拿天鹅: 春莺啭
 ·倪匡: 怪新郎
 ·儒勒·凡尔纳: 机器岛
 ·高罗佩: 大唐狄公案·黄金案
 ·九把刀: 猎命师传奇·卷五·铁血之团
 ·张小娴: 交换星夜的女孩
 ·赤川次郎: 天使系列
 ·骆平: 蓝桥
 ·忆文: 胭脂宝盒
 ·司马紫烟: 大雷神
 ·古龙: 绣花大盗
 ·朱天文: 朱天文中短篇作品
 ·朵朵: 野蛮侏罗纪
 ·施耐庵: 水浒传
 ·丁力: 苍商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