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一 山海盗 第七章 官兵来搅局

  画舫上的两名受重伤海盗站在船头正全神贯注看着前头的战局,傅青河与林缚拿眼神、手势交流,一左一右悄然潜过去。傅青河猛然从后面钳住一名海盗的口鼻捂紧不使其出声,随手毫不犹豫的一矛扎进海盗喉咙眼,这名海盗在他大力钳制下闷声挣扎了一会儿断了气。

  傅青河本来担心林缚处理不干净,他杀人的同时,一直关注着林缚那边,准备随时帮他一把——林缚考中秀才之后能从族中领取月银专心读书,这两年养得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不像习武之人;傅青河心想就算他再怎么镇定、冷静,杀人也是项技术活,处理不干净也是常理——当他看到林缚干净利索的掩杀手段,都有些发愣了,甚至背脊都有些发寒了,心想这小子要是来偷袭自己,自己能不能逃出去?

  林缚将手里的死人悄无声息的放到甲板上,见傅青河在那里看着自己发愣,笑着说:“跟傅爷对练,我万万不是对手;杀人还有些小心得,什么时候切磋切磋?”

  见林缚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傅青河也笑了起来,说道:“切磋武艺还行,切磋杀人就算了。”

  傅青河那股子杀人的狠劲跟手法,林缚看他也不像寻常的武师或者镖客,只是各人都有各人的秘密,没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转头看见苏湄跟小蛮二女脸色苍白的从舱门后探出头来,将刚才杀人的情形看在眼里,小蛮还夸张的拿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大概是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尖叫起来。

  “将尸体拖进去……”林缚说道。

  傅青河觉得在理,他们不能在甲板上停留,不能将尸体留在甲板留人发觉,也不能随意将尸体丢下水,只有拖进船舱先藏起来,让画舫看上去一切正常,他与林缚分别拖着一具尸体进船舱。

  小蛮吓得直往后躲——昨夜海盗劫船时,她跟苏湄将自己关在船舱里,听着外面厮杀,没有亲眼看到过死人,这会儿看见林苏二人拖着尸体进船舱,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如何不怕?

  苏湄稍镇静些,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林缚,待他拖了尸体进来,才惊醒似的往后让了让。

  苏湄站在那里有些碍道,林缚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跟她秋水深潭似的明澈眸子一接触,竟似触电的一怔,世间真有如此绝色的女人!

  有着之前林缚对苏湄的记忆,但是重活过来,之前林缚的记忆给他总像是隔着一层纱、是别人东西的感觉,对苏湄的记忆也就像是打印在纸上的美女图片——女人的美远远不是冷冰冰的平面图片所能极致展现的,苏湄眸子里那惊慌又极力想镇静的神色,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生出保护欲望来的。

  “啊!”苏湄意识到自己碍了道,娇声轻呼着又往里让了半步,想要帮一把手,又不敢伸手拉尸体。

  林缚就觉得小蛮是个大美人胚,但跟苏湄比起来,还是远远未长成,眼前佳人肤如凝脂,白若初雪,秀直的瑶鼻下烈焰似的红唇有着极美的曲线,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了不无一处不妥,眸光流泄,洋溢着清媚脱俗的风情。林缚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即使图片上也没有看到过,心想也难怪之前那主为这娘们神魂颠倒,也难怪所谓的晋安二公子为这娘们费这么大的气力。

  “又发呆了,小姐就不该出来……”小蛮刚看见林缚跟傅青河在外面杀人,心里惊怕,给血腥气醺得几乎喘不气来,待看到林缚给苏湄容颜所慑站在那里发愣,又觉得眼前这书呆子熟悉起来,忍不住笑了一声,也不觉得死人在眼前有多吓人。

  给小蛮说破,林缚也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从死人身上割了一大块干布下来,跟傅青河说道:“我去外面将血迹擦干……”昨夜厮杀过,船头甲板上血迹斑驳,新溅的血迹还是不同,擦干能稍加掩饰。

  苏湄微瞪了小蛮一眼,虽然刚才在她的眼里林缚跟以前没什么分别,但是她听小蛮说林缚救了傅伯,又跟傅青河一起潜伏船上伺机救她们,这时候又为她们杀人,总不能再纵容小蛮轻慢人家。

  小蛮刚才只是顺口说笑,完全没有以前轻慢人的心思,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看着傅伯有些吃力,还勇敢的跟苏湄一起帮傅伯一起将尸体拖进船舱。

  转眼间林缚又返回进来,他从其他船舱搜来海盗留下的两把腰刀,手里还抓着两套衣裳,看见傅青河坐在地上歇力,将一把腰刀递给他,问道:“怎么了?”

