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五章 后院燎原

  草堂里议事也是到深夜才结束,林景中等人离去,林缚回到后堂,见柳月儿还坐在桌前守一盏灯苗如豆的昏暗油灯打着瞌睡,林缚走进来,她才惊醒,拿烛剪将油灯挑亮堂一些。

  “小蛮睡了?你怎么不先去睡?”林缚在柳月儿身边坐下来。

  “要是你谈完事肚子饿了怎么办?”柳月儿说道,手撑着桌上要站起来。

  “不饿。”林缚就觉得心里甜蜜,伸手去揽柳月儿的细腰,将她揽到怀里来,看着她饱满的胸脯,忍不住手要往她胸口里探,柳月儿抓住林缚的手,不让他往里伸,倒是也没有将他的手拨开,就抓紧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贴坐在林缚的怀里。

  “我不在,小蛮还懂事?”林缚问柳月儿,只是手给她抓紧不好动,只好老实的说话,就知道小蛮性子倔,又有些小孩子脾气,柳月儿未必能降服她。

  “倒也不跟我闹什么,就整日在我耳边夸苏湄姑娘这般好、那般好,想想也好,我又不会唱曲,虽说读过两三年书,也只是会写封家信什么的,琴棋书画可都不会,还是个给登徒子欺负的寡妇,当真比不上人家苏湄姑娘半点好……你说是不是?”柳月儿在林缚怀里抬起头看着他,眸子亮晶晶的,给那丫头挤兑了一天,又要让着那丫头,心里正委屈得紧,自然要跟林缚倾诉。

  林缚就觉得头有两个大,小蛮向着苏湄,对柳月儿敌意当然大,想要她们和睦相处真是困难,偏偏又要她们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苏湄好不好又碍我什么事?”林缚将话题扯开,“我倒是觉得你真是好……”

  “好什么好,好上手?”柳月儿问道。

  这话说得软绵绵的,可暗藏杀机,林缚心里委屈的想:这不是还没有上手吗?

  “我也不跟你怄气,只要你没觉得我不好就行,”柳月儿又将脸贴到林缚的怀里,俄而又笑道,“那死丫头心眼倒是不少,跟我斗气有什么用?总有人会过来收拾她……”

  “啊……”林缚想要问柳月儿会有谁来收拾起小蛮,陡然想着婚娶的事情,就明白柳月儿为哪般在幸灾乐祸,将她搂紧在怀里,笑骂道,“你幸灾乐祸什么?我将小蛮赎回来是当妹妹供养着。”

  “那丫头自个儿可不这么想,年纪不大,倒媚得很,身子也长开了,在乡下地方,十五岁的姑娘抱孩子的都有,再说挠姓饷创的妹妹这么亲热往哥身上贴的?这丫头就是做妾的命,脾气又倔,你要真喜欢她,就留在身边,你以为她这臭脾气嫁到别的大户人家能有好日子过?我也不跟她怄气,就等着看什么时候正房进门,这丫头跟人家怎么争?”又问林缚,“怎么没见有人为你的婚事上心?”

  林缚就知道女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还好柳月儿还能让着小蛮,不然这后院火已经烧了起来。

  说起婚事,林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搂着柳月儿说道:“我要娶你进门……”

  “不想,”柳月儿趴在林缚怀里,听了心里也欢喜,但清楚知道她是寡妇,就算是给林缚当妾,还要先过肖家那一关,肖家在石梁县有一座绸布庄子,也是小有家势的人家,没那么好相予,当然她也知道小蛮那丫头是娼籍出身,更没有资格给林缚当妻室,只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我可没有本事跟那丫头斗,你要另请高明。”

  林缚笑了起来,只要她们不把后院烧起来,就由着她们斗心眼去,自己来江宁才半年不到,哪有工夫去考虑婚娶的事情,顾夫人上回倒是说起来,但是江宁城里处处凶险,谁也不知道谁会是顾悟尘的拦路虎,顾夫人大概也不可能替自己说个显贵的亲事。

  有时候也很无奈,林缚当然不会介意柳月儿什么身份,但是世俗容不得他此时就胡作非为。他也不想娶个没有什么感情的陌生女子回来当妻室,这个似乎也容不得他做主,除非他正好能勾结上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林缚心里默默数了个遍,还真不认得什么门当户对的少女能勾结的。

  “你在想什么?”柳月儿问林缚。

  “我在想,不管怎样,这屋里总是由你做主。”林缚说道。

  “我也不要……”柳月儿贴着林缚的胸口,只觉得心里甜蜜,抓他的手忍不住松了一些。

  林缚搂着这么一具性感成熟、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娇躯,他心间也蠢蠢欲动,感觉到柳月儿抓她的手松了一些,在她鼓囊囊的胸口上隔着衣裳轻轻按了一下,见她眸子微闭着,似乎没有在意,心魂一荡,手就要往她衣襟里探去,贴着肉摸摸那弹软的诱人。

