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十五章 货栈择址

  更深漏残,偶尔有户人家门檐前还挑挂着灯笼,在昏黑只有稍许微明的石板长街,马蹄声嗒嗒而来。

  林缚与林梦得谈妥条件,便离开东阳会馆,犹有些酣醉,他与林景中牵马而行。

  “景中,我要在江宁自立门户,你留下来帮我。”

  “我在江宁人生地不熟,能帮你什么?”林景中说道。

  “有什么人生地不熟?”赵虎从后面揽过林景中的肩头,“我到江宁也有些慌张,住了两天,就发现江宁城里人没什么大不了……”

  林景中默默的看着远处抹不开的漆黑夜色,心里想着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林缚在上林里骡马市拨刀迫使二公子林续宗下跪,林景中当时犹担心林缚是一时冲动,今日看到林缚迫使林梦得答应暗中助他在江宁自立门户,林景中终是知道秀才再也不是以前的秀才了。

  骡马市冲冠拔刀,犹可说是意气行事,今日林缚却是借势将林梦得逼入无法转寰的死角,这种手段,林景中自忖即使能想到,也未必敢行险用在林梦得的身上,心想比秀才终是不及,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七夫人让我来江宁长见识,我又怎能答应你留下来?”林景中犹豫的说道。

  “你只管答应就好,七夫人,我写信替你去说,”林缚拍了拍林景中的肩膀,笑着说,“眼下情势,你也应该清楚。家主一息尚存,林家还能维持当前的势态,只是不知道家主能残喘延息几时……”

  “嗯,家主一旦过世,七夫人没有子嗣,就没有继续掌权的名份,二老爷、六夫人他们也正是看准了这点,才放手让七夫人管事,”林景中说道,“与其此时跟林梦得争江宁的事权、临到头还是要给别人抽空,还不如索性就自立门户……秀才,你脑子想的、眼睛看的,要比我透彻。此中道理,跟七夫人言明,七夫人也会赞同你在江宁自立门户的。”

  林缚笑了笑,不会将顾盈袖给他私信的话说给林景中听,只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就好好商议自立门户的事情……”又按着林景中的肩膀,问他,“你在货栈做了两年账房,江宁商号掌柜你敢不敢做?”

  “有何不敢?”林景中长吸了一口气,豪气的说道。

  “你刚才还说在江宁人生地不熟……”赵虎取笑他道。

  “人生地不熟是逆境,逆境不更应该振作精神?”林景中笑道,他一旦下了决心,脑子就空不下来,来不及回到集云居,便在这长街抹不开的夜里商量起商号的事情来,“顾悟尘释罪之后,顾家就重获茶商的资质,但是在林家的压制下,顾家自产以及收上来的茶只能低价通过林记货栈销出石梁县,赚些微薄之利。顾家对此积怨甚深,如今顾悟尘到江宁来担任按察副使,顾家自然更会按捺不住。但是,顾家这十年来太凄凉,即使今日能得势,也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而且石梁县其他强族都跟林家同气连枝,林家明里不再压顾家,只要暗中使些小绊子,也足以令顾家寸步难行,顾悟尘即使就算是堂堂四品按察副使又能奈其何,林家也非朝中无人?能得七夫人与林梦得暗中允诺,我们就能助顾家将茶运出石梁,唯一头疼的,我们跟顾家都没有多少收茶的资本,也没有船……七夫人跟林梦得总不可能明着让林家的船帮我们运茶。”

  “我手里有五千两银,顾家的产茶量不算大,除了收茶的本金外,还能添几艘船……这五千两银要如何用,还要景中你替我好好谋划,”林缚说道,“一天两天也置办不下什么新船,七夫人那里还有四十匹马,可以先用马将茶运抵江宁来分销。”用战马驼货,想想也真是糟蹋好东西。

  林景中知道林缚之前什么家底,不要说五千两银,就算能拿出五千铜子来都费力,他心想林缚在江宁自立门户也许是七夫人的授意,也许跟那些外乡贩马客有关——那些外乡贩马兵卖了二十匹好马给上林里乡营得了三千两银子——他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些,说道:“那城中要有间铺子当市口;我们以分销为主业,运来茶货无需进城,还需要在城外寻间货栈寄放茶包……”

  “我想商号要有自家的货栈,”林缚说道,“进城时,我们从金川河水路进来,觉得金川河汊子口地理便利,在那里买地建货栈如何?”

  林缚在江宁办商号是为掩护,货物转运堆存要悉数控制自己的手里,这才能悄无声息的给长山岛输供物资,这货栈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自然不能假手于人。

  “啊?”林景中眼睛看向林缚,他倒是没有想到林缚另有企图,心里只是想:商号要有店、有货栈、有船、有马队,这哪里是要自立门户,分明是要林家分庭抗礼啊。他沉吟片刻,说道,“金川河口,我来时也经过,且不说其他,那边水面辽阔,将货栈建在那里,扬子江上水寇来袭怎么办?”

