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十二章 江宁商号

  柳月儿洗漱过先到前面去,看见赵虎、陈恩泽大冷天里只穿了褂子在院子里打拳,看他们额头上都上汗珠子,当真是一点都不畏寒,林缚与周普坐在走廊扶手上说话,见林缚膝盖上放着一把刀身雪亮的出鞘刀,衣衫也相当单薄,柳月儿心里想林缚早起不练字不读书、怀里揣把刀做什么?

  “脚好些了吗,拐杖还合用?我跟公子忙到半夜。”周普看见林月儿拄着拐柱走出来,笑着问。

  柳月儿还以为只是林缚让周普帮做的,没想到林缚也搭手到半夜,道谢:“月儿多谢公子跟周爷。”

  “多大了事!”周普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你脚伤了,这两天就不用起早给我们准备早饭了,以后让赵虎或者恩泽来做。”

  柳月儿诧异的看了林缚一眼,她还以为今天的早饭是周普他们做的,没想到是林缚起了大早。她也没有说破,只当是她跟林缚之间的秘密,这种心思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这两天,你还是多躺着休息,不要随意走动了。”林缚让柳月儿回房里去休息,昨天看到她在窗户前探头望自己房间里看,多少有些疑虑难消,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将柳月儿遣走,林缚将昨天与苏湄相会的事情跟周普细说了一遍,有苏湄三千两银子垫底,那剩下的四十匹好马就不用急着出手。又说过钱小五的事情,林缚要周普亲自走一趟,去确认钱小五的确忠厚老实、不会是庆丰行的暗桩。

  午前,林缚带着赵虎牵着两匹马去江宁吏部及江东宣抚使司衙门去投身牍,柳月儿动作不便,就让陈恩泽留下来守着宅子。

  本朝地方官员以职权轻重分主官、佐官、属官三类,府县主官与佐官皆属京派官,如知府、知县、通判、同知、县丞、教谕等官职,或由帝亲点或由吏部选派,江宁吏部只能干瞪眼旁观,地方也插不上手;府县地方属官,则由地方宣抚使司衙门捡选。为了照顾江宁吏部衙门的颜面,江东郡所属府县之属官由江宁吏部衙门与江东宣抚使司衙门共同从地方勋族入学子弟、江宁国子监监生以及有功名在身的举人、秀才中捡选。

  事实上,江东宣抚使司与江宁吏部从帝都迁往北方后就一直在地方属官的人事权上争吵不休,现在已经形成惯例,江宁吏部的人事权限只局限于江宁一府十二县地方属官的捡选上。

  林缚要想获任一官半职,就需要将身牍投到这两个衙门等候捡选。

  举人中第,功名在身,有了做官的资格,却不一定就有官可做。江宁吏部案牍上积累的求官身牍有数百份之多,奈何江宁府一府十二县每年的属官缺额才聊聊数人,僧多粥少,要想获得一官半职绝非易事。江东宣抚使司好一些,但是林缚不想离开江宁,只能在江东宣抚使司、江东按察使司以及江东提督府在江宁的直属衙门里谋个一官半职,那机会比将身牍投到江宁吏部还要渺茫。

  无论是江宁吏部还是江东宣抚使司衙门,林缚都没有什么门路,投过身牍就走。

  在江宁城里骑不了快马,两个衙门走完,林缚与赵虎骑马簸箕巷已过了午饭时间。

  林缚与赵虎牵马进了前院,看着院子里停了一辆马车,心里奇怪,看见陈恩泽出来帮他牵马,问道:“有客人在?”心想顾悟尘一家不可能这么快进城,再说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第一天进江宁就在这里落脚。

  “秀才,是我……”

  林缚抬头看见林景中陪了个中年人从宾客房里走出来。那中年人双手剪在身后,站在走廊前跟林缚朗声说道:“接到上林里的信函,还一直计算你们到江宁的日子,景中今天过来,才知道你们已经到江宁了……”

  “景中你怎么过来了?”赵虎看见林景中,喜不自禁,热切的走过去伸拳在他瘦弱的小身子板上打了一拳。

  “有一船货物运来江宁,七夫人让我随船过来长长见识,我昨天才到江宁,”林景中说道,也亏七夫人在族中掌握实权,不然断没有他到江宁长见识的机会,他又问林缚,“你们到江宁后怎么不去货栈找梦得叔,先就在这里置了宅子?”

