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酒徒->隋乱(家园)->正文

第六卷 广陵散 第四章 变徵(五)

  壮武将军刘义方比预计时间晚了四天才返回幽州地界。车驾进入蓟县时已经是半夜,他却不顾疲惫,直接闯到了大总管罗艺的府邸。主从二人秉烛商讨了两个多时辰,直到窗户纸发亮,才红着眼睛各自去休息。

  第二天上午堪堪过了巳时,罗艺便迫不及待地赶到了议事厅。命令亲兵擂鼓聚将,召集麾下所有肱股共同商讨下一步的举措。

  与博陵方面交涉失利的流言早已在军中传开,所以年青一代的将领们个个擦拳摩掌。幽州素来重军功,而眼下在罗艺的治地附近又缺乏堪与虎贲铁骑抗衡的对手。因而攻打博陵是很多军官近年唯一可把握的机会,倘若错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盼到。

  一些沙场老将和文职幕僚却面色凝重。眼前的富贵来之不易,他们不希望因为某个决策的仓猝而将已经握在手中的繁华也赔进去。况且兵危战凶,影响胜负的因素很多,不仅仅是敌我双方的军力对比。一场偶然发生的暴雨、一次毫无征兆的瘟疫,都可能毁灭一支百战雄师。所以能将决定做得慎重些,大伙还是慎重些为妙。以免投机不成,反被人倒追上门,连安身立命的资本也丢掉。

  冒进和持重两派的争执由来以久,谁都说服不了谁。因此每每外界出现风吹草动,双方私底下肯定又是一番唇枪舌剑。但有罗艺在帅位上镇压着,大伙都尽量把攻击范围限制在对事不对人的框架内。偶有违反,也很快纠正过来,不让幽州道整体蒙受损失。

  这一次,罗艺没给任何人逞口舌之利的时间,众人刚刚到齐,他便命令刘义方将一封据说是冠军大将军李旭的亲笔信取了出来,当众朗读。

  整封信写得文四骈六,根本不像由武人所写。但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思幽州众人还是听明白了,博陵军在敷衍他们,并且是以一种蔑视的眼光来敷衍。说什么“武将之责,但在守护”,好像幽州军就是一伙饿红了眼的强盗,打下天下来为的就是坐地分赃一般。谈什么“严整军纪,多行仁义”,仿佛全天下除了他李大将军外,别的武将都是纵兵行凶的歹徒,早晚必遭天遣。你李旭既然有圣人心肠,为什么不把五个半郡的基业奉献出来,然后归隐林泉?还不是做着拥兵自重,寻找适当机会逐鹿天下的打算?

  但这封信又不能完全看做敷衍,至少李旭在信中声明了,如果幽州大总管罗艺南下剿灭窦建德,他将“擂鼓鸣角以壮将军行色”,并且答应在窦建德、高开道被剿灭后,立刻上本皇帝陛下,表虎贲铁骑“匡扶朝廷,解民倒悬”之功,决不眼睁睁地看着幽州众人的战绩被某些居心叵测的官吏给抹杀掉。

  ‘李旭身边有个高明的谋士在指点。’听完信后,无论冒进派还是稳健派,都不约而同得出了如是结论。对于那位近邻的秉性,本着知己知彼的念头,很多幽州将领都多少做些了解。在他们看来,李旭属于脾气极为刚直的那类武将,很少绕弯子跟人说话。包括上一次来信请求虎贲铁骑北上草原抄突厥人后路,也是聊聊数语便将利害关系解释得明明白白。根本不像这一回,给了人无穷的遐想空间,实际上却等于什么好处都没答应。

  光凭这封信便作为宣战借口显然有些牵强,那只会让旁观者觉得幽州军是恼羞成怒。但就此便把博陵军当作盟友更不可能,对方答应的是待幽州军解决掉窦、高两路乱匪后,替所有将领向朝廷表功,而不是举荐罗艺做河北讨捕大使。况且此举前提是幽州军真的能剿灭叛匪,重建河北秩序。在窦、高二贼没覆灭前,博陵军等于和幽州军之间什么实质性的协议都没有。

  “小子倒是奸猾!请问刘将军,大帅委托你的另一个使命,博陵方面答应没有?”跟身边几个同样年青的将领小声嘀咕了几句后,曹元让沉不气,第一个站起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没有!”刘义方摇头苦笑,“他们说官府不与民争利,铁器在本朝虽然属于官府转卖。但六郡和幽州都属于大隋境内之地,无须像对突厥、高丽那样严格限制。所以只要咱们这边允许行商买卖生铁,并在税费方面慎重斟酌,粮食和生铁之间的流通自然由民间便可带动起来,根本无需官府再横插一手!”

