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酒徒->隋乱(家园)->正文

第七卷 逍遥游 第五章 无名(七)

  国事,家事,在这个很多人都想化家为国的时代,孰轻孰重,的确不是一两句话便能说清楚的事情。非但李世民一个人对此很是犹豫,远在千里之外的幽州大总管罗艺,同样面对着一个无比艰难的选择。

  放突厥人南下,与挡了自己道路的仇敌李仲坚拼个你死我活,这本来是计划之内争夺天下的关键一步。可随着草原上的事态越来越分明,罗艺也越来越犹豫自己当初盛怒之下作出的决定是不是稍显轻率了些?

  虎贲铁骑目前驻扎在柳城,如果需要,罗艺可以在十天之内将其再度调到涿郡战场。可那样做,就要白白便宜了李仲坚和李老妪这对龌龊叔侄。特别是前者,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李老妪派兵跟始必可汗周旋的行为还可以理解,毕竟涿郡与河东都在突厥人南下的必经之路上,丢掉了河东,李老妪就丢掉了自己的根基。而李仲坚呢,他到底图个什么?涿郡大部分都是荒地,他守这片旷野有什么用?如果他想争夺天下还则罢了,偏偏怎么看此人都不像个准备争夺天下的模样。自己不去问鼎逐鹿,却要挡着别人成就王霸之业的机会,此等就实在太可恨了!这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简直就是成心跟罗艺大将军过不去。如果虎贲铁骑千里迢迢去救他,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就是自己对自己捅刀子!无论心里怎么别扭,罗艺都不能犯这个傻!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坐视李仲坚被突厥狼骑生吞活剥,罗艺又觉得非常非常地不甘心。自从出道以来,他这辈子几乎没遇到过对手。偏偏到了暮年,被一个初生牛犊顶了个大跟头。虽然去年博陵军直接击败的是罗成而不是他罗艺,可那种避重就轻的战术,比直接给虎贲铁骑当头一棒还令罗艺郁闷。那次战斗打击的不仅仅是罗成和他麾下的几个年青人,那次战斗等于直接打击了幽州群豪对争夺天下的雄心。如果连个刚刚崛起的李仲坚都收拾不下,虎贲铁骑拿什么去收拾实力比李仲坚强大许多的李渊、李密和杜伏威?

  当天下像一颗熟了的桃子般唾手可得时,所有将士都恨不得罗艺带着自己迅速将其摘下来。可当大伙发现那棵桃树下还卧着一头孤狼,在吃桃子和被咬之间,很多人就不得不作出权衡。权衡的结果是,如果那头孤狼不死,大伙还是轻易别打桃子的主意为妙。所以为了自家将来的前程,罗艺必须要对即将发生在家门口的战争视而不见!

  做这样的一个选择很痛苦。特别是面对着虎贲铁骑中的一些高级将领时,众人眼里狐疑、犹豫、甚至略带失望的目光有时简直能把罗艺逼得如芒刺在背。大伙都是跟了他十几年的老将,这十余年中的大半日子里,虎贲铁骑是作为大隋的国之利器而存在。随时准备用生命和热血捍卫背后的家园,几乎是贯穿了每名将领年青时代的誓言。而现在,他们要将年青时代所坚持的东西全部忘掉,要彻底地否定自己年青时代的人生目标和追求!试问,这个形同南北对折的急转弯,哪个人能轻易地将马头掉过来?

  凭着个人多年的威望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幽州大总管罗艺暂时压下了身边的反对声音。但他知道那些迷茫和失望时刻在困扰着部将们,特别其中一些平时表现优秀者。他们之所以表现优秀,很大原因就是对心中理念的执着。而心中的理念越是执着,作出转变越是艰难。

  “如果李仲坚稍微懂得一些变通多好!”白天在部将面前装得霸气十足,晚上躲回自己的书房里,罗艺就忍不住做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李旭不主动挡到长城上去,他罗艺现在的做法就会容易被部下理解得多,至少不会让人觉得是对多年理想的背弃。守卫这个国家有很多种方式,并不一定非得如李仲坚那样不计后果地蛮干。先保存力量将中原内部的乱象结束,然后再驱逐南下的突厥人一样是一种选择。古人不是说过要懂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么?突厥人不可能一口吃掉整个中原,与问鼎逐鹿的大事比起来,边郡上几块土地的暂时失去能算得了什么?