  “没有什么,伤口有些崩……”傅青河坐直身子,将腰刀接过去,说道,“我们就守住这里,听外面声音,海盗应该抵挡不了多久,他们给困在河汊里也逃不出去,要防止他们杀人发泄……”

  “傅爷能确信外面的官兵是得了白沙县的信来救苏湄姑娘的?”林缚问道。

  傅青河蓦然一惊,忙爬起身来,林缚说中他一时没有想到的关键问题,催促苏湄、小蛮二女:“快快收拾一下,先跟我们躲到尾舱去。”

  “外面官兵不是来救我们的?”小蛮给吓了一跳,脱口问道。

  “可能是得信来营救我们的,也可能是营救后舱关押的那些童子,更可能是水师巡江撞上……”傅青河说道,又跟林缚解释,“花厅里关押的二十几个十多岁的少年子,都是这伙东海盗三天前突袭崇州县学所虏来的肉票……”这是他刚刚听苏湄说的。

  傅青河也是懊恼,要不是林缚提醒,差点犯下大错,他知道朝廷的官兵如匪,风气极坏,甚至比土匪还凶恶,这两船水师官兵要不是得白沙县的委托来救人,看到苏湄二女,极可能见色起意,后果将不堪设想。

  之前的林缚得七夫人资助读过县学,知道能送子弟进县学读书的人家大多家境殷实,心里骂了一声:玛勒戈壁的,这伙海盗倒是不笨,知道选择绑架的对象,还一次绑架这么多人,说不定背后有杜荣指点,只是缺了些运道。见傅青河要出去看情况,拉住他,说道:“去尾舱也不妥,官兵不可能不搜船。”

  躲尾舱不行,直接下水也不妥当,谁知道海盗打不过会不会跳水逃亡,谁知道官兵会不会下水追击?在水里带着二女就是累赘。

  “怎么办才好?”傅青河一时心急,也无良策。

  “将衣服换上,先混到里面去,”林缚指关押肉票的花厅呶呶嘴,将手里的衣裳递给苏湄、小蛮,让他们赶紧换上男装混进肉票人群里去,“看看形势再说,也不定就是坏事。”

  “只能这样,”傅青河知道林缚有急智,临时也想不到更妥当的对策,听着声音,官兵已占上风,说不定等会儿还会有海盗溃逃过来,“我到舱口看看,你们动作快些。”

  苏湄这间船舱里面还有小室,二女拿着衣裳进出更换出来,转眼间变成眉清目秀的美少年,她们要往里走去,林缚喊住她们:“等等……”

  苏湄不明其意,看见他走到桌前将油灯上的琉璃罩子取下来,以为他贪琉璃罩子让她藏着,焦急的说道:“不值什么钱?”

  “一般大户人家也用不起,”林缚笑着说,走过来,手指伸到琉璃罩子里抹了几下,对苏湄说道,“不要动……”将从琉璃罩子抹下的黑灰抹她脸上,触手才觉得她的脸颊有着说不来的嫩滑,让人忍不住想多摸两把。

  苏湄这才知道林缚是要将她的脸抹黑抹脏,即使穿了男装,她们俩也太显眼了,见他还有心情说笑,心里的紧张稍缓一下,不过给林缚抹了一下脸,仍有些不好意思,便说道:“我们自己来吧……”

  情急时刻也不讲究什么男女之别,再说也没有时间给她磨蹭,林缚说道:“没有时间了,一起动手,你们仔细着将脖子抹匀了……”脸上抹黑但不能留着脖子白腻似雪。

  苏湄也落落大方,总不能说让林缚帮自己抹脖子梗吧?微仰着脸,让林缚、小蛮帮自己抹脸,她自己手沾了灯灰将脖子抹黑,接着又一起帮小蛮脸跟脖子以及会露出来的手臂都抹得黝黑。

