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四十一章 市井八卦

  林缚回到房中,拿簪子将豆大火苗的烛芯挑了挑,使房里亮堂些,外面还在飘着雪,中庭的雪积了一层,给风吹打在窗纸上,簌簌的响。

  林缚拿出一张裁好的纸,拿笔醮墨在纸上写下“东海狐谭纵”五个细正字来,柳月儿看着林缚回房端茶过来伺候,她歪头看着林缚在纸上写的五个字,问道:“这是谁啊?”

  “这可是东海很厉害的海盗,现在还不出名……”林缚笑着跟柳月儿说道,“说不定以后会很有名、很有名。”

  “那他一定很聪明。”柳月儿笑着说,那浅笑盈盈的挂在嘴角上,使她在灯下看了有种俏皮的美,聪慧过人的她知道秦承祖、周普、吴齐都不是普通人物,心里想说不定这个东海狐也是林缚的朋友。

  “哦,对了,差点忘了你想做个狐狸精来着,听说有人唤东海狐便觉得聪明……”林缚笑了起来。

  柳月儿粉脸绯红,心里涌起一股羞意,所谓狐狸精的话只是前些天的胡言乱语,没想到林缚记在心里,没有像以往那样急忙躲开,她也看出林缚有跟自己聊天的意思,再说她也想跟林缚多说些话,站在那里笑着说:“公子取笑月儿,这戏文都说狐狸是很聪明的生灵呢……”

  “这只狐狸啊,宁死都不改的犟脾气,真算不上聪明……”林缚自嘲道,他两世为人还步步犯险,说到底还是心里那种不甘,又问柳月儿,“你也能看出这宅子里藏着凶险,你心里怕不怕?”

  “也许月儿也是只笨狐狸,只在这宅子里才觉得安心呢。”柳月儿壮着胆子说道,她父母兄嫂能为了每个月能从梁左任那边白得三两月银,可丝毫没有顾忌她的感受就让她离开了石梁县,她起初随林缚过来,也是满心警惕,此时的心防却渐渐打开,当真觉得林缚跟这世间的其他男子不一样。

  林缚抬头看着柳月儿在灯下清离闪光的眸子,看她在眼睑上投下阴影的弯长睫毛,便觉得真是迷人,真是个名符其实的勾人狐狸精,他将案上那张写着字的纸拈起来慢慢的撕得粉碎,丢掉旁边当废纸篓的小柳条筐里,才跟柳月儿说道:“我也是只笨狐狸,你以后就安心的将这里当成狐狸窝吧。”

  柳月儿心思玲珑,知道林缚这么说她就再不用担心给送到顾家了,虽然不知道林缚怎么会是这东海狐谭纵,但是想着林缚将这最隐密的事情说给她听,便是不再将她当成外人了,嫣然笑着,站在那里望着林缚线条明俊的脸庞,林缚望过来,她的眼神又躲开,安静的站了那一会儿,才小声说道:“公子看书不要太晚,月儿先回房了,有什么事情唤一声。”

  “你去早些休息吧,我还要看会儿书……”林缚说道,看着柳月儿走出他房间,他心里又想起秦承祖说以东海狐谭纵的名义在长山岛立名号是傅青河的提议,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担子还真是不轻。

  ********************

  次日,林缚便带着秦承祖光明正大的到柏园来拜访苏湄。

  柏园是藩家提供苏湄在江宁居住的私人寓馆,并不是意味苏湄就不会在柏园会客,只不过苏湄在柏园会客能更随自己的心意,除了平时结识的文士名流会投帖上门拜访外,江宁平时要好的姐妹之间也会时常走动。

  虽说就是街前街后几步路的时候,林缚与秦承祖到柏园来,还是让赵虎套了马车,周普、吴齐骑马充随扈过来。

  一夜积雪,林缚他们出来稍晚一些,街上的积雪已经给行人践踏得没有模样,倒是屋檐墙嵴疏枝门楣上都是白雪。

  到柏园时,恰逢另一个以才艺丰色名扬江宁的女人也在柏园,那便是在江宁与苏湄齐名的静斋园主人陈青青。

  “静斋园的陈姑娘也在,林爷赶来真不凑巧,要不坐着稍等片刻?”说话的宋道婆便是那夜跟苏湄去藩楼、在藩家少主藩知美嚼林缚舌头的仆妇,她是藩家派到柏园的管事婆子,便是小蛮挨了她的训,也只能到苏湄面前嘀咕两声,她心里对林缚的来访自然不满到极点,但是她亲眼在藩楼看到林缚浑不把少东家藩知美当回事、甚至以割舌威胁藩楼主人藩鼎出来道歉,她就是满心的怨恨也没有半个胆子敢当面撒出来,这会儿拿陈青青当挡箭牌,想将林缚撵回去。

  “那就麻烦宋道婆去通报一声,苏姑娘觉得不便,林缚自当离去。”林缚不冷不淡的站在门庭前说了一句,宋道婆毕竟不敢给林缚脸色看,就进去通报了。

  林缚到江宁后没有留恋过风月之地,静斋园主人陈青青的名号也听说过,与苏湄一样,同为乐籍中的名角,善舞,秀白楼专门给她在楼里南天井中搭了一个莲花棚,棚里有银铸的莲花高台,径长五寸,常人站在银莲高台上转身都担心坠下,陈青青却只在这莲花台上当众起舞。要说名气,陈青青只怕比苏湄还要显三分。

