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一 山海盗 第九~十章 荒岛杀戮

  对荒岛全无认识,也无从知道树林里有无蛇虫走兽,还好夜里星光繁灿、月色如水,夜里树林里光线也不昏暗,林缚与傅青河轮流休息,却是安静。清晨起来集了些露水解渴,东边一些,发现一小片芦苇,拔起来,白生生的根嚼着甜津津的,又将剩下的两只给海水浸过的干饼连吞带咽的吃进腹中……

  “他们走了。”傅青河说道。

  林缚跳上巨石,站到傅青河的身边,往岛外眺望,两船快浆战船以及那艘海盗帆船拖曳着画舫已经离岛有七八里远了。

  “该我们上场了,”林缚说道。这伙宁海镇官兵离去,岛上只有八个看守在明,他们在暗,事情就轻松多了。他心里想着,与傅青河略作收拾,拿起腰刀,那柄只剩下一尺刃口的断刀他也没有丢掉,就沿着树林边缘的内侧往官兵歇脚的营地摸去。

  林缚与傅青河就潜伏离营地不到百米外的树林边缘,整个上午都蛰伏在那里,确实只有八名看守。这八人想必是那个宁海镇都尉身边的亲信,都是人高马大的汉子,上午时有两人在草棚子前空手对练,没有太多的花架子,能看出手里功夫不错,其他人都或卧或坐在草棚前晒着太阳观看,这八个人应该都是军中精锐。

  “是个麻烦。”傅青河看到留下来看守的这八人,清晨轻松的神色已经没了,神色凝重的敛着眉头。

  “不管带头的官多大,返回陆地的那些人总是要先回军营交差,然后再派人冒充海盗跟肉票家人接触,勒索赎身银——没有肉票现身,赎身银不会那么好拿——等他们办完这些事再回来收拾时,差不多要在十天之后,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耐着性子十天杀八个人而已……”林缚说道。

  林缚说的轻松,不过傅青河也不认识他是在说大话,他也认识到林缚这两天所表现出来的急智、思维缜密以及杀人技巧是他不及的。虽然这点让他很是奇怪,却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林缚的表现倒让他想起以前军中的密营统领,那人虽然武艺不强,军中诸将提到他却会忍不住背脊发寒,林缚的杀人本事以及急智、缜密的思维倒跟那人有几分相肖,甚至更为出色,可是林缚是个刚刚乡试中举的书生啊,他从哪里学了这一身本事?

  夜里藏身林中,傅青河也好奇的问起,林缚只说少年时得人点拨过,详情不便透露——在神秘主义泛滥的时代,“幼时得异人传授”这招太他娘好使了,见傅青河深以为然的样子,林缚心里也觉得再编什么谎言解释纯属多余,再说他也觉得傅青河身上也藏着些不为外人知的秘密,大家都是有隐私的人,说些谎话,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直到中午时,有一人大概守在草棚边无聊朝树林边缘走来,林缚指着密林深处,跟傅青河说道:“先把这个解决,看能不能将其他人引进树林来?”

  傅青河点点头,跟着林缚往树林深处后。这里往树林深处有条小径,想必是以前岛民留下来,只是腐叶积了两三寸厚,很久没有人走过,勉强认出是条路——林缚与傅青河用上午的时间将附近的地形摸透。

  要不是考虑到苏湄、小蛮的身份随时可能暴露,林缚会让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

  林缚将断刀丢在路上,堆了些腐叶,将刀柄露在外面,看上去像是遗失在此很久了,他与傅青河藏身树后。来人走过来,看露出腐叶的刀柄,也没有多想,走过去就要弯腰去捡,却只觉脖子一紧,只来得及喝出一声。风吹林梢簇动,他的这一声就像给勒在嗓子里发出来,又沉又闷,他在林子外的同伙怎么可能听见?没待他进一步挣扎,脖子就猛的给大力折断。