  这会儿听见外间地板给踩得吱呀微响,柳月儿警觉得很,忙翻过身撑住林缚的大腿要站起来,就看见木门给吱呀推开,小蛮穿得整整齐齐的端着一只青花碗走进来,吹着青花碗浮腾的热汽,嘴里轻呼着:“好烫!”将碗放到桌上,小嘴朝给烫着的小手吹气,仿佛没有看到林缚与柳月儿亲昵的情形,伏在桌前看着林缚,说道:“听着林大哥在前厅谈完事,想来林大哥也饿,我煮了夜宵给你吃。我跟苏湄姐姐也学过厨艺,刚才柳姑娘以为我睡了,我其实在后屋里包馄饨呢,林大哥,你张嘴尝一个……”拿汤匙舀了一只小馄饨凑到小嘴前吹开热气,又递到林缚嘴边来,要他吃下去。

  “那劳烦小蛮姑娘伺候公子,我回屋休息去了。”柳月儿笑盈盈的说道,虽说脸上还有些烫,也注意到衣襟有些乱,但也镇定自若的离开,只是起身离开书案时,不经意的踩了林缚一脚。

  林缚也只有忍着疼将小蛮坚持递过来的小馄饨带烫吃下去。

  “我没坏闶裁春檬掳桑俊毙÷首骱康问道。

  “哪有什么好事?”林缚故装糊涂的反问,心想小蛮倒是比后世的女孩子心智要早熟得多,后世的小女孩子就知道发脾气、使小性子,可是小蛮知道耍小心眼儿,今夜难得柳月儿将上半身对自己放开,手还没有探进去呢,就给这小妮子破坏掉了。想着还是找个机会回一趟石梁,将柳月儿的心结解开,光明正大的将她收进房,到时小妮子再来坏事,不理会她就是。

  林缚在小蛮殷切注视着将一碗馄饨连汤都吃入腹中,小蛮端着碗离开,临出门时又鼓足勇气的回头说道:“柳姑娘会做的事情,我都会做的……”好不容易说完自己可以陪寝的话,就惊羞的逃了出去,却让林缚差点将吃下肚的馄饨呛出来。

  虽说小妮子也清媚得很,已经有几分女人的滋味,她倒是想得明白,但毕竟才十五岁,林缚可没有下手的心思。

  这社会就如柳月儿所说的那般现实跟残酷,小蛮娼籍出身,嫁到别的大户人家也只能是妾室,她的脾气又是这么倔,又这般争强好胜,林缚将她留在身边,可以宠着她,也任她时不时耍些小心眼、使些小性子,不让她受什么委屈,换作别家又怎能如此?倒不是说林缚就绝计不想将小蛮收进房里,这世上十四五岁就嫁人为妇的女孩子也多得是,但是林缚心里清楚小蛮还没有长成,柳月儿要是有了身孕,顶多传出去有害名节,为世俗不容,多少还有长山岛这个后路在,小蛮这点年纪要有了身孕,就攸关性命了。林缚当然不会让小蛮冒这么风险,怎么也要等到她十七八岁让她自己再做决定。

  林缚心里郁苦,屋里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他一个都沾不到,拿了本书在灯下读了片刻,有些睡意就洗漱去睡觉。往日洗漱都由柳月儿伺候,今夜就不要想柳月儿还会过来,小蛮这妮子倒是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又躲了回去,刚才的话说出口就后悔了,忐忑不安得很,怕林缚真要自己去他房里睡,自然也不敢去伺候他洗漱。

  林缚习惯天光大亮后再起床,小蛮听着动静过来伺候他洗漱,柳月儿不知踪影。在草堂前与护卫武卒拿木制刀练了一会儿,额头才有星微汗珠子渗出来,赵舒翰、葛司虞还没有照例来报道呢就有人跑过来说奢飞虎夫妇携妹来访。

  奢飞虎是晋安府江宁进奏使,官职倒也不高,才正六品,也没有正经职事可做,说白了奢飞虎到江宁来就是替奢家刺探情报、扶植势力、笼络人心的。

  林缚倒也不便拒绝,让人将奢飞虎领进来,他就在堂前等候。

  河口这块地给林缚抢去,奢飞虎心里也郁闷,他原想让杜荣背地里搞些手脚,没想到有人抢在他们之前制造了流民惨案,奢飞虎为避免林缚与顾悟尘将矛头指着奢家头上,不得不让杜荣收了手,为免因小失大,甚至还将他们暗中控制的这块地转让给林缚。

  流民惨案之后,宋佳倒是以慰问的名义来过一回,此番再来,没想到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河口这边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看着林缚虎躯雄踞的站在草堂前迎候他们,宋佳心里想:端真是看不明白他了,这样的人物要是能笼络给奢家所用,当真是一大强助,以他的眼力不会看不出来大越朝已是风雨飘摇、暮气沉沉。

  “林大人,”相比较以往,奢飞虎又是热情了一些,不待林缚迎出来,他就大步的走过去,边走边说道,“飞虎与拙荆、舍妹想着春光尚好正是踏青时节,想出城来领略一下江宁的无限春光,又想到林大人新得美人,还没有机会过来恭贺,林大人不会觉得我们打扰了吧?”

  “哪里,哪里?”林缚哈哈笑道,心里却想藩家大概不会将小蛮被赎走的事情大肆宣扬,奢飞虎的鼻子还是蛮长的。

  p:两更送上,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