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一百零二章 四月芳菲

  林缚与周普、林景中等人站在狱岛东滩上看夕阳,夕阳落在灌木丛与荒滩野草之上。

  东滩的荒草狂长起来差不多有半人高,虽说都是枯草,却直立不倒,倒是浸水的泥滩上有青色嫩芦发芽冒出来。

  “……”林缚看着艳红如血的夕阳,知道数月之间能有如此之局面不容易,一时间也感慨万千。

  狱岛这边,日常狱事及役使囚犯劳作由书办长孙庚负责,武卒监备由杨释负责,新编武卒及武卫及战船操训由赵虎、周普负责;河口落户流民及劳工管理由曹子昂、林景中、钱小五等人负责,邀东阳乡党来河口共建由赵勤民、林梦得照应、奔走,三桅千石船及诸船工、水手的操训由大小鳅爷负责;河口这边的戒备力量薄弱,所以一直用密探暗哨监防,由乌鸦爷吴齐负责。

  这诸多人中,杨释、赵勤民算是顾悟尘的亲信,林缚并没有资格将赵勤民收为己用,河口的情形也让顾悟尘相当满意。

  老工官葛福及竹作匠赵醉鬼儿以及葛司虞、赵舒翰、武延清等人实际上弥补了河口建设以及狱岛役囚劳作等诸多技术上不足。

  第一批招揽来募工流民的青壮也差不多拆分干净了,四十名武卫,车战船桨手四十余人,由大小鳅爷带着去龙江船场操训的船工、水手六十余人,集云社的伙计、杂役四十余人,流民惨案中致残的一些人也都安置打更、值守角楼哨钟与***以及看守围拢屋的大门,当然也有极少数的懒散或品性不可靠的流民给无情的驱逐出去。

  东阳府紧挨着江宁,东阳人到农闲时也会大量的涌入江宁来当力工、脚夫,或到东阳乡党所办的作坊里寻工做。由于有东阳乡党的担保,这些东阳子弟能与滞留在北岸的流民区别开来得以渡江来。

  林缚为避免河口这边给江宁地方上别有用心的势力渗透进来,自然尽可能使用由东阳乡党担保的本乡人。林梦得发生很重要的作用,河口这边的大多数劳工都是他动用林记货栈名下的商货船从石梁河沿岸招募而来。

  河口这边邀东阳乡党共建,东阳乡党自然也习惯用本乡子弟做工。虽说由于流民的涌入,江宁城郊力价甚贱,但是出于乡土情义,无论是集云社,还是其他东阳乡党雇佣,给本乡子弟的力价总要比当地力价高两三成,使其能在江宁混上温饱还有节余寄回家补贴家用。也正是这样的乡土情义,也使得乡党及本乡子弟能在异地牢牢的抱成团,结成势力。

  三桅千石船要在龙江湖里操训半个月之久,之后还要到草天荡里操训以便在更大的风浪操使如臂,毕竟出海遇到了风浪可不会再给你操训的时间。

  三月下旬,在梅子雨季到来之前,林缚又发三艘乌蓬货船,将数百石米粮、种子、布匹、药材、铁器等物以及一千两银子运往长山岛。运银子过去,也方便长山岛那边就近潜入松江与崇州等县换些紧缺物资回去,不至于眼巴巴的都指望这边运去。私藏的精良兵甲没有急着运去,说到底林缚还担心在扬子江里遇到官匪黑心劫船,乌蓬货船才三五人押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林缚许押运之人在江面、海上若遇到劫匪逃无可逃之时可以弃船逃生。米粮、铁器、药材、布匹甚至银子都没有什么值得珍惜,都是易得之物,给人劫走就劫走,细鳞甲、精钢陌刀头等精良兵甲都是有银子也买不到好东西,还是要等千石船能驶入扬子江、备齐武卫之后再送往长山岛去稳妥些。