  “如何?”苏湄问林缚。

  林缚还是觉得苏湄的眸子太媚,说道:“到里面,你们记住尽量低着头就行……我等会儿要冒充海盗推你们出去,忍着些不要叫出声来;我还会放火烧了这里,你们不要惊慌。”

  “啊……”苏湄疑惑的看着林缚,不明白为什么要烧了画舫。

  “放心,官兵会救火的,我只是将你们的东西烧掉,不许心痛。”林缚说道。

  “谁会心痛?”苏湄觉得林缚说得有趣,这房里有好些她喜欢的物件,烧得当然心痛,却也知道不烧也是给官兵抢走,偏偏林缚还不允许她心痛,想笑,又觉得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出奇的,给他这么打岔,也不那么心慌了,心想他真会安抚人。

  林缚带着二女直奔后面关押童子的花厅,一脚将上锁的雕花格子门踹开,也不管里面二十多个惊惶失措的少年,猛的将二女推了进去,拔出刀在门框上剁了一刀,凶狠的威胁道:“给爷老实点,伸手剁手、伸头剁头、伸鸡/巴剁鸡/巴!”

  苏湄给林缚一把推倒在地,哪里想到林缚还能说出这么粗鄙不堪的话来,见他身上沾着刚才杀人的血迹,恶脸怒目的,哪还有半点书生的模样。知道他是不想因为这些给关押的少年露出破绽,心里还是觉得好笑,又觉得他这一把推得太大力了,手臂给他抓得都有些疼。

  林缚回到舱门,傅青河问他:“怎么样了?”

  “能瞒过一时。”林缚说道。

  “那就够了。官兵是来救肉票,救一人能得赏银一百两。”傅青河说道。

  “贼他娘,”林缚骂了一声,里面三十个童子,救一人百两赏银,那就是三千两银子,三百万钱,能抵一个大户人家的家产了,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句,“海盗赎银要多少?”

  “看情况。少至三五百两,多的万儿八千两,都有可能,海盗绑肉票之前都会踩底,不会逼迫人家倾家荡产都交不出赎银,当然也不会让这些人家好受……”傅青河答道。

  “太贪!”林缚咬牙说了一句,就算平均每人平均五百两赎银,三十个肉票也是一万五千两银子的大买卖,仅凭这不到三十个海盗就要贪这么多钱,不是贪心是什么?难道说干了这一票就打算洗手不干了?

  傅青河又问道,“我们去尾舱,还是直接藏到水里?”他觉得林缚有急智。

  “等会儿直接跳水……”林缚说道,与傅青河先退回去,将苏湄那间舱室点燃,趁着火头不大,让傅青河跟他一起将这间舱室的门窗关紧。

  傅青河不知所以,林缚也无法跟他解释清楚,总不能跟他解释空气中的氧在燃烧中起的作用吧?门窗紧闭会导致室内新鲜空气不足从而抑制火情的蔓延,等官兵过来搜舱时,突然撞开门,大量新鲜空气骤然涌入,火势也会陡然大起来,那就应该够他们一阵手忙脚乱了。

  林缚跟傅青河又退回到藏海盗尸体的舱室,这两具海盗尸体也要处理掉,以免让官兵看出船上还藏着别人。

  林缚与傅青河将两具尸体绑上一块压舱石沉入水底,整个过程中,傅青河对自己身为老江湖很是惭愧,却又疑惑林缚如此老练的手段是从哪里学来的,他认真观察林缚,肌肉、筋骨以及四肢都不像是习过武的。

  身体能使技巧得到更好的发挥,但是会不会这个技巧,身体说了不算。之前的林缚不会水性,现在会了;之前的林缚没有习过武,但不妨碍他现在杀人。跟格斗不同,杀人纯粹是一件技术活,即使林缚手无缚鸡之力,一支笔、一张纸到他手里都成为杀人的工具。当然,身体的基础素质上去,杀人会更便利一些。林缚又不能跟傅青河解释:之前的林缚已经淹死,他是谭纵,不过是借了林缚的身体,又保留了他的记忆。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