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二 东阳豪族 第九章 随扈

  见赵虎他娘倒似打定了主意,林缚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赵婶,我十岁就父母双亡,也全凭左邻右舍照应,赵婶你待我如子侄,不用你说,有什么好处,我也不会忘了赵婶你家,只是我此时能力有限,不能照顾周全……赵婶你既然坚持如此,赵虎也不觉得委屈,那明日一起去县里去立文书改籍。不过,赵虎也不用随我去江宁,梅子、泽娃、东娃都还没有成年,还需要赵虎留下来照应。”

  赵氏自然高兴,按说赵虎跟在林缚身边是要拿月银的,真跟着去了江宁,那些月银就也够自己花销,家里就一点都照应不上,林缚不要赵虎跟在身边,赵虎留在家里至少能抵两个劳力,加上能免去各种加派,之前紧巴巴的日子能立时宽松起来,叫她如何不高兴?

  赵氏喜滋滋的与赵虎他爹去了老宅子,林景昌也微带酣然的离去,赵虎初不吭声,待人散尽才质问林缚:“既然你答应我做随扈,你要去江宁,为什么不让我跟着?这便宜我占了不痛快!”

  周普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笑嘻嘻的看着赵虎质问林缚,他就喜欢赵虎这种干脆磊落的性子,就看林缚如何拿主意。

  林缚看着赵虎,心知他是值得信任的,问道:“你真要随我去江宁?”

  “我想自己总也有些长处,哪有只占你便宜的道理?”赵虎气鼓鼓的说道,“再说闳ソ肀呔筒恍枰约喝苏展耍俊

  在赵虎看来,林缚肯定要用周普做随扈的,也会让周普随他去江宁的,心里觉得自己在林缚心里的地位比不上这个外乡人而生气。

  “……”林缚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有一膀子力气,也练过拳脚,你要不要跟周爷讨教一二?你也应该看得出周爷是练过两手。”

  “来,来,不要怕仗着身强体壮欺负我年纪大,”周普知道林缚拿定主意了,笑着走过来,“我们搭一下手……”周普早年习武也学过花架子,半辈子下来,拳脚工夫已经没有套路,只以散手跟切磋。

  赵虎这会儿以为林缚遇匪之后想收两个有能力护卫他周全的随扈,也没有注意到林缚对周普的称呼都变了,他知道周普说“搭一下手”就是过招的意思,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道:“那行啊……”右手捏成拳往前屈探请周普先出招。周普手腕靠过来,一翻腕子就要擒拿,动作快若闪电。赵虎吓了一跳,他起初还以为周普就是身体壮实兀之间想躲躲不开,手腕就给周普拿住。周普也没有变招去锁喉、封眼什么的,直接用劲下压试探,看赵虎有没有劲,劲僵不僵。赵虎倒是有一膀子力气,腕力也强,见周普跟他比劲,心里高兴,劲还没有使足,却不料周普手腕反劲一抖,捏掌为拳直接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赵虎胸口挨了这一击,连退了三四步差点跌退,胸口闭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

  赵虎这才知道自己那两招庄稼把式根本就不是在人家眼里,愣怔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何?”林缚笑着问,见赵虎神情有些沮丧,说道,“你现在知道周爷不是什么一般的从冀北逃难出来的流民了。让周爷跟你搭一下手,可不是要挫你的锐气——你既然坚持要跟我去江宁,有些事总归是要让你知道的,那也就要你守口如瓶,连景昌都不能说。”

  赵虎性子有些糙,换作别人这时候多半会有迟疑,他只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对别人说的?”这语气听起来就像江宁有个大坑等着他也毫不犹豫的跟林缚跳进去,与其说他的性子毛糙,还不如说他对林缚的信任极深,只说道,“我只知道你这趟回来跟以往变化很大。”

  “当然会有些变化,你不会真以为我在白沙县遇到劫匪能这么轻松的逃过一劫?今天跟卢教谕、陈主簿所说,大半是编造出来的。有些事说起来有些骇人听闻,暂时还不说出来的好,免得大家担心。不过你坚持要跟我们去江宁,以后总会看到些什么、听到些什么,这些事,你心里清楚就行,都不能泄漏出去。有些事情泄漏出去总是会有不小的麻烦。”林缚说道,他既然要将赵虎带在身边,虽然不会现在就将所有的内情都告诉他,但是一些话必须要说透,避免他不小心出纰漏。

  “这个我知道,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赵虎说道。

  “恩泽跟周爷学习拳脚工夫呢,也学刀,你也可以请周爷指点你一二。”林缚说道。

  “那周爷能收我做徒弟?”赵虎对这事倒是十分的热衷,转身就问周普。

  林缚也顺水推舟的帮腔道:“辛苦周爷了。”