  “那还犹豫什么,直接打过去就是了!大帅所提的两个建议他们都不肯接受,分明是仗着有昏君撑腰,不把咱幽州放在眼里!”没等刘义方把话说完,曹元让已经气得满脸乌青,咆哮着道。

  幽州大总管罗艺一共委托了刘义方两项使命,第一项是与博陵方面相约共同出兵,替朝廷扫荡河北各郡叛逆。第二项便是按照一个双方彼此都能接受的价格,准许幽州以生铁、马匹和皮革交换博陵六郡的粮食。这两项协议无论达成哪一项,在外界看来都等于将博陵绑上了幽州战车。但是刘义方去了小半个月,居然半点好处都没捞到。

  “至于生皮和战马,对方倒是开了个口子!”不理会曹元让的愤怒,刘义方耸耸肩膀,继续道。他很看不起诈诈唬唬的曹元让。但却不愿意跟此人伤了和气。因为对方真实情况绝对不像其表面上露出来的那般浮躁无知。此人之所以于大庭广众下一再装疯卖傻,不过是其背后势力的一种处事手段而已。这一点,明眼人从曹元让去年与忠武将军步兵两个起争执后的处理结果上就能看得出来。蓄意污蔑上司的曹元让不过是被降了一级官,而追随了罗艺多年的步兵却被派去塞外坐镇。与其说是罗公看重了其独当一面的能力,不如说被踢出了幽州军的决策圈外。

  “他们说自家货源价格远低于幽州所供应,数量也能满足军中所需。所以多谢大帅美意。至于民间买卖,六郡从未禁止过,自然也不会过多干预!”

  此话一落,曹元让的气焰登时小了半截。铁矿、生皮和战马三项,是整军备战所必须。因此幽州方所提出的交易要求,不仅仅是只对自家有利。李旭治下六郡的铁矿产量不高,生皮和战马更是稀缺。若是李旭想发展壮大实力,幽州所提供的三样货物缺一不可。但博陵方面却利用幽州各地税赋过高的弱点变相谢绝了这个提议,并且通过货源与价格的探讨,隐隐点明了他们可能还存在一个联系十分密切的盟友。

  铁矿的来源可能是河东,毕竟李渊和李旭还号称同宗叔侄。至于生皮和战马,来源除了罗艺治下的辽东三郡外,只可能是胡人那里了。想到这,有人立刻记起了当日替李旭送信的潘占阳,皱着眉头惊呼道:“上次那个姓潘的,不就是契丹人的什么管家么?莫非,莫非是契丹人一直在支持着他?”

  “支持不一定,但彼此之间肯定有联络!”刘义方点点头,对同僚的推测表示赞同。“从薛世雄所控制的地段出塞,一样可以走到契丹人的部落。那边好马和生皮卖得素来贱,姓李的又是商贾出身,对这些东西门儿很清!”

  “如果是契丹人问题倒不大。我担心的是突厥人,传说姓李的手中曾经有一头白狼,被突厥人视为圣物。”罗艺麾下的行军长史秦雍想了想,忧心忡忡地道。

  如果现实真如他所料,局势便更加扑朔迷离。眼下大隋朝摇摇欲坠,很多本臣服于中原的外族已经重新露出了爪牙。远的先不必提,就在紧邻着河北的雁门郡,刘武周便打着突厥麾下小可汗的旗号四处攻城略地。如果李旭被逼急了,也效仿刘武周那样引外寇为援,幽州方面可就立刻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危局。

  “这人怎么能如此无耻,居然连突厥人都敢勾结!”几个幽州将领不满,义愤填膺地骂道。根本没考虑自家无缘无故挑起战火的举动,与突厥人的行为方式有多大不同。

  “无论如何,咱们便不得不提防些!突厥人最恨的便是咱们幽州!”另外几位追随罗艺多年的老将建议。虎贲铁骑坐镇边塞,主要对手便是突厥人。从罗艺以下一直到普通士卒,凡是有十年以上行伍经历者,没人刀上少沾过突厥人的血。

