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酒徒->隋乱(家园)->正文

第五卷 水龙吟 第四章 干城(一)

  始毕可汗(注1)望着座前争吵不休的大小部落首领,心中忍不住感到一阵凄凉。自父亲在世时便开始筹备的南征刚刚开了个头,就不得不结束了。除了几车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柴烧的金银细软外,突厥国几乎什么也没捞到。但从此那些中原人再不会相信突厥人是兄弟,无论大隋继续控制雁门郡,或者是哪个反贼占据了这四十一城,他们都会把来自北方的威胁作为主要防御对象。塞上联军若想找一个同样的南征机会,估计至少要再等上五、六年。

  “可长生天还会再给我五年时间么?”始毕可汗于内心深处忧伤自问。他的身体情况并不太好,一半是因为政务的操劳,令一半的原因则是由于眼前这些梅禄、设、土屯们。这些人只要稍不留神,就会玩出些千奇百怪的花样来。要么互相攻击,要么掠夺别人的牛羊,仿佛不占对方些便宜就没法活下去。整天盯着他们,比处理政务还要累。

  “咱们不能就这样走了,否则,非被西边的那些人看扁不可!”人群中嚷嚷声音最大的那个就是始毕可汗的大弟弟俟利弗,这个年少气盛的家伙就像他的长相一样,粗糙且缺少心机。

  “对,咱们宁可战死在这道关墙下,也不能回头!”另一个嚷嚷着要和隋军决一死战的是他的二弟咄苾嗣,言辞很激烈,甚至不惜拔刀自残以表决心。但在始毕看来,咄苾嗣的激动更像是一种伪装。通过这种强硬的表态来赢取一些部族少壮将士的忠心。

  对于咄苾嗣的这种耍小聪明举动,始毕可汗非常不满。但他并不觉得很危险,草原上有句老话说,能让人看得见智慧不是智慧。咄苾嗣越是卖弄,始毕可汗越有把握控制住他。他最不喜欢的是坐在帐篷一角,从始致终没有说话的骨托鲁,虽然对方的行为一直规规矩矩。

  确切的说,骨托鲁是始毕的堂弟。从阿史那家族最近一百年的历史上来看,这种血脉相近,但又非骨肉相连的关系极其危险。诸如聪明的堂叔夺了侄儿的位置,或者聪明的堂弟不小心吞并了堂兄的部众的例子几乎每隔二十多年就发生一次,就像个被人诅咒了般循环不休。

  骨托鲁明显就是那个中了诅咒的人,这家伙以软弱和怕老婆闻名,遇到事情总是先退三步。但偏偏这样懦弱的人很少在与人争斗中吃亏。当年始毕为了对付却禺,不得不与之联手。谁料打碎了却禺的牙齿后,才发现得到远不如失去得多。骨托鲁凭借其“忠诚”和果断,继承了却禺在大漠东方的所有权力。除此之外,他还得到了始毕的册封,以及却禺从没赢来的,奚、霫、契丹和室韦诸部的好感。

  始毕可汗很想找机会杀掉骨托鲁,但对方滑得像溪流中的泥鳅。此人几乎没犯过任何过错,对于战利品的分配也从不争执。每年给部族长老和萨满们的孝敬,他也从来都是最多的。并且,此人非常懂得保存实力。就像这次南征,始毕本来将其放在了最外围,最可能受到大隋援军攻击的方向,结果连续几场恶仗打下来,别的设和伯克们都受到了不小损失,骨托鲁却几乎毫发无伤。

  没人能指责骨托鲁作战不积极,他懦弱的名声本来就流传在外。不肯勇往直前的行为发生在别人身上是耻辱,发生在他身上则是天经地义。况且,在与大隋援军的战斗中,骨托鲁已经比平时卖力。所有被击败的人都是他接应下来的,十几个伯克都欠了他救命之恩。

  对于这种广结善缘的滑头,始毕可汗无论肚子里怎么怀恨都只能以礼相待。他不能因为一时的不忍而令别的可汗们看着寒心,所以,他尽量让自己脸上堆起微笑,“骨托鲁,你怎么看?咱们是撤军回草原,还是继续攻打雁门?”

