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一 山海盗 第二十三章 冬日迟迟惊春梦

  初冬的清晨,江南岸的平江府暨阳县笼罩着一层轻雾,四野的草木屋舍给遮掩得隐约朦胧。离开扬子江,从河汊子口进入东莱河水道,往南十余里就是暨阳湖,暨阳县城位于湖的南岸,远远的看去,锯齿似的城头与几棵枝叶只挂着稀疏叶子的桑榆树在雾中尤其的单薄。

  暨阳湖的北岸是宁海镇水营的驻地,半为营城半为水寨,在水寨湖巷里,数十艘大小不一的战船悄然陈列,覆了一层白霜,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几声清亮的雄鸡打鸣刺破清晨的寂寞。

  朝廷对水师力量建设并不重视,早年镇军体系里具有边防意义的水师只有驻地在登州府的蓬莱镇水军,兵力满员也只有四营两千名军士而已。宁海镇最初只有步兵,近百年来,湖匪海盗势力日益猖獗,宁海镇才在收编太湖杨天顺水寨势力的基础上常设水军,也就六营编制。这些年来,各地军镇军纪殆坏,军中将领吃空饷之事屡禁不绝,宁海镇也概莫能外,六营水师到底还有多少兵员,这些兵员还有多少人可堪出战,也只有萧涛远这些水师将领心里清楚。

  宁海镇副骑都尉、宁海镇水师统领萧涛远平时不住在营城里,他在暨阳县外有一处园子,离营城也近,他平时都住园子里。

  初冬日迟,萧涛远醒来睁眼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青蒙蒙的光亮,雾气很重,夜里折腾得他骨头都快散架的两具温热肉体滑溜得跟软玉似的一左一右压着他的胸口睡得正熟,微露出来的肩头白嫩似雪。萧涛远的手在被子下面朝左手边女人的肥滑大屁股摸过,女人在睡梦中蠕动身子,胸前两团大肉揉得萧涛远肋下直叫舒服,修长双腿也缠得萧涛远毛大腿更紧,萧涛远来了兴致,勾着手指朝女人肥满的屁股沟挤挖去,这时候“得得得”急驰的马蹄声踏破清晨的静谧。

  四海不升平,这个月来,仅平江府的沿江镇市、草市就给海盗江匪劫了四回,作为扬子江下游及平江、海陵沿海的江防、海防负责将领,萧涛远也寝食难安。听到像清晨里鼓点似的马蹄声,萧涛远刚才兴起的那些性致就像给浇了热水的初雪,顿时消融不见,他翻身坐起来,警觉而茫然的望着窗子,不晓得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个颇有秀色的侍妾也给惊醒,头探出锦被,疑惑的看着萧涛远:“发生什么事情了?”

  外间侍卫房里的人也给马蹄声惊着,远远的听着有人叫喊:“长山岛急报!”

  长山岛发生了什么事?萧涛远爬下床,赤足站在床踏板上,吩咐道:“快拿衣裳来。”

  两侍妾见萧涛远神色严峻,不敢怠慢,忙下了床帮他去拿衣袍,她们光着雪白的身体,也顾不上寒冷,先伺候萧涛远穿好衣裳。

  萧涛远等不得衣襟系好,披着敞袍就去了外间,两侍妾这才从容的穿衣梳妆。外面人都压着声音说话,过了片刻,只见得“哐铛”一声响,不知道谁将茶杯砸到砖铺地上砸了个粉碎,两侍妾给吓了一跳,眉都画歪了,接着就听见萧涛远阴沉得让人听了心里只打寒颤的喝骂:“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探的是哪门子军情?都他妈吃屎的!给我查,到底是哪股海盗将人劫走了,崇州那边派人盯着……不,其他人我不放心,百鸣你亲自过去,锐泽营都给你带过去,就说加强崇州沿江巡防……这时候管他什么调令?遇到情况,该杀就杀,不要犹豫,大不下出海……这边事我心里清楚,这时候谁的召见我都不会理睬的!我这就住回军营去。千虎,你去城里将长泽、长惠接到军营去,其他人先不要理了!”两侍妾对望了眼,心里想,是谁惹恼了老爷,接下来的日子又难挨了!正发愣间,房间突然给推开,萧源远大步走进来,去取案头的佩刀,看了坐在梳妆桌的侍妾正惊惶茫然的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们快收拾一下,不要理会那些没用的东西……跟我住到军营去!”

