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三十九章 党争避嫌

  顾悟尘看见林缚过来拜访,高兴的说道:“刚刚还说起你,你就过来了。今日小年夜,你可要留下来陪我喝两盅……”看着林缚怀里捧着锦盒,眉头微竖,说道,“你人过来就行,学别人拿这些东西过来做什么?”

  “大人,你要教训我啊,待看清锦盒里装了什么东西再教训不迟啊。”林缚如今在顾悟尘面前说话也随便些,笑着先将装书稿的锦盒打开,呈给顾悟尘看,“我这些天躲在宅子里没有来拜见大人,可也没有出去胡混。这些天与江宁刑部提牢厅主事赵舒翰赵大人整理了一部书稿,今日拿来特来请大人过目……”

  “哦,”顾悟尘将装书稿的盒子接过去,三百多页纸装盒子里还是有些压手,顾君薰懂事的走过来将盒子拿在手里,让她爹拿着书稿看,顾悟尘初时脸上有些疑惑,一叠书稿在手里越翻神情越凝注……

  林缚趁着顾悟尘专注看书稿之时,将装有两粒南珠的锦盒递给一旁的顾氏,说道:“前些日子,晋安侯少侯爷到我宅子来,送了这玩艺儿给我,实在推脱不了,又觉得这东西留在我那里真是没有用处,想着快到年节了,就拿过来献给夫人讨喜……”他觉得奢飞虎应该带着一批珍贵南珠在江宁城里搞大派送,说不定顾家也收到礼物,他索性将这两粒南珠的来源跟顾氏说明。

  顾氏打开锦盒一看,见是两粒龙眼大小的莹白南珠。她前些日子在奢家姑嫂来访时也收到奢家赠送的两颗南珠,她还不知道奢飞虎事实上送了四颗南珠给林缚,只觉得奢家竟然对待她家跟对待林缚是同一种规格,心里对晋安侯府已经是相当不悦。当然她对林缚没有丝毫的意见,偏偏听到林缚嘴里直接承认这只是他拿来借花献佛,愈发觉得他真诚可信,眯眼笑着说:“这好物什,你应该留着日后讨好你家媳妇……哦,说起这事,你过年就是二十一了,还没有定下亲吧?”

  “多谢夫人关心,林缚只用心跟着大人做些事情,还无心去想这事。”林缚说道。

  “成家跟立业分不开,你们年轻人脸皮子薄,我替你把这事放在心里就是,你莫要担心我不负责任给你相个丑八怪媳妇回来,总要让你看了满意才成。”顾氏微笑着说道。

  顾氏在江宁也没有多少可亲近的人,平时接触的人都没有林缚来得更让人舒心跟信任的,加上夫君顾悟尘也欣赏这青年,她自然更愿意做些锦上添花的事情,便要将林缚的婚事揽到自己身上来。

  林缚心里苦涩,面子上还是要装作感激不尽的样子,特别顾氏是长辈的口吻跟他说话,是旁人喜欢都喜欢不来的。顾悟尘给书稿分了神,也就没有拿林缚送南珠之事说叨,听着这边说起林缚的亲事,附和道:“林缚的确应该早成家,成家之后就能专心做事……”

  “可惜那肖家娘子是婚配过的人,不然就算是寒室出身,给林缚当正室也是合适的。”顾氏又说道,很随意的拿话刺了顾悟尘一下,看她的规模似乎真是在琢磨谁家闺女跟林缚门当户对呢。

  顾君薰帮她爹捧着书稿,秀眸偶尔偷窥林缚一眼,更多时间要么盯着自己微微露出襦裙的绣鞋尖看,要么盯着书稿看,也竖着耳朵听她娘站在那里嘀咕谁家的闺女。

  这段时间来,顾君薰跟她娘整日守在宅里,江宁那里官宦富商的家眷也时常过来拜访,认识了不少江宁城中的小姐,听着她娘在那里嘀咕一些女孩子名字,她在一旁也心里嘀咕:这些女孩子怎么醒得上林缚?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顾悟尘果然将话题转移到别处,指着书稿跟林缚说道:“这处真是精妙,我之前还担心你这司狱官做不做得来,真是过虑了。你少年大才,这等的学问,天下几人能及?这部书稿,你再让人抄录一份,我替你送到燕京去,张相跟薰娘外祖都会高兴读到这等的文章……”

  “书稿我已经拿去正业堂付印了,”林缚说道,“这部书稿实是赵舒翰大人的功劳,他是提携我,硬要将我的名字署上去……”顾悟尘在江宁立足总是面临缺人的问题,赵舒翰无论才学还是资历还是功名,只要楚党愿意用他,哪怕立时将他提到正五品按察使司佥事的位上都不过分,那时顾悟尘在江东就可以直接用赵舒翰当助手,虽说林缚感觉到顾悟尘有些刻意回避提赵舒翰,他还是坚持不识相的提起赵舒翰来。

  “呃,”顾悟尘轻叹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跟林缚说道,“我在燕京时就听说过赵舒翰,虽然当年只是些微小事,但毕竟是陈信伯亲自点名踢出燕京的……陈信伯会不会离开相位,都是今上圣裁,我在江东若荐赵舒翰,反而给别人落了口实。”

