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七章 又见刺客

  乌鸦吴齐看着林缚与周普从草堂走来,勒缰停住马。林缚看着马车下有血迹滴出,登上马车,掀起车帘子一看,里间躺着三个血人,当中一人恰是东华门外行刺奢飞虎后又给林缚所救的那个髯须汉子,他肩胛上中了数箭,手臂上鲜血犹自在流,他看见林缚登车来,惨然一笑:“又麻烦你相救了……”

  “奢飞虎等人今日出城踏青,明里随身只有十余骑护卫,实际上有上百个影子护卫相随,他们在摄山动手行刺之前,就已经给奢家人缀上了,我们在曲阳镇东首贸然将他们救下,很可能也露了行藏……”吴齐说道。

  “连累你们了……你们要是怕与奢家交恶,可将我们一刀杀了交给奢家,熬某人做了鬼也绝不会怨恨你们。”那髯须汉子忍痛笑道,一点都不在乎生死。

  “将码头清了,立即上岛。”林缚低声吩咐,他看髯须汉子与另两人伤势太重,他就没有下马车,见髯须汉子还算振作,就着手替另两人检查伤势,也不顾身上穿着官袍就替他们止血施救。

  马车直接从滑道下了码头拖上渡船,抵达狱岛码头,林缚与周普安排人将伤者直接送到武延清的竹舍里,让人到江岛大牢将伤药取来,今日才到狱岛刚刚安顿下来的武延清也不多问什么,让林缚帮着尽一切可能救治三人的性命。

  当世的外科手术十分的简陋,几乎没有什么辅助设备,无法输液、输血,在如此简陋的条件,武延清在止血敷伤以及用药吊命方面做到极好,即使如此,在救治中还是有一人伤重不治而亡,那髯须汉子与另外一人也支持不住陷入昏迷之中。

  河口那边派人来通报,奢飞虎率领随扈到河口来求见。

  乌鸦吴齐在曲阳镇东首救人,又在天黑之前用马车将人载到河口这边来,没有给截杀已经算是幸运了,很难瞒过奢家。林缚拿干布将手上的血迹擦干净,也顾不得袍子上的血迹,将医徒都遣出去,跟忙碌了一个时辰未曾稍停、略有些疲惫的武延清说道:“这三人是行刺晋安侯江宁进奏使的刺客,狱岛有人去曲阳镇采办货物,适逢其会将他们救下,大概奢家知道人给我们救下了,这时赶过来要人了……”

  “老朽只负责救死扶伤,其他事不关心的,只是医术有限,也无法肯定能保全另两人的性命。”武延清说道。

  “请武老先生尽力而为,”林缚朝武延清作揖答谢,又跟周普回头说道,“我们回河口见奢飞虎去……”

  “要不要多带些人去河口?”周普问道。

  “不用,”林缚摇了摇头,“奢家在江宁比我们的根基还要不稳,李卓就要来江宁赴任,其他人不大敢惹奢家,难道奢飞虎还真以为李卓就怕了奢家不成,难道不怕有把柄给李卓抓住?他们不敢闹事的……”

  林缚也不怕给奢飞虎知道自己这次又出手救了刺杀他们的刺客,当初在摄山私放了髯须汉子谎说在山林里将人杀了,奢家自然不会轻易就信了他这些鬼话——奢家不信又如何?

  奢家在东南兴兵作乱十载,东南子弟死于东南战事数以十万计,离丧之民又数以十万计,奢家虽然归顺又裂土封侯,但是改变不了奢家在东南诸郡竖敌无数的事实,奢飞虎在江宁立足未稳,甚至比林缚更没有嚣张的资格。

  两个月前,林缚不怕奢家明里来,但是担心奢家利用庆丰行在江宁的潜在势力暗中对他们下手,此时他们在河口已经初步扎下根基,反正也要防备王学善派出来的刺客对赵勤民不利,秃子头上虱子多了不怕咬,林缚也不怎么担心奢家现在会暗中对他们不利。

  此时碍于形势,朝廷才被迫接受奢家裂土封侯的归顺,暗中绝不可能放松对奢家的警惕。顾悟尘代表在中枢渐掌大权的楚党来江东出任按察副使,跟作战东南十载最终又割据晋安为侯的奢家也不可能有妥协的可能,林缚对天下局势的这点认识还是有的,平时敷衍奢飞虎可以,总之不会真正的跟奢家尿到一把尿壶里去。再说,就算顾悟尘知道这边暗中收留对奢家不利的刺客,只要不给奢家抓住明证、抓住痛脚,顾悟尘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奢飞虎要敢乱来,恰恰给将到江宁赴任的李卓以及顾悟尘一个将奢家在东南诸郡隐势力连根拔除的借口。

