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当灭绝爱上杨逍》->正文

第十二章

  自从穿越到了古代,我做了许多我以前认为自己绝对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学武、比如吃了足足半年的素斋,比如每天早课晚课念梵文佛经。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有一天要半夜跳墙。

  县衙的墙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以峨嵋派正宗的九阳功为底,轻轻提一口气,然后足尖在墙上一点,如同采松子上树那般轻松,我就能越上墙头。

  可是翻墙进去之后,怎么找到胡神医,怎么说服他跟我再翻墙出来,最要紧是怎么说服他肯给大师兄治伤,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我坐在高高的墙头上,一筹莫展的唉声叹气。

  而一弯新月斜斜的挂在西天上,洁白得仿佛是佳洁士的广告,但这个时代除了我,只怕再没任何人知道佳洁士是什么了。

  从前我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办不到的。哪怕被命运莫明其妙的踢到古代来,我也过得非常好。我说服自己不想家,跟着师父有一招没一招的学武,在峨嵋山与师姐们嘻嘻哈哈的混日子,我总有办法让自己过得兴高采烈。

  可是自从被臭蝙蝠拎下了峨峨山,我才真正觉得孤独。

  先是遇见杀人,活生生的两个人就那样从我眼前死掉,而我连一句阻止的话都来不及说,让我第一次觉得生命在这个时代的脆弱与无助,让我真正觉得自己的孤独。然后没有钱——在这世上,没有比没有钱更令人心慌的事了,最后是大师兄的伤,我从来没有见过人吐那么多的血,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下去,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就要救他,我一定要找到胡神医去救他。

  不管用什么方法,用什么手段,反正我一定要做到。

  我仰望那弯佳洁士,握紧了拳头。

  别以为我没辙了,早着呢!

  咱这种穿越时空的女主,都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睛一闭,一跃下墙。

  可还没等落地,我就忍不住睁眼了……

  我的妈啊……

  为什么这墙内比墙外竟然高这么多?

  我的妈啊……

  下面那亮晃晃的是什么?

  眼睁睁我就要直直的掉进那个硕大无比的水池,谁知道为啥县衙里为啥要挖这么大个池塘……忽得后领上一紧,非常熟悉的桀桀笑声又在耳边响起:“小尼姑,哪有人闭着眼往下跳的。”

  竟然又是那只臭!蝙!蝠!

  真是冤魂不散!

  臭蝙蝠轻功真不是盖的,便如一只大鸟般,带着我在水面上轻轻一滑,便落足池畔山石之上。

  黑夜里隐隐绰绰可以看见亭台楼榭的模糊轮廓,这县衙后院可修得够精致的。

  但大敌当前,我实在无心观赏风景,只可惜敌我实力悬殊这样大,只好怒目相向,指望拿“冷凝”的目光杀死他。

  臭蝙蝠却笑得甚是开心:“小尼姑,实话不妨告诉你,老子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还没等他话音落地,黑暗中忽然有人朗声长笑:“韦蝠王,在下亦恭侯大驾多时。”

  只听“唿”得一声,瞬间两串明灯便如两串明珠一般,几乎同时大放华彩。又如两条明晃晃的银龙,至池畔一直蜿蜒挑自池心的亭中,照得园中顿时亮如白昼。

  亭中亦悬着一盏八宝琉璃大彩灯,灯下却有人一袭青衫,执扇而立,仿佛踏月寻芳般闲适,并没有半分如临大敌的样子。其实灯火如珠,亭下池中银光粼粼,倒映流滟,而那倒影似画,池中亭上,水光波影交映,更是如真似幻。

  我几乎没办法呼吸,对这样轰然而至的美景,心不争气的怦怦怦直跳起来!

  竟然是那个人!

  是我在峨嵋山上救的那个人!

  真的是他!

  是那个严重疑似杨逍的帅哥啊啊啊!

  灯炬分明,而他眉目朗然,隔水望去,竟似有烟霞笼罩。

  真不愧是我花痴多年的杨左使,这般年纪已有名门贵介的从容雍胜,气度闲雅,竟不似江湖中人。

  其实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明教之中地位已仅次于教主阳顶天。

  少年得志,武功高强,可是,为什么还可以帅得这样没天理?

  韦蝠王斜睨了我一眼:“把口水擦一擦吧,哈喇子都快掉下来了。”

  我瞪了他一眼,臭蝙蝠,关你P事!

  但他没理我,他只顾威胁帅哥:“喂!金牌在老子手里,你的救命恩人也在老子手里,识相的话快快将人放了。”

  我……我……我已经幸福得快要晕掉了。

  搞了半天臭蝙蝠你是抓我来威胁杨左使的啊,你不早说?

  早说我就乖乖跟你来了,何需你亲自动手这么劳心劳力?

  可惜我这番花痴的真心告白没机会说出口,因为韦蝠王已经拎着我一跃而起,他踏灯而行,足下连点,不过眨眼间便落在亭中。

  猛然间距杨左使不过一米之遥,我的心啊,又不争气的怦怦狂跳。

  韦蝠王左手拎着我衣领,右掌提起虚按在我头顶的百汇穴之上,斜睨道:“你要不放人,我便将她一掌拍死。”

  杨帅哥倒还没说啥,我反倒将头一昂:“臭蝙蝠你尽管动手好了!”

  死就死,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何况是左使面前死,真真是荡气回肠,令人无限唏嘘。

  最最要紧的是我是穿越女主,就凭我看过电影电视包括我看过的两千三百二十六部小言里,穿越女主哪有这么容易死,不用说,最后关头一定可以九死一生。

  既然如此,我干嘛不高风亮节一把,给杨左使留个深刻的印象。

  可惜我这句豪言壮语并未令帅哥有半分动容,他只是略略打量我几眼,若有所思的以扇柄轻敲掌心。

  话说折扇真是一流的道具,一扇在手,风流倜傥,尤其是这样的帅哥拿在手里,更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啊。

  但我只注意到扇柄,竟然是上好的白玉,腻如羊脂,握在他手中,显得温润非凡。

  哇,左使你真真有钱咩。

  臭蝙蝠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似乎深恐他动手。

  只听“哗”一声,吓得我身子微微一跳,却是帅哥展开扇子轻摇。夜风吹得他衣袂飘飘若举,真真是浊世翩翩佳公子,仿佛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我承认这一幕非常养眼,可是我头顶百汇穴还在臭蝙蝠掌风笼罩之下,生死悬于一线,所以杨左使,您过会儿再耍帅行不行?

  他终于开口,声音如冰泉激瀑,有一种说不出的好听:“你待如何?”

  臭蝙蝠翻了个白眼:“放人!不然老子就一掌劈了这女人,然后再把你那破牌子劈成个十块八块,看你如何交待。”

  我终于听出点眉目来,原来杨左使不知抓了臭蝙蝠什么人,所以臭蝙蝠才拿我与铁焰令来交换。

  我冲口而出:“臭蝙蝠,你打算拿我换谁,要是换五散人或是五行旗的谁谁,我可不干!”

上一页 《当灭绝爱上杨逍》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