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二十七章 立竿见影

  林缚没想到钱小五的老债主、西城放印子钱的陈赖五过来造访他。

  “公子爷……”陈赖五腆着脸凑近过来,“前些天多有得罪,赖五今儿给公子爷赔罪来了。”

  “赖五爷客气了,”林缚将马交给赵梦熊牵到后院去,问钱小五知道赵虎、林景中带着陈恩泽大早就去茶货铺子还没有回来,他不是很想应酬陈赖五,但总不能将陈赖五丢给钱小五应酬,跟钱小五说道,“有没有给赖五爷上茶?”抬脚往前院的宾客房里走去,就想着在前院将陈赖五应付走。陈赖五这种地头蛇轻易得罪不得,到底是他们放低姿态过来造访,要是得罪了他们,也许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但是他们使出些下作手段来,能让人恶心死,这种人留给林景中应付最好,毕竟集云社要在江宁城里做生意,倒用得上陈赖五这种角色。

  “不用了,不用了,喝过茶了,”陈赖五非常客气的说道,林缚请他坐,他也只是在椅凳上搭小半个屁股正襟危坐,“早就知道公子爷是混江龙,是一等一的头面人物,今儿早上听说公子爷昨天大闹藩楼的事迹,赖五才知道还是对公子爷看走了眼。赖五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但是也知道做什么事情要跟着英雄人物屁股后面,这叫什么来着…附…附骥之尾。这藩楼藩家贼不是个东西,做尽了刨绝户门、踹寡妇门的坏事……”陈赖五一口气说了藩家许多阴损话,直到钱小五端茶送过来才歇了一口气,欠着身子跟钱小五说,“小五哥你如今是林宅的管事,哪敢劳你沏茶?”

  钱小五对逼他卖妻还债的陈赖五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将茶递到桌上,跟林缚言语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林缚琢磨着陈赖五的来意,想起昨夜张玉伯说过陈赖五与沐国公府的管事是姨表亲,沐国公与永昌侯一样,都是江宁城里的世袭望爵,陈赖五能在西城里胡作非为也是依仗沐国公府的势力。永昌侯府与沐国公府在江宁立族两百多年,两大家族子弟也有千人规模,这两家子弟两百多年来在江宁城中互通姻亲的次数极少,要说这两家背后没有什么龃龉,鬼都不信。林缚心里暗自琢磨:陈赖五这个无赖地痞会是沐国公府派来试探水深浅吗?

  林缚不动声色的将陈赖五应付走,客客气气的送他出门,折回来看着桌上陈赖五过来时带了当见面礼的几包蜜饯,唤钱小五拿去处理。

  “丢大街上去?”钱小五问道,几包蜜饯也就值三五十个铜子不值,钱小五觉得就算自己这个穷光蛋过来谢礼也都嫌礼轻了,陈赖五那家伙嘴里十分的客气,只是这见面礼送得也太轻慢了,钱小五/不理解林缚为何要应付陈赖五这么久的时间。

  “不,人遭恨,东西又不遭恨,”林缚笑着说,“给柳姑娘送一份去,其他的你们拿去分吃了,不要糟蹋好东西……”心里想陈赖五要真是沐国公府派来试探深浅,那就要让沐国公府知道自己既然一言不和拔刀相向,也能受得下这轻慢。

  ************

  陈赖五出了簸箕巷,巷子拐角外的街边停着一辆马车,掀开帘子来,一名穿着青衫的五旬老者探出头来问:“如何?”

  “你没有进去看,他对我那叫一个客气,你也看到了,他送我出门口,那长揖真叫一个标准,”陈赖五这时候不讲什么仪态,擤着冻青的鼻头,将鼻涕擦鞋底上,“我看这林举子不是什么了不得人物……”

  “呵,”老者双手笼在袖中,笑了笑,说道,“那你惹他一惹。”

  “我有毛病去惹他?我不怕他,还怕张玉伯剥了我一层皮呢。”陈赖五摇头,又问道,“到底是谁想试他的水底,是老公爷?”

  “这你就不要问了,”那老者说道,“你在藏津桥也收敛些,张玉伯真要将你拘了剥一层皮,你不要想我过去捞人。”说完就放下帘子,吩咐车夫驾车离开簸箕巷。

  ***********

  林缚在院子里看了一会儿书,赵虎、林景中他们就回来了。

  林景中走进中院,看见林缚大冷天也坐在院子里看书,说道:“恩泽留在铺子里。我们早上去铺子时经过一家扁额店,想进去问问集云社的招牌怎么做,你猜猜怎么着?”

