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十六章 夫人当家

  顾悟尘要从东华门进城,官船行至七瓮桥前靠岸停泊。

  杨朴与江东按察使司、江宁户部、江宁刑部、江宁都察院的迎接官员早就在七瓮桥前等候,车马抬轿也备好在路旁。

  林缚从金川河口骑马随行赶到此处,顾悟尘上了岸,在上轿前,由夫人顾汤氏帮他整理朱红公服,他看见林缚走来,说道:“你也来了?甚好,我要先去几个衙门,你与嗣元他们先去府里歇下,午间一起饮酒……”

  “那我便在府里恭候。”林缚给顾悟尘作揖行礼。

  江宁六部三院名义上与京城六部三院职权相同,顾悟尘今日正式赴任,除了江东按察使司衙门之外,江宁户部、江宁刑部以及江宁都察院都露一下脸,递交文书。

  林缚心里想江宁户部尚书、江宁刑部尚书以及江宁都察院都御史等几位守陵大吏只怕今天都会躲起来避免跟顾悟尘相见——这些守陵官里,官位品阶都高得吓人,但论实权甚至都不及正四品的江东按察副使顾悟尘,更何况顾悟尘是正得势的楚党新贵,这些个守陵官却都是些政/治斗争的失败者、牺牲品——林缚心想顾悟尘几个冷衙门转下来也不用多少时间。

  顾悟尘坐进四抬大轿先行进城,杨朴、马朝以及杨释都换了公服骑马扈从。顾氏及顾嗣元、顾君薰兄妹则在九瓮桥头等候行李箱笼都装上马车后再出发直接前往位于城东天汉桥的顾府。相比在朝天驿下船时,箱笼行李又增加了不少,看来顾悟尘在朝天驿停船时收获颇丰。

  东阳府兵马司骁骑副尉柳西林等人护送顾悟尘一家抵达此处,也就完成此行的职责,他们要直接渡江北上,柳西林牵着马跟林缚告别:“军令在身,不能进城叨扰林兄了,不过他日总有相聚之时。”

  护送顾悟尘到江宁赴任这一行,柳西林只觉得林缚身上没有读书人的酸腐气,胆识、豪气都令人折服,有心结纳,但是想到日后林缚在江宁,他又要回东阳,相聚的机会实在不多,惺惺相惜之余倒有些不舍离开。

  “我给柳兄及诸位兄弟都备了份薄礼,都是江宁的特产,不值几钱,略尽心意而已,希望柳兄及诸位兄弟不要嫌弃……”林缚让赵虎将马车的礼物取下来分给柳西林及诸骑兵。与顾家人的冷淡与理所当然相比,柳西林尤其觉得林缚看重他们这些粗鲁军汉,接过礼物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林举人,夫人唤你过来。”

  林缚听见有人在前头唤他,回头看见,前头马车有婆子掀帘子探头朝他招手,便按着柳西林的肩膀说道:“柳兄北上一切小心,我便不再远送。”

  “去吧,去吧,日后到东阳府城,一定要捎信给我……”柳西林看着前头马车已经动了起来,他们也要上船北渡了。

  “一定,一定。”林缚说道。

  虽然大越朝镇军、府军大多数军纪溃散、战力羸弱,实在难以配得上军人的身份,柳西林率领的这一小队骑兵却是难得的精锐,也许是东阳知府沈戎图治新军所取得的成效,林缚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些亲切而熟悉的军营感觉。

  听着前头婆子又出声催促,林缚便不再跟柳西林寒暄,轻夹马腹,追上前头已经缓缓而行的马车,隔着车窗帘跟坐在马车里的顾氏请安:“夫人有什么事情吩咐林缚?”

  “倒也没有别的事情,”顾氏坐在车里说道,“听杨朴说,收拾新宅子时你也帮着搭过手,还没有跟你道谢呢。”

  “那是林缚应当的。”林缚说道,他知道顾君薰也跟她娘亲坐在这辆马车里。

  “肖家娘子做的饭菜还可口?”顾氏又开口说道。

  林缚微微一怔,心想顾夫人总是忘不了这个威胁,难不成将她硬推过来才七八天就指望她给我收入房中不成?他故作糊涂的说道:“多谢夫人关心,柳姑娘烧菜的手艺甚好。”

  顾氏只当林缚脸皮薄不好意思,她一心只想林缚将花容月貌的小寡妇收入房中,也好绝了顾悟尘的念想,同时又对将柳月儿强送来的石梁县知县是恨之入骨,一时也找不到其他话跟林缚寒暄,便问道:“我听老爷说,你书文略缺,杂学博识却显于众人,不知道你到江宁后打算怎么谋出身?”

  林缚心里却替梁左任暗感惋惜啊,梁左任将柳月儿送到顾家是想讨好顾悟尘的,哪里想到顾家是夫人当家,而且一击狠狠的打在顾氏的逆鳞上,林缚将心里暗笑藏下,隔着马车窗帘子跟顾氏说道:“林缚在江宁无亲无故,遇事也无人商量,夫人问起,林缚便厚着脸皮跟夫人讨个主意……”

  顾氏坐马车里后悔莫及,她只是随口问一声,没想到林缚就打蛇随棍上,心里想:说是讨个主意,还不是求到顾家门上来?