  罗艺觉得李旭现在的行为很愚蠢。但他对这种愚蠢却很理解。如果再年青三十岁,也许他也会做和对方一样的选择。那时的他没有多少野心,也没有多少羁绊。有的只是年青、热血和一种叫做梦想的东西。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对自己的每一项决定担负更多的责任。

  不像李旭那样毕生如浮萍般飘荡,即便在河北六郡也没扎下根。幽州大总管罗艺不同,他已经把自己的根扎在了幽州,十多年来,他和自己的部将、谋臣们已经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家族。他做决定的时候,不能像李旭那样任性而为,他要为自己的家族考虑,为所有支持者的家族考虑,为自己的儿子和别人的儿子考虑。拥有的越多,肩上的责任越重。而责任越重,越珍惜付出后所得到的东西,舍弃时也就越发艰难。

  李旭选择北上长城守藩篱,即便获胜,博陵军也将彻底沦为别人的附庸。此举等于舍弃了他自己和追随者将来去争夺天下的可能,牺牲不可谓不大。而罗艺如果赶在这个时候去给他帮忙,等于把幽州军争夺天下的可能也放弃掉了。失去无数英勇的将士,无数资源,得到手的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虚名。而虚名这个东西,罗艺在年青时就已经积攒得够多了,不需要在自己的人生中再增添一笔。

  他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并且为此不惜担负一些污浊。当然,如果李仲坚、李老妪和突厥狼骑拼个三败俱伤最好,虎贲铁骑挑选那个时候出现,则能收获最大的利益。

  为了让利益最大化,罗艺不得不将准备做得充分一些。正月过后,他将虎贲铁骑再度移动,部分远上辽东郡,拿契丹和靺鞨两部的牧人练习练习纵马挥槊的功夫,另外一小部分,约千余骑由壮武将军步兵带领,潜回到蓟县,时刻准备提防异变的发生。为了让始必可汗的探子不怀疑幽州的用心,他还刻意让麾下心腹将领刘义方带领三千多步卒驻扎在居庸关上,摆出一幅时刻准备抄博陵军后路的姿态。这一招的效果非常好,不但始必可汗派来联络的使者非常满意,博陵军也被吓得赶紧派吕钦将军顶了上来,死死顶在居庸关外的延庆堡和大小翻山。

  作为善意的回报,突厥天可汗始必给幽州送来了一杆狼头大纛与安乐可汗的封号,并且许诺在南下之后,狼骑对幽州各郡秋毫不犯。如果顺利打下中原,则将割让河间、渤海等数郡为安乐可汗做牧场的好处。在受到始必的嘉奖同时,幽州大总管罗艺同时还收到了“魏公”李密的信函。在信中,已经得到窦建德、李渊、杜伏威等人一致口头拥戴的李密以各方割据势力的总盟主口吻,敦促罗艺不要上李仲坚的当,不要为已经摇摇欲坠的大隋做无谓的挣扎。当然,这个要求也不是无偿的,作为回报,李密在一个月内连续三次升了其部下一个名叫罗成的年青将领官职。让他直接成为马军副总管,北海郡侯,与单雄信一道掌管瓦岗军战斗力“最强大”的骑兵。

  罗艺不在乎李密的示好行为,对于这个咋咋呼呼的“盟主”大人,他半点儿尊敬都欠奉。但他却忍不住将对方的信放在书案边,一看再看。信中所提的罗成,正是他失散了大半年的儿子。这半年来,罗艺的心几乎都空了一半儿。有时听人说儿子在窦建德麾下做县丞,有时又听说儿子恼了窦建德,挂冠离去。每次有类似消息传到幽州,他都会担心上许多天,同时对李旭的恨意又增加几分。而现在,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去了李密那里,准备借李密麾下的兵马北上,与自己南北夹击昔日的敌人。并且,通过信使的口,罗艺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成熟了许多,并且身边有了一个来历极其神秘,却温柔异常的女人。

  “这小子,娶了媳妇,也不跟我这当爹的吱一声!”又看了一遍李密的来信后,罗艺笑着骂道。此刻,他心中不但有对未来的憧憬,还有一个父亲对儿子即将长大难以掩饰的骄傲与满足。他罗艺之所以争这个天下,还不是全是为了孩子们么?想到将来儿子罗成坐北朝南,挥斥方遒的模样,他就觉得现在的选择都是正确的,所有付出也全都值得。

  无论别人怎么劝谏,他都不准备再改变主意。这些人总有一日会理解他今天的选择,并从中分享到应得的收益。包括那个远道归来的步兵将军,罗艺没想到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鲜卑后裔,此人居然对中原和塞外分得那样清楚。自从回到蓟县后,就三番五次提出反对意见,三番五次被自己当众呵斥却屡教不改。