  “怎么着?”林缚笑着问,他见林景中眉飞色舞,一定是在扁额店里遇到什么好事了。

  “扁额店里围着一群人正谈昨夜藩楼之事,藏津桥南的裕泰茶坊掌柜也在那里,知道我们家行销茶货,当下就要我们送几样茶过去试吃一下。我们此行带过来的百斤老茶,都是顾家精心留存的,茶质自然是上佳。我们午前备了茶送过去,裕泰茶坊的东家恰也在那里,试过茶觉得行,就让我们在新茶上市之前,每月给他们送五十斤茶去,价也给得不错,”林景中眉飞色舞的说道,“说实话啊,昨夜在藩楼,我是有些吓着了,但是要是能想到能有今天立竿见影的好处,我指不定当时也会说几句豪言壮语。我等会儿去见梦得叔,看货栈能不能先借一千斤茶货给我们应急……”

  等到明年新茶上市还有四个月,在这四个月里,集云社只能从顾家拿到一千余斤老茶,裕泰茶坊今天一下子就要走两成,难怪林景中这么兴奋,集云社都还没有正式开张呢。集云社从顾家拿茶,即使在林记货栈的基础上再提价三成,普通的高沫茶,一斤也才八十钱,运到江宁销价就是两百钱。只要销路通畅了,等来年新茶上市,顾家四万茶运抵江宁,转手就是三四千银子的赚头,就算折去顾悟尘、张玉伯等人银股钱息以及别处的各种孝敬,这边也净落下两千两银子,这是原先在林记货栈每月拿一两银子月银的林景中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林缚笑了起来,要没有这点好处,他昨夜锁住藩知美咽喉时何苦报出集云社的名号?过两天只怕大半个江宁城的人都知道集云社跟庆丰行、跟藩楼不对付。

  林景中又问道:“对了,你说在这江宁城里,庆丰行跟藩楼到底有多少对头?”

  “这就要你日后仔细留意了,”林缚将适才陈赖五来造访的事情说给林景中听,“时下讲究个中庸之道,除非能一下子将对头搞死,不然就算心里恨得要死,表面上还是会一团和气的,这叫不失体统。庆丰行、藩楼在江宁城里那些对头们自己不想失体统,也许是不敢正面跟庆丰行、藩楼为敌,但是他们心里却希望有人替他们出头恶心一下、打击一下庆丰行、藩楼的,我们刚来江宁立足,可没有什么体统好失的,大不了拍拍屁股滚出江宁城去……”

  林景中想想也是,什么都没有的人胆子最大,真的要在江宁争一番富贵荣华,胆子太小怎么能成事?只是知易行难,林景中知道自己遇事却没有这分胆魄,以前自负得很,读史也没有觉得那些英雄人物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段时间经历这些事,终是知道就是那些个英雄人物身上不起眼的地方却是常人远不及的过人之处。他又想起一件事,问道,“梦得叔昨天说要借四个人手给我们,你拒绝了,等下我去见他,他要是再提起这事,我该怎么答复他?”

  林缚沉吟片刻,说道:“这宅子里暂时不用什么人,其他事情你看着办……”

  “晓得,晓得。”林景中说道。

  在这个时代,乡土故情是最聚凝力的一种东西,朝中做官讲究乡党,经商游学讲究乡党,商号店铺讲究雇佣家乡人做活计,当兵打仗也讲究乡邻为伍,就连落草为寇、下海为匪,也通常是聚乡人而为之。

  商号兴起百十年来,这已经是一个深入人心的传统了。

  林景中、顾天桥、赵虎上次回去从顾家带了两个学徒出来,赵虎又将他弟弟带上,就是这个道理;林缚提议从东阳招募子弟兵来充当江岛大牢的守狱武卒,顾悟尘就颇为意动,也是这个道理。

  货栈的事情马上就要筹划起来,这边始终会面临缺乏合用人手的问题。昨天林梦得主动提出借人手给这边,是担心林缚在江宁的安全,是借四名武夫给林缚当护卫,林缚拒绝了;林景中这时候又提起这茬,是希望从林梦得那里借四个熟手伙计跑腿。

  林缚又跟林景中说起他过来可能去江岛大牢做司狱官的事情,林景中睁大眼睛诧异的问:“怎能这么巧?”

  “哪里会是巧事?为了江岛大牢司狱一职,我用尽了心思。”林缚笑着说。

  “对,对,”林景中恍然大悟道,“江岛大牢孤悬城外,左右又无军营庇护,正当面的朝天荡局势又比其他城郊之地复杂,别人想坐上这位子,也总要他的能力与做事的气魄让人放心才行。”

  “是啊,这个位子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坐稳妥的,况且也没有什么油水,”林缚说道,“事情定下来后,我要周爷跟赵虎去帮我,这边的事情就要你多费心了。另外,也小心提防庆丰行跟藩楼的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