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一 山海盗 第八章 官兵如匪

  待收拾妥当,就听见船头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想来是所剩无几的海盗正向画舫这边溃散。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林缚与傅青河钻出窗子就要跳水。恰好有一名海盗逃过窗外,乍看见林缚、傅青河一老一少从窗子钻出来,愣了愣,待要大叫招呼同伴,林缚已纵身扑过去,一起滚落到水里。林缚在水里勾臂勒紧那海盗的下巴,刀口贴着他脖子一抹,就看着一道血线在河水里激搅出一幅水墨山水似的血色画卷来。

  大概也有官兵看见这边有人落水,乱箭射来,箭在水里没有什么力道,害得林缚还要潜下捡了一支箭扎海盗胸口上,再让尸体浮上去,他与傅青河潜水继续藏到船尾的摇橹下。

  幸亏再没有海盗落水里来,自然也不会有官兵下水来追;林缚也怀疑真有海盗跳水逃跑官兵会不会有人下水来追。所谓穷寇莫追,官兵已经取得胜利,要是追击中再有伤亡,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船上散乱的打斗声停了,又传来大呼小叫的救火声,林缚知道他与傅清河暂时是安全的。想想昨夜到现在,经历了两次战斗,少说有五六十条人命就这样没了。

  “也许不会再节外生枝了。”傅青河注意听着船上的动静,也忍不住这么安慰自己。

  “但愿。”林缚笑了笑,说道。

  傅青河见林缚还能笑得起来,也跟着笑了笑,心想再不济,苏湄二女也可以混在肉票里上岸,待到岸上,苏湄再表明身份也就安然无羡了。

  这时候听见有脚步声到船尾外,有两个人单独走到船尾甲板来,林缚跟傅青河都小心翼翼的竖起耳朵来。

  “都尉……”

  林缚与傅青河都是一惊,本朝军制,能被部属称为都尉者共有四类人,分别是轻车都尉、副轻车都尉、骑都尉、副骑都尉,都是军中高级将职,宁海镇主将、副将才加骑都尉、副骑都尉衔,分别是正四品、从四品的武将,没想到宁海镇水师两艘快桨船竟然是宁海镇主将级别的人物亲自领队?

  “嗯,伤亡点检出来没有?”是一个声音低沉的中年人的声音。

  “殁二十员,伤三十九员,毙敌三十一员,俘寇一员……这股海盗真难啃!”

  林缚心想都说官兵战斗力很弱,没想到军镇主将率领的官兵战力也不大抵用。不过这股海盗的确很强悍,首先这么些人——也许更多,但也多不了多少——就敢冲去崇州县学劫持肉票;林缚昨夜就跟一个人直接动过手,还是取巧才杀了他。

  计算战功时,却不管这些。

  虽然说全歼海盗,俘获一艘海寇战舰,解救全部的人质,但是以绝对优势战力战后己方伤亡人数竟然远超过获级(首级)数,按照军律非但不能计功,还要受到上司的申斥。当然了,这些年来各地镇军纪律涣散,战力羸弱,能有小胜已经是不易,换作普通将领率队出战取得这样的战绩,定可以写成大大的捷报,但是此次领队是宁海镇主将级人物,将这样的战绩交上去只会更难堪,说不定会给对手当成把柄攻击一番。

  林缚许久没有听到那个中年将领说话,心想他大概也是为这战绩难堪吧,旁边那人想必是他的心腹,过了片刻听见中年将领的心腹说道:“都尉,董原一直诽谤我镇军战力羸弱、军纪不整,奏请朝廷允许地方另建新军;这份战报递上去,只怕又要给他当成口实了……”

  “董原算哪根葱,轮得到他对镇军指手划脚?”中年人愤声说道,“此番救援,我们要确保人质无羡,难免会多些伤亡。”

  “话是这么说,但是嘴长在别人身上,特别是那些喜欢搬弄事非的文官老爷们,屁股腚子都给他们说开花——是不是将受伤人员划掉?”

  “他们没这么蠢,死了二十人,怎么可能一名伤员都没有?再说这边发生战斗,营中应该也收到敌讯,这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江这边,我们回营时,能将伤亡瞒着不报?”中年人声音缓了下来,听得出他开始迟疑了,大概更担心这么做不够妥当、留给政敌的破绽太大。

  “都尉……”又有一人朝船尾走来,打断两人的密谈。

  “千虎,什么事?”