  水面越是辽阔,越是方便水寇战船转寰奔袭,金川河口外就是方圆百里的朝天荡,在那里建货栈堆存货物,指定会引来江匪水寇时常光顾。

  “今日夜已深,过两天去金川河口看一看才知可行不可行……”林缚说道。

  **********************

  次日,林景中写了一封书信使货栈的伙计捎回上林里去,说明留在江宁的事宜。林缚即使想写信给七夫人,却不敢让林家人帮忙捎回,待吴齐他们在石梁获得身份,自会派人到江宁来联络。

  邀杨朴同赴洗尘宴,确实有效用,随后几日,都有东阳乡党到宅子来造访联络乡情。第三天,林缚他们才起早去城东门外的金川河汊子口看地形。

  金川河口离江宁城东北角的墙脚根才十一二里地,中间隔着一道矮岗,看不见城墙,但待清晨的薄雾散去,却能清晰的看见位于江宁城东北角上的谯楼飞檐。南面过去便是秣陵湖与巍峨紫金山,北面是茫茫的扬子江与朝天荡。

  林景中身子弱畏寒,赵虎套了马车载他,林缚与周普、陈恩泽都骑马,出城扬鞭纵马,甚是痛快。

  到地头下马来,林缚站在陡峭石岸上,眺望北面的朝天荡,跟林景中说道:“这里地势开阔,交通便利,建货栈堆栈,货物分销进城或转运其他府县,都十分的便利。如此便捷之地,却无人敢用来建货栈,便是畏朝天荡水面开阔能纳四面八方的水寇,”林缚说道,“所以江宁城的那些商号宁可麻烦些,也情愿到南城外的龙藏浦上游建码头、货栈,要么就直接从水门进城,到城内卸货堆栈。”

  “可惜秣陵湖被列为天子禁地,不然秣陵湖畔倒是建货栈的好地方。”林景中坐到马车头感慨。

  虽说江宁有水关可进城,但是货物从水关进城、出城都要缴纳过税厘金,经江宁转销他地的商船自然不会进城多承受两次盘剥;另外也有商人为囤积居奇以求暴利,需要更大面积的货栈长时间存放大量的货物,显然不高兴承担城内高昂的地租成本;再者水关以及城中河道也容不得大型舟船驶入,就有了在城外建货栈的需求;

  从金川河水路进去七八里就是秣陵湖,秣陵湖中三岛,是江宁户部存放户籍黄册的禁地,本朝开国以来就对秣陵湖禁渔禁航,否则就是极佳的内湖码头堆栈,江匪要进秣陵湖洗劫货栈首先考虑会不会给官兵来个瓮中捉鳖。

  不能在秣陵湖畔建货栈,江宁的商号便多选择在龙藏浦上游建货栈。

  龙藏浦源出江宁西南方山,抵近江宁城时,一分为二,内水从南水关进城,外水绕西城,又在西水关外汇合流入杨子江。龙藏浦在南城的三汊河口,便是成为江宁货栈最集中的地区。虽然要多绕几十里的水道,但就是这几十里的内河水道以及就驻扎在河口的江宁守备将军府水营有效的限制了江匪的侵入。

  林缚望着苍茫江水,想想也真是悲哀,江宁为大越朝南都,天下第一名城,左近守备驻军近三万人,水营编制也有三千人,各种战船百艘,这几十年来却始终无法摆脱江匪水寇的困扰,甚至连上游的洞庭湖水匪、下游的太湖盗、东海盗也时不时到江宁城外的渔猎一番。

  林缚长吸了一口气,说道:“江宁城商号林立,各行各业皆有行帮乡党,我们说要自立门户,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龙藏浦三汊河口那几分地都给各家大商号分了干净,我们想挤进去分一杯羹,只怕其他货栈会联合起来压制我们。再说龙藏浦水道这些年来受淤变浅,三桅以上的千石大船驶入就担心被困,然后利用江水输送货物,船越大越省运资,现在已经很少听说有八桅巨帆过江宁了……”

  林景中看林缚的神色,似乎心意已决,心想:给江匪水寇劫掠的情形虽说也不是每时都有发生,但是货栈给洗劫一次,要全额赔付客商寄存的货物,也足以令货栈东家倾家荡产了,而他们又没有足够的财力建一支像上林乡营那样的精锐乡兵。再说江宁是朝廷南都,在江宁城外建私兵,自然不比在东阳那么随便,即使以商队护卫的名义拥有私兵,也会有严格的限制。

  林景中不便直接打击林缚的自信心,他站起来指着江心驶过的舟船问身旁赵虎:“你说切└龃镉忻挥凶鑫薇韭蚵舻?”

  “也许吧,他们又不会将旗号竖出来,再说白天行商、夜里打劫的船也不是绝无仅有。”赵虎说道。

  “其实不用太担心,”林缚知道林景中担心什么,指着不远处的江心岛,“那里是按察使司的大牢,岛上驻有狱卒,我们若能说服顾悟尘给大牢多添加一分守备力量,甚至添两艘战船,此地就多一分安全。另外,我们建货栈日后尽量不要留存价值高又易脱手的货物……还有就是我敢肯定想在些地建货栈的商号绝不止一家两家,毕竟龙藏浦限制太多,要有人敢起头,指不定会有更多的商号蜂拥而来。”

  “难说得很,”林景中犹没有信心,但是他既然一脚踏上船,也没有太多的顾忌,说道,“你既然选在此地,那我们就以此地筹划……”

  这时候朝天荡上有一艘官船漾水而来,看着船头的镏金乌头牌,恰是顾悟尘所乘的官船,。

  林缚纵马上了河堤,看着官船驶入金川河来,只见数人簇拥下,顾悟尘头戴双直翅黑幞纱冠,身穿曲领宽袖的四品朱红公服,腰纱镶金银玉饰牛皮腰鞓,昂首挺胸的站在船头甲板上,今日便是他正式进城赴任的良辰吉日。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