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六章 妆容惊艳

  这几天江宁城里风吹云转、局势陡变,让人看花了眼,奢飞虎也不得不承认之前对林缚太不够重视,顾悟尘竟然在他的协助下硬生生的在江宁打开了一番局面,这是在此次事件发生之前谁都料想不到的。

  虽然整个事件中,东城尉陈志表现得愚蠢无比,连累江宁府尹王学善昏招迭出,但不得不承认换作别人极难学林缚那样就像潜藏在草丛中的毒蛇一般在机遇到来的瞬时牢牢咬住不放。

  这样的人物若能为奢家所用,将来的事情怕是会变得更容易一些,奢飞虎心里想着,即使此时不能使他归心,也要交好为将来绸缪,与妻子宋佳、妹妹随林缚拾阶而上,走到草堂的前厅。

  草堂搭建在地势稍高的台地上,南侧屋檐延伸出去,草堂前厅的南面墙通透敞开着,只有几根粗竹子做的立柱,不设门窗,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南面悠然的紫金山。

  “都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没想到林大人已然在此悠然度日了。”奢飞虎坐下,望着数十里远处带着浅紫色雾霭的山巅,信口与林缚寒暄,让随扈将带来的贺礼送上。

  不管林缚初衷是什么,即使他此时仍没有妻室,他将小蛮从藩楼赎走,旁人都只当他新收了一房妾室。只是他仍未娶妻室,未婚先妾也不便张扬,但是奢飞虎主动送来贺礼也合礼数,林缚无法拒绝。

  白天时,钱小五的妻子云娘过来帮佣,这时候沏了茶端上来,林缚让云娘去将小蛮唤来给奢飞虎夫妇还有奢家大小姐奢明月谢礼。

  这边续了两杯茶,林缚都找不到话头跟奢飞虎胡扯,小蛮才姗姗而出。

  林缚听着身后轻盈脚步声,正要问小蛮因何出来这么迟,转头却看见这妮子竟然极致妆容的走出来,浅翠罗衣飘飖,似泉上青莲,腰间佩翠轻击,攘袖露出皓腕,十指纤纤,顾盼间容光鉴人,烟视媚行款款行来,给奢飞虎、宋佳、奢明见敛身施礼,嘴里轻呼道:“小蛮见过少候爷、少夫人、奢小姐……”依坐到林缚身边时,才小声的问他,“不会很丑吧,都心虚死了?”

  林缚温雅而笑,替小蛮把裙幅理了一下,心里颇为无语,小妮子刻意模仿苏湄平日的妆容,一颦一笑间竟有苏湄八九分的神韵,容貌妖冶明艳清媚,深瞳明澈若婴儿,周身散发出迷人的魅力,有着妖且娴的韵味,除了个子稍矮一些,当真难以相信她还是十五岁的少女。

  宋佳与奢明月清晨出城来,倒也施了淡妆,只是路途有些崎岖,坐在马车里,鬓发有些斜乱,有出了星微的汗沫子,虽说平时也都是美人儿,此时都硬生生的给小蛮比了下去。

  “这是小蛮姑娘,怎么看是换了个人?”奢飞虎看了也微微发愣,在他印象里,小蛮只是稚气未脱的黄毛丫头,没想到活脱脱竟是如此的一个美人胚子,想来长大一些,容颜之盛不会比苏湄稍差,心里倒有些嫉妒林缚竟然不经意间将这么个大美人收入房中。

  林缚倒是能知道小妮子是什么心思,她倒是想作为他的妾室华丽的走进别人的视野里,想着将这事坐实,当真是怕自己给当成妹妹看待,真是傻丫头。林缚也不管小蛮心里什么心思,便让她陪坐在自己身边与奢飞虎夫妇及奢明月闲扯。

  赵舒翰、葛司虞等人在衙门里应过卯出城来找林缚,恰好武延清今日将悬济堂的事情结了,也一起出城来。他们知道奢飞虎在草堂边,也一起来见面,看到极致妆容的小蛮都有惊艳之感。

  宋佳本意还想在在河口多留一些时间,好探探这边的虚实,但是硬让一个未成年的黄毛丫头容颜清艳的给比下去,容颜失色之余,她自然不高兴久留,就借口要去摄山踏青,没有留下来吃中餐,就匆匆离去了。

  奢飞虎等人离去,用过中餐之后,林缚派人将在江宁城里以治跌打伤闻的悬济堂名医武延清送去狱岛。从今之后,武延清就是狱岛新请的医官。林缚从募工流民中挑选出四名粗识文字又机敏好学的少年子弟给武延清当医徒,他托老工官葛福以及竹作匠赵醉鬼儿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在狱岛南端新建的一幢竹舍给武延清居住。所幸武延清在江宁名气也大,江岛大牢之前的狱医官竟是武延清的一个徒孙,在悬济堂学医还没有成,这边江岛大牢建成要用狱医,他家里请托关系就让他到江岛大牢来当狱医官,敷衍了七八年,本来底子就不大扎实,只是勉强应付。林缚让之前那个狱医官给武延清当助手,倒也没有什么阻力,拿那个狱医官的话来说,就当是跟着祖师爷从新学医,没有造成新的矛盾。

  葛福、葛司虞父子要编成《将作经注》非一日之功,河口这边要营造什么建筑,老工官葛福与江宁工部书令史葛司虞都非常热心的帮忙筹划、画制图样、指导工匠。这边解决了修筑河口到东华门官道的车马便道的资用与征地问题,就着手准备筑路事情,葛司虞赶过来,他父子二人就带着几名工匠、学徒将路界勘定下来。这方面林缚与赵舒翰都是门外汉,而且葛福父子所使用的营造尺跟官尺差别极大,外行人看了完全给蒙在鼓里,林缚他们也只能给葛福、葛司虞当下手,又怕小蛮闷在屋里无趣,让她换了少年子的装扮,一起到篱墙外帮忙。