  “我和子义昨夜已经推测过,姓李的不会与突厥人结盟。他为人虽然有些不知道好歹,勾结外敌辱没自家祖宗的事情却也做不出来!”一直没开口的大总管罗艺摇了摇头,否决了这种可能。

  污蔑对手并不能抬高自己。幽州大总管不屑这样做。他了解李旭,就像了解自己的过去一样了解。这个人出身寒微,所以内心深处极为骄傲。此人付出了比世家子弟多数十倍的代价,才一步步从普通士卒爬到大将军高位,建立赫赫威名。此人会像珍惜羽毛一样珍惜自己的声誉,绝不可能短视到为了一时之利勾结外族以自污的地步。罗艺甚至还可以料定,刘义方能这么快拿着李旭的亲笔信赶回来,肯定是于其到达博陵之前,远在河南的李旭已经得到了薛世雄部全军覆没的消息,并猜到了下手之人为幽州军,所以提前做好了相应准备。

  “那大帅还犹豫什么?河北可是霸王之基,当年袁绍就是在那里打下的根本。咱们与其坐等姓李的继续壮大,不如早点将其连根拔起来!”正当罗艺对敌手赞赏有加之时,误会了其本意的曹元让又跳了队列,大声建议。

  “老夫也早有此心。想凭几句空话糊弄我,姓李的算盘打得精,却未免太小瞧了咱们!”罗艺冷笑着点头,然后又非常犹豫地补充道:“但子义说他在博陵还遇到了另一伙人,令老夫不得不慎重!”

  “谁?”几个年青将领见罗艺如此犹豫不绝,知道来人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异口同声地追问。

  刘义方脸上的表情明显犹豫了一下,目光转向罗艺,却从主帅那里没有任何反对的暗示。想了想,尽量简单地介绍道:“河东李渊的次子,鹰扬郎将李世民!”

  幽州诸人之所以急着打博陵的主意,第一是由于双方彼此之间离的太近,不将这个肘腋之间的麻烦解决掉,幽州军就休想走得更远。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李旭崛起时间短,根基薄,只要一战吞了其治地,就不愁他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但河东李渊不一样,此人三代公卿,门生故旧遍天下。即便是在最落魄的时候,只要发封信出去,也能拉起数万追随者来。况且这两年李家已经将大半个河东道牢牢地握在掌心,要钱粮有钱粮要人才有人才,论实力丝毫不比幽州小。

  如果幽州军单独面对博陵军,取胜的把握至少有七成。但遇到两李联手,恐怕连半成把握都剩不下。因此,一些老成持重者不禁暗自懊悔,怨大伙千算万算,不该漏算了两李之间的关系。一些年青人却气愤不过,瞪着眼睛大声嚷嚷了起来,“不过是又加上个李老妪么,一并擒了便是,难道他还有三头六臂来!”

  你等倘若真是信心满满,又何必提这个‘怕’字!看着年青一代们的表现,刘义方忍不住在心中叹气。暗道:“罗公这两年也不知是被积雪晃花了眼睛,还是被痰迷了心窍。将一干有胆有识的老兄弟贬的贬,逐的逐,光启用这些表面光鲜绣花枕头。这种人用来打哈哈凑趣还差不多,指望他们去攻城拔寨,简直无异缘厩笥悖 

  正懊恼间,猛然听见一个平和的声音问道:“刘将军几时见到的李世民,可曾与他详谈?”

  ‘这倒是个有心机的。’刘义方暗赞,抬起头来,刚好看见罗成充满疑惑的双眼。见是少将军垂询,他赶紧站起身,抱了抱拳,朗声回答:“回将军的话,卑职是三天前碰到的李世民,跟他一起吃过两顿饭,聊了聊对时局的看法。因为未曾奉命,所以不敢与之深交!”

  “刘将军何不请李公子顺路来幽州转转!”听完刘义方的话,罗成低声责怪,脸上的表情不无遗憾。

  “此话我也提起过,只是李公子说他到博陵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妹妹,所以抽不出太多时间。对少将军的名头他倒是仰慕得很,希望日后能有机会与您结交!”刘义方点了点头,笑着回答。

  罗成能看到幽州与河东两家能结成盟友之后的好处,作为在罗艺麾下奔走多年的老将刘义方又怎能看不到?只是对方明显是负有使命而到博陵的,绝不会半途改变初衷。况且幽州大总管罗艺与河东道讨捕大使李渊二人之间从来没有过往来,临时攀关系,哪会如此轻易攀得上?