  虽说顾悟尘嘴上里不用赵舒翰是为了避免党争之嫌,但是更让赵舒翰彻底沦为党争的牺牲品,林缚心里替赵舒翰惋惜不已,心想顾悟尘竟没有用赵舒翰的气度,说话却愈发的恭敬:“林缚唐突了……”

  “没什么,有些道理,你日后会明白过来的;你现在毕竟锐气十足,这也是好事。”顾悟尘倒是一点不为赵舒翰烦恼。

  这会儿,顾嗣元走进园子里来,看到林缚与顾远桥也在,说道:“你们也在啊……”他脸涨红,说话满嘴酒气,看来是午后喝酒到现在才归来。

  顾悟尘蹙着眉头,看着独子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你去哪里了?今天小年夜你也出去胡闹,中饭也不回来吃,”抖着手里的书稿哗啦啦响,“你也只比林缚少两岁,我何时能看到你有著书立论的时候!回书舍去,晚饭前看到你在宅子里走动,小心我抽你一顿。”

  顾嗣元挨了一顿训,酒醒了大半,在他老子面前不敢声张,低头挨训时眼睛却瞥了林缚一眼。

  林缚暗道苦矣,心想:顾大人要教训儿子不拿自己出来垫背就完美了。顾嗣元对他印象本来就不佳,再给拿来横加比较,顾嗣元能对他印象改观才叫有鬼,林缚也不能说话,这时候说什么错什么,一脸肃穆的等着顾嗣元走出园子。

  在晚饭前,林缚跟顾悟尘又谈了很多治狱之事,这些天,治狱的学问他几乎跟赵舒翰讨论透彻,这时候说起来自然圆熟自然,顾悟尘说道:“书稿印出来,你拿几本给我,贾大人那里,我免费送他一本,看他还如何质疑你治狱的能力!”

  林缚倒觉得自己拜在顾悟尘门下,顾悟尘又一力推荐自己去治江岛大牢,按察使贾鹏羽质疑自己的能力不奇怪,留在顾宅吃过晚饭,就告辞离开。

  以往顾氏收林缚的礼都是有来无往,这次林缚回去,她拿锦盒包了一只漂亮的银狮镇纸给林缚,说道:“我在江宁也没有亲近的晚辈,看着你就觉得亲切,也不用要拿什么当见面礼,这只银狮镇纸还是薰娘选的,说阒付ㄏ不丁硗猓阍诮抢镆裁挥斜鸬亲人,除夕夜过来吃团圆饭。”

  顾嗣明与顾天桥都要算顾氏的晚辈,当然他们是得不到这么珍贵的礼物,林缚这才觉得这段时间讨好顾氏今日算是有所回报,情切说道:“林缚自幼失牯,便觉得夫人甚是亲切,心里已经将夫人当成亲人了……”又打开锦盒看了看银狮镇纸,朝顾君薰道谢,“多谢君薰妹妹费心了。”

  顾君薰见林缚如此亲切的唤她,也知道林缚没有别的意思,她却是莫名的脸先红,搅着衣角低头轻轻“嗯”了一声,不说其他话,见他喜欢自己挑选的银狮镇纸,心里也莫名喜欢得紧。

  顾悟尘也甚是高兴,说道:“我还有话跟你说,我送你到前院去……”

  林缚不知道顾悟尘还有什么话吩咐,也就不推辞顾悟尘亲自相送,顾氏跟其他人自然都不疑有他,也不相随出去。顾天桥远远的跟在后面,不打搅顾悟尘跟林缚谈话,他早明白在顾悟尘及顾氏的心目里,林缚是他这个族亲无法比的,不要说他了,就算顾嗣明也远远无法相比,看顾悟尘那样子,只怕是恨林缚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顾悟尘说还有话要说,一直走到前院都没有开口,林缚也不好问,赵虎、周普他们在前院准备好马车,顾悟尘倒是打定决定似的,说道:“柳姑娘是苦命人,你要好好待她……”

  “呃,”林缚微微一怔,他当然知道顾悟尘没有必要拿这个试探自己,还是觉得意外,只能说道,“林缚在心里一直很敬重柳姑娘的……”

  顾悟尘按住林缚的肩膀拍了拍,说道:“除夕夜记得过来吃晚饭,我不会让人去催你……”就站在前院月门看着林缚上马车。

  林缚坐上马车心思很乱,顾悟尘这么说是彻底放弃要纳柳月儿为妾的心思,在他心里一直都没有觉得女人有让来让去的道理,今日听顾悟尘这么一提醒,不由更深刻的感受当真不能拿千年之后的习惯去看待这个时空的男女关系。他心思乱糟糟的回到集云居,吴齐一直守在前院,看到他们回来,就迎过来,附耳过来说道:“你猜猜谁过来了?”

  林缚见吴齐这般模样,心里一喜,问道:“秦先生还是子昂?”心里想唯有秦承祖或者曹子昂亲自过来才能让吴齐如此神色。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