  ‘我如果说撤回草原,回头你肯定把撤军的责任都推到我一个人身上!’骨托鲁在心中大骂,脸上也堆满同样的笑容,“回大汗的话,我建议继续攻打雁门。反正干粮还够吃上一阵子,等外边的消息核实之后,咱们再撤军也来得及!”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连续十几个部落被烧,你还以为是敌人的疑兵之计么?咱们再在这里耗下去,家里就被人抢干净了。到那时又何必回师,反正回去也是饿死!”呾度设阿史那杰波和骨突鲁向来不合,听完他的建议,立刻冲上前反驳。

  “大汗问我,我以职责之内提出建议。杰波兄弟如不同意,尽管说出你的建议好了,我用心听着!”骨突鲁向杰波躬了一下身体,虚心求教。

  “他们烧得不是你的部众!”杰波被软钉子噎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翻着白眼说道。他的领地在白登山下,距离雁门最近,所以刘季真出塞的消息也最早从那里传来。只花了三天时间,刘季真就洗劫了二十几个过冬营地,烧光了牧民们辛苦一年才积攒下来的干草,抢走了所有牲口,令万余老弱流离失所。

  这万余老弱的儿子和父亲都在呾度设阿史那杰波的帐下,几天来大伙根本没心思和隋军作战,天天叫嚷着要杀回白登山去,杀掉刘季真报仇,并夺回被劫走的口粮。

  “我的部众受灾受得更厉害,但我得顾全大局!”骨托鲁微微一笑,矫正对方指责里的失误之处,“罗蛮子带着他的虎贲铁骑出了塞,从濡水到弱洛水,到处都是他的人在作恶!”

  这也是个众所周知的消息,但每被重复一次,大伙的心便抽紧一分。虎贲大将军罗艺的凶名可不是白来的,当年与西突厥作战,罗蛮子每打胜一仗,地上的血都能淹过人脚脖子。至今有些部落提起此人来,背后还直冒冷气。

  先是被附离夺走了圣狼,然后又被罗艺攻入了领地。在座所有人,没有谁的损失比阿史那骨托鲁更多。而即便这样,他还强颜欢笑,一心一意为整个部族着想。这是何等宽阔的胸怀?想到这儿,很多小汗看向骨托鲁的目光都变成了怜悯,与此同时,他们看向阿史那杰波的目光则充满不屑。

  始毕可汗知道自己又没抓到把柄,挥了挥手,命令杰波不要再和骨托鲁争执,“算了,你们两个别吵了。骨托鲁说得对,咱们应该顾全大局。杰波担心得也没错,如果罗艺和刘季真二人出塞的消息是真的,咱们的确应该先保全自己的族人!”

  “每个部落留下一半兵马继续围攻雁门,另一半兵马回师自救。刘季真麾下没多少人,罗艺麾下以具装铁骑为主,人数不可能多,行军速度也不会快!”咄苾嗣走上前,大声建议。

  这个建议确实有可行之处,所以引起了一阵响应之声。但大伙的热情很多就消沉下去,因为骨托鲁又追问了一句话,“我也赞成咄苾嗣的主张,如果有人愿意带队迎战罗艺,我可以把麾下的兵马分一半给他!”

  刹那间,帐篷内静得连呼吸声都能清晰的听见。没人主动请缨,包括闹得最欢的阿史那俟利弗和阿史那咄苾嗣兄弟两个都闭上了嘴巴。千里迢迢去回援别人的部落,而虎贲铁骑在草原上以逸待劳。谁去了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不小心甚至还会赔上一世英名。

  坐在虎皮椅子上的始毕看到这种情景,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塞上民族很难入主中原的关键,一个部落一个心思,有多少个姓氏,就有多少个想法。中原衰落时,大伙还能凑到一块沾些便宜。待中原重新被一个强者统一起来,塞上民族就只有被人各个击破的份儿。

  “咱们还是尽早撤军吧,至少还能全师而退!”阿史那却禺看出了始毕的真正想法,站起来,低声建议。他现在手中无一兵一卒,已经威胁不到任何人。所以无论说出什么话来,都不会引起不愉快的联想。

  不待别人开口,始毕可汗先点了点头,“却禺说得极是,咱们既然已经失了锐气,不如尽早撤军。只是得想一个稳妥的撤军方案,不能太仓猝了,给了姓李的可乘之机!”

  这是此番南征的另一个收获!所有部落首领都认识了个姓李的将军。就是此人,抢走了骨托鲁的银狼,打伤了他的妻子。也是此人,与屈突通一道钉在大伙身后,十余天来就像把锥子般,无论谁碰上去都被扎得浑身是血。

  “我建议大伙依次撤离,统一行动,过来桑干河后再分散回家”却禺想了想,再次提出谏言,“呾度设大人的部众损失最大,所以他第一个撤。火拔和阿失毕的领地也受到了进攻,走第二波。咄悉匐、斩啜和颉跌利施走第三波…….”

  “我愿意给所有人断后!”阿史那骨托鲁终于勇敢了一次,站起来,大声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被他吸引,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平素最窝囊的人居然表现得如此勇敢。比起阿史那俟利弗和阿史那咄苾嗣的外强中干,骨托鲁才更对得起阿史那家族的血脉,更值得大伙信任。

  “我,阿史那家的骨托鲁,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隋军就无法跟上来!”阿史那骨托鲁拔出刀,刺破手指,“长生天见证,如违此誓,人神共弃!”