  想到爱将的执拗模样,罗艺不得不再做一些补充措施。步兵将军回蓟县时,所带领的那一千虎贲都是他的嫡系。如果实在没法劝服此人,罗艺将不得不剥夺其调动兵马之权,免得这个倔强的家伙哪天想不开作出什么导致抄家灭族的事情来。

  “来人,传本帅将令!”罗艺抓起一支令箭,犹豫着喊道。他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不但是心腹亲兵,还有几名将领和幕僚都跟着跑了进来。

  一股不祥的预感立刻涌现在幽州大总管心头,强压着涌了满脸的震惊,他厉声喝问。“孤只是喊亲兵进来,这么晚了,你们都跑来干什么?”

  鹰扬郎将卢矩、怀化中郎将范恒大、行军长史秦雍、虎牙郎将曹元让,几乎留在蓟县的幽州军高级将领都陆续跑进书房。涌动的人头让罗艺心中稍微安定,他知道,如果有兵变发生,肇事者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心腹阵容保持得如此齐整。

  “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秦长史,到底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慌张?孤平时说过的话呢,忘了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一道跑来到底干什么?”安定了心神之后,罗艺又迅速恢复了虎贲大将军的威严,目光从部将们的脸上逐一扫过,同时大声质问。

  他看到了无穷无尽的震惊和忧伤,挂在每个人的脸上,无论年青一代还是正在老去的一代,几乎个个发自赤诚。片刻后,他在自己心腹长史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答案。

  “禀,禀告大将军。步,步校尉,步校尉自刎了!”老长史秦雍抽泣着汇报,根本没注意自己口里所说的都是大伙多年前的旧官职。

  “什么?!”罗艺腾地一下站起身,抓住老长史秦雍的衣襟喝问。他身材魁梧,膂力非常人能及。此刻虽然是单手发力,也将秦雍硬生生从地面上提了起来。被衣领勒住脖颈的秦雍登时脸色被憋得青黑,双臂无助地在半空中挥舞。直到几名同僚一齐上前扯住罗艺的胳膊,才喘过一口气,泪流满脸,“步,步校尉自尽了!”

  “步校尉,你是说得步兵?”罗艺无力地松开手,后退半步,重重再度跌回自己的座位。

  “是步将军,壮武将军步兵!”老长史秦雍抹了把脸,喃喃地回应。

  “你们确定过了?是他?”罗艺仍不甘心,待着几分期待追问。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四下里是一片令人绝望的沉默。在沉默的哀伤之中,虎贲大将军罗艺的脊背迅速驼了下去。半晌之后,他苦笑着抬了抬手,“别干站着了,走吧,跟我一道去送送步将军。”

  众将领们轻轻点头,跟在罗艺身后慢慢走出帅府。天已经渐渐开始变暖了,几株早春的杏花从墙角上探出头来,被灯光一照,鲜艳如火。风吹过,立刻有雪片一般的花瓣簌簌而落,绕在人身体边,衣袖上,久久不肯散去。

  校场附近早已站满了人。闻讯赶来的将士们将步兵的临时居所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都不相信素来以勇武闻名的步将军是自杀身亡的。步将军正直,勇敢,打仗时候从来都是冲在队伍的前面。这样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他又何必用自杀来逃避现实?。

  见到罗艺到来,弟兄们默默地让开了一条通道,目送自家主帅走入步将军的居所。如果说在虎贲军弟兄们心中,还有谁威望比步将军高的话,那就只是主帅罗艺了。在大伙的印象里,罗将军当年比现在的步将军还正直,还勇敢,还宁折不弯。

  但两个同样很正直的人却未必合得来。跟着罗艺身后的秦雍等人都知道,壮武将军步兵被主帅冷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日子,大伙都在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军营这边,以免性情刚烈的步将军因为三番五次被自家主帅斥责而作出什么铤而走险的事情来。却谁也没想到,他用这种最激烈的方式来抗议主帅的固执。

  作为一个传统的军人,自杀是一种非常懦弱的行为。正所谓文死谏,武死战。真正的武者无须像谋士那样,因为受到了主公的冷落或者谏言被拒绝,便以生命捍卫自己说真话的权利。他们的归宿应该在沙场,哪怕受到了猜疑,哪怕是心中有难以忍受的委屈,他们也应该单枪匹马冲到敌军当中,轰轰烈烈地厮杀一场,轰轰烈烈地倒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悄无声息地抹了脖子!