  林缚就带着周普与四名护卫武卒乘船回到河口,河口这边也没有下令警戒,也没有将今日才选出的四十名武卫调到草堂来以壮声势。

  大小鳅爷带人去了龙江船场,曹子昂要暗中警戒,林景中在竹堤码头等候林缚过来。连日来,事情不断,林景中的胆色也锻炼出来了,将这边情况跟林缚简说了一遍,就陪他上岸来。

  林缚拾阶上了河堤,看见奢飞虎在二十余骑的簇拥下守在草堂前,皆披甲执锐,连奢飞虎也穿了一身玄色犀甲,显得英武非凡。奢家叛乱十年间,奢飞虎便以武勇著称,说实话,奢家让他来江宁担任进奏使刺探情报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只见阴沉着脸肃穆的等林缚从狱岛归来,倒是宋佳一袭红装站在诸披甲武士中间,显得红颜娇媚——围拢屋角楼拿青铜镜将火光反射到草堂前,使得这边明亮如昼。

  “乌鸦爷亲自守在角楼上,窥得奢家还有上百名武士散在篱墙外伺命。”林景中跟林缚汇报说道。

  “你怕不怕?”林缚笑着问林景中,“奢家精锐可跟东城尉的那些杂兵游勇不同,要是奢飞虎真有胆子乱来,我就算将守狱武卒都调到河口来,也挡不住奢家百余精锐将这里屠杀个干净……”

  “……”林景中微微一愣,他对兵卒战力没有多么清晰的概念,前些天他看到这边将流民壮勇组织起来声势极壮,成功的将东城尉五百余兵马吓退,还将五百多市井儿来了个瓮中捉鳖,自然也自信心爆棚,只当这边兵勇如神,谁来了也不怕。这边流民壮勇组织起来有二三百人之多,将守狱武卒调来,人手比篱墙外的奢家武士要多两三倍,没想到在林缚心里还是如此的不堪,林景中只得心虚的说了一句,“你不怕,我当然也不怕。”

  “……”林缚轻轻一笑,具备胆气才是训练精锐之卒的第一步,严格刻苦的训练以及大量的实战经验都是精锐之卒必不可缺的条件,秦承祖一系人以在淮上纵横十载,自然堪称精锐,奢家在东南兴战十载,裂土封侯之后还能保留万余兵马,这万余兵卒自然都是百战精锐,奢飞虎带来江宁的护卫自然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守狱武卒才有两个多月的训练,河口这边的壮勇也只是稍加操练罢了,要是能在正面接战中将奢家精锐杀退,那只能说是奇迹发生了。

  “看他夫妇带着二十余骑护卫就敢来到篱墙内兴师问罪,就知道他们也有这个自信啊……”周普笑着说道,“他大概不知道我们这边当真要撕破脸,将他们夫妇杀掉还是有把握的。”

  大小鳅爷带来江宁避难的三十多个淮上抗捐渔民,在淮上跟官府明争暗斗了好些年,都精习拳术,朝廷将东南精锐抽调到中部以及西北清匪,才迫于形势从淮上撤出投靠了长山岛。虽然其中大部分人编入船工、水手给大小鳅爷带去龙江船场,但也有十名精锐编入武卫,有这支骑兵在手,此时真要在篱墙内杀奢飞虎夫妇,差不多有八九成的把握让奢家在篱墙外的百多精锐救护不及。

  “何苦要如此血腥?”林缚摇头笑道,昂道阔步朝奢飞虎那边走过去,嘴里朗声说道,“少侯爷与少夫人踏青而返,领略春光可佳?”

  奢飞虎不知道河口用什么手段竟然将远处角楼上的灯火投射到草堂前照得这边明亮如昼,他看着林缚脸上虚伪之极的笑容,偏偏从他的笑容里看不出半点的惊惶失措,心里恨得要命。他当然不敢下令这河口给屠了,带着人过来,只是给林缚心里增加些压力,增加些说话的筹码好将刺客讨过来,但是看林缚如此镇定,就知道自己落在下风。

  “可准备好宴席?”林缚将躲在草堂里探头看的柳月儿、小蛮招手喊过来问她们,“中午未能将少侯爷与少夫人留下来用餐,此时不能马虎了,你们快去准备,河口这边晚间也难得有贵客过来……”

  柳月儿、小蛮应声施礼,至少在外人面前,两女识得大体相处也是融洽,默契的回草堂去。

  “林大人当真是客气了,”宋佳嫣然笑道,“上回在摄山给林大人杀掉的刺客,今日给奢家暗卫发现又欲对我与飞虎不利,不料给他们逃脱,不过我家护卫发现他们在曲阳镇东头给人所救逃到河口这边来,敢问林大人可有发现?”

  “难道上回没有杀干净?”林缚故作糊涂的侧头问周普,又笑道,“我说刚才三个血人里怎么有一张脸这么熟悉?真是半点好处都没有得到,早知道他们敢跟奢家作对,就留下来交给少侯爷、少夫人。少侯爷、少夫人也知道,这边要是出现死人,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我派去曲阳镇采办的人将他们带回来就咽了气,刚才也实在不小心,失手让他们就掉下朝天荡里去了,只怕这时候给江水冲到十几二十里外了,少夫人若是要人,我立即派人去下游捞尸去……”

  宋佳一张俏脸也气得惨白,林缚说三人给他抢先灭了口,难道他们还能真将河口以及狱岛翻过来查找?偏偏这无赖吃住奢家不敢在河口乱来,一点也不否认人就是给他们救了回来。

  p:红票、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