  林景中看着荒滩这边三五日就用木桩围出一大一小两座临时驻营,营地间还有整平出来的操练场地,四艘车船给拖到浅滩上,心里想什么事情到了林缚手里还真不难。

  “杨朴将顾嗣明送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林景中问林缚。

  “让他给赵勤民添麻烦去,他要敢在河口这边不受规矩,你再来告诉我。”林缚说道。

  顾嗣明是顾悟尘堂兄之子,随顾悟尘到江宁来,顾悟尘也不能让他整日在城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顾天桥给集云社打理茶货铺子甚是勤勉,年节后还将妻子与幼子接到江宁来定居,顾悟尘便让杨朴将顾嗣明送到河口,要林缚安排他做一份工。

  顾悟尘将人送来,林缚自然要将人收下来,集云社与狱岛这边也自然不会让顾嗣明插手,只有丢给赵勤民了。

  ********

  到三月底,给众人议论了近半年时间的东南人事调动终于等到一锤定音。

  去年陈塘驿惨败之后才获得上位的兵部侍郎岳知秋也是楚党中人,其在陈塘驿惨败之后亲自赴燕山防线监军督战,在稳定北方防线发挥重要作用,也是楚党获得今上信任并重用的中坚力量,此次再获重任,被今上委为使臣,出督东闽,提辖民政、军备、监察诸事,成为东闽郡新的总督。

  按理说,岳知秋对北方防务更熟悉,若要重用他,使他提辖总督燕蓟防区更合情理,林缚与顾悟尘一席话知道其中的微妙。这一切都出自于楚党内部的安排,燕山防线此时仍社稷之重,勋贵老臣老将集中了太多,岳知秋资历尚浅,督燕蓟防务难以驾御。再说燕山局势即使得东南精锐补充,也特别艰难,岳知秋在燕山防线若获败绩,会使楚党在朝中好不容易攒得的优势溃于一穴。与其顾忌重重,还不如让岳冷秋到东闽积累资望。

  林缚颇感无言,王朝风雨飘摇之际,楚党内部仍以一派权势为当务之急,暂时稳定下来的燕蓟防区看上去依旧是危机重重、争权夺势情况严重。

  原东闽总督李卓也是殊获尊荣,加太子少师、江宁兵部尚书衔出任江宁守备,原江宁守备秦城伯依惯例武勋加一级待李卓赴江宁就任后调归燕京备选。

  三月下旬以至四月上旬,江宁城恢复难得的平静,似乎各家都在摒住呼吸等待李卓来江宁赴任一般,谁都不敢在这当儿惹事生非,成为李卓赴任江宁时烧的第一把火。

  这些天来,林缚将河口大量的赎罪铜钱兑换成官银给陈/元亮、张玉伯送去,反而集云社这边需要大量的铜钱结算工钱,将近三万斤铜钱堆积在仓库里,每日结算工钱就有数以百斤计的铜钱散出去。

  竹堂、第二座围拢屋在加紧搭建,将近尾声,第三、第四座围拢屋也开始筑外墙。篱墙南门接东华门官道的车马便道迅速动手修筑起来,挖排水沟,将挖出的土夯实到路基上,铺石炭渣,募集大量的劳工,只要有大量的银子撒下去,江宁城郊物资丰富,从东华门官道往北,十步宽的车马便道每日能推进一百步远。林缚嫌速度不够快,雨季很快就要来临,淫雨菲菲的梅雨季节里筑路速度会大打折扣,便从河口篱门往南以及车马便道的中间往南北同时开工铺路。

  筑路银子分别由江宁府、秣陵县、狱岛以及河口商户四家分担,王学善、陈/元亮都非常干脆的将首批五百两银子送来,东阳乡党即使有一些还没有确定最后要将银子投到河口来,也都陆续认捐了五百两银,狱岛所出的五百两银子自然由集云社这边先垫着。

  这大半个月来,江宁城的风波差不多完全平息下来,东城尉蛊惑市井儿冲击河口的风波中最终以首罪犯给关押进江岛大牢的三十二人也陆陆续续的放出二十余人,到四月上旬还有九人给关押在狱岛大牢里。

