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当灭绝爱上杨逍》->正文

第十七章

  我决定震倒他。

  为了杨逍,我也得震倒他,不就是三句两句酸词么?我家杨左使文武双全,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抢去风头。但眼下他不在这里,只好我先代他出头了。好在我是穿越女主,中国五千年来,所有著名的名诗名词统统都知道,随手就可以抓一句来用。尤其是这个时代还不曾出现的,明诗或是清诗就好了。

  于是摆了个非常文艺的POSE,施然朗声吟道:“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他蓦得回过头来,一脸的震惊与错综复杂,显然真被这句诗震憾到了。

  我心中暗爽,果然是穿越女主的特权,名人名句啊,一句诗就可以语惊四座,爽啊!这是有清一代最有名的名句,果然震古那个铄今……起码,帅哥是被震铄到了。

  果然,李帅哥过了半晌才道:“此句清雅淡丽,脱俗不凡,不知是姑娘自作,还是他人所作。”

  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这句诗是我自己作的,只说:“这诗是一位朋友所作。”

  李帅哥不禁微微出神,过了片刻方才道:“令友人文采风流,令人神往。如若有缘一见,真乃人生大幸。”

  是啊,非常可惜黄景仁是清朝乾隆年间的诗人,如今距他出生还有好几百年呢,你是见不着了,再有幸也见不着了。

  孤男寡女,在满天繁星下谈诗论词,真的是非常文艺非常言情非常浪漫的画面,奈何听见咕噜咕噜几声响,肚子竟然又不争气,实在是大煞风景。李帅哥也听到了,不由得轻笑一声,我恼羞成怒:“有什么好笑的?你晚上吃的大鱼大肉,我晚上可只吃了一碗粥。”

  李帅哥脾气倒是十分温和:“是,是,在下不应取笑姑娘。”停了一停,他道:“姑娘要是觉得饿了,我替姑娘去取些点心来可好?”

  一听说有点心可以吃,我顿时眉开眼笑,一时也忘了问他三更半夜能到哪里去找到点心。

  星光清辉之下但见他运轻功跃向另一屋顶,几个起伏,已经去得远了。一袭青衫被夜风被激,便如一只大鸟,无声无息滑翔在半空,虽然比不上臭蝙蝠那样绝妙,但身法极是灵巧好看。

  我想起来,自己虽问了他的名字,却忘了问他师出何人,是哪门哪派,又因何事跟明教结下梁子。

  在这个时代,跟明教结下梁子日子一定会不好过,想到这点,我就忍不住唉声叹气。这是明教非常辉煌的年代,教众如云,到处都是农民起义,连韩林儿朱元璋徐达常遇春等等历史名人都是明教中人,再过几十年,还会横空出世超级大BOSS张无忌张教主。虽然我很鄙视他的优柔寡断,但我非常喜欢赵敏,我向来对此类妖女颇有好感,看《倚天屠龙记》的大结局,曾大叹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而张无忌得此佳偶,竟然还跟周芷若粘粘糊糊拎不清,实实是太没眼光了!

  在我胡思乱想了许多事情之后,李帅哥终于回来了,手中真的托着一只纸包。

  我欢呼一声,他几个起落跃到窗外,携了我的手轻轻往外一提,让我同他一起轻飘飘的落在屋瓦之上。

  还别说,半夜坐在人家屋顶上吃点心,真是人生一大乐事。脚下是比次嶙峋的屋瓦,远处是连绵起伏的房顶,而手中纸包里不仅有玫瑰糕,桂花糖,松子糖,还有梨肉条,山楂饼,我吃得津津有味,夸赞:“味道真不错,三更半夜,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李帅哥笑道:“三更半夜,当然是偷来的。”

  我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两个人不由得相视哈哈一笑,我分了一些给他:“你也吃。”

  他笑道:“多谢姑娘,在下晚上吃的大鱼大肉,一点也不饿。”

  哼,小气的男人,一句话就记我的仇,不过看在他偷来这么多好吃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我坐在屋脊之上,背靠兽鸱,脚踏瓦片,身心愉快的大啖特啖元代糕饼,一时之间高兴的哼起了小曲。

  听我塞满食物的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唱着歌,李帅哥觉得很好笑,他问:“你唱的是什么?”

  我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玫瑰糕,口齿不清的告诉他:“《小女子》。”

  帅哥果然没听明白:“什么?”

  “《小女子》,”我大嚼特嚼山楂饼,得意洋洋告诉他:“歌词很长,还有Rap部分哦,但我全记得。”

  李帅哥拿他漂亮的桃花眼看着我,当然在元代跟一位帅哥解释什么叫Rap显然难度甚高,于是我干脆用了另一个词来说明:“就是不仅有唱曲,还有念白。”

  哦!这下帅哥恍然大悟了。

  他笑着说:“没想到你还会唱曲。”

  那当然,本姑娘才艺双全,在现代不参加超女选秀是因为为人实在太低调,在古代没有被发掘是因为时运不济。(某匪不禁仰天长叹:此人脸皮简直太厚了。女主伸腿PIA飞某匪:我叫你凑字数!叫你凑字数……抱头鼠窜下……)

  李帅哥道:“不知在下是否有幸,一聆姑娘清音。”

  说得很客气,其实就是耸恿我唱歌嘛。

  其实我很想拿并列穿越十大金曲榜之首的《沧海一声笑》或者《笑红尘》来震憾一下李帅哥,但是基于上次在客栈卖唱《随遇而安》惨败,所以我对演唱此等豪放脱俗的歌曲不由得持谨慎态度,但现在吃饱了,帅哥又非得耸恿我唱一唱,看在他半夜替我偷点心的份上,我就唱一首给他听得了。

  他要敢说烟揖捅扑咽O碌这些点心全吃下去好了。

  于是抹了抹嘴角的点心屑,随手拿起一片瓦,轻敲屋脊打着拍子,你别说,古代的瓦片很薄,弧度又很好,敲起来声音轻脆如磬,开始唱:

  小女子若流水清澈易看透

  自古有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万般情柔又柔滴水穿石没怕过

  不站在危险背后握紧小拳头

  我不问永远也不对你太黏

  对与错谈笑过小女子不委曲求全

  甜甜笑不计较谁的爱多

  梦还很大不愁你会牵谁的手

  君子心不捉摸曾经拥有已经足够

  随风过

  你若要走不相送

  小女子幼家贫礼数皆不懂

  却像山坡小草般风吹也不倒

  任肩膀千斤重

  都能用微笑弹空穿越烦恼和忧愁

  擦亮了夜空

  甜甜笑不计较谁的爱多

  梦还很大不愁你会牵谁的手

  月朦胧映眼眸

  小脚一步山河动

  容小女子这厢有礼天边走

  ……

上一页 《当灭绝爱上杨逍》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