  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出来阿史那骨托鲁在收买人心,但在这一刻,却没有人能够鄙视他。虚伪有时候也需要用一些勇气来支持,留下断后的人需要面对从中原各地赶来的勤王兵马。最近这几日,来自南方的号角声就没间断过。大队大队的士卒或进入屈突通与那个姓李将军所搭建的营垒,或者大张旗鼓地在附近安营扎寨。每天夜里,他们打起的火把都能照亮半边天。

  ‘即便骨托鲁汗不主动请缨,启民可汗也会留下他断后!’更多的伯克们心里反而对骨托鲁的举动报以同情。一个狼群里拥有强壮的公狼太多并不是件好事,作为狼王的启民适时地扑死某个隐藏的挑战者也天经地义。但彼此地位相对照,某些权力和领地都稍大的伯克们未免有兔死狐悲之感。所以,他们在经过骨托鲁身边的时候,都尽量表达了一下发自内心的感谢。

  “回到草原后,如果需要我火拨帮忙,尽管开口!”领地与骨托鲁只有一水之隔的土屯官火拨低声许诺。

  “谢谢火拨兄弟,我去年得了个女儿,听说闳ツ暌驳昧烁龆印5人嵌汲ご一些,我们两家可以亲上加亲!”骨托鲁仿佛还沉浸在自己虚构出来悲壮气氛中,开始安排自己身后之事。

  “承蒙骨托鲁兄弟看得起,你女儿就是我女儿!”火拨用右拳轻捶胸口,以示不负所托。

  骨托鲁握拳,先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然后再将拳头递向火拨,与对方的拳头在半空中轻轻相碰。“等你回到草原,咱们一起喝酒!”另外几个部落头领也凑上前,用拳头轻磕骨托鲁的拳头。根本不在乎启民可汗已经发黑的脸色。

  前提是他能活着回到草原!与火拨并肩而行的伯克阿失毕用看死人的目光看了一眼骨托鲁,心道。他更关心的是对方的妻子,那可是一个草原上有名的美人儿。如果骨托鲁战死了,而他的弟弟和儿子又恰恰无法继承父亲的女人……想着这些,阿失毕轻轻地擦去即将流出来的口水。

  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各部头领们陆续离开。他们在半夜时分悄悄拔营,将已经被血染红的孤城雁门抛在了身后。

  第一个发现联军表现异常的是城墙上的守军,在将近一个月的残酷战斗中,他们几乎学会了竖起耳朵睡觉。只要城下稍有风吹草动,当值的将士立刻醒来,箭尖探出射孔,用身体顶住城墙垛口。

  “乖儿子们,又送霄夜来了!真准时!”校尉吴俨低声笑骂。趁守军疲惫时开展偷袭是攻城者的惯用伎俩,几乎每天夜里都要来上这么一、两回,大伙见惯了,已经不觉得新鲜。

  半个月来,冲入雁门的雄武营弟兄在城墙上与异族武士展开了生死博杀。每天都有无数人倒下。但这支曾经在黎阳城下硬扛住了叛军攻击的队伍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勇悍,几乎每一个弟兄的性命都需要三个以上的胡人性命来交换,从来没有人后退过半步。很多在当年雄武营一建立时就加入的百战老兵倒下了,很多在黎阳城内才被收编的新丁取代了他们的位置,成为百战老兵。

  老兵们对付敌人的夜袭有很多办法,但今夜他们的办法一个都没能用上。半柱香之后,塞上联军营地里的嘈杂声继续,而城墙根下却寂静无声。和往日一样的火把及箭雨都没有按时出现。敌人还在移动,朦胧的月芽下可以看到长龙般的影子,但不是向南,而是向北。

  “突厥人要退兵了!”兵曹王七斤猛然醒觉,兴奋地叫道。忽然间,他觉得浑身发软,每一块肌肉都提不起半分力气。胜利来得太突然了,几乎像是在做梦。对于自从冲进来那天起就没打算活着下城的他们来说,这从天而降的好梦简直过于奢侈。

  很多垛口都传来了低低的议论声,大伙不能确定所看到的情景是不是敌军故意装出来的,所以不敢轻言开城追杀。但很多人凭直觉感受到,大伙挺过了这场灭顶之灾,离衣锦还乡的日子再不遥远。

  衣锦还乡的承诺是皇帝陛下亲自给出的,在守城的最危急时刻,两眼熬得通红得陛下曾经亲自走到城墙上为大伙搬运矢石。他信誓旦旦地保证,如果这次能平安回到洛阳,就再不提征辽的事情。并且还亲口许诺,只要守住此城,“无官直除六品,赐物百段;有官以次增益!阵亡者荫其子,官府厚养其家!”