  “哦!倒是我将此事看得简单了!”罗成点点头,并没有被对方刻意的奉承而感到高兴,。“李公子何时有妹妹嫁到了博陵?咱们怎么没听说过?况且他们两家不是同宗么?”

  “这个情况末将也是刚刚得知。河东李渊的女儿便是大将军李旭的妾室。先前估计是怕引得陛下不快,所以其身份秘而不宣。但至今李将军依然没有正妻,想必是极看重这门婚事,不忍再娶一个大妇来压在唐公的女儿头上。至于同宗,本朝胡风甚盛,五服之内的同姓通婚尚不足怪,更何况他们只是几百年前的本家?”

  “此言有理,那李渊本为大野氏,跟飞将军李广未见得真有什么关系!”罗成冷笑着摇头,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屑,“能拉住如此一个好女婿,即便真是同姓,李渊想必也不会在乎!”

  他的语锋向来与目光一样尖刻,此刻心中存了轻视之意,更不会给敌手留什么情面。但在冷嘲热讽之余,心中却未曾乱了方寸,很快,便从刘义方的陈述中嗅出了一些阴谋的味道来

  “这么说,刘将军你到了博陵之后,等了好几天才见到李世民的了?”奚落够李渊和李旭二人的品格后,少将军罗成皱着眉头问。

  “等了七天,几乎是在临走前,才看李世民。”刘义方想了想,十分认真地回答。这也正是他和罗艺二人昨夜发觉的破绽之处,但二人是探讨了近半个时辰后,才于细枝末节中找到了疑点。而罗成却在聊聊数语中,便发现了蛛丝马迹。其中高下,一望便知。

  “刘将军可否把整个过程详细说说,晚辈总觉得其中蹊跷甚多?”得到了肯定答复后的罗成脸色愈发凝重,拱了拱手,请求。

  带着几分欣慰,刘义方将目光看向幽州大总管罗艺。刚巧也在对方目光中看到了欣慰的神色。

  “子义,你把整个过程从头到尾说一下吧。孩子们都不小了,也该让他们多参与些事情,省得一个个看上去没轻没重的!”冲心腹爱将点点头,罗艺微笑着命令。

  “谨遵大帅之命!”刘义方先向罗艺拱了拱手,然后清清嗓子,将这次出使的过程娓娓道来。

  此番南下,他是以渔阳郡户槽主薄的身份到桑干河南岸采购粮食的,因此首先拜会的目标是上谷郡郡守崔潜。谁料到了易县后,郡守崔潜却不肯相见,推说小额需求只管在民间购买即可,若是大额,他亦不能做主,不如到博陵去找军司马赵子铭。

  “那姓崔的真是窝囊,如此畏手畏脚,也不怕给他的家族丢脸!”听刘义方说刚开始便碰到软钉子,几个幽州幕僚愤愤不平地道。

  “今年春天新开出来的荒地中,至少有万余亩是他博陵崔家派奴仆所为。姓李的对他家去年做下的事情既往不咎,并能出这么大手笔拉拢。他若是再有什么二心,反倒会被天下人耻笑了!”虽然看李旭哪里都不顺眼,罗成却能发现并认可对方的优点所在。摇摇头,笑着点评。

  “少将军说得极是,光荒田归开垦者所有这条德政,就不知道为姓李的拉拢了多少人心。我这一路上尽量打着私人名义拜会故旧,但肯暗中见一面的却没有几个。特别是那些刚刚得到官职的士子,几乎人人念李将军的恩。若不是有咱们在桑干河上陈兵数万,他们差一点将我当细作抓起来,关到大牢中去!”刘义方点点头,继续补充。

  在易县碰了一鼻子灰后,他便立刻在当地差役的“护送”下前往博陵。先是以同样的理由拜会博陵郡守张九艺,然后被对方以同样的理由婉拒。接着他便收到军司马赵子铭的邀请,要他到总管衙门赴宴,光明正大地与六郡官员会面。

  刘义方刚好需要与这位在博陵军中地位仅次于李旭的人物拉上关系,因此欣然答应。结果在博陵大总管衙门,他受到了地方官员和几大家族头面人物的集体责难。刘义方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自然不会被一个小小的下马威给撂倒,抖擞精神,舌战群儒。结果越交流下去他越诧异,几乎大半个博陵的头面人物都清醒地意识到了朝廷已经无药可救,只是他们对幽州军提出的应对方案却决不赞同。

