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三章 延医上岛

  院子外有打更的更夫走过,“邦、邦、邦”的打更声却直叫人心头起毛。

  赵勤民走到中庭抬头望了望悬在夜空里的圆月,心里想城中大狱那边应该已经动手了吧。江宁府也有牢房,牢房里闷杀囚人的手法,赵勤民也略知一二,心知时逢多事之秋,权势的争夺尤其的血腥跟残酷,顾悟尘要在江宁站稳脚跟,绝不可能心软的。

  事实上顾悟尘流军十载,给赦罪后借助岳父前户部侍郎汤浩信在楚党中的人脉跟威望迅速崛起,在官场算是个“新人”,跟官场其他派系的牵扯也少,不要说赵勤民了,江宁熟悉顾悟尘秉性的官员就没有,只怕王学善及东城尉陈志等人仍幻想顾悟尘不敢动手杀人吧。

  赵勤民暗叹王学善在此事上的反应终究是不如顾悟尘,顾悟尘杀人,会让人对他又恨又畏,这恰是顾悟尘要的效果,但是王学善不能尽全力庇护部属子弟,则势必令人对他意冷心寒。

  宅子里除两名守宅人跟四名护卫武卒之外,没有其他帮佣,夜宵都要柳月儿来新手准备,简单些,却也精致,林缚请杨朴、赵勤民以及两位郎中用过夜宵再去休息。有郎中在,除了讨论赵晋的病情,其他话题也不能谈,武姓郎中与张姓郎中也是知情识趣,简单吃过夜宵就要告辞去休息,出了房门,那个武姓郎中又折了回来,朝林缚作揖说道:“林大人,老朽有个不情之请……”

  “武老先生客气了,”林缚记得这郎中姓武,在江宁城中专治跌打伤,接骨正骨的手法可以说江宁没有多少医师能比得上他,笑道,“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去做尽请说来。”

  “这石膏固骨之法端实是妙,老朽自学医来五十载,亲历断骨者多在手足胸腹,不治或致残者十之八九,若能将石膏固骨之法与接骨正骨之术结合,断骨者十之三五总是可治愈的,老朽知道此仍不传秘术,提出这个请求实在是过分,但是医者父母心,上天也有好生之德,老朽权作痴狂脸皮厚,请林大人收老朽为徒传授此术……”武姓郎中作势就拜倒下来。

  “……”林缚忙将武姓郎中从砖地上搀起来,见他也是性情中人,笑着说道,“我的医术实在是浅薄得很,敢收武老先生你为徒,会给别人笑话死。这石膏之妙用,也是我在杂书上看来,怎么会是不传之秘?这法子说起来也简单,这石膏有生熟之分,药材铺子里的石膏仍生石膏,买来研磨置入锅中干烧,细看有水汽蒸出,是为脱水,水汽蒸净即为熟石膏,熟石膏掺水成糊,稍晾干凝水固形又成生石膏……石膏窑的工匠师傅多半也知道石膏有此物性,只是没有人拿来固定断骨罢了。刚才武老先生心思都在伤者身上,未曾注意我指派人做事,说透了,这方法也浅陋得很,武老先生多试几回,便知道如何去用。”

  “……”武姓郎中老脸微红,之前他根本就不相信林缚会什么高明医术,冷眼相看,所以才没有去注意林缚如何指派人做事,没想到林缚根本就没有将这个瞒过他们的意思,他也晓得许多不传秘术说开来也就是一处或几处关窍不为人知罢了,林缚嘴里说得轻巧,但是武姓郎中心里清楚此法对传统接骨术有多么重要的补充,当下就觉得林缚的心胸当真非常人能及,之前知道林缚在东市断人手足虽说有逞恶之意但也觉得他手段狠辣,心里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这时候对他的感观就陡然掉了个,觉得他堪称辣手菩萨,不提拜师之事,还是要坚持作长揖谢礼。

  林缚是官、武姓郎中是民,受他大礼也是应该,只是武姓郎中年近花甲,须发都有些霜白,给这么个老者如此郑重其事的行礼,林缚自己也觉得别扭,搀住他,说道:“我也有事相请武老先生……”

  “请吩咐。”武姓郎中说道。

  “各地衙门送囚犯来狱岛之前,多半要施皮肉之刑,断手断足者常有,岛上虽有医官,犹有不足,林缚欲在岛上再设一名医官四名医徒。另,河口聚居流民也多,集云社欲在河口设一座医馆延请名师及医徒进驻,所供月银比照城中,还要请武老先生推荐几人……”林缚说道。

  “林大人若不觉得老朽医术浅薄,老朽毛遂自荐如何?”武姓郎中说道。

  “医馆哪边……”林缚迟疑的问道,当世没有照影设备,治疗骨折全看医师正骨接骨以及药敷的本事跟经验,武姓郎中以治跌打伤闻名江宁,也恰恰适合医治那些受过皮肉之刑的囚犯,但是各家医馆能不能在江宁立足主要是靠馆里的名医撑场面,林缚心想能将武姓郎中请上狱岛自然是好,但是也担心医馆不同意放人。