  “七斤哥,你算过没有,如果突厥人真撤了,你能做到几品?”校尉吴俨爬到王七斤身边,低声询问。

  半个多月没下城墙,他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儿和血腥味儿。王七斤被熏得直发晕,脸上却露出了浓浓的笑意。“我不知道,皇上说以次增益,却没说怎么个增法。不过即使按正常方式论功,我至少也能升上两级!你呢,这半个月一共杀了多少敌人?”

  按大隋军律,杀死三个敌人即可策勋一转,策勋三转军职则向上升一级。自在宇文士及将军的带领下闯入重围以来,雄武营至少顶住了突厥人五十余次进攻。按每次进攻阵亡一千士卒计算,至少有五万敌军死在雁门城下。目前雄武营侥幸活下来的士兵大约有九千余人,平摊到每个人身上的首级数大约是五个。作为奉命指挥一侧城墙防守的督尉,王七斤还有指挥得当的功劳可领。若各种战功能如实累加上报的话,他升迁后的军职至少是个鹰扬郎将。

  “我能分到的功劳肯定没你多!”吴俨想了想,带着满脸憧憬回答。“我记得第一天的时候,我从城头上砍下去三个。还推翻过一次云梯,但不知道上面的人摔死没摔死。接下来几天就顾不上数了,多是用箭在射,看不到对方伤在哪。但三天总能蒙上一个吧。”

  他掰着手指,唯恐遗漏。“三,再加上五个,再加两个!我至少杀了十个突厥人唉!”他大叫。兴奋过后,又约略觉得有些遗憾,“可惜我已经是校尉了,顶多再升一级。他们那些没有官职的就好了,皇上说直接升到六品,一下子就是校尉!”

  “别胡说,你这官迷!简直长了幅猪脑子。皇上说升到六品,不一定全都升到校尉。整个大隋才多少官军,九千多个校尉,咱雄武营往哪放!”王七斤笑着捶了吴俨一拳,喝道。

  吴俨讪讪地回头,四下张望。其他几面城墙上也有值夜的士兵被城外的响动惊醒,刀尖在月牙下闪着点点微寒。“可不是么,九千多校尉,那得多少兵才够带。”这是个无比庞大的数字,吴俨的手指不够用。良久之后,他拍了拍冰冷的头盔,叹道,“可能皇上也没想到咱们最后能有这么多弟兄活下来吧!”

  刹那间,天空中泻下来的星光居然有些冷。冻得周围几个唧唧喳喳做着升官发财好梦的士卒全部闭上了嘴巴。“别胡说,当心被人听见!”半晌之后,王七斤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疲惫不堪。

  皇上原来又在忽悠我们,或者他巴不得更多的人战死!虽然大伙都紧闭双唇,愤怒却火焰般蔓延开去,传遍整个城墙。大伙忽然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奋勇,这样的昏君,让他被突厥人捉去也罢,省得他再继续造孽!

  ‘皇上没有想到最后能有这么多弟兄活下来,所以他信口给大伙封六品官。当他发现有这么多弟兄活下来,肯定会反悔!’所有人都猜到了最后的结局,但敢怒不敢言。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士卒,平素御辇的影子都见不到。更甭说向皇上去抗议。随便一个官员下令,就可以将他们抓走,鞭打,甚至就地处决。他们手中的刀保护得了这个国家,却保护不了自己。

  “如果李将军还在的话就好了,他肯定尽最大可能替大伙去争!”有人叹息着放下弓箭,仰面朝天地躺下。他能看见塞上所特有的夜空,因为月亮只有一个芽儿,所以星大如斗。正北方有一颗最耀眼的星星,几乎令浩瀚银河全部失去颜色。

  “李将军还在雄武营时,他随便轻易不做出承诺,但从来不骗大伙儿!”吴俨也收起兵器,躺到了城头上。战役结束了,大伙对朝廷的用处也告一段落。至于朝廷怎么兑现当日的承诺,弟兄们都干涉不了。所以与其想这些,不如先睡上一觉。至于城下的突厥人,他们跑远就跑远吧!与咱们这群当兵的何干?

  心情瞬间从兴奋的高峰跌入沮丧的低谷,让很多人疲惫不堪。他们陆续躺了下来,不再关心城外的敌情,也不准备向上司禀告塞外兵马退却的消息。很多人又想起了当日的黎阳守卫战,据说李将军就是因为私自将军粮作为奖赏分配给了弟兄们,才被宇文述赶出雄武营的。两年多了,当年的那批将领们离开的离开,战死的战死。如今雄武营的核心,几乎全是宇文家的人,一个比一个面目可憎。

  “我有个办法,也许能让李将军回来!”城垛口下,突然有一个比蟋蟀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嘀咕道。

上一页 隋乱(家园)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