  乐籍中的女子有洁身自好者,如苏湄,苏湄与江宁风士名流交识甚广,却一直都有好名声;但是乐籍女子毕竟是受世人轻贱的一类人,在浊浊红尘中能有坚强性格而自立毕竟是少数,找个权贵当依靠才是她们最常做的事情。陈青青十七岁时就给曾给当时的江宁守备将军何月京从秀白楼赎去为妾,何月京在江宁建了静斋园安置陈青青,陈青青从此就自号静斋园主人。何月京给调去蓟北任靖北辅国将军,战死在去年春季的陈唐驿一役中。何妻自然不会容一个乐籍女子还留在何家,去年就将陈青青从静斋园赶了出来。陈青青给赶出来之后,一时找不到其他依靠,只得重回秀白楼入籍,得了银子在南薰门街购了栋宅子依旧取名静斋园,也依旧以静斋园主人自居。

  虽说陈青青给赶出何家,但她名义上还是要算为国战死的辅国将军的遗孀、未亡人,江宁城里贪恋陈青青美色的权贵大有人在,却没有谁会在这时候徒惹风议将陈青青纳为妾室。倒是听苏湄说起永昌侯嫡长子,也就是元锦生的同脆兄长元锦秋近来往静斋园走得勤,元锦秋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不大受永昌侯的待见,但他是永昌侯爵的法定继承人,这一点就是永昌侯元归政自己也无法改变。

  林缚另外还从巷坊间听说当世沐国公曾铭新对这个静斋园主人陈青青也有意思,而且市井间风传得尤其的风风火火。

  沐国公曾铭新与永昌侯元归政是同辈份,算是元锦秋的叔伯辈,沐国公府与永昌侯府又相互是江宁城里的死对头,曾铭新与元锦秋暗中争夺的又是前辅国将军的小妾、江宁风月场里第一等的名角——此等超级八卦如何能不引起市井小民的关注?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陈青青在江宁的名声比苏湄还要彰显三分。

  林缚就算双手将耳朵捂起来,到江宁后听到别人提起陈青青的名字也远远不止一次两次,只是没有见过其人,倒没有想到陈青青今日会到柏园做客,心里却是奇怪:苏湄不介意聊些其他的市井传闻,怎么从来没说过沐国公曾铭新暗争陈青青的八卦?

  林缚与秦承祖等人在柏园前院看着院子里栽种的一株梅树,梅枝吐着花骨朵儿,又挂了雪。宋道婆走进去通报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又折返回来,林缚抬头看去,小蛮跟在后面走出来:“啊,林公子,你过来了,小姐说了,你过来就直接领你进去,我这就领你进去……”

  昨天赵虎过来送拜帖,就给宋道婆刁难了一回,苏湄怕林缚与秦承祖今天又给刁难,算着到约好的时间就让小蛮到前园子来看看,正会挨上宋道婆进去通报。

  柏园里的雪景没有给践踏,其他人都在前院等候,林缚与扮成崇州大商户的秦承祖跟着小蛮往后园子走,苏湄与陈青青在后园子里赏雪、赏梅,林缚这才是算第一次见到陈青青。

  与苏湄的清媚绝尘相比,陈青青有一种入骨的别样美艳,她坐在那里,穿着锦袄,在户外还披着雪白无染的白狐裘,还是能让人觉得她的胸鼓腰柔,难怪号称能倾倒半城江宁男子。

  “这便是苏妹妹嘴里说起的林举子?”陈青青与柳月儿一般年纪,比苏湄年长两岁,但是在红尘混迹多年的她看见林缚与秦承祖走进来,却一点都不心怯,坐在铺了锦垫的石凳上,撩眼看着林缚,嘴里吐字却如刀锋利,“苏妹妹倒是有些眼力呢,能将藩楼少主吓得尿裤裆的角色,我看比那个什么解元强!”眼神撇过林缚的脸,看向苏湄问道,“对了,陈解元回乡下闭关读书准备明年金銮殿一鸣惊人,该有好些日子没跟妹妹你书信来往了吧?”又站起来挥着锦帕说道,“好了,好了,我不留下来烦人,苏妹妹你就跟林举子相会吧,我回静斋了……”也不跟林缚多说什么,喊过宋道婆,“宋嬷嬷,赶明你跟苏妹妹到静斋来做客,今天我就不打扰了。”

  陈青青与婢女还有宋道婆走出后园,苏湄才面带尴尬的跟林缚说道:“陈青青就是嘴巴不饶人,人可没有多少坏。”

  “我知道,”林缚笑着说,“她提陈明辙不就是还怕我对你死缠烂打吗?唉,这名声坏了,一时半会还真难挽回。”

  唯有小蛮嘴最快:“陈解元倒是让人带了好几封信来,小姐可是给他缠不过才回了一封信,那封信我也看过,真是在认认真真的谈学问呢。”

  “去!胡说八道什么。”苏湄轻啐小蛮一口,她粉脸微红,给秦承祖敛身施礼,“苏湄见过秦先生……”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