  “啐,”来人狠啐了一口,听声音就能知道他一脸的愤恨,“贼他娘,崇州那群富户把我们当冤大头耍,东海盗开出赎身银一共是三万两,我们刀口舔血死了二十弟兄,却只有三千悬赏银——让我带人去崇州,没有一万两银子,我把这些龟儿子都砍了喂王八,让他们断子绝孙……”

  “胡闹,你想造反不成?”中年人沉声喝道。

  “没银子,又给当成冤大头耍,这官兵当着真没滋味。”来人闷声说道,话里意思就是造反又如何。

  林缚、傅青河素知官兵骄纵,没想到他们已经半公开的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好了,我心里有数,你先下去,我跟百鸣还有事要商议……”中年人吩咐道。

  “陈将军,活捉的那个东海寇麻烦你派人提过来,我有话要问他。”中年人的心腹在一边说道。

  “杀了。听着有三万两赎身银,心里气愤,就杀了。这贼人,还嚷着说有重要事禀告。禀,禀,禀他娘的!听到三万两赎身银,老子心就冷了半截;贼娘的,他再改口说有六万两赎身银,老子不是要吐血了?没让他说话,一刀砍下头。现在战报改一改了,毙贼三十二人……”来人陈千虎朝水里吐了一口痰,就朝远方走去。

  林缚跟傅青河心里想还真要感谢这个陈千虎鲁莽杀俘,不然苏湄跟小蛮多半藏身不住;船尾两人大概对陈千虎也没有办法,听见他们似乎在苦笑。

  “百鸣,你说要怎么做?”中年人问道。

  “都尉知道怎么做,怎么问起我来了?”那人似又不经意补了一句,“三万两银,够宁海镇支度一年了。”

  林缚在船尾听到这里才知道这些官兵骄纵、胆大妄为到何等程度,他们根本就是想伸手拿这三万两赎身银。

  “百鸣,捷报这么写,”中年人下决心道,“得线报知贼踪迹,某亲率一营精锐往袭,于西沙岛西南与贼船相遇而战,然贼船坚利,崇州发来线报有误,贼实际人数倍于我军,久战不下,天时风向又利贼远遁,悔不能尽诛,携贼首三十二级归营……我方的伤亡怎么写,你好好琢磨一下。”

  “贼船远遁——总要七八名军士才能让贼船开动起来远遁,那就挑选八个可靠的人手上去,加上实际殁没的二十人,伤亡就要写成殁二十八人。敌倍于我,我方战殁二十八员,获贼首三十二级,算是小功。即使追赶不上贼船,那也是杀得贼寇溃败,我水师战舰落后太多才错失良机。”那人飞快的照着中年人的意思将计划筹算好,“上面一直不肯拨造船的银款,要让他们知道贼船坚利到何等程度,物损就写被敌摧毁快浆战船一艘,中等损伤快桨战船一艘……只是派出去的八个弟兄现在算战死,日后回来身份怎么解决?”

  “这么好的买卖,你甘愿只做一次?”中年人说道,“八个人还是太少了,我看以后还会不断有人‘殁’过去……只是我们的战船给摧毁,似乎也会给当成说辞,追出海口我们可以‘俘获’一只海盗船回来作为补偿,你看这样可好?”

  “都尉英明。”

  林缚牙齿咬着肉,这哪里是官兵如匪?亲耳所听,这官兵比海盗还心狠手辣!哪有半点守土护民的觉悟?