  “他们对朝廷早已绝望,但他们对姓李的却信心十足。所以李将军的决定几乎就是众人的决定,如果姓李的仍然继续选择为朝廷卖命的话,六郡士卒肯定会追随到底!”想起自己在博陵的经历,刘义方感慨地总结。

  李旭管辖的五个半郡属于四战之所,无有什么地利可凭,也没有什么天时可侍。但兵法有云,“取天下在德而不在险”,在得民心这一点上,李大将军却比幽州的罗大将军强出太多了。

  失去朝廷的供应后,为了养活麾下的虎贲铁骑,幽州大总管罗艺几乎将治下各郡刮得盆干碗净。反观博陵各郡,没有置办多少重甲骑兵,却让数十万亩荒地重新长满了庄稼。倘若双方开战,在野外幽州军肯定能将博陵将士打得落荒而走。遇到堡垒和城市,则对方肯定上下齐心,誓死于入侵者周旋。

  当然,这些话刘义方不能直接跟罗艺说,只能转弯抹角地表达自家的心得。即便是这样,幽州军中仍然有很多人对现实接受不了。

  “那些地方大户都是些墙头草,姓李的给了他们好处,他们自然一切惟姓李的马首是瞻。但姓李的一旦没好处再给他们了,他们还不是一样投向别人怀抱?”行军长史秦雍身后,有人不屑地点评。

  “问题就在于,他们在支持咱们幽州这件事情上,看不到半点好处!”刘义方摇摇头,反驳。

  “刘将军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大帅不够勤政爱民么?”曹元让从刘义方的话里找到了一个破绽,立刻抓住不放。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觉得咱们先前把事情考虑得过于简单!”刘义方不愿与其争论,将目光转向一边,低声回答。

  眼看着大伙又要跑题,罗成赶紧咳嗽了一声,将周围的喧嚣声都压了下去。盯着刘义气方的眼睛,他继续追问:“刘将军可曾到四处转转?”

  “赵司马想向咱们示威,命人带着我看了半个博陵郡内的田庄、堡寨和兵营!”

  “那些新安置的流民看起来如何?”罗成也点点头,继续询问。

  “仍然面有菜色,但精神头很好!我私下派人探访过,每家一日基本都能吃上一顿稀,一顿野菜。”刘义方想了想,郑重回答。

  “士卒训练如何,城墙可曾修整过?”罗成的眉头向上挑了挑,又问。

  “城墙还是很破旧,但已经有开始修补。那些队正以上将校名下都分有田产,因此士气极高!”刘义方叹了口气,给出了一个众人都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幽州方面之所以派刘义方出使,便是因为他不但精通军务,而却对民政也深有了解。从他的观察中,大伙可以看出来,眼下博陵方面军心、民心、士气都很齐整,打他们的主意所付出的代价一定相当地大。况且李渊还可以从河东那边持续不断地派遣援军过来,打到最后,幽州军很可能损兵折将却一无所获。

  但不出手解决掉博陵军,幽州军在攻掠其他地方时,就要时刻提防李旭麾下的将领从侧面捅自己一刀。其可能造成的伤害之大,亦远非幽州军所能承受。

  “李旭的信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了解完对方军情和民情后,罗成又问。

  “在李世民露面之前!大约是五日前的未时!”刘义方知道这是关键中的关键,因此说话的语速放得很慢,尽量避免误导了别人。“随后李世民就露面了,身边带着长孙顺德,还有刘弘基!”

  “这就对了!”罗成微笑着抚掌,“想必眼下犹豫的不止是咱们,河东李渊也头疼得很。”说道这,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他将面孔径直转向了自己的父亲,“父帅,我建议咱们麦熟后立刻出兵,直取河间与平原两郡。暂时不必考虑博陵,咱们打不动它,博陵军也不可能有力量干涉咱们。待咱们打下了半个河北,姓李的即便有心与咱们相争,也没那个力气了!况且,他如果继续逆天而行,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很难说!”