  勒脖子是傅青河勒的,折脖子却是林缚折的——林缚的宗旨,能不惊动敌人多闷杀一个还是多闷杀一个的好。他伸动手在来人鼻下探了一探,确定已成尸体,跟傅青河说道:“尽可能遮掩一下,还有偷杀的机会……”他将地上的断刀捡起来咬在嘴里,将尸体扛在肩上就密林深处钻。往里走到百十米,路边断树下有个给雨水冲出来的大坑,积满了腐叶,将尸体丢了进去,又收罗了许多腐叶将尸体盖住;傅青河依他吩咐在后面尽可能将痕迹清除掉。

  一切收拾齐当,林缚与傅青河又潜回原处。

  过了许久,留在草棚子的七个人大概觉得同伙进入林子时间有些长,一人转过头来张望:“肖贵这狗日的,干什么去了?不会卵蛋给狗叨走了、他想去追回来?”其他人都肆意的笑了起来。头领模样的中年人是个瘦脸汉子,他站起来,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踢了踢脚边的两个人:“你们俩去过去看看,”见两个人爬起来就走,又喊住他们:“带上吃饭的家伙,每回都要提醒……”

  看着两个人满不在乎的提刀朝树林这边走来,林缚征询的问傅青河:“这两人都交给傅爷了?”

  傅青河点点头,说道:“没问题。”

  “摆脱追兵后,到草棚来汇合……”林缚说罢,就贴着树林边缘往西走。

  对方已经起了疑心,他跟傅青河这次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将两个人都干掉,就让傅青河偷袭两人吸引草棚前其他人的注意力。只要傅青河能顺利解决的这两人,又成功吸引其他人追进密林,他就有把握潜到草棚后将留下来的一两个看守解决掉。

  林缚往西移了百十米,就听见小路深处传来一声惨呼,接着就传来激烈的兵器格斗的声音,就知道傅青河偷袭成功正跟另外一人缠斗。

  草棚子前还剩下五个人听到打斗声,立即拿起兵器从地上爬起来,都往树林里冲来,冲出几步远处,为首的那个瘦脸汉子伸手拽住个年轻汉子:“二狗,你留下来,小心些……”带着其他三人钻进树林。

  草棚子边只留下一个,真是好时机!林缚也顾不得傅青河那边的状况,瞅着留守的那人焦急的盯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迅速绕到草棚子背后。

  草棚子是竹子搭起来的屋架子,不知道给人弃置这里多久了,早就破旧不堪,墙跟屋顶都是茅草编的蓬子,四处漏风。林缚要弄出些响声吸引草棚子后面那人的注意,直接从破洞里钻进去,苏湄二女跟三十个肉票童子都困顿不堪的坐在里面,也没有给捆上。无论是海盗还是官兵的眼前,这些还未成年的肉票就像待宰割的绵羊,派条猎狗就能看住,何况外面有八个彪形大汉守着,根本就不怕他们闹出什么乱子来;再说荒岛无船,也不怕他们能逃出升天。

  苏湄跟小蛮看见林缚手里拿把刀、嘴里咬把断刀从墙洞闯进来,自然是又惊又喜,她们昨天看到官兵换了海盗衣裳又押着船继续出海,就知道事情正朝最坏的方向发展。虽然知道林缚跟傅青河不会轻易放充她们,但是她们也知道仅凭林缚他们两人还无法跟八九十名官兵对抗,关键不知道林缚跟傅青河有没有能成功的跟着出海:画舫就那么大,藏两个人不给发现也很困难……这时候看见林缚提刀进来,也不管有没有真正的脱离危险,心里绷紧的那根弦是缓了下来。

  那些个肉票童子看到昨天露面的海盗突然破墙而入,有人下意识的惊叫起来。

  “妈的,叫什么叫?再叫剁了你们!”外面留守的那人正为树林里的打斗焦急,听见草棚子里又闹腾起来,一肚子怒火,一脚踹开门正要进来打人泄愤,只觉得脖子梗一凉,扭头看去,最后一眼看到一个面带笑容的脸,还能听见血液从血管喷射出来以及他自己手里兵器落地的声音。