  “医馆那边不用担心,老朽从学徒始就在济悬堂,已近五十载,按说大前年就要回乡下养老去,只是难辞东家挽留的情面一留再留,上个月老朽又跟东家提起这事,东家勉强同意。林大人若不觉得老朽医术浅薄,可供差遣三年不收分文,以还林大人传授奇术之情,但是三年后,林大人要放老朽回乡下养老去,”武姓郎中说道,“老朽离开济悬堂,也不能将济悬堂的根子都挖走,林大人还需要延请其他郎中到河口坐馆,老朽就不便推荐了……”

  “多谢武老先生屈就……”林缚反过来郑重其事的给武姓郎中作揖施礼,亲自送武老先生去客房休息。

  狱岛是相对封闭的环境,外人极难知道狱岛上的情形,赵勤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江岛大牢因为设在城外江中,若遇囚犯急病延医不便,设有医吏一职,但是狱岛上已经有医官,林缚还要再请医师上岛,就要他私人解囊了。

  赵勤民看着林缚走回来,说道:“这武延清可是城里的名医,悬济堂请他坐堂,除了每餐好酒好菜招待,每月还付银十两……”

  “那我是得了个大便宜,”林缚笑道,“狱岛上的医吏,一年工食钱才三十石,折银十两。”

  赵勤民心想即使武延清上狱岛不取分文,林缚也要每顿有好酒好肉招待,一年下来,他私人也要花不少银子,何况林缚还要在狱岛额外再添四名医徒,花的银钱更多,他何苦花这些冤枉钱?

  林缚将赵勤民的疑惑看在眼里,只是笑笑,彼此间都没有足够信任,自然不会跟他解释多少。看着时间少早,请赵勤民、杨朴都早些休息。天不亮就要出城去,谁知道能不能瞒王学善到那时候,养些精神,等出发时才能打足精神。

  林缚惦记着小蛮,待赵勤民、杨朴都休息后,他又走到后院去,心里想着能请武延清到狱岛上当医官,真是一件好事。

  林缚治狱有监管之责,能减少囚犯病死数,就是政绩;再说他需要活生生、有力气的囚犯来干活。

  狱岛原先那个医官虽然没有在清狱时给清除出去,医术实在算不上高明,医个头疼脚痛、应急而已。偏偏坐监之囚在送来之前都要受皮肉刑,有些受刑狠的,断手断足都是常事,这段时间来送来的囚犯也格外多,就靠之前那一个医吏就有些应付不过来,有时候书办长孙庚也要一并动手帮忙。这世间本来就是士医不分,长孙庚的医术未必就比那个医吏差多少,林缚就想着出高薪再延请一个医官,然后在河口再建一座兼营药材的医馆,事实上也储备药材供应长山岛所用。

  在狱中再添加医徒,主要是给医官打下手,分担护理工作,另一个也想能多培养些合格的医生出来。

  当世没有什么辅助医疗检查器械,治病扶伤对医师的经验跟学识要求极高,可以说医师是当世最难培养的职业,医馆里一名学徒需要很多年才能出师,一名合格的医师都通常能称得上名医了。江宁十五万户丁口,郎中千儿八百人,堪称名医者不足数十人而已,这还是江宁设有太医寺的缘故。

  长山岛上整个寒季,严寒、营养不良加上水土不服,病死二十多个人,想想都让人心痛,秦承祖能自律不扰民,也被迫从平江府上岸绑了一个郎中一家四口人上岛去。只是个乡下郎中,医术有限,但也极大的改善了岛上的状况,毕竟林缚这边也专门搜集了许多治疗水土不服的药方子跟药材送上岛去。

  “谁啊?”

  “我……”听着柳月儿在屋里的声音,林缚心头一热,轻声应道。

  “你怎么还没有休息?”柳月儿打开房门,她也穿着整齐,没有睡下。

  “你也没休息啊。”林缚说道。

  “刚要睡下,她做噩梦惊醒来着,”柳月儿朝屋里撇了撇嘴,小蛮又重新睡实过去,“再想想,你将她赎回来不管是当夫人还是当小姐,我都是当佣人的命,也不能跟她挤一张床睡啊。要不,你让她睡你房里去?”

  林缚去牵柳月儿的手,给她躲开了,问道:“心里不舒服?”

  “没有。”柳月儿说道,好像为了证明她真没有其他想法,主动抓了林缚手一下,不过随即又放开了。

  “王学善之子大概是知道小蛮跟我关系不同一般,要将她强赎过去当妾,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再说今日又生这样的事情,情况有些急,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林缚说道,“将她带回来,是要她帮着你做事的,你当她是我的妹妹。”

  “那可还不是小姐?”柳月儿说道。

  “那你是夫人啊……”林缚笑着说。

  “去,谁跟嘻皮笑脸的?”柳月儿不好意思的嗔道,林缚与苏湄、与小蛮经历那么多事,柳月儿也知道自己在林缚心里不一定就比苏湄、小蛮重要,但是林缚今夜外出这么久突然间将小蛮给带了回来,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心里就在想就算自己在林缚心里再没有什么地位,也总不能等人都接了过来才让她知道。这时候听林缚解释过,也就没有什么了,她又不是善妒的女子。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