  但虎贲军中众将却无人敢瞧不起步兵的选择。哪怕是像曹元让这种嚣张的年青人,尽管平时非常不屑老将们的迂腐,面对着那具平平静静倒下的尸体时,目光中也充满了敬畏。

  也许是出于对于二十多年戎马生涯的留恋,临行之前,悍将步兵曾经仔仔细细擦拭过自己的铠甲。从护肩到护胫,几乎每一片甲叶都擦得一尘不染。所有铠甲组件以及头盔、护面都摆放在矮几一角,端端正正,伸手可及。仿佛只要闻得战鼓,甲胄的主人随时都可以披挂起来,重新走上战场。

  但是,那具倒在铠甲前的身体已经不可能再听见鼓声了。在二十多年戎马生涯中杀敌无数的步将军给自己的那一刀同样干净利落。据红着眼睛的亲兵交代,当时他们只听见很轻微的一声金属落地,冲进来后,便看见了自家将军倒下的尸体。不是大伙不想阻拦,是步将军根本没给任何人阻拦的机会!

  “他去之前,说过什么特别的话没有?”听完值守在步兵尸体旁边亲兵们的哭诉,虎贲大将军罗艺长叹了一声,不甘心地追问。

  “没,没有!”当值的队正抽了抽鼻子,哽咽着回应。“往常巡视完了军营,步将军都习惯一个人坐一会儿,记录下当天所发生的事。我们给他磨好了墨,就退了出来!然后,然后……”

  他说不下去了,心里又是哀伤,又是惶恐。虎贲铁骑军规,如果将领战死,他的所有亲卫都必须战死以殉。而步将军却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戎马生涯。对于亲卫来说,大伙该做些什么呢?一道去战死么?可放眼周围,哪里有敌人的影子?

  “你先退下吧。不要走得太远!”罗艺又叹了口气,低声吩咐。他快步走到心腹爱将的书案边,希望从留下的文字中得到一点解脱。却发现对方只在桌案上留下了一叠干净的绵纸,洁白如雪,零星溅着几点殷红。

  那几点殷红如火星一般,灼痛了人的眼睛。刹那间,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步兵的想法,除了虎贲大将军罗艺自己。

  如果选择战死,步兵将军下一次战斗将会面对博陵军。他将从背后会冲进正在抵抗突厥狼骑的博陵精锐当中,用长槊刺杀数十名替他卫戍长城的人,然后被对方在蔑视中用乱刀剁成肉泥。

  那绝不会是步校尉所希望的归宿!“长城有隙,虎贲无双”,当年的虎贲大将军罗艺正式凭着这八个字,将无数像步兵一样的年青人吸引到了自己麾下。作为幽州大总管的罗艺可以把自己当年的誓言扔进垃圾堆,作为铁骑的一员,步兵却无法策马从背后践踏二十年前的自己。

  只是,他这样做,除了捍卫自己的理想外,还能起到什么效果呢?罗将军不会放弃自己的雄图霸业,虎贲铁骑的其他宿将也无法忘怀博陵军击杀他们儿子的仇恨。那些因为争夺天下而引起的仇恨早已经在人心中发了芽,疯狂地开枝散叶,遮住了人的心脏、嘴巴和眼睛。不看到李仲坚这个人的毁灭,理智不会重新回到那些躯体中来。

  在爱将的遗体边徘徊了许久之后,虎贲大将军罗艺吩咐部属以军礼将爱将葬在了安乐郡的长城脚下。那里有一段长城被鲍丘水冲破了道缺口,将步兵葬在那里,刚好可以满足他生死守卫长城心愿。

  得到了罗艺的特许,当晚在步兵居所值班的十几名亲兵都退了役。作为护卫不周的惩罚,他们将一生守在自家将军的陵墓旁边,结庐而居。为了替长眠于此的将军排解寂寞,亲兵们移植了很多野杏树到陵墓周围。随着天气的转暖,整树整树的杏花陆续绽放,陆续飘落,纷纷扬扬地洒在墓碑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在有心人的努力下,整个事情带起的风波迅速被消解于无形。很快,幽州将士们便不再议论步兵将军的死因,以及他到底有没有什么未了心愿。他们注意力被已经燃烧到家门口的战火吸引了过去,每天的议论声里透着紧张和兴奋。

  “王须拔与窦琮杀到洋河边,将兴和部的两千多提前南下的武士击溃,掠牲口一万三千多头!”在兴奋之外,说话者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丝羡慕。换作往年,这些既能捞取名声又能带来丰厚收益的惩戒行动都是由虎贲铁骑来完成的。五百铁骑与春风一道出关,可以让方圆数百里内的草场在马蹄下震颤。