  众年青将领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罗成的葫芦内到底卖得什么药。只有罗艺、秦雍和为数不多的几名虎贲铁骑中的老将轻拈胡须,微微点头。少将军今日的表现深有乃父之风,不但目光敏锐、心思缜密,而且行事足够果决。

  李世民不是来给博陵帮忙的,虽然两李现在有翁婿之亲。

  杨家失其鹿,有很多英雄豪杰都有争逐之心。

  罗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

  李旭如果不肯随波逐流的话,等待着他的,只有唯一一个结局。

  正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河东使者的心思还真让幽州众人猜了个着。李世民并不是前来替妹妹妹夫撑腰的,眼下他所图的,却和幽州罗艺一模一样。

  “只恐怕我这个挡箭牌充不了几天,罗艺在幽州树大根深,麾下的其他人未必如刘子义那么好糊弄!”送走了幽州使者后,李世民也急着返回太原。家中最近事情多,哥哥建成又奉命前往长安联络李家故友,能早一天回去,就可以多帮父亲一些忙。

  他可不想坐享其成,乱世到来,正是英雄豪杰一展身手的大好时机。即便做不了令敌国君主寝食难安的孙仲谋,至少也能像前朝大将军王杨爽那样,替哥哥打下半壁江山。

  “只怕二哥连刘将军也没糊弄住,他赶着回去,不过是发觉形势与先前预料又大不相同罢了!”萁儿双手捧着一杯热茶,从缓缓升起的水雾中感受着其中温暖。多年不见,哥哥已经脸上已经长出了胡须,看起来比以前更英俊,更睿智、隐隐的还透出一股逼人的霸气。只是记忆中很多温馨的画面,如今也变得渐渐陌生,永远不会再现。

  “如果是那样,罗艺应该知道如何取舍。万一他不分轻重地胡来,即便父亲一时无法相顾,你们夫妻也可以退到河东去重整旗鼓!双方日后再放手相博的话,咱们李家绝不会输给他!”李世民笑了笑,说道。

  “仲坚绝不能容忍他辛辛苦苦才开垦出来的荒地再度被战火破坏掉!罗艺如果真的不分轻重的话,我会亲自上城激励士卒,一直守到他从河南抽出身来!”萁儿轻轻抿了口茶,低声回应。

  “妹妹不愧为我李家的女儿,巾帼不让须眉!”李世民的目光笑着看过来,脸上的神情十分值得玩味。

  “嫁了一个为将的丈夫,少不得也学一些领兵的皮毛!”萁儿吐了吐舌头,笑容中露出几分顽皮。

  兄妹几人中,只有世民和婉儿不在乎嫡庶之别,平素和她走得近。所以在自家哥哥面前,萁儿也不想装什么大家闺秀。繁文缛节抛开后,小女孩的天性暴露无遗。

  “况且嫁得还是个百战百胜的名将!”刘弘基大笑,拊掌赞道。

  “刘兄休要取笑我们。李郎说他的用兵本事,还有一半是刘兄手把手教导的呢!”萁儿将茶碗举到眉心,遥遥地向刘弘基致意。

  “那是仲坚抬举我!”提起当年的旧事,刘弘基心中感慨颇多。“我哪里教过他什么本事,倒是当年在辽东时,他没少帮了我的忙!”

  “事实到底如何,我也不大清楚。反正郎君对当年的情谊一直念念不忘!”萁儿眉眼间含着笑,低声补充。作为一个合格的女主人,她必须让所有贵客不感觉被冷落,因此向刘弘基敬完了茶,将目光又转向了坐在李世民另一侧的长孙顺德:“长孙叔叔身体还好么?最近有没有见到我嫂嫂。她最依恋,不知道出嫁之后,性子变了没有?”

  “还好,还好,劳二小姐挂念。至于你嫂子的性子,这得问你二哥。在我这当长辈的眼里,孩子无论怎么变,都还是当年模样!”长孙顺德朗声回答,脸上的笑容令人感觉如沐春风。

  “于我们这些晚辈眼里,长辈们的音容笑貌也总不会淡去,纵使多年不见,亦如就在眼前呢!”萁儿微笑,以自家子侄的身份回应。

  她现在的一频一笑,都符合唐公家族培养的闺秀标准了。如果不是知道底细的人,还真想不到一个庶出的女儿,举手投足之间能做到如此落落大方。

  “当年你一声不吭离了家,好多人都吓坏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唐公还保持着镇定,表面上说不再认你这个女儿,暗地里却命人保护好你。想必是在那时,他就料定了你们夫妻日后琴瑟和谐,日子必然过得美满得很。”

  “侄女那时年少胡闹,给长辈们添麻烦了!”萁儿在座位上欠了欠身,回应。

  “不是胡闹,是你们这些年青人有眼光,有见识。考虑问题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长远!”

