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当灭绝爱上杨逍》->正文

第七章

  所以当在衣铺里试新衣的时候,我十分快乐的哼着小曲:

  “亲爱的你慢慢追

  小心前面多壳的乌龟

  亲爱的你摇摇尾

  海里鲨鱼要你这美味

  亲爱的你让我飞

  穿过珊瑚去寻找玫瑰

  亲爱的来亲亲嘴

  爱的天空永远是蓝蔚

  我和你慢慢慢慢的追随

  爬到了沙滩亲亲嘴

  等到潮水退鱼儿都去睡

  跟着那鲨鱼张嘴也无畏

  我和你慢慢慢慢的追随

  爬上了沙滩伸伸腿

  你我背对背相依又相偎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宝贝……”

  古代的衣服穿起来就是麻烦,不是这里有根带子,就是那里要系个结子,我又从来没穿过这种俗家男子的衣裳,操作十分不熟练,只好唱着小曲儿慢慢摸索穿衣诀窍了。

  当我荒腔走板的唱到第二个“亲亲嘴”时,角落里那只大衣箱的盖子一掀,没等我惊叫出声,忽然钻出个人来。

  啊!啊!啊!

  在元朝竟然就有更衣室色狼!

  还好我忍住了,因为及时发现那人身形非常瘦弱矮小,明明是个四五岁左右的孩子。而且蓬头垢面,衣衫褛褴,脸颊上全是污迹,只有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瞪着我。

  我也瞪着他。

  四目相对……他衣衫褛褴我衣冠不整,这是什么情形?

  最后我决定先开口,谁叫我是大人呢。

  “小朋友……”

  “我不叫小朋友。”声音细嫩,可是透着一种倔强:“我有名字。”

  “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有点好笑,拿不准面前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但那双机警的大眼睛十分吸引人,定定的瞧着人,仿佛两丸黑水晶。

  “我叫丁敏君。”

  倒吸一口凉气。

  丁敏君!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人虽不是罪魁祸首,但绝对是帮凶!要不是她心生妒忌,在一旁窜掇着灭绝老尼,纪晓芙怎么会惨死在师父掌下……可这仇人……年纪也忒小了点吧……

  我呆了半晌,才问她:“你真的是丁敏君……你小小年纪,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爹娘呢?”

  “我没有爹娘……肚子好饿……就偷偷昧艘桓鋈獍樱悠痰老板追着要打我……”她低下头去,露出细细的脖子,后颈间全是乌黑的泥垢,也不知多久没洗澡了:“后来我躲到大箱子里,又饿又困,就睡着了……”

  外间的韦一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扯起嗓子叫:“臭丫头,好了没有?”

  我连声答:“就好了就好了……”

  我承认我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相当的激烈……长着红色双角的小恶魔在说:“别管她!活该她做一辈子乞丐!”顶着光环的天使则在絮絮叨叨:“她现在只是个孩子啊,我们还可以进行爱的教育,挽救她,引导她,不让她堕落成一代魔女……”

  天使与魔鬼,在进行激烈的唇枪舌箭。

  天使说:“要救她,兵荒马乱的年代,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孩子,该有多可怜。”

  魔鬼说:“别理她!她是丁敏君,害死纪晓芙的丁敏君!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天使合起双手:“魔鬼也会有善良的一面啊,何况她只是一个孩子。”

  魔鬼抱臂冷笑:“我有善良的一面吗,为什么你知道我自己却不知道?”

  ……

  好吧,我决定不再让他们两个吵下去了,因为吵起来就没完没了,直吵得我头大,还特别的浪费时间。

  日行一善,我就暂时良心发作一次得了,不管我怎么恨她,她都只是个小孩子。

  没有父母,没有饭吃的小孩。

  当我牵着丁敏君的小手,重新出现在韦蝠王的面前时,他的表情很古怪。

  我想不会是因为我穿了一套男装的缘故,本姑娘就算穿了男装也是风流潇洒英俊倜傥貌比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帅过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方世玉……

  韦蝠王皱眉,他本来就只巴掌大的一张瘦脸,再一皱眉,就像只核桃了。

  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丁敏君小朋友打量一番之后,终于问:“这小叫花是哪里来的?”

  我十分干脆的回答他:“刚捡到的。”

  他一脸的嫌恶:“还不打发了好赶路。”

  我死活不肯,以更干脆的语气告诉他:“我要带她一块儿走。”

  韦一笑似乎绝对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一瞬间眼中凶光大盛,恶狠狠的瞪着我:“臭丫头,这小叫花是你什么人?”

  我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声音比他更凶:“什么人都不是,但她无父无母,又没有东西吃,再过几日只怕就要饿死了,反正我就要带上她!你要不让我带着她,我就死活不跟你走,随便你吸干我的血,把我变干尸。”

  这世上的男人分为三种,一种是可以威胁的,一种是可以利诱的,最后一种是既不能威胁也不能利诱,也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浸滴水不漏的。

  我眼下无路可走无计可施无法可想,只好赌韦蝠王是第一种,而不是第二种或是第三种。

  他这么大费周折把我从峨眉山上带下来,又肯买新衣给我穿,说明我对他多少有点用处的吧。

  韦一笑的目光又尖又利,像锥子样扎着我。

上一页 《当灭绝爱上杨逍》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