  除了苏湄、小蛮、四娘子之外,林缚在江宁城中并非没有熟人,眼前这中年人便是熟人,他是林家在江宁货栈的大掌柜林梦得。

  林梦得才四十出头,身材魁梧,阔脸浓眉,大冷天长衫外面又穿了件皮褂子。他在林族与本家的血缘关系不算近,但是他为人处世很有几分本事,给族中做事很得林庭训的信任,早些年脱颖而出就给派到江宁来独挡一面。

  林缚之前到江宁参加乡试时,起居皆由林梦得照应,乡试中举之后,林梦得也擅自主张支了二十两银给他花销,即使不是多亲近,也算是熟纴之人。

  “梦得叔,”林缚也亲热的跟林梦得打招呼,“官船走得慢,我们也是昨天才到江宁,之前在朝天驿留宿了一夜,才跟景中他错过去。说了也巧,昨天刚到江宁,走到第一家典当行就相中这处宅子,还想着等安稳两天再过去给梦得叔请安呢……”又问道,“哦,对了,梦得叔跟景中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不敢当,你现在是举人老爷,”林梦得说道,眯眼而笑,看着林缚,心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当,这话当真是一点都不假,笑着解释能找过来的缘故,“肖记典当行财东肖密是我们东阳老乡,他在江宁开典当行没几年,今日早间我与他在东阳会馆碰到,他提到过你……你前夜在朝天驿与杜荣誓不两立一事,今日也在东阳会馆传开来,我过来见你,肖密托我为昨夜莽撞告个罪。”

  “能有多大事,”林缚哂然一笑,“不知道他跟梦得叔是朋友,不然这宅子还给他又如何?”嘴里是毫不介意,心里却将肖密骂得狗血淋头。

  这个年头无论是外出经商也好,外出为官也好,离开故土,常常几年得不到家乡的音信,要是在异地遇到同乡,听到几句乡音,就会异常的亲切、热情,彼此有什么难处,也会非常主动的为此张罗,互为援应,遂成乡党势力。

  在江宁的东阳籍商人、游宦也聚于东阳会馆名下,林缚还想着改日到东阳会馆结识乡党,好给在江宁立足找些助力,却不料来江宁第一天就差点给东阳乡党坑一把,林缚哪可能对肖密有好感。

  “先找自己吃饭,为了等你,我跟景中的肚子都饿瘪了,”林梦得朗声说道,“中午就随意一些,说好后天在东阳会馆为你洗尘,你从此之后要在江宁立足,东阳乡党,你不能不结识;乔迁之宴要另选个吉时……”

  “不敢当,梦得叔这是要折杀林缚……”林缚谦言道。

  寻了一家酒楼吃酒吃了一个时辰,林梦得还有事情,约好明日在东阳会馆给林缚洗尘之后就先离开,林景中则随林缚回簸箕巷。

  回到簸箕巷,昨天吩咐要做的扁额下午就挂到门檐下,林景中抬头看过扁额上镏金大字“集云居”,进院子时跟林缚说道:“梦得叔看似热情,实则是来试你水底的。”

  “我知道,”林缚说道,“石梁县与江宁才相距两三百里路,他应该能从信函往来中知道上林里所发生的事情……他是怕我来江宁取代他的。”

  按说林梦得在林族比他要长一辈,又是林家在江宁的总负责人,一般说来,林梦得再热忱也没有主动来拜访林缚的道理。

  林景中见林缚心思缜密,看来也不用自己提醒他什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函来:“七夫人让我捎给你的信,我在江宁住三天,大后天随船回去,你要有什么话对七夫人说,我给你捎回去。”

  *****************

  车辙轧过石街,辚辚而响。

  林梦得坐在马车里,背依着软垫,眉头微皱的看着街边枝叶凋败的冬树,若有所思。

  林梦得就是在担心林缚到江宁来顶替他的位子。

  虽说上林渡是林家的根本,但是江宁是林家最看重的外埠。虽说还不能跟庆丰行这样的大商号相比,但是江宁林记商号掌握的现银就超过上万两。

  如此位子,要是林梦得甘愿让他人顶替,那才是鬼糊了心眼;林梦得心里很清楚,林家没有比江宁主事更好的位置等着他。

  家主林庭训中风残喘延息,族中事权散于七夫人、六夫人、二老爷林庭立、二公子林续宗以及林宗海诸人的手里。即使林梦得心里认为七夫人没有子嗣,很难真正的在林家站稳脚跟,但他知道七夫人在名义上掌握着林家最大的事权,指派林缚到江宁来顶替他的位子不是不可能得到族老们的支持。

  林梦得不知道林缚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更不知道林缚来江宁是他自己一力促成,七夫人对林缚厚爱是族中皆知的事情,他心里想七夫人未将林缚留在东阳助她立足林族,而是让林缚随其叔顾悟尘到江宁来,其中必有深意啊。

  刚才多番试探,林梦得也确定林缚确有立足江宁的心思。

  这小子机锋初显,已不是数月前的怯懦竖子,他硬是要夺权,我该怎么办?林梦得一直给这个头疼的问题困扰着,他甚至怀疑上林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七夫人在幕后操纵,那个女人真是厉害。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