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章 下车伊始

  小蛮兴奋的朝林缚直摇手,待看到走在林缚与顾悟尘之间的顾君薰时,微微一怔,眨眼间就认出对方跟自己一样做少年子打扮的女孩子,看她年纪要比自己大上两三岁,看林缚的眼神却是十分的亲切,举摇的手顿时给注了铅似的停在那里。

  顾君薰跟着信步走到渡口来鲜言寡语,饶有兴趣的听着林缚跟她爹爹谈论时务,都是一些他哥跟杨释他们说不出的新鲜事情,在暮色里,她人又跟在后面,胆子不由自主的就放野了,乌溜溜的眼珠子一直盯着林缚的侧脸看也不自觉——这一幕却落在小蛮的眼里。

  林缚看见小蛮扮了男装到过江在渡口等自己,也十分的高兴,大步过去,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一个人在这里?”他看渡口没有苏湄、四娘子的身影。

  “她就是顾家薰小姐?”小蛮挽过林缚的手臂,微探过头又看了顾君薰一眼,光洁如玉的额头微微抬起,那秀如明玉的眸子在暮色里定睛看着林缚,似乎在确定顾君薰的身份,又似乎只是随口跟林缚说这么一句话。

  顾君薰也看出在渡口等林缚的这人是个女孩子,她好奇的打量着对方,见她跟林缚这么亲近,胆小害羞的她也不好意思主动招呼对方。

  小蛮虽说白袍束发,但她在暮色里,五官精致,眉眼里有一股子怎么也掩饰不掉、似乎是与生带来的柔媚气质,再拿她与扮成少年子的顾君薰一比较,俏俊之处犹甚,谁还看不出她是个雏儿所扮?

  顾悟尘朗声笑起来朝林缚说道:“你说阍诮辛礁雠笥芽赏叮词怯屑讶讼嗪颍压址蛉巳眯ぜ夷镒庸ジ愕背铮阃迫杷模词桥录讶宋蠡帷飧瞿闱曳判模戏蚩商婺阕髦ぁ!

  小蛮与顾君薰两人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顾悟尘夫妇流放时,顾君薰与她哥哥在外祖汤浩信府上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此时依旧是不知世事的娇柔小姐,小蛮从小就给父母给卖入妓家当雏妓,经历、心思,都要比顾君薰成熟些,再说小蛮眉目间有一股子天然流露出来的清媚,让她跟顾君薰都扮成少年子站在一起,个子一般高,虽说她比顾君薰还要少两岁,却更能看出个妙龄少女的样子。

  林缚从顾悟尘的话里听出些如释重负的意味,心里微叹,顾悟尘对夫人也算是相敬如宾,但作为男人对美艳女子的喜欢跟追逐总是更近乎本性。

  顾悟尘自己也觉太露痕迹,轻咳嗽一声,又说道:“这是谁家的女公子,薰娘到江宁也没有女友,你日后到府里来,请这位女公子带过来陪陪薰娘……”他之前也正担心肖家娘子给撵去给林缚当厨娘这事。一个是年轻士子精血旺盛,一个文君新寡美色诱人。虽说肖家娘子有为夫家守节的本分,但是没有乡约人情的约束,所谓的本分实在是淡薄的很;虽说林缚也是读圣贤书的士子,知道君子不欺暗室的道义,但是在诱人的美色面前,这道义也是单薄得经,顾悟法想着起初两人也许能按捺住,但时间稍一长,干柴遇到烈火发生些什么那不言自明,那梁左任一片心血就成全别人了,要说顾悟尘心里不酸那是自欺欺人。待看到渡口有一个清艳的少女等候着林缚,只当这少女是林缚在江宁参加乡试时认识的恋人,顾悟尘就放下一个心思,心想:肖家娘子给林缚当厨娘看上去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危险。

  听父亲这么说,顾君薰也亲切的跟小蛮打招呼:“这位姐姐,薰娘初来乍到,日后还要请姐姐多照料!”

  听着顾君薰唤自己姐姐,小蛮依在林缚身侧,狡黠的一笑,却不言语。

  林缚不会在意小蛮什么身份,但是他不在意,并不意味着别人不在意,要是自己纵容小蛮跟顾君薰结交,日后给顾家知道小蛮的真实身份,只怕今生都不要想再进顾家门。

  顾君薰是官家娇小姐,小蛮只是簸箕巷的雏妓,现实往往是如此的残酷。

  顾君薰期待着林缚介绍眼前这个俊俏到极点的女孩子,顾悟尘也想知道这女孩子是哪户人家的女儿,林缚故意绕过这个话题,手轻放在小蛮的肩膀上,笑着说:“这丫头今年才及笄……”

  “啊……”顾君薰见竟然唤一个少自己两岁的女孩子为姐姐,脸羞得通红,很不好意思。几日来相处,顾悟尘知道林缚是个守礼的士子,见他手搭在小蛮的肩膀上,瞬时知道这女孩子的身份,笑了笑,便不再提让对方跟小女结交的话,差点惹出大笑柄来。