  “侄女那时一时情急,走一步算一步,哪可能长远得起来!”萁儿嘴角微微翘起,摇头否认。过去的事情,她只当一个值得珍惜的回忆。偶尔拿出来翻翻,品味年少时的执着与痴狂。至于不相干的人和事,是无论如何也掺杂不进这份回忆之中的。

  “若不是目光长远,怎可能选得如此一个好夫婿!”长孙顺德轻笑着摇头。“文武双全,又重情重义。倘若辅佐的是一个明主,将来不难青史留名,公侯万代!”

  “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能自保就不错了,哪指望更多!”萁儿叹了口气,笑着摇头,“长孙叔叔和二哥应该在很早之前便看得出来,仲坚并不是个胸怀大志的!”

  “二妹又说孩子话!”李世民摇头,亦笑,“不胸怀大志能坐拥六郡膏腴之地?依我看来,仲坚本事这么大,人望又高。不在乱世中建一番功业太可惜了。况且皇上自己都不想要这江山,他又何苦舍生忘死地去替人坚守?”

  这才是今天要确定的主题。数日来,类似的话李世民已经说过多次,但萁儿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诿不答。眼下箭已在弦,无论如何,太原方面要从博陵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萁儿头从茶碗上抬起来,目光平静而倔犟。“夫君的性子向来执着,当年咱们李家落魄时,他不也是宁被皇上猜疑,宇文家排挤,也不肯否认彼此之间的姻亲么。皇上那边落魄了,想必他心里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那时和这时又怎好比?”李世民的眉毛猛然向上一跳,大声道。

  “在二哥眼里,自然是不同的。可在夫君眼里,姓杨的和姓李的却没什么不同!”萁儿也收起了笑容,正色回应。

  兄妹两个互相对视着,彼此都诧异于对方的态度。终究还是念着血脉相连的情分,稍稍僵持后,便互相将目光错开去。亲切的笑容很快在脸上重新浮现,吹进屋子里的风却愈发地冷了,令人忍不住想缩紧肩膀。

  “萁儿还是像当年一样喜欢跟人抬杠,记得小时候我说大雁是落雪前便南飞,你非要说是落雪之后。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害得两个人一整个秋天都在直着脖子向空中看!。”李世民笑着摇头,努力将话题岔回到骨肉亲情上。

  谈起小时候的事情,萁儿也笑了起来,眉头轻轻促了促,低声道:“二哥不也一样么。分不清楚麦子和韭菜,就非按自己认定的算。结果马踏了人家的青苗,被爹爹逼着去登门赔钱认错!”

  屋子中的氛围瞬间缓和了许多,浓郁的茶香也再度钻进人的鼻孔。长孙顺德在旁边听得有趣,也忍不住插嘴,“当时记得是我陪着二公子去的道歉的,那家老农没想到唐公会如此体恤百姓,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抱着十几个肉好直念佛!”

  “是啊,末了还不忘了挂一袋还没长大的青杏子到我马鞍子上,回去后,吃得兄妹几个直喊牙软!”李世民满脸温馨,笑着回忆。

  “那东西,酸是酸了些,但吃过只后味道还真令人忘不掉!”提起回忆中的味道,萁儿做了个明显的吞咽动作。

  李世民也觉得口中涎涌,喉咙上下动了动。兄妹二人对视,同时笑出了声音。

  “即便到现在,我路过野杏林子,依旧想去摘几个下来。明知道远没到熟的时候,但就喜欢那股又酸又涩的滋味!”

  “博陵这边野杏子很多,每年春天都能摘到不少。二哥如果喜欢,待会儿我派人给你送一筐过去?”

  “一家人么,在一起分享个什么都是好的。不为别的,关键是有那股亲情在!”刘弘基笑了笑,插言。

  ‘可惜咱们谈的不是分杏子!’萁儿心中暗道。微笑着低下头,继续品尝茶中的余味。家中仆妇的手艺很好,细细的茶末被加了盐和各种香料煮滚筛出后,已经吃不出新炒过的那份清苦,反而是几种滋味交织驳杂,萦绕之间透着淡淡的忧伤。

  见气氛已经缓和得差不多了,长孙顺德放下茶碗,又将话头转向正题,“其实像大将军这样的豪杰,对眼前局势想必心知肚明的。他绕不开仅仅是一个结,是该负一人还是负天下!”