  这些首罪犯,林缚每日都好酒好肉招待,只是大牢里给这些首罪犯提供的酒肉都不是无偿的,每放走一人,狱岛应承担的筑路银子就要他们认捐一份,折算下来,狱岛所供应的酒肉价格也就比藩楼贵一倍而已,比起城中大狱的风格,已经是收敛许多了,毕竟大头要留给顾悟尘敲诈。但是这边一点竹杠都不敲,也未免太守规矩了。林缚还特意吩咐长孙庚亲自负责这事,其他狱吏在清狱之后当真是非常的守规矩。调东阳府云骑副尉柳西林到江宁担任东城校尉的调令在三月底由江宁守备将军府、江宁府以及江东按察使司三司联合签署发出,但是柳西林要待东阳府事毕之后才能到江宁来赴任。

  四月十二日,在龙江湖操训近二十天的大小鳅爷与六十名船工水手终于在龙江船场工匠的协助下,将那艘三桅千石船从龙江湖移到河口来。

  由于千石船的主桅高达十丈,而横跨金川河连接东华门官道的九瓮桥主桥洞此季节水面抬高才六丈,在诸多工匠与船工、水手的操作下,硬生生的花了两个时辰压舱并倾斜着从九瓮桥主桥洞通过;沿岸数千民众都聚集过来将此当成一场难得的盛事围观。

  林缚到九瓮桥来,骑马在河堤上观看千石船通过桥洞。船通过桥洞之后,在九瓮桥渡口临时停泊,林缚请赵舒翰、葛司虞、葛福、武延清、赵勤民、林梦得、顾嗣元等人登上集云社旗下的第一艘大型商货帆船,以观盛事。

  大小鳅爷指挥着船工、水手迅速升帆,东南风正盛,借着风力往朝天荡快速驶去。

  “这船好快……”赵勤民看着两岸迅速往后退去,又比照河堤上行进的马车,也觉得此船在金川河道里航行甚捷。

  “……”林缚笑了起来,这艘千石船三桅高度都在八丈以上,共挂十五面帆,船体也修长,操作要比普通的中大型帆船复杂得多,但是高桅与复式帆结构,使得此船在航速上要远远超过普通帆船。这种快速帆船在海上张帆借风力,甚至曾创造昼夜航行五六百里的记录,集云社花三千余两银子当真不是白费。要不是龙江船场将船砸在手里求脱手,换作往日漕路兴盛起,这艘船五千两银子都未必能买到。林缚又一气将龙江船场另两艘同型快速帆船预定下来,还象征性的加了五百两银的船款,给龙江船场主事官私送了许多好处,林缚自然也不会跟赵勤民吹嘘此船在海上航行的优势将更明显,只笑道,“转输货物,唯恐行缓。若一年转输货物一次,得利三成,多转输一次,则获得倍增……我这人一心钻钱眼里,当真是有辱读书人的清誉。”

  “林大人真是谦虚。”赵勤民笑着说道,心想林缚来江宁后嚣张跋扈,狱官狱吏又历来是给士子儒生所鄙视的职位,再加上林缚在江宁又极致推崇被主流轻贱的杂学匠术,使他在士子儒生中的名望的确算不上好。

  这些却都不妨碍林缚在江宁混得风声水起,虽然给清流所不屑,但是江宁城内外的势家豪族大概已经没有有人再无视林缚吧,顾悟尘对他也是信任有加。

  林缚当然也对得起顾悟尘对他的信任,短时间内帮顾悟尘开创新局面并在江宁站稳脚跟不说,冲击河口而给拘押的三十多名首罪犯已经陆续给释放出二十余人。赵勤民虽然不知道顾悟尘到底从中捞到多少银子,但晓得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总之顾悟尘这些天又两次来河口巡视,都十分的开心、笑逐颜开,都会手揽林缚的肩膀以示亲热与关系非凡。