  头没有割断,但是脖子动脉的喷涌非常有力,差不多半个草棚都给血溅到,这些未见过血、给绑架六七天、一直处于惊恐中的童子给带温度的血液溅到后的慌乱可想而知。

  “叫什么叫,再叫剁了你们!”林缚将滴血的刀一挥,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似乎下一刀真会砍下去,顿时将众人的惊喧给止住。

  小蛮脸上给溅了血,正不知所措,见林缚又板起脸来装海盗,忍不住嗔道:“林公子又来吓唬人了,”看着林缚脚边脖子还潺潺涌血的尸体,不敢走过去,却跟身边两个少年说,“林大哥是来救我们的,不是海盗……”

  林缚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在小蛮心目里从无用的废物书生升级成为亲切的林大哥了,看她们跟这些肉票一起给关押了两天,似乎彼此间也熟络起来,有她们帮着安抚众人,他就收敛起来唬人的恶脸,走到墙角边看外面的敌情。

  “我跟小蛮差点给看破身份,还是他们几个帮忙掩饰,”苏湄解释她与小蛮跟这些少年熟络的缘故,她也不喜血腥气,却要比小蛮勇敢得多,走到林缚的身边,没看到傅青河的身影,担心的问起来,“傅伯呢?”

  林缚从草墙缝隙里看向后面的树林,追进树林的四个官兵没见返回,树林里也没有打斗声传来,跟苏湄说道:“还有四个家伙,傅爷暂时将他们引开了,”又转头看向那些个肉票童子,跟苏湄说道,“你跟他们说,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坐在这里都别动。谁要是乱动,会害大家都丢了性命,我会一刀先结果了他。”说最后一句话眼神严厉的看向众童子,他之所以要将看守人引到草棚子里来杀,就是想让追击出去的四人在没进草棚子之前误以为岛上只有傅青河一个敌人,不然在空旷地方,他与傅青河也不一定就能应付四名军中好手,关键还要保全苏湄二女跟这些少年。

  诸少年皆敛息听话的不敢动弹,有个半大少年站起来问道:“林大哥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敢杀人吗?”林缚问道。

  “敢!”少年回答也很果断。

  “那你在他身上再戳两刀。”林缚伸手将断刀递出去,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让少年过去在尸体上戳两刀,看他是不是真有杀人的胆气。

  杀人这事说来简单,但是真正动手杀一个人时千难万难,更不要说这些娇生惯养的读书少年了。

  那少年愣了一下,哪里想到林缚立时就要考验他,见地上躺着的尸体心里只犯忤,犹豫起来。林缚没有继续为难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在这里帮我盯着后面的树林,有人出来就通知我,记住不要出大声……”

  林缚将地上的兵器捡起来,这柄兵器比较奇特,他上午跟傅青河潜藏在密林里就注意到它,像棹刀,傅青河也跟他说这是棹刀,但是跟林缚从后世图片上看到的棹刀有很大不同,整刀大约齐胸高,刀身跟柄对半分,刀身狭长,像是眼睛蛇头,还有锋利的侧刃,看上去更像后世的三棱刀或者说放大版的军刺,刀身两侧都有血槽……

  林缚打小学过散打,参军后又学过格斗、短兵刃近身格斗,真正冷兵器的刀剑枪术却没有学过,那时学了也没有用,谁能预料到会穿越回这个冷兵器为王的时代?直背直刃的腰刀在手里,对林缚来说,只能是防身的兵刃,很难用来正面跟劲敌搏杀并取胜,倒是这柄棹刀让他想起后世军营推广用于白刃战的劈刺术来,用劈刺术使棹刀,倒也勉强。

  林缚还是将断刀塞那少年,说道:“留着吧,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们,有时候必须要杀人了,没有什么敢不敢的,”这些少年既然都是从崇州县学里虏获的,想必他平时在这群少年里就有威望,又问道,“你叫什么?”