  小蛮心思却是极敏感的,从顾悟尘的眼间便知道林缚搭在自己的肩膀不是要跟自己亲昵,只是要跟别人暗示自己的身份,她心里陡然从欢喜变成凄冷,莫名的悲伤起来,肩膀微微一塌,从林缚手里躲开,在暮色里,她明如美玉的小脸有着难以掩饰的黯然。

  林缚看了心里怜惜,这时候却又不便就去安慰她。

  等着渡口前的驿丞听官船上人说这边穿便袍走路过来的中年人才是按察副使顾大人,忙折过来请安,车马抬轿一齐备全,请顾悟尘及家人先去驿馆扫尘休息,行李箱笼之类,派个人盯着驿卒以及驿馆里的杂役去做便行。

  这时候,柳月儿也拿着自己的行囊上岸来,小蛮跟周普、陈恩泽在这边等候了小半天,早就从周普嘴里知道这段时间来上林里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在往江宁途中的事情,她振作着将黯然的神色收敛起来,露出明媚的笑容过去帮柳月儿拿包裹:“你就是肖家姐姐?”

  柳月儿一时没有认出小蛮是个女孩子,见俊俏少年子上前来帮自己拿东西,吓了一跳,待要让开,林缚笑道:“柳姑娘不要惊怕,小蛮是我妹妹,让她帮你拿东西无妨的……”柳月儿这才知道少年子是女孩子所扮,心时不明白都说林举人双亲早逝,无亲无故,怎么又跑了个妹妹出来?

  暮色渐深,去江宁城还要乘过三十里的朝天湖水路,肯定赶不及在城门关闭之前抵达,夜里也只能先借住在驿馆。不用驿卒帮忙,他们有四匹好马,将不多的行囊都驼上,林缚屈蹲下来,让小蛮踩着自己的膝盖侧坐上马去,他亲自给小蛮牵着马,边走边说些离别十多天的趣事。

  顾君薰跟她娘坐在马车里,微微将的车窗帘子掀开一条缝看着暮色里林缚给小蛮牵着马,心想林公子对这女孩子真好,又想起在茶酒店给林缚无意间给抓中胸口的一幕,心里微叹:难道林公子都不知道抓住自己这里吗?自己也要忘掉这件事吗?

  江宁之富庶,从朝天驿的馆舍便能窥一二,林缚他们越过一道缓坡,站在稍高处远望过去,朝天驿馆舍鳞次栉比,在暮色里一时数不清有多少进院落,在更远处还有一处建筑群,那是江宁守备镇军在北岸的一座营城。

  为官赴任讲究个良辰吉时,顾悟尘也不例外,眼见一脚就到江宁城,他还要在朝天湖北岸的驿馆里盘亘几日,等到选择的吉日再进江宁城正式赴任。在这期间,江东按察使司那些将成为他下属的一些官员会循例过江来拜访,自然也会奉上不菲的仪金。

  顾悟尘也不是脱俗之人,他脱不了俗。他堂堂朝廷正四品大员,正俸米两百五十石,折银年奉一百两。虽说一百两银可供四五个小康家庭支度一年,但是跟随顾悟尘到江宁的就有随扈三人、丫鬟、婆子四人以及杨朴的妻女,到江宁后虽说有官家宅子可住,但是门子、杂役总还要再请四五人,仅这些人的月银支度下来,一年一百两银子就远远不够了。顾嗣明、顾天桥两个族侄跟他到江宁来,供其吃喝住宿外,也要给些月银开销。要维持与正四品大员相当的生活水准,府中饮食物用也节省不得,就是一笔更庞大的开支。另外,还要招些幕僚当助手署理公务,这些钱都要自己解囊,顾悟尘他自己的年俸如何够用?

  这个年代,若是只收受下属与同僚的仪金,这个官员要算是清廉的,就像一千年以后的后世官员只逢年过节收礼一样清廉。

  顾悟尘脱不了俗,所以要在驿馆停下来不急着进城,先接受那些即将成为他下属官员的拜贺。再说他进城后就要先去拜见他在江宁的上司包括江东按察使、江宁刑部尚书及左右侍郎以及江宁兵部尚书兼守备将军及江宁都察院都御史等人以及江宁城里住着的那几个国公勋爵;为他儿子顾嗣元的前程,他还要主动去拜访江宁国子监的主官。也许这些事情都在驿馆里先筹划妥当,先去拜见谁后去拜见谁,都有一次的规矩。虽说他顾悟尘日后还是江宁城中的大鳄之一,但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坏了。

  林缚倒是知道这些官场陋习,想着不用给顾悟尘当幕僚、明天清晨就可以告别先进江宁,不用去理会这些官场陋习,心里也觉得甚为轻松。

  林缚却是没有想到那些即将成为顾悟尘下属的官员的迫切心情,他随顾家人走近驿馆,就看见馆舍前高高挑起的两串气死风灯下站些一些人看着这边,看起来像是等着迎接顾悟尘,他们看到顾悟尘的车马抵达驿馆,都一起迎了上来。午后在石梁河相遇、武锋镖行护送船队上的那个锦衣青年跟江宁庆丰行商号的大财东杜荣郝然也在迎接人群之中。

  看见杜荣竟然出现在这里,林缚吓了一跳,他忙抄着小蛮的腰将她从马背上抱下来。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