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十四章 东阳乡党

  林缚身材挺拔,相貌削瘦清俊,有一股子坚毅干练的气质,大冷天,青色长衫里面穿着夹祆,腰间系着佩刀,穿着枣红大马,也端的有几分气势。在他过来之前,周普、陈恩泽以及柳月儿都先过来,与赵虎簇拥着他下马,将枣红马牵走。

  在场的东阳乡党看着林缚给健仆、美婢簇拥着气度不凡,即使有些人之前听到过林缚的相关传闻,也觉得传闻实在不可信,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都心想眼前这男儿如此气度,又怎么会是懦弱无用之人?

  林梦得也不得不承认林缚有几分手段,二公子叶续宗在骡马市拿刀逼得下跪一事虽然没有外传,林梦得也是很清楚,心里对林缚更加警惕,边领着林缚、杨朴等人往里边走,边将身边几人介绍给他们认识。

  这几人都是在江宁的东阳乡党中几位杰出人物,其中以江宁府城东秣陵县知县王元亮声名最为显赫。

  王元亮寒庶出身,今年正值不惑之年。他崇观2年考取进士,积官至江宁府秣陵县正七品知县。他前日渡江去朝天驿造访顾悟尘,访客太多,他坐下来才跟顾悟尘谈了半盏茶的工夫就告辞离开,实在不清楚能给顾悟尘留下多深的印象。楚党将兴,王元亮也急于给自己打上楚党的标签,听说顾悟尘的亲信杨朴夜里要到会馆来,他便坐车追过来,想要跟杨朴亲近一下。对于林缚,弱冠之年就能乡试中举,王元亮自然欣赏,但是他断不可能专程为林缚从秣陵县赶到城里来赴宴。

  与王元亮在江宁地位相当的还有江宁府兵马司左司寇参军张玉伯,他也同样是崇观2年的进士。由于职权所在,张玉伯比王元亮更清楚顾悟尘在石梁县里遇刺之事,知道眼前林缚识破刺客对顾悟尘有救命之恩,事后又险些遭刺客同党报复,知道林缚在顾悟尘眼里有些地位。看着王元亮热切与杨朴挽肩而行,张玉伯自然就亲切的跟林缚挽臂寒暄。

  江宁纸商正业堂财东叶楷稍落后半步跟着,正业堂是江宁规模最大的纸行之一,兼营雕刻印书坊,所经营纸张悉数由林记货栈供应,他的长子又娶了林庭训的小女儿为妻,与林家关系最为亲密,自然比其他人更知道眼前林缚以前是什么底细。林梦得邀他来林缚洗尘,他不便推脱,态度却是冷淡,这本也是林梦得的本意。

  林梦得介绍的这三人,林缚都用心记下。除了这三人外,林缚自然对肖记典行当的财东肖密印象最深。肖密担心林缚记恨前事,更怕他将前事拿出来宣扬,坏了他在乡党里的名声,也非常热切的出来迎接林缚,想极力弥补前事,挤到林缚身侧,将一份礼单递到林缚的手里,亲热的说道:“林公子青年才俊,乔居江宁,与我们为伴,实属一件幸事,肖某人与东阳乡党凑了一份贺仪还请林公子笑纳,王知县、张参军都有表示……”

  林缚接礼单时扫过一眼,林梦得与肖密都送了二十两银作礼金,其他人的礼金自然远没有这么慷慨,密密麻麻的写了一长串,怕不下五六十人之多。王元亮与张玉伯的赠礼与他人不同,王元亮赠送一对湖笔,虽说上等湖笔就也就值两把银子,倒显出一些心思来;张玉伯赠送是枚白玉佩,这时无法看实物,也不知道白玉佩价值几何。林缚将礼单折妥塞进怀里,朝王元亮、张玉伯等人致谢:“两位大人如此厚爱林缚,惶恐、惶恐……”也知道今日只是洗尘宴,若无肖密积极倡议,也就没有贺仪之说,朝肖密拱手谢道,“多劳肖财东费心了。”

  “应当的,应当的……”肖密见林缚领会到自己的好意,高兴的说道。

  杨朴从怀里掏出一枚玉板指,递给林缚:“看你练射箭拇指生茧,这枚玉板指算是我与天桥的贺仪……”他看林缚的洗尘宴如此热闹,林梦得、肖密等在江宁也算是有头面的人物为林缚鞍前马后如此尽心,王元亮、张玉伯等身份、地位要高过林缚一截的人也无懈怠的赴宴,便想林缚能得大人赏识果真有过人之处,便有心撇开以往对林缚的成见,希望以后能走得更亲近一些。