  “陈恩泽。”少年接过断刀,回答道。

  “好名字。”林缚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继续从墙缝里盯着外面,又问那群少年,“还有谁不怕的?”

  “我。”

  “我。”

  两个少年听到林缚问这话,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好像很后悔刚才给陈恩泽抢了先,站起来就自我介绍:“我叫胡乔冠。”“我叫胡乔中。”

  “我们是堂兄弟,我是他堂兄。”看上也只有十五六岁的胡乔冠说道。

  两兄弟长得很像,不过胡乔冠眉间长了一粒细痣,双眉也稍宽一些,倒也好分辩。

  还有其他少年跃跃欲试,林缚挥了下手,示意两人帮他忙就够。

  “你们跟过来,从外面取起沙土撒盖在血上,能消些血腥气,”林缚一手拿着棹刀,一手拿着腰刀出了草棚,让胡乔冠、胡乔中两个少年拿拆下门板抬些土进行草棚子,他刚才接近草棚时看到还有两张弓放在外面的场地上,大概追击傅青河的四人认为弓箭进了林子没大用处才没带上,不然弓箭在他们手里,仅凭借草棚子草披墙的防护力,只怕一箭能射几个对穿,那时他只能带着苏湄、小蛮二女跟这群少年先往树林里钻了。

  林缚将草棚子前的弓跟箭囊捡了起来,又指挥两少年将沙土抬进草棚撒在血上,草棚子四壁漏风,血腥气很快就消掉不少。

  “林大哥,有人……”一直贴墙瞭望的陈恩泽回头警讯。

  林缚跟苏湄凑过去,苏湄惊喜道:“是傅伯……”

  傅青河贴着树林边缘疾奔,速度极快,身子缩蜷疾行跟豹子似的,很难想象五十多岁的小老头身手这么敏捷,真是老当益壮。等进了草棚子,林缚才发现他左前肩跟手背又各添了一道口子。

  “还有几个人?”林缚问道。

  “还有三个,”傅青河说道,“追不到我,估计很快就会回来。”

  “傅爷真是厉害。”林缚赞道,后来追进树林的四人都是好手,没想到傅青河跟他们在树林接上手,还杀了一人逃出来。

  “蛮力气。”傅青河说道,他这是真心话,战术都是林缚精心策划的,才能如此顺利的杀掉五人、他只负小伤,要是正面硬攻的话,在八名军营精锐面前,傅青河才不认为自己单身匹马有机会能赢,所以说他使的都是蛮力气。傅青河暂时不让苏湄、小蛮帮他重新包扎伤口,看到墙角落里的弓箭,说道:“好东西!”走过去将弓拿起来试了试弦力,又取三支箭,一支搭在弦上,两支衔在嘴里。

  林缚没用过弓,自然也不会贸然拿弓箭用来射敌,没有到傅青河是个用弓好手,看他只拿三支箭的自信样子,知道接下来轻松了。

  一连给对方杀了四个弟兄,三人退回来时,又是沮丧又是愤怒,却没有害怕。镇军军纪涣散、战力殆败,却不是没有精锐,他们是刀口血海趟过来的军汉,对生死看得也淡,何况他们认定对方只有一人,杀他们四个弟兄不过是狡计偷袭罢了,除了愤怒之外,怎么会害怕?对方在树林挂了伤仗着对地形熟悉逃跑了,他们恨不得将对方喊到草棚前的空场地上单挑。

  “妈的,陈千虎那个狗杂种,搜船是他干的活,怎么就让漏网之鱼藏在船上?”持陌刀的大汉脸上斜着鼻子给割了一刀伤疤,甚是丑陋,骂骂咧咧的一脸愤怨。

  傅青河换了一身船工穿的旧衣裳,选择这时机出手偷杀,也难怪给当成前天在西沙岛漏网的海盗。追不到人,这三人也没有继续追下去,想着等大营来人再搜岛不迟,这时候绝不能再给对方分而击之的机会了。

  抵近草棚,看不见留守人的踪迹,其他全无异样,络腮胡子军汉手持双短矛,粗声问道:“二狗去了哪里?”

