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四十四章 新官上任

  林缚一直不习惯这个年代闻鸡而起的生活,每日总要蒙头睡到天光大亮才起床洗漱、练刀,然后再处理每日的杂务。

  十九日这天,头遍鸡打鸣后,窗纸外才透出微明的青光,林缚在睡梦中就听见房门给哔哔剥剥的敲响,柳月儿在外面轻声唤他。林缚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就听见“吱哑”一声,柳月儿推门进来,屋里光线很暗,就看见柳月儿在那里摸索着找火镰点了灯。

  “什么时辰了?”林缚欠起身子问柳月儿。

  “鸡打头遍鸣了,快到卯时了……”柳月儿端着燃着豆大火苗的烛台走过来,放在林缚床边的角凳上,有些不敢看林缚暴露在冰寒空气里的结实上身,说道,“公子该起床了,今天可是你新官上任第一天。”心里想,公子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脸也瘦,身子却是结实得很啊。

  林缚这才想起来他今天在去江岛大牢履职之前还要先到按察使司衙门应卯。

  这时代可没有早九晚五的作息时惯,且不说乡下人绝大多会闻鸡而起,店铺、作坊里的掌柜、伙计也都要在天亮之前准备齐当开门迎客,官吏也需要在卯时到衙门报到,换成后世的计时法,就是要在清晨七点之前去衙门官署点名报到。

  虽说意识到这点,只是卡在脑子里的睡意却难消去,林缚伸手要去拿衣裤差点将角凳上的烛台碰掉。

  “公子等会儿去按察使司衙门要穿公服了,总不能午后再回换衣衫……”柳月儿想伺候林缚穿衣服,看着他打着赤膊,有些放不开,转身将整整齐齐叠放在三角边桌上的公服捧在手里,先看着林缚坐在床边将内面的袄衫穿好,才将青色公服递给他,看他穿衣服笨手笨脚的,又忍不住上去替他整理领襟……

  林缚洗漱过,在院子里练了一回刀,等天光稍亮一些能看清院子角落里的景物,才用过早餐,与赵虎骑马前往按察使司。

  在衙门口,凑巧顾悟尘也坐马车给杨释、马朝等人护送着到衙门来。

  “正好,你先跟我走,等会儿贾大人过来,我带你去见贾大人以及诸位佥事……”顾悟尘下了车,热切的招呼林缚跟他走。

  事实上,林缚出任江岛大牢司狱,只是小小的从九品文职,刚刚入流而已。按道理来说,除了按察吏贾鹏羽及诸佥事之外,林缚要先拜会衙门里比他官阶略高的照磨、经历等官员;除了职辖佥事之外,要拜见其他正五品佥事官,也要先通报上去耐心等候召见。

  所谓扯着虎皮充大旗,虽说平时与同僚相处要谦恭平和、守着规矩,这时候顾悟尘要直接拉他去见贾鹏羽,林缚自然再不会拘泥那一套老规矩,说了声好,跟顾悟尘往他院子里走。

  按照老规矩,林缚初入仕,还不能直接就去江岛大牢履职,到按察使司就职后,需有个见习、职事考核的过程,周期可长可短,短则三五月,长则一两年都可能无法正式就职。

  顾悟尘想尽快上书奏请朝廷准许江东重开牢城,没有太多的时间给贾鹏羽等人拖延,按他的心意,自然希望林缚能直接去接管江岛大牢,《提牢狱书》恰好给他提供一个绝佳的借口。

  等不及正业堂将《提牢狱书》刻印出来,顾悟尘又让人又抄录了一本送到按察使贾鹏羽的案头;贾鹏羽本来就不想跟顾悟尘作对,只要顾悟尘拿出理由来,他自然也撇了老规矩不阻止林缚直接去接管江岛大牢,就算日后要出什么篓子,也是顾悟尘背得多。再说江岛大牢坐监关押的都是些穷鬼,能出多大的篓子?

  先随顾悟尘拜见贾鹏羽,林缚又由杨释带着去拜见今日在衙门里当值的诸佥事官。

  正五品按察佥事地位比按察使、按察副使略低,有刑部体系提拔上来的官员,有出身都察院系统的,皆是京派官,唯有国子学及进士出身的官员才得以委派。许多府镇,为了长官统辖地方或指挥军事作战方便,通常会以知府官职加按察佥事衔或骑都尉将职加按察佥事衔以显集权,比起其他官员的晋升,按察佥事更容易给派到地方主持大局。

  林缚上回救了奢家姑嫂送来按察使司衙门,衙门里的诸官吏都见过他,他与顾悟尘什么关系以及他这段时间在江宁惹下的什么事,按察使司衙门里没有几人不清楚,自然不会因为林缚只是刚入流的从九品司狱官就看不起他,林缚过来拜见,都十分的客气。

