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当灭绝爱上杨逍》->正文

第十章

  中文里有一个词叫“举步维艰”。

  我眼下就是这种处境。

  身处凶案现场,有两个人倒毙在离我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丁敏君紧紧抓着我的衣角,还有一枚帅哥陷入深度昏迷。

  我咬了咬牙,不能不走,这里人来人往,如果待会儿再有人来,万一见到这场面,误以为我是杀人凶手,然后绑了去见官,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我本人对参观元代的刑狱一点兴趣也没有。

  看到那两匹马,忽的灵机一动。

  费了老大的力气,又拉又拖又扛,连丁敏君都使出了吃奶的劲来帮我,终于将孤鸿子架上了马。虽然只是将他脸朝下横在了鞍上,但我实在没有半分力气再调整了,于是将丁敏君抱上另一匹马,自己与她共乘一骑,然后牵着两匹马的缰绳,战战兢兢缓步向前。

  好在两匹马都非常温顺听话,没想到在古代还有机会体验一把骑马,在现代社会,这可是非常贵的贵族运动啊。

  只是颠得人全身骨头都发疼,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集镇,老远就看到一串红灯,在初落的夜幕中显得非常醒目,驱马过去一看,果然灯笼上写的是“悦来客栈”四个大字。

  啧啧,真不愧号称中国古代第一连锁酒店,走到哪里都有它的分号。

  已经有手脚麻利的伙计迎出来,十分殷勤的替我带住马,问:“住店您老?”

  我既忙着抱丁敏君,还要照料孤鸿子,百忙之中还没忘了自己穿的是男装,压着嗓子装男人:“要两间上房。”

  咱虽没在古代住过店,但也看过无数武侠电视剧,这句台词还是记得溜熟的。

  伙计倒是一脸堆笑:“那可真不对住了您老,上房全都客满了,后头院子里还有一间屋子,虽然是大炕,可是也是很干净的,正好住三位。”

  好吧,一间房就一间房,反正我也没指望能要到两间房,因为我看过的电影电视包括我看过的两千三百二十六部小言里,女主在这种情况下总是只能搞到一间房。

  原来这世上最幸福的一件事,莫过于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终于有滚烫的水可以泡脚。

  更幸福的事情,却是泡完脚后,还有热腾腾的饭菜可以吃。

  孤鸿子还晕着没醒,我估计他是被臭蝙蝠那一掌伤到内脉,但眼下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只得先叫店小二帮忙去请大夫。而我跟丁敏君叫了两碗鸡丝面,又切了一斤牛肉,吃得那个叫香啊,撑得我都胃疼,自从来了古代,从来没吃得这样撑过。

  小二仍旧是手脚麻利立时就算好了帐:“热水一文,两碗鸡丝面三十文,一斤碎切牛肉六十文,房价两百二十文,一共是三百一十一文,回头大夫来了,诊金再另算,谢了您老。”

  我对古代的金钱完全没概念,因为在峨眉山上不用花钱,大家手头也都没钱,这三百一十一文到底是多少钱,我还真不知道。

  在突然之间,突然想到件更重要的事情——我身上没钱!

  丁敏君身上更没钱!

  立时飞扑过去翻昏睡在炕上的孤鸿子。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反正我现在穿男装就是男人,于是翻完了袖子翻腰带,竟然空空如也!

  哇靠!大师兄,没钱你行走什么江湖啊?

  店小二看我半晌找不出一文钱来,仍是满脸堆笑:“要不再找找您老?”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来:“那个……你们店里缺洗碗的人不?”

  店小二顿时似笑非笑:“客人说笑了,再说退阍谖颐钦舛匆桓鲈碌碗,也凑不起这三百一十一文呐。”

  不会吧,薪资水平这么低?也太剥削人了。

  可最要命是眼下上哪儿去弄这三百一十一文去?

  店小二倒是警惕了:“客人若是不住店,就先把饭钱给了吧。”

  我硬着头皮吞吞吐吐:“这个……我手头没有……”

  店小二倒笑得更欢了:“客人说笑了,吃饭付账乃是天经地义,咱们悦来客栈乃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老字号,连县太爷的亲舅舅都在咱们悦来有股子,从来没人敢在咱们悦来吃霸王餐,我瞧客人您斯斯文文,不像是打算吃白食蹲县牢的呀。”

  好,威胁利诱,软硬兼施。

  直急出了一身大汗,这辈子还没这么窘过,不管在现代在古代,咱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吃白食这罪名太难听了,太难听了!

  为什么其它女主穿越都是风生水起,活得逍遥自在,只有我这么倒霉,连吃顿饭都没钱付账。

  没有阿哥没有王爷没有皇帝甚至没有帅哥我都可以忍,可是,怎么可以没有钱啊啊啊!

  “腾”地站起来,雄纠纠气昂昂对店小二说:“你们掌柜在哪里,我要见他!”

  见到掌柜软缠硬磨央求了大半个时辰,他的脸色仍旧黑得吓人:“瞧你瘦瘦弱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我这里没活给你干。”

  天无绝人之路,我咬一咬牙,看来只有出绝招了。

  掌柜听我滔滔不绝比划了半晌,迟疑着道:“这个……怕是不成吧……”

  我拍着胸脯豪言壮语:“您只管让我试试,万一不成,也就是我被大家伙儿轰下来罢了。”

  掌柜低头只顾思量,我急得心如轮转,又道:“左右我只是给大伙儿凑个趣儿,不成您也没有旁的损失,要是我挣不着钱,您就算把我送县牢里关着,我也一时半会儿没钱还您不是?”

  掌柜终于点了点头:“那你姑且试试吧。”

  客栈前面一楼大厅里灯火通明,酒客满座,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吃酒的,划拳的,猜枚的,赌酒的,夹杂着跑堂的吆喝声,喧哗一片。

  说实话,我连腿肚子都在打颤。

  丁敏君在后头替我提着茶壶,我自己捧着那摞碗,跑堂的替我腾出正中央那张桌子,我于是将碗一字排开,然后由深至浅,慢慢倒进茶水。然后抽了一枝筷子,依序敲了一遍,哆瑞米发唆拉西,不准的再调试茶水的深浅。幸好我小时候被我妈逼着学了半拉子钢琴,不然连这音准都摸不到。

  终于有客人注意到我,回头张望,好奇的打量我跟那一排大碗,不知道我要做啥。

  我只觉得自己一张脸已经快要烧起来了,火辣辣的发烫。

  喵的!拼了!挣钱只得不要脸了。

  于是团团一揖,扯开了嗓子:“各位父老各位乡亲各位客官,在下行走江湖,初到贵地,给各位唱支小曲,望各位客官不嫌弃,替在下捧个场。”

  满酒店的人全都瞪着我,大约从没见过这样卖唱的。

  很好,观众注意力集中是表演开始成功的一半。

  我拿着筷子敲着那些碗,叮叮咚咚倒甚是好听,虽然音调稍有不准,但这么出奇制胜的乐器一定可以震倒一大片人,于是清清嗓子正式开唱——不如说是开吼: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不怕拼命怕平凡

  有得有失,有欠有还

  老天不许人太贪

  挺起胸膛,咬紧牙关

  生死容易低头难

  就算当不成英雄

  也要是一条好汉

  万般恩恩怨怨都看淡

  不够潇洒就不够勇敢

  苦来我吞酒来碗干

  仰天一笑泪光寒

  滚滚呀红尘翻呀翻两番

  天南地北随遇而安

  但求情深缘也深

  天涯知心长相伴

  ……

上一页 《当灭绝爱上杨逍》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