  “哧!”瘦脸汉子是八名看守的头领,他看见他们留在草棚前的弓箭也都不见踪影,觉得有些异常,“哧”声禁言,正要伏身隐蔽,只见“噗”的一箭射来,狠狠扎进他的肩窝。

  “那畜生杀二狗!”瘦脸汉子中箭倒地大叫,持双矛络腮军汉奋力将一支短矛朝射箭处掷来,再腾身躲闪,只是草棚前场地空旷,毫无遮挡,傅青河又在他们离开草棚还有四十步远时开弓射箭,令他们进退不得。一息之间,第二支箭又冷冷射来,络腮胡子军汉想拿矛拨箭,没有拨开,只是避过要害,利箭扎进他的肋下,痛得嗷嗷直叫。最后一人见屋中藏人箭术惊人,也知转身逃跑将背面露给对方是必死无疑,平端陌刀朝草棚冲来,二十步时,给一箭扎进胸膛,翻身倒地,溅起一阵尘土。

  林缚知道弓箭的精准要比后世的枪械差许多,谁能端把步枪在四十步的距离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连续射中身手敏捷的三个人,绝对要算用枪高手,没想到傅青河在箭术上的造诣如此之高。但是这也让他更加坚信,在这个世界上,个人的武力虽然要比后世有用一些,但也很渺少。

  草棚里惊惶尖叫,络腮军汉掷来的短矛没能够对傅青河造成干扰,却从一名幼童的胸口扎透又扎穿一名少年的大腿。这些娇生惯养的县学童子在经历被绑架的数日惊惶之后,此时看到同伴被杀,个中刺激又岂是拿笔墨能够描述?

  有人发愣、有人失声惊叫,苏湄、小蛮二女脸给灯灰抹黑,只是眼睛里的惊惶怎么也掩饰不住。那个给扎透胸口的童子看上去才十一二岁,那个给扎透大腿的少年也才十四五岁,脸色煞白,看着汩汩流血的大腿,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眼睛里却是将死的惊惧。

  外面一死两伤,有傅青河拿弓箭盯着;林缚对陈恩泽、胡乔宗、胡乔中三个少年说道:“过来帮我,还能救活一人。”让他们将胸口给扎透的童子小心的抱起来,他从身上撕下个布条来,将底下少年的大腿用力扎紧,让他平躺好才将短矛拨出来。从陈恩泽手里接过断刀,林缚将少年裤脚管齐大腿根部割下看伤口,没有刺中股动脉真是万幸,但大腿肌肉给扎了对透,破损面很大,流血不止最终也会失血而亡,他让三个少年帮他找些东西将伤者的伤脚垫高,他指着胡乔宗少年腹股沟处的股动脉点说:“你按着这里,这是腿上的血脉……”又回头问苏湄,“有没有干净的布,包扎伤口?只要能止住血,就无大碍。”

  “我这里的有。”缩在角落里一个少年抽出一条干净的汗巾递过来。

  林缚将少年伤腿包扎好,才拿起腰刀跟棹刀走出来。傅青河持弓站在门口,一支箭搭在弦上,一支箭咬在嘴里,剧烈的战斗跟刚才三箭,让他的伤都崩裂来,特别是肩上的刀伤,鲜血已经浸透衣服,傅青河却夷然无惧,眼神锐利的盯着远外。