  顾氏冷冰冰的说道:“老爷欣赏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客套什么?”

  林缚心想大概顾悟尘也受够了这婆娘的气,只是顾悟尘之所以能成为楚党新贵,其才学阅历是其次,主要还是因为他与顾氏的婚姻使他成为楚党领袖汤浩信的女婿、副相张协的同门。他暗啐了一口,表面仍毕恭毕敬的说道:“林缚欲在江宁办间商号分销东阳茶纸等物产,顾家仍东阳官定的茶商,林缚想请夫人应允,顾家运出东阳的茶叶都由我在江宁商号代销。顾家若是应允,除了按时价收购茶叶外,林缚每年还愿额外再给顾家一千两银的干股份子钱。”

  顾氏坐在马车里微微一怔,没想到林缚要在江宁办商号,本想跟林缚说“顾家的事情要她答应做什么”,她刚要张口,转念想到:老爷现在是顾家最大的凭仗,为什么她不能决定顾家的事情?转念又去细想答应林缚这事的好处。

  本来顾悟尘在江宁为官,顾族又在数百里外的石梁县,顾悟尘根本无暇分身去过问顾族的事务,但是让顾家的茶叶都由林缚在江宁的商号来分销,事情就又有不同,顾氏心想:石梁县的事情,老爷鞭长莫及,江宁眼皮子底的事情,老爷总能过问一下。这么一想,就觉得答应顾家运出东阳的茶叶都由林缚名下的商号负责分销是桩好事,转念又去琢磨林缚额外许诺的一千两银干股份子钱是什么意思,想了片晌,又不大确定,便隔着车窗帘子问林缚:“按时价收购茶叶就行了,还额外提干股份子钱做什么?”

  “大人赴任江宁,夫人及公子、小姐都是迁居福地,林缚本来备上厚礼以尽心意,只是林缚自立门户、初办商号,囊中有些羞涩,只能厚礼变成薄礼略尽心意,请夫人笑纳……”林缚先不提干股的事情,将贺仪礼单递给马车前的婆子,让她递给车里的顾氏。

  顾氏坐在车里接过礼单,心头肉一跳,心想以前看不起的林缚竟然如此的豪气。坐在一旁的顾君薰疑惑的侧过头来,看见礼单上写有官银八锭、羊脂白玉佩一枚、枣红名马两匹;这些贺仪稍后自然直接送到顾家。

  顾氏将礼单合下,对林缚印象突然就好了起来,心想族侄顾嗣明说林缚是个不名一文的穷酸书生,大概是心里妒忌嚼舌头说他坏话吧,这时心里对顾嗣明厌恶起来,她在车里说道:“你家二代对顾家有恩,我哪好意思收你这么厚礼?你竟还说什么薄礼!”

  官银八锭就是四百两。林缚手里银钱除了五千两做商号本金外,就剩下不足千两银周转,一下子送给顾家四百两当贺仪,他心头也在滴血,但是他晓得在江宁最大的凭仗就是顾家,这血本不下不行。虽说顾悟尘对他颇为赏识,但是奈何顾府的当家人是坐在这马车里的顾氏,偏偏顾家公子顾嗣元对他印象又不佳,怎能不下些大本钱?林缚犹觉得八锭官银礼还轻,顾悟尘出任江东按察副使,真要有心贪财,下属官员几十两银还真拿不出手,八锭官银在所有贺仪中还真算不上什么,林缚又咬牙将此次带到江宁来的四匹好马中让出卖相最好的两匹;那枚白脂玉佩本是前些日子东宁府左司寇参军张玉伯所赠,也就值几两银子的物什,然而玉质好坏,个人主观性很强,林缚厚着脸皮将这枚玉佩写入这份礼单,就是要引导顾氏误以为那是值上百两银的好物件——这份贺仪在顾氏眼里也差不多有上千两纹银的份量。

  即使如此,顾氏犹不忘提“厚礼、薄礼”的,显然是对那每年一千两银的干股份子钱念念不忘。林缚嘴角微笑,他还就怕顾氏忘了这茬不提,说道:“实不瞒夫人,我原先备下二十八锭官银当贺仪,前日船厂那边紧急要支付两千两订银,林缚在江宁一时又找不到其他人支借,匆忙之下,只能从给大人、夫人的贺仪中暂时支走二十锭官银应急。这两天手头宽裕些,本想将贺仪再备足,转念又想:那之前支走应急的二十锭官银为何不能算作大人、夫人在商号的本金?林缚便私下替大人跟夫人做了主张,那二十锭官银便算是大人、夫人在商号的入股本金。只是商号经营赢亏无时,林缚不能让大人、夫人担经营风险,遂决定向大人跟夫人每年支付一千两银作赢利……夫人不会怪林缚擅作主张吧?”

  官银标准大锭,一锭足色五十两。

  二十锭官锭足色一千两银。

  顾氏在马车里听林缚将这些这本是虚无的一千两银说得莲花乱灿,眉开眼笑道:“怎么会怪你?怎么会怪你?”

  “那我等会儿到府上,就将认股契书写给夫人你。”林缚说道。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