  “长孙叔叔过奖了,李郎不过是一武夫,怎可能与‘天下’二字搭上关系!倒是长孙叔叔一直胸怀经天纬地之才,此番终于有了施展的机会!”萁儿转过头,给了长孙顺德一个亮丽的笑脸。

  饶是素有善辩之名,长孙顺德也被堵的两眼发黑,喘了两口粗气,笑着回应:“二小姐谬赞了,眼下唐公麾下可谓人才济济。我只不过是跟在令尊身边时间稍长些,处理起事情来比新来的人娴熟罢了!论及才气和能力,与年青人们根本没法比!”

  “既然父亲麾下的人才已经很多了,又何必非李郎参与不可。咱们家中的人想必都知晓,李郎是个重情义的。即便不赞同大伙的做法,也不会对自己的亲人下手!”萁儿又找到了长孙顺德话语中的疏漏,话说得轻声慢语,听起来却理直气壮。

  李世民、长孙顺德和刘弘基三个又是气结。大隋气数已尽,唐公府几经商议之后,已经拿出了结束乱世的最佳方案。这个方案无论对于唐公李渊还是追随了他多年的这些部属幕僚们都不无好处,甚至对于天下百姓而言,都算得上一个善良正义之举。

  整套方案在开始施行前,有一个关键步骤便是获得博陵六郡的支持。河东李家起兵后,博陵六郡的反应非常重要。李旭如果能加入的话,不但会大增唐公家族的实力,也会让很多举棋不定者看清楚,在所有问鼎逐鹿的势力中,李家无疑是最有希望获取胜利的一家。那样,从龙者和贩卖学识的名士豪杰便会蜂拥而来,滚雪球般使得李家的力量越滚越大。

  “但那样也必然会影响到仲坚的前程。他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将来咱李家真的能化家为国,你们夫妻又如何自处?”刘弘基仗着自己与李旭交情比较深,说话也尽量直接了荡,“萁儿如果做不了主,不如派心腹送个口信到南边去,看看仲坚到底如何打算。反正整个事情才刚开始运作,他多考虑几天再答复也还来得及!”

  “弘基兄此言在理,如果父亲肯多等几天,我想李郎会明白他的意思。可眼下河南战事正紧,能不打扰他,我也希望家里尽量不要打扰他!”萁儿也不愿意把话说得太绝,伤了已经出现隔阂的亲情,站起身,向刘弘基三人行了个礼,回应。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世民反倒不能苦苦相逼了。一边站起身准备离开,一边问道:“仲坚那边打到什么程度了,还算顺利么?我在前几天的酒宴中听说他已经重整了各地郡兵。”

  “昨日最新消息是拿下了原武和阳武两城,并顺利将匆匆赶来救援的王伯当部堵在了半路上。计算时日,差不多该把李密逼出山来了。如果他能解决掉瓦岗军,对于父亲和二哥所谋的大事,想来也不无益处。”虽然身在河北,萁儿对河南战事依旧了如执掌。从斥候们送回的军书上看来,战局目前还在朝有利方向发展。自家郎君最忌讳的人被堵在了荥阳以东,而李密等人又是他的手下败将,未战之前士气先输了三分。

  这个时候,河北无论天塌下来,她都不会让自己的丈夫分心。二哥和长孙顺德等人所说的话的确有道理,但道理归道理,如何选择还要看丈夫的。既然自己跟了他,无论他做豪杰也罢,做英雄也罢,夫妻两个自然要彼此支持着向下走。总不能看着他在前方与人拼命,自己却为了一个所谓的开国之功乱了他的方寸。

  “仲坚娶了你真是有福。隔着这么远,你却事事都先顾着他!”也许是回忆多了青杏的滋味,李世民觉得肚子里有些酸,笑着打趣。

  “若是长孙嫂子嫁了你,还事事顾着自己的家人,你会过得很开心么?”李萁儿宛尔,从侍女手中接过披风,亲手替二哥系在肩膀上。

  “此行路远,二哥保重!”她在心里默念,走出门,将李世民等送出了庭院之外。

上一页 隋乱(家园)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