  刀疤脸已经死透,一箭射中胸口;络腮胡子跟瘦脸汉子都中了箭,虽不致命,但是在傅青河持弓守在草棚前,他们也只敢卧身藏着低洼处破口大骂。

  “留他们半条命。”林缚说道,还有些话要问他们,不能现在就一杀了之,将腰刀丢在一旁,提着棹刀往前走去;傅青河持箭跟在其后。

  络腮胡子跟瘦脸汉子这才看清对方原来是两个人,刚才破口大骂是想激傅青河过来跟他们缠斗,以求一线生机,这时候知道大势已去,便闭口不再吭声。

  “要想活身,双手抱住脑后勺趴着别动!”林缚喝道。

  “日你……”络腮胡子抓起短矛暴起变要突袭,拿矛的那只手肩膀给一箭射穿又狠狠扎进土里,络腮胡子痛嗷嗷直叫,挣扎着要站起来,林缚拿棹刀短刃一侧狠狠的抽在他的颈后,抽得血肉翻飞,让他趴在土坑里。瘦脸汉子老实的将刀丢了出来,依林缚所言,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手抱着脑后。

  林缚将短矛跟刀捡过来,回头见那些少年都走出草棚来观战,跟陈恩泽说道:“你过来,找东西将这两人捆起来……”陈恩泽甚是机敏,从身边少年讨来两根腰带,跑过来先将瘦脸汉子绑起来。

  “应该这么绑……”林缚将棹刀交给傅青河,亲自下手,给陈恩泽示范怎么绑人才叫结实,又让陈恩泽学着将淹淹一息的络腮胡子也绑了严实,又递了一把腰刀给他,说道:“杀人很简单,他们要敢动弹,你将刀口抵着他们的脖子,轻轻的一抽就行……”见后面的胡乔中也跃跃欲试,将那支短矛踢到他脚边:“这个给你。”

  小蛮正帮傅青河处理伤口,林缚问苏湄:“我去海边找盐,你再找两块干净的布来,他们应该存有水……”

  “哪里有盐?他们将水跟食物都放在另一间棚子里,要不去那里找找?”苏湄说道。

  “石窝子里有盐。”林缚说道,这伙官兵将人藏在岛上不想引起过路海盗的注意就要禁火,不一定会有盐——海滩上的石窝子在海潮退去后会有海水积下来,风凉日晒,水分蒸腾干净,会析出盐粒来,林缚昨天黄昏就看到几处铺了一层盐粒的石窝子。将天然盐粉拿来溶进水里给伤口消炎、消毒,比海水要可靠得多。

  苏湄拿了两块干净的汗巾走过来,看着林缚趴在石窝子上拿手扫盐粒,将汗巾递给他装盐,说道:“你怎么教这些少年人杀人?”

  “他们有选择吗?”林缚抬头看了苏湄一眼,苏湄还没有将脸上的灯灰洗掉,穿着船工的破旧衣裳,不过眼鼻五官精致,秀色仍掩不住,他坐起来,拿手将盐粒扫到汗巾上,说道,“傅爷有没有跟你说,那伙官兵是谁领队?”

  “我帮你拿汗巾来着,是谁?”

  “具体是谁还要审问他们才知道,应该是宁海军镇一二三人之列,很可能是宁海镇水师主将……”林缚说道。

  “啊!”苏湄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也有些给军中将领的胆大妄为、骄横枉法吓住了,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知道他们值多少钱吗?”林缚回头看了一眼草棚子前的少年,问苏湄。

  “……”苏湄疑惑的看着林缚。

  “东海盗开出的赎身银是三万两,可惜那股东海盗没有命拿……”林缚暗骂了一声:不要说一吨重银子了,换成一吨铜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林缚拿着盐与苏湄回到草棚前,这伙官兵在草棚子里存在好几桶淡水——这些淡水也是海盗船上的,也有干粮、肉脯——足够他们这些人饮用半个月了,林缚拿在陶罐将盐粒溶进水里,让苏湄跟他分头帮傅青河以及那个给大腿给扎穿的少年清洗创口,再将拿浸盐水的汗巾垫在创口包扎结实。