  林景中他们上午就将四十名武卫选了出来,只是奢飞虎来访林缚要招待他们,不欲给奢飞虎看到这边的虚实,武卫的事情就没有惊动林缚,到午后才邀林缚过去。都是些熟面孔,林缚也没有什么好跟他们额外交待的,这些人都将跟护卫武卒一起交给周普训练。

  林缚得顾悟尘允许从捡来东城尉的兵甲马匹中挑走四十副兵甲与四十匹好马;虽然最好的一批兵甲都给事先藏了起来,但林缚这次还是毫不客气的尽挑好的选。四十名武卫每人都配一张稍弓、一壶箭、一把直脊腰佩刀、一把长柄陌刀、一套皮质组甲、一匹马,装备已可以说是精良了。

  虽然四十名武卫都孔武健壮,但大部分人还都不精马术,也未曾习过刀术,也不知何谓箭术,倒是许多人都粗习过拳脚,但是并不意味着周普训练他们的担子能轻多少。

  林缚实在抽不出身来去船场;除了十人编入武卫之外,其他来江宁避祸的淮上抗捐渔民还有二十人与其他从募工流民中挑选出来充当船工、水手的一共六十人由大小鳅爷葛存信、葛存雄以及陈恩泽、胡乔中等人率领押运四千两银子到龙江船场交付尾款跟订金,这些人也将由大小鳅爷率领着在龙江湖上接受龙江船场操训学着如何去操纵这艘三桅千石船。

  虽说三桅千石船载满货只能依赖风力行进,一艘船安排十六名熟练船员就足以胜任,但是除了此次置办的一艘千石船、四艘武装车船外,林缚还以集云社的名义向龙江船场额外订购两艘加固型的千石船;所以要一次性多培训些合格的船工、水手出来,以备后用。

  黄昏时,去朝天荡北岸挑选流民补充守狱武卒的杨释终于在离开四天后带着招募来的一百多户流民乘六艘渡船直接到河口这边的竹码头登岸。

  提督府派出来协助此事的军屯尉只嫌这几日辛苦,连河口这边备下夜宴也不理会,上岸后就直接带队回城去了,将一摊子事都丢给江岛大牢这边。

  这批流民都要编入军户的,事实上提督府也没有额外的军屯田地分给这些军户耕种,更没有心思、耗费钱财替按察使司安置这些流民军户,安置军户的责任完全转移给按察使司兵备分司。说白了,江岛大牢嫌弃江宁军户不堪用,不愿从江宁军户中征用武卒,要另行招募流民编入军户来提高守狱武卒的战斗力,这倒不是不可以,很多地方都在这么干,但是军户的安置就需要江岛大牢一力承担下来。这么做已经有违高祖皇帝军屯、兵备、操练、调动等事务分司辖制以防止武将擅权、兵卒私有的祖训,但是时逢多事之秋,大越朝暮气沉沉,最主要的表现无非就是法废禁驰,也方便有野心的人蓄养私兵。

  这种事,林缚自然更不怕辛劳。虽说秣陵县关于曹子昂担任里长的委任令还没有下来,但是林缚已经将大部分安置流民的事务都交给曹子昂去负责,河口这边,也是明里以林景中为主,暗里以曹子昂、林景中两人为主。河口篱墙里有数十座窝棚没有拆除,这些人今天可以先临时安置在河口,明天再将一百二十名足额武卒选送去狱岛操训,曹子昂这边再慢慢安置其家属。杨释得林缚面授机谊,这次招募来的军户流民即使抽走一百二十名青壮充当守狱武卒,还是有许多劳力与半劳力可用。

  第二座共拥有四十处独院的围拢屋也将建成,第三座、第四座围拢屋这两天就要打地基兴建了。

  将入夜时,西边江宁城楼上方的天际浮腾着火烧云,色彩绚烂,多姿多彩,由于募工流民中的青壮大量编入武卫或者选去当船工、水手或者给集云社挑出来当伙计,篱墙内使用以及将来筑路所用的劳力已经是从当地雇佣居多。

  天时将晚,当地雇佣的青壮劳力也都散工而去,要不是今日杨释带来一百多户将编入军户的流民,篱墙内到这时就要比往日清静许多。但是各处的忙碌都还没有稍停,林缚不可能事事亲历躬为,他将赵舒翰、葛司虞等人送走,就回到草堂这边来歇息。

  赵舒翰、葛司虞也有来河口定居的心思,他们在江宁城里本来就是闲差,平时十天半个月不去衙门应卯也没有人理会他们,再说这边车马便道筑好之后,到衙门也就二十里路,坐马车而行都无需半个时辰。

  就算在江宁城里的士子文人中间,赵舒翰、葛司虞也非主流、不受欢迎。与其住在喧嚣轻浮的城中,还不如到河口来图个清静。

  对于赵舒翰、葛司虞的愿意,林缚当然不会拒绝,他想着在河口替他们还有武延清、赵醉鬼儿等人建几座院子定居,有机会多骗几个人去长山岛去定居才叫合他的心意。林缚正乱想着,这时候看见乌鸦吴齐与一名密探驾着一乘马车从篱墙南门飞驰而入,林缚心里一惊,吴齐最擅隐踪匿迹,平时在篱墙里低调得跟普通看院家丁似的,要不是紧急情况绝不可能如此张扬、引人瞩目的与手下密探驾着马车驰入篱墙。

  林缚忙与周普迎过去,实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吴齐如此匆忙。

  p:兄弟们,俺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