  这两个女人本是平江府的娼妓,给萧涛远赎了身当侍妾,不为萧涛远的妻子萧陈氏所容,萧涛远这才在暨阳县城外、在军营附近买了一处园子安置她们,这本身已经有违军纪了,更何况将侍妾直接带进军营里?

  两侍妾听了萧涛远的话更是惶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萧涛远竟然将两个儿子跟她们都接到军营去、做好跑路的准备?

  萧涛远可顾不上两个女人的感受,他心里也惊惶不定呢。他月前劫下肉票,除了贪图三万两的赎身银之外,更想借机暗中在长山岛扶植自己的海盗势力,奢家能裂土封侯,凭什么他萧涛远偏偏要死守着这个从四品的副骑都尉?哪里想到这一计划才布下第一颗棋子,就遭遇如此重挫?先期遣往长山岛的十五名精锐跟那三十一个肉票竟然从长山岛消失得无影无踪。事情要是泄漏出去,无论哪一桩都是杀身灭族大祸,让萧涛远心里如何不惊惶!

  萧涛远听到消息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立即出海,有多远逃多远,稍镇定细思一番,如此仓促出海,实在没有多少胜算。仓促之下,萧涛远根本就没有信心会有多少水营将士跟他出海为匪,能拉出去一半人吗?萧涛远想想也悬!就算能拉走一半水营力量,什么都没有准备,又如何在海上立足?最为关键的,奢家跟朝廷都已经谈妥裂土封侯的条件,宁海镇水营跟东海盗的积怨也深,奢家与东海盗都不会容他在东海立足。

  这时候一定要镇定!这年头胆大妄为的人也不是只有他萧涛远一人。虽说他萧涛远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但是那些个杀良冒功的、盗守自盗的、滋扰地方的将领也不见得能干净到哪里去!萧涛远心想着:朝廷只怕也不想东南再起变数,再说长山岛的那些人到底是给哪股势力劫走暂时还不知道,总不至于是崇州那些商户、土财主自己组织人手去救回来了,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眼下只要做好万全准备就行,什么都不考虑就仓促举事实在太不明智了!

  *****************

  从淮安的清江浦出发,林缚与周普先从陆路雇马车将苏湄、小蛮还有四娘子冯佩佩送到江宁城外,他们没有进江宁城,雇了一艘船沿江水而下,潜到崇州境内探听风声。秦承祖、傅青河等人第一步要先去新浦县将受伤的流马寇接出来,暂时还没有南下。

  与林缚事先所料不差,长山岛人走岛空,萧涛远并没有铤而走险贸然出海为盗,而是派了亲信、宁海镇水营骁骑尉陈百鸣率众到崇州察看形势,陈恩泽、胡乔冠等肉票少年的家人果然处在宁海镇水营的严密监视之下。宁海镇水营借江防、海防,战船涌入崇州县城前面的扬子江水道,看情形稍有风吹草动,陈恩泽等少年的家人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少年陈恩泽有家不能回,站在船头潸然泪下。周普暗暗叹惜,对于旬月前还在家人膝前承欢的少年来说,旬月来的遭遇算得上十分艰难了,现在又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认,还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望着浑浊的悠悠江水,望着天尽头的战船帆影,林缚心生感慨:一个王朝内忧外患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暮气沉沉吧!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元氏王朝延续了两百多年,帝国的体制还没有崩溃,固有的惯性将推动庞大帝国继续前行,林缚也不清楚这个帝国会拖到何时才会突然崩坍。

  林缚心想自己借尸还魂、寄存于这个时代之中,一时也看不清未来的方向,要想混下去,要想混得风生水起,现在做决断还嫌走了些,还真是要做几手准备呢。

  “我们先回东阳吧!”林缚说道,“这些天没有回去,难免有些陌生了。”

  “你要是对东阳陌生,那我们怎么办?”周普笑道,他只当林缚说玩笑话。他既无法想象旬月前的林缚只是个足不出户的书呆子,还无法想象借尸还魂之事。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