  即使恨得牙痒痒的,林缚与傅青河藏身船下,也不敢稍有动弹惊动船上的官兵。很快,就感觉画舫动了起来,缓缓从河汊退了出去。

  林缚与傅青河这次没有在秋寒萧瑟的江水里浸泡半天,很快找机会就翻身上了船躲进尾舱里。

  因为这伙官兵只安排了八名“被战死”的官兵冒充东海寇驾船东逃出海,其他官兵都在后面的驱快浆船上佯装追击,一前一后出了海——画舫依旧给系在海盗帆船的尾后,留在画舫上看守的人手更少,只有两名换上海盗衣服的官兵。

  由于快桨船一直缀在后面假装追击,林缚跟傅青河也没有机会杀人夺船。

  快桨船在后面“追击”,显然是要保护海盗船安全出海并找座荒岛隐藏起来,得小心肉票不给其他海盗顺路再给劫走了。夜里,就在出海口外,海盗船落帆歇了一夜,水营快桨战船也停船歇了一天。第二日清晨又再张帆东行,及至天色将黑,才在扬子江出海口外近两百里处停靠进一座荒岛南侧的U字型小海湾里。

  林缚与傅青河悄悄下了水,凫水到海湾外侧潜上岸。

  林缚与傅青河藏身在海湾左右的涯岸上,观察暮色苍茫的荒岛,这座岛曾经有人居住过,树林边缘还有几座顶都给风掀掉大半的破旧草棚子,林子外也有篝火烧过的痕迹,沙滩还有断剑折戟的反光,几片将腐的船板散落在沙滩上,可以看出不久之前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可能是东海盗日渐猖獗起来,这里的居民就迁移出去了;也可能给海盗胁裹入伙了;也可能在不久前发生的激战中,这里居民受到殃及池鱼之灾;现在也没有渔民落脚,也没有海盗长驻,总之现在成了无人荒岛。

  看着几艘船都在海湾里侧下了锚碇,知道官兵会在岛上过夜。

  虽然担心苏湄、小蛮二女可能会暴露身分,但是八九十名官兵都是在岛上,也没有下手的机会,林缚与傅青河只能按捺住心里的焦急,等明天几艘船离开之后,才是最好的动手时机。

  他们也不能趴在崖石上埋伏一夜,为避免留下痕迹,沿着海滩外的浅水往东走了一段路才上岸。钻进岛上的密林,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歇下脚来。身上还藏着几只干饼,给海水浸湿了,又咸又苦,不过还能吃。

  傅青河嚼着黑乎乎的干麦饼,说道:“岛上既然有过人住,那应该就有水源……”

  林缚点点头,说道:“今夜要忍一忍,夜里能集些露水解渴,明天官兵离开之后,应该会留下些水跟食物——让人头疼的事,他们可能会将船都带走……”

  “海湾不深,藏不住船,他们不会希望让过路海盗发现岛上藏人的,船多半会给带走,”傅青河说道,“不过救人后,我们可以扎木筏离开……”

  林缚看了看脚边的腰刀,这刀杀人还行,砍木头就太勉强了,想来官兵也不会给他们留趁手的工具,要赶在官兵再次上岛之前扎木筏离开这里,真是个艰巨的工程——先不管怎么说,明天等官兵主力离开之后,将人救下来再说。他跳上一块齐胸高的巨石上,想从林隙里多观察这座岛屿。

  林缚从中学地理书上知道扬子江出海口以及附近海域里多是沙岛,都是江淮水系从上游携带大量的泥沙积而成。跟普通的基岩岛屿能千百年基本维持稳定状态不同,这些沙岛、沙洲受江海潮水的影响极大、演变不断。出海遇到一座沙岛,也许几十年后就不复存在,也就有了仙岛飘忽不定、无处寻迹的传说;也许会在几百年间逐渐跟陆地相连,成为新的陆地。

  他脚下这座无名小岛却是附近海域难得的基岩岛,他脚下的巨石就是明证;他们此时藏身的树林也是明证——普通的沙岛更多生长的是草、是芦苇,就像之前西沙岛连绵几十里的芦苇荡;即使年代较久的沙岛有天然林,也多是灌木林,哪有如此茂盛、看上去都不止百年的乔木树林长成?

  这座荒岛面积不大,刚才藏在船尾里远眺看见过这座岛的全貌,也就四五里方圆的样子,后世稍些大一些的住宅社区都要超过这么大,南面的小海深算是个小型的天然避风海港,岛东南的山头看上去有近二十丈高,给密林覆盖。

  沿岸走来,没有看到有溪口,眼下也不是进入密林寻找水源的时机,更重要的是恢复体力,明天官兵主力会撤出去,还会留下八人看守,这八人只怕不会太弱。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