  职辖江岛大牢及城中按察使司大牢以及江东各府县大牢、狱事点视等事务的佥事官肖玄畴算林缚的顶头上司,他混迹官场近二十年,没有什么背景,不过上元十二年的进士功名也使他平稳的升到正五品按察佥事的高位上,他没有别的上进心,只想着钻营一下去哪个富裕之地混一任知府好搂些银子养老。

  二十年的官场生涯让肖玄畴是十足的官油子,他知道楚党在朝中正得势,便花十分心思的去讨好顾悟尘,平时也完全没有架子的跟林缚、马朝、杨朴等人称兄道弟,先看着杨释进房来,亲热的招呼:“杨贤侄今日怎么有空到我房里来?”又看着林缚进门来,忙从书案后站起来,“林……啊,以后你我就是同僚,我该要唤你林大人呢。”

  “大人开林缚玩笑呢,”林缚见肖玄畴脸上皮肉皆笑,但是该守的规矩他还是要守,作揖给肖玄略施礼,“职下林缚过来听见大人吩咐。”

  “什么吩咐不吩咐的,同僚之间不就是商议着将事情做好?”肖玄畴过来揽过林缚的肩膀,说道,“要说吩咐,我们一道去听顾大人有什么吩咐……”

  顾悟尘对林缚接管江岛大牢有什么期许,平时在宅子里都细说过了,到衙门里嘱咐一番只是例行公事。

  午前,林缚就在按察使司衙门里四处拜会,正式结识衙司同僚。中午花二十两子在荟萃阁摆了四桌上席宴请衙司同僚及各按擦佥事私人雇请到衙门帮着署理公务的书办、僚属。午后林缚回按察使司衙门听顾悟尘吩咐了些话,就由正五品按察佥事肖玄畴亲自点了一队武卒送到金川河口外的金川岛就职。

  林缚到金川河口来过几次,都只是远远的眺望金川岛,没有上过岛。

  早春时节,江水清浅,露出水面的金川岛才三里方圆。岛的北面是相对较陡峭的涯岸,金川河口没有渡口,林缚与肖玄畴出东华门到九瓮桥码头就弃马乘船,沿金川河往北行驶了十多里水路,才出河口进入朝天荡上了金川岛。

  江岛大牢的前司狱官葛祖信与几名狱吏以及武卒班头看着九瓮桥渡口的官船驶来,就赶到北岸的简易码头等候迎接。

  也是肖玄畴怕赶不上天黑之前回城,将林缚送到岛上,就急着要返回。

  按说前司狱官葛祖信应该在岛上再住几天,与林缚交接清楚了再离岛。只是葛祖信卸职之后就直接回乡养老,不用再巴结讨好谁,也许还有某些人别有用心的挑拨,他与林缚只做了简单的交接,肖玄畴上船离岛,他也带了老仆拿起早就打包好的行囊要上船。

  举人出身的葛祖信九年前花了好些银子补了江岛大牢司狱官的缺,以为这里是堪比按察使司城中大牢司狱的肥缺,他哪里曾想到江宁刑部、江宁府以及江东按察使司联合奏请的牢城之议给中枢断然否决?几年来送到江岛大牢来坐监的都是些没钱洗罪的穷鬼,这些穷鬼贪图岛上好歹还能两餐吃食,打开牢门让他们逃都不逃,又能有几个铜子搜刮?偏偏江岛大牢正对着朝天荡,防匪防盗的守卫责任尤其的严重,这几年也出了些问题,但总算是按察使司体恤这边的难处,没有追究罪责。

  葛祖信一肚子悔恨跟怨气,恨不得早一天从这鬼地方离开,林缚上岛后,他便是一刻都不想留,哭丧着脸求肖玄畴许他今日离岛,肖玄畴体恤他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说心切了些,见林缚没有什么意见,就带他一起坐船离岛。

  林缚与赵虎站在简陋的码头前,看着肖玄畴所乘的官船驶进了金川河口,才转回身来,看着站在身后这群狱吏、班头们,拱手说道:“今后林缚就要与诸位同舟共济了——我初来乍到,对司狱之务不甚熟悉,大家都先按照老规矩各司其职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逃不脱,你们也兜不下……今日天时已晚,有什么事情明早再说。”说罢,也不管太阳正悬在半空离天黑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就径直朝大牢正西面的高门走去。

  江岛大牢虽说离江宁城才十余里地,但是弧悬城外,如非必要,狱卒、狱吏都极少离岛,也只有各衙门送囚犯过来,才有跟外界打交道的机会,这些人并不清楚这个新来的年轻上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些个狱吏、班头都摸不准新来上司的脾气,也不多声,听新上司说一切照旧,便跟着后面回大牢去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