  “我会的只是小伎俩,林兄弟所学才是杀人之术,赵虎你怎么丢西瓜捡芝麻?”周普说道。

  “什么杀人之术?我那只是置绝地而生出来的些权变,”林缚也不想让赵虎觉得自己有多么大的改变,轻描淡写的就将过去旬月发生的事情揭过去,又说道,“说起杀人之术莫过于刀兵。一人勇武,难抵十名老卒,刀兵之术,在兵不在刀。赵虎你也是曾经有过十多名手下,对刀兵之术应该略有些了解。这方面,周爷也是有东西可以教你的……说不定以后能搏个军功爵。”

  做了家奴就入了贱籍,即使日后脱籍从良,其人甚至子孙数代参加科举、进入仕途都会有严格的限制,然而本朝为激赏军功,贱籍从军积功脱籍就没有这个限制,甚至还能搏个军功爵光宗耀祖。

  赵虎心想既然认周普作师傅,便说他跟陈恩泽不能跟周普挤通铺,要在西厢房地上另外铺床才合规矩,却给周普踹了一脚:“哪来这么多破规矩?”

  ***************

  赵虎、周普、陈恩泽都去西厢房休息,片刻之后,呼噜声就传了过来,此起彼伏,即使中间隔了两扇门,也吵得林缚难以安睡。

  林缚本来心思就重,初冬季节,说寒冷也没有多寒冷,窗户打开着睡觉,看着床前月光如霜,林缚心里琢磨着林家的事情。他知道自己提出去江宁,七夫人会很失望,但是也没有办法,长山岛那边耽误不起时间的。

  ***************

  次日大清早,赵虎套骡子车送林缚、周普、陈恩泽去县里之前将“林缚去江宁他也会随之去江宁”的决定跟他娘说了,赵氏倒也没说什么,在赵虎他们走后,她也去了林家大宅帮佣。赵氏昨天夜里也翻来覆去的思量,赵虎留下来是好,但是指不定林缚将来会有大出息,那赵虎跟在他身边也会有个前程,再说七夫人的意思也是希望赵虎能跟在林缚身边。

  赵氏赶到林家大宅子,正有人在大门前套马车,是二公子身边的人,赵氏琢磨着二公子一早要出远门,她小翼的从侧门走进去。

  大宅子里的人都知道二公子跟七夫人之间有疙瘩,自己是七夫人请进林家来帮佣的,赵氏平时都小心避开二公子,免得无缘无故的挨顿训斥。

  林家对下人还算体恤,待遇也厚,本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帮佣的,赵氏就算性子泼辣些,也只是庄户人家出来的村妇,却是七夫人进了林家之后指定要她进府里服伺,赵氏才有进大宅子帮佣的机会。

  赵氏后来才知道七夫人到底是放不下照顾林缚的心思,但是她刚进入林家,大宅子里冷枪暗箭的争斗得厉害,六个夫人对她都心怀忌恨,等着她露出什么把柄来好看笑话,她自然不能直接去照顾一个跟本家已经很疏远的林家子弟。等林缚长成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七夫人又是风华正貌的双十少*妇,在林家的地位又不稳,自然要更加的避讳。赵氏本来就是热心肠,在七夫人进入林家之前,就对幼时的林缚照顾有加,七夫人进入林家之后,将赵氏请到大宅来帮佣,赵氏更加热心的将林缚当成自家子侄来照顾,别人只当赵氏面善心慈,而不会乱想到七夫人头上去。

  “七夫人对这孩子还真是厚道,”赵氏心里暗暗想道,在她的心目里,林缚还就是个孩子,“可怜这孩子还真是犟脾气,不知道七夫人这些年有多辛苦,也不说留下来帮七夫人一把,莫明其妙的想着到江宁去,难道江宁那个骚狐狸精真将他的心窍给迷住了?”

  赵氏赶到林家理事的前院,今天是看账的日子,七夫人已经在那里看账,七八个账房先生都噤若寒蝉的站在一起,有两人脸色很难看,大概挨了训斥。七夫人顾盈袖看见赵氏进院子,将手里账目丢桌上,只说了句:“我午间吃过饭再来看……”便要赵氏跟她去后面的翠院。

  赵氏将昨夜林缚处置村尾旧宅的事情说给七夫人听。

  七夫人顾盈袖点头说道:“林缚这趟回来倒是会做人了,我本来也想劝他不要跟赵桂生家争什么,在上林里留个好名声,比什么都重要,没想到他做得也恰当……他同意赵虎跟着他了?”

  “秀才倒是答应让赵虎跟着他,不知怎么,他想去江宁哩,没打算留在上林渡……”赵氏说道。

  “他倒是打定主意了……”七夫人顾盈袖微蹙着眉头,俄尔,那黛如青山的秀眉平展开来,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跟赵氏说,“他也该有他的主见了,我明天去湖塘,你等他回来跟他说一声。”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