  时至黄昏,暮色减淡,林缚让陈恩泽、胡乔冠、胡乔中三人领着七八个身体强壮较为勇敢的少年将两名伤俘带到草棚子里看守起来,让小蛮带着人将干粮、肉脯以及水分放下去,都到另一间棚子里休息。他与傅青河以及苏湄在外面商量事情。

  “傅爷,小蛮年纪少,恐怕她心里藏不住事,暂时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林缚蹲在地上眯起看着夕阳,夕阳下有几座小沙岛,却看不到陆地的影子。

  “嗯,不让小丫头知道。”傅青河同意林缚的意见。

  “什么事情?”苏湄问道,心里奇怪:官兵冒充海盗的事情,小蛮都知道,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她知道?

  “白沙县劫船,海盗是杜荣引来的。我跟林爷藏在船尾,亲耳所闻,绝假不了,”傅青河愤恨的说道,“小五跟小七死不瞑目……”小五跟小七是他的两个徒弟,他视如子侄,亲眼看见他们给杜荣引来的海盗杀死,叫他心里如何不恨?

  “傅爷还是唤我林缚吧。”

  傅青河客气看重,林缚有些不敢承担。

  “为什么?杜荣为什么要这么做?”苏湄很难相信这是事实,她停船留在白沙县献艺赈灾,杜荣还阔绰的允许捐赠千金,海盗怎么可能是他引过来的?

  “小姐还记得在江宁时,跟杜荣一起过来听小姐弹琴的杜晋安杜公子?”傅青河问道。

  “怎么了,他不是杜荣的族弟吗?”苏湄问道,想那个青年看自己的眼神,她微微蹙起眉来。

  “这个人恐怕没那么简单,”傅青河将他与林缚藏身水下听到的一些细节说给苏湄听,“杜荣受这位二公子之托要将小姐劫送到东闽晋安府去……”

  “傅伯说他可能是奢家的人?”苏湄问道,东闽郡晋安府是奢家的大本营。

  “姓是假姓,名是假名,这个杜晋安十有八九是来自晋安府奢家……”傅青河说道,“最近有流言说奢家有意请降归附,说不定这位名叫杜晋安的二公子就是奢家潜入内地秘密议和的关键人物。”

  “……”苏湄无语的坐在那里,不要说傅青河、林缚亲耳听闻此事,就算没有亲耳听闻,事情的诸多疑点都指向杜荣,她本来就是杜荣请去维扬府杜家老宅唱家宴的,她在白沙县停船虽然有赈灾的心思,但是也只打算三四天就走,还是杜荣许下十日千金的诺口之后,才决定在白沙县留足十日……没有杜荣的配合,海盗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得手。

  太贼娘乱了,林缚在一旁摇头叹气,这位奢家二公子身负暗请降、实议和的重任,竟然有心情泡马子!

  “那要怎么办才好?”苏湄有些手足无措。

  “暂时只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林缚看到苏湄慌乱的模样,有些不忍心,她虽然还是男装打扮,脸也没有洗净,眼睛却出奇的清媚,林缚也不敢多看她的眼睛,说道,“反正苏湄姑娘回江宁后,杜荣也不会晓得苏湄姑娘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不会对苏湄姑娘怎么样。这个秘密暂时就烂在肚子好了。”

  “嗯,”傅青河肯定林宗意的建议,说道,“奢家归附只怕已是定局,杜荣背后有奢家支持扳不倒的;再说整件事本就是这个假杜晋安二公子在背后指挥,奢家归附后,谁会愿意冒着逼奢家再反的危险替小姐主持公道?”

  “那他们怎么办?”苏湄回头看了草棚一眼,她关心草棚里二十九个少年的未来命运。

  “进去再说……”林缚拍了拍屁股站起来。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