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当灭绝爱上杨逍》->正文

第二章

  以我多年来观看武侠剧的经验,我知道后山上那个山洞一定安全,十分方便收藏身受重伤或是身中奇毒的帅哥,不会被闲杂人等轻易发现。

  不管他是怎么晕过去的,我姑且认为他是受了重伤或是中了奇毒。因为电影电视包括我看过的两千三百二十六部小言都是这么编的。

  可是没想到山洞竟然那么远,山路崎岖极度难走,我又拖又拽,不由在心里大骂TVB的编剧骗人,他们每次镜头一切换就到山洞了,从来不交待女主角是怎么把帅哥弄进山洞的。如果让观众知道这个过程有多艰难,只怕打死也没人愿意当女主。

  花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才将帅哥弄进山洞,累出了一身大汗,比练功都还费劲。

  谁说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那是营养过剩的人的说法。

  对我这种已经营养不良的人来说,简直是受罪。

  说是山洞,其实只是两块巨大岩石间的空隙,钻在里面连腰都直不起来。

  还好地下并不潮湿,我随意折了些松枝铺了,把帅哥安置好,帅哥依旧昏迷未醒,不过既使昏迷中,也只是仿佛睡着了,睫毛覆过弧线极美的眼皮,非常的养眼,非常的特写,非常的漫画,非常的——让人花痴。

  不知帅哥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所为何事来到峨眉山上,我累得东倒西歪,也没力气再摇醒他问个清楚明白。顺势靠着石壁一屁股坐下,却被个硬东西硌得呲牙咧嘴,几乎没跳起来。

  谁!是谁乱扔东西,也不怕砸着花花草草。伸手一摸,咦,竟然是面铁牌。

  不,金牌。

  当然不是奥运会金牌,是一面非常古朴大方的金牌。

  颜色非常之正,在岩隙透下的斜阳余晖里散发着熠熠光芒,上头有精美的花纹与铭字,可惜似乎是番文,笔划古怪,反正我连一个字也不认识。

  我的心开始咚咚乱跳,莫非……

  这块金牌是从帅哥身上落下的?

  莫非……

  我真的从穿越后开始走运了?

  莫非……

  这就是传说中的铁焰令……

  莫非……

  我救的这个人,竟然就是——竟然就是……

  ——那两个字我想都不敢想,一颗心跳得又急又快,用句最文艺的形容,真的几乎就要跳出嗓眼了。

  屏住呼吸歪着头打量着昏迷中的帅哥——难道他竟然——难道他竟然真的是杨逍?

  虽然穿越女主一般命都很好,可我这命也实在太好了吧?

  偶像当前!

  按捺不住兴奋,镇定,镇定,一定要镇定。

  杨逍!真的是杨逍啊!

  我最最花痴的杨左使杨逍啊啊啊!

  宠辱不惊从容淡定那才是真女主风范,按捺!按捺!从容!从容!淡定!淡定!

  深深深呼吸三次之后,终于开始尝试唤醒帅哥的艰难之旅。

  掐人中,他不醒,挠痒痒,他不醒,抠耳朵,他不醒,揪鼻子,他不醒……总之我将十八般武艺浑身的解数都使出来了,又累出了一身大汗,帅哥却纹丝不动,仿佛睡王子一般好梦沉酣。

  哥哥,我服了你,算你狠。

  最后我绝望了,好吧,不醒就不醒,总有一刻你会醒来的。

  我将金牌收入衣袖,开玩笑,这可是重要的物证,人鱼公主是怎么死的?是笨死的!她没证据说明是自己救了王子,王子便没有以身相许的义务。这种低级错误,她会犯我才不会犯。就算杨左使醒来之后不会对我感激之余以身相许,我也起码拿这铁焰令换他三枚金针——好歹也得像杨过一样,要求他替咱完成三件大事。

  哪怕当不成纪晓芙,咱也过过本门祖师爷郭襄郭MM金针在握,江湖瞩目的瘾啊……

  收好金牌,看看天色不早了,就径直下山吃饭去了。

  帅哥虽然重要,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晚饭是吃青菜汤饼。

  所谓汤饼,其实就是后来的面条。

  不得不承认,七八百年前的面条,真是好吃。有一种天然的清新麦香。或许因为没有农药、化肥、生长剂等各种化学成份,又没有漂白粉之类的添加剂,所以手工擀制切成的面条,十分劲道,好吃的呱呱叫。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因为我饿了。

  因为那个帅哥实在是太重了,累得我差点腰椎间盘突出。想到这里突然记起来,咱还藏着一枚疑似杨逍的帅哥,我得给他带点吃的。不管他是不是杨逍,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何况这样一枚帅哥如果竟被我不当心给饿死了,实在是罪莫大焉。

  虽然武侠片里藏在山洞中总是会出现烤山鸡的场面,香喷喷的教人直咽口水,但我不认为现在的峨眉山随便可以逮到山鸡。

  天气太冷,它们还没出来活动。

  不然就凭我天天在后山转悠,能不逮一只烤来解解谗吗?

  所以趁着师妹们都还没吃完,我溜到厨房去,偷了两个雪白的大馒头。

  刚刚将松软的馒头抓在手里,谁知身后突然有人叫我:“师姐,你果然在这里。”

  我知道峨嵋派的轻功素来以飘逸著称,可是平常走路你别也用功啊,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

  随手将两个大馒头往衣襟里一塞,转过身已经笑咪咪:“师妹,什么事?”

  定玄正待要说什么,忽然目光落在我胸前,一脸惊诧,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虽然那灰袍子一点也不显身材,可是峨嵋派大厨房做出的馒头向来个头不小,实在引人注目。

  我一时心虚挺了挺胸:“嘿嘿,做女人挺好。”

  定玄脸红耳赤,不知有没有听懂这句广告词。

  我赶紧转移话题:“师妹,你有什么事找我?”

  定玄仿佛这才想起来,对我说:“师姐,大师兄寄了信回来,师父不在,所以请师姐去看信。”

  哦,我差点忘了,峨嵋派还是有男人的,那就是师父的大弟子孤鸿子。

  孤鸿子,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此人命不好,怪不得后来被杨逍活活气死,据说灭绝就是因为此事对杨逍恨之入骨,不由令人浮想连翩。

  想当年我看小说的时候可是一直猜测,莫非那灭绝老尼早年间暗恋孤鸿子,所以才对杨逍气死师兄如此衔恨次骨?

  可惜啊可惜,直到今天我还没找出灭绝到底是谁,不然这段蛛丝马迹的超级八卦一定不能轻易放过。

上一页 《当灭绝爱上杨逍》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