  “不敢当,不敢当……”林缚看着杨朴递来的那枚玉板指玉泽鲜丽,显是杨朴珍藏之物,忙推辞谢绝。

  “顾大人邀你入幕,你辞谢要自立前程;我这枚玉板指是要祝你迁居江宁来鹏程万里,你再推辞就要寒我跟天桥的心了。”杨朴说道。

  旁人听了林缚辞谢顾悟尘邀请入幕的事情,都微微心惊,王元亮这才认真打量林缚,心想他年纪轻轻,没想到倒有让顾悟尘欣赏的才学跟见识。

  林梦得听了杨朴的话,大感不妙:杨朴故意说这些话是要替林缚在东阳乡党里奠定声望啊。但是他没有资格在王元亮、张玉伯面前打断杨朴的话。

  林缚便将杨朴的这枚玉板指笑纳入怀,相簇拥着进了院子,由林梦得与肖密两人将他介绍给院子里其他东阳乡党。

  林缚一时也无法记住这么多人,有了那份贺仪礼单,这些个人物可以回去慢慢琢磨,先与杨朴、王元亮、张玉伯、叶楷、肖密以及顾天桥、林梦得进了包房用餐。

  王元亮、张玉伯都自恃身份,酒过三巡就先行告退,其他人都等酒尽宴终时才相继离去。

  林梦得酒喝得醉意熏然,脑子却是清醒,与林缚到会馆门口送杨朴、顾天桥坐车离开。林梦得心里还想着杨朴在入席前说起林缚曾在朝天荡前拒绝顾悟尘入幕的邀请,他心想杨朴不可能替林缚说大话,一方面为顾悟尘如此赏识林缚感到惊讶,杨朴这话确实替林缚在东阳乡党中间奠定了声望,另一方面,林缚拒绝顾悟尘的入幕邀请更坐实了林梦得的猜测:林缚就是来江宁替代他的。

  林缚在上林里有七夫人支持,在江宁又交好楚党新贵顾家,又有功名在身,林梦得心想林缚要来争,他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能保住江宁主事的位子。席间看着林缚丝毫不怯场的跟诸人应酬、谈笑风生,林梦得也多少有些心灰意冷、放弃不争,多喝了些酒。这会儿出来送杨朴、顾天桥离开,给冷风一吹,脑子就立时清醒过来,心里想:二老爷林庭立与二公子林续宗应该不愿意看到江宁这边的局面给七夫人的人控制,要不要明日就派心腹去联络二老爷林庭立或二公子林续宗?或有一线生机。

  “梦得叔,今天要多谢梦得叔替林缚张罗,林缚还有一事要跟梦得叔商议……”林缚看着酒喝得脸色酡然的林梦得,周普、赵虎、林景中等人站在一旁。

  林梦得心里一惊,疑惑的看了林缚一眼,心想他难道一刻都不想再等待、现在就要摊牌吗?这小儿也太欺人,我便是将诺大的物业都交给你管,你又能管得什么?林梦得心里动了气,冷冰冰的说道:“秀才贤侄,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林缚只当没有听见林梦得话中的怨气,说道:“林缚在上林里无意冒犯二公子有违族规,虽说家主宽仁,林缚也自觉无颜再留在上林里,才自逐于江宁……”

  林梦得心里想:你这还是“无意冒犯”,那有意冒犯岂不是要一刀将二公子的脑袋割下来?林梦得瓮声说道:“这些事情,上林里来信有提到,错的确不在你。”

  “到江宁之后,林缚总要谋生存,但又无颜托庇家族,”林缚说道,“林缚想在江宁自立门户,办间商号,还要请梦得叔暗中帮衬……”

  “啊!”任是林梦得老辣干练,这时也诧异的盯着林缚看,他万万没有想到林缚到江宁来意气张扬,竟然要自立门户,并没有跟他争位子的意思。

  林缚不顾林梦得诧异,继续说道:“除去茶与纸外,石梁县也无其他有名物产可运销外埠,我思来想去,在江宁办商号,也只有先从茶、纸入手,梦得叔以为如何?”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林梦得。

  林梦得心里苦涩依旧。

  江宁是石梁县茶、纸销往江东十府的集散地,每年销茶高达十万斤、纸万余篓,占石梁县外销茶、纸六成以上,悉由林家垄断转运、分销,林梦得他便是这垄断买卖的主事人。换作他时,谁要想插足来分一杯羹,林梦得自然会用尽心计、用尽手段使坏,但是林缚此时占尽强势之后提出要自立门户,林梦得发现自己实在没有拒绝的借口。

  林梦得心里终于明白林缚为何要如此意气张扬,若是不想林缚来跟他争江宁主事的位子,他就必须助其在江宁自立门户。

  林缚敛起嘴角的浅笑,目光移向长街尽头的夜色。

  这个年代能赚钱的行当差不多都由朝廷、官府或各地强豪把持,他要在江宁办商号,贸然去跟别的商号或官营作坊竞争,势必会遭到强力的打压,即使出现血腥事件也实属正常;更何况已经跟杜荣撕破脸、誓不两立,庆丰行就是睁眼要面对的巨大威胁,可没有给他慢慢摸索、积累经验的时间。

  林缚必须要先从林记货栈那里分一杯羹来在江宁立足,至少希望他能石梁县顺利运出茶纸而商船在途中不会莫名失火或者莫名给凿沉在河里。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