  可今年,他们只有看热闹的份儿。并且要时刻祈祷着昔日的仇敌获胜,将出塞扫荡的中原士兵打得狼狈而逃。这种敌我易位的感觉非常荒诞,荒诞得很多人都想躲到僻静的地方去放声大笑。但想想虎贲大将军罗艺自从步将军死后越来越暴躁的脾气,大伙还是选择了默默忍受。

  春二月,类似的消息又从另外一个大伙熟悉的地点传来。这次,博陵精甲于万全卫北侧六十里的柳树坡迎头痛击了一伙人数高达三万的室韦部落。作为始必可汗的支持着,这伙来自大草原深处的室韦人走了一个半月才看见长城。没等他们将欢呼声发出来,便被两支包抄而来的中原骑兵砍了个人仰马翻。

  “姓李的用兵就是不按常规!”为了不过分涨他人志气,幽州将领们以挑剔的目光审视“敌人”的行为。他们惊诧地发现,无论博陵军骑兵还是河东骑兵,都采取了与虎贲铁骑迥然相异的战术。他们过分地追求速度,几乎放弃了对战马的防御。对于马背上的骑手,也将铠甲重量一再精简。士兵们不着重铠,甚至连军官也不着厚甲。他们像风一般出击,像风一般砍翻猝不及防的对手,然后又像风一般在临近部落的援军赶来之前快速远遁。

  这股带着血腥味道的风,让兴冲冲赶赴中原“打草谷”的各家部落心惊胆战。始必可汗这次倾国而来,所以要准备几十万大军的粮草、辎重以及草原上匮乏的攻城器械。这样庞大的队伍不可能走得太快。而各家部落事先又只约了个大致的汇集范围,没有详细的规定如何互相照应。一旦遭到对方的提前反击,仓促之间根本来不及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案。

  “姓李的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想出这种以快打快的主意!”望着越堆越高的军报,驻守在居庸关上的刘义方将军苦笑着点评。照这样下去,他将不得不提前出动,在博陵军侧后制造些麻烦了。否则,恐怕没等始必的大军“爬”到长城脚下,大部分前来助拳的部落都要知难而退。

  可到底怎样打才能有效地牵制博陵军与河东军,并且不至于令对方损耗太大,进而影响了其与突厥狼骑拼命的效果呢?跟李旭有着杀子之仇的刘义方苦恼地想。站在他的角度,幽州将士出手太轻和太重都不理想。太轻未必能逼得李旭将派往塞外劫掠的士卒都撤回来,太重了,又可能引起对方在狼骑到达之前的奋力反扑,损耗了幽州的元气。

  就在他愁得吃不下饭,恨得睡不着觉之时,从蓟县赶来的心腹告诉了他一个非常奇怪的消息。“罗大帅查出来了!步将军自尽的前两天,曾经派了一名亲信去涿郡找李贼!”

  “什么时候?他给李贼送去了什么有用的军情?”刘义方闻言一愣,然后迟疑着问。一名亲信能带给李旭的东西,即便再重要,效果也非常有限。而幽州这边在步兵被调回蓟县之前,罗大帅就向大伙交代过,很多核心机密不准说与他知道。

  “好像,好像没带什么军情。只是件礼物。那人自己送完了礼物,又急忙忙赶了回来。罗大帅已经命人拿下了他,这几天正在审问,但至今没什么结果!”那名心腹很聪明,将所有相关细节都探听得极其清楚。

  “什么礼物?”刘义方更为纳闷,暂且忘记了自己正在琢磨的要紧事情,迫不及待地追问。

  “好像是根长槊,就是步将军一直用的那根。据步将军的亲信说,步将军第一次见到姓李的之时,就知道对方看中了自己的长槊。当时步将军没舍得给,后来姓李的做官青云直上,他又不方便给了。”心腹笑了笑,非常不屑地评论。“不就一根槊么,最贵不过几十贯钱的东西,姓李的富可敌国,居然这点小钱儿也不放过!”

  凡是有关李旭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好。这是刘义方身边所有亲信总结出来的拍马屁诀窍。但是这次,他的马屁明显没有拍到正地方。话说完了许久,期待中的赞赏也没有听见。心腹诧异地抬起头,看见自家将军眼望居庸关外的万里河山,手臂明显地在抽搐。

  春风已经将那些在冬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山脉染成了一片葱茏,隐隐之中,有流水声音在云间低唱。

上一页 隋乱(家园)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