  远处的锣鼓敲响,迎接千石船入港,顾悟尘虽说没有亲自过来,数十名东阳乡党都赶来河口祝贺,都在江岸上遥观等候。

  河口这边将拦水的堤坝扒开,动用数万工时的深水航道已然掘成,可使千石大船能够直接靠泊江岸,不用担心给搁浅在江滩上。虽说江岸码头的石阶平台开凿还要费些时日,但是利用索道以及修筑在江崖石壁上的临时栈道,已经可以往停泊靠岸的船只上装卸货了。

  再说这艘千石船还要在朝天荡里操训一段时日才会正式启用。

  赵勤民眯眼看着林缚,林缚答应将邀东阳乡党共建河口之事让他负责,也当真说话算数,不另派人牵制他。顾悟尘将顾嗣明送来河口,林缚虽与顾嗣明有旧隙,却不阻挠他参与河口事务。

  共建河口除了将来可期的大利之外,也有助于凝聚乡党势力,顾悟尘在江宁立足,的确最需要这些。有林梦得牵头,叶楷、肖密等在江宁经商的东阳乡党响应也积极,除了车马便道的五百银捐银,从江岸码头堆栈出来与河堤码头相接的店铺街要用麻石铺砌以及店铺头跟车马便道相接的草市也用麻石铺地、搭青瓦檐遮棚,为此东阳乡党共认捐了近四千两银子。当然,长街两边可建店铺的用地也都按捐银分给各家,草市建成之后由各家共管,折算三十六股银股,集云社占四股、顾家占四股、陈/元亮、张玉伯各占两股,其他二十四股由各家分占。

  此间除了江岸码头泊位建成可停泊大型船只外,也利用河口开阔的水域及滩地建了河堤码头可停泊较多的中小型客货船,又有车马便道与东华门官道相接。要是不考虑草天荡的匪情,确实是一处极佳的水陆码头,从朝天驿到江宁城的渡船就不需要在六十余里外的栖霞渡口或者饶到城南的龙藏浦三汊河口停靠,毕竟最近的九瓮桥渡口太小,只能容留官船停泊,曲阳镇的码头又太局限于内陆,受河道与横跨河道诸桥梁的限制,千石载量以上的中大型帆船都不进去。

  赵勤民在河口的这段时间真真切切的领略到林缚身上所体现出来的经世致用之才,当真是顾悟尘到江宁后的强助,林缚表现也很知分寸、很知进退,除诸多事外,没有奢望尽占河口之利便是明例,但是赵勤民也有异常疑惑之处:集云社到底暗藏了多少财力?

  河口这边的前期奠基包括江岸、河堤码头的修筑、围拢屋及竹堂的建造以及招揽安置流民等等几乎都是由集云社供给,直到四月上旬之后,河口营造资金才转变成主要从东阳乡党中筹集,赵勤民估算集云社前期投入不下六七千两银。

  虽说在清狱之后,狱岛武卒与差役大量空缺,林缚治狱岛可以吃空额,赵勤民也看不到狱岛的细账,但是顾悟尘两次过来检视,他都有机会陪同上狱岛实地看一看,实地看过就知道那点缺额空饷远远弥补不了林缚前期对狱岛的投入。

  逃监求刑事件也由按察使司具文上呈刑部请功,林缚也因此在吏司春季政绩考核中评得优等,论功绩散阶授正九品儒林郎。

  本朝授受官职,除之前所当任的职事官职之外,散阶也是重要依据,除非有特诣拔擢,不然就要走论阶定品的规矩。跟后世股级、科级、处级的规矩大体类似,要想委托一个县长,最大限度也要挑选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来提拔,要是科级干部一下子当上县长,要说背后没有超级大佬级的人物撑腰当真是鬼都不信。

  虽说职事不变,但对于举子出身的林缚,入仕半载就获授正九品散阶,已经是极难得的殊荣。

  林缚对这些倒不在意,赵勤民也能从逃监求刑事件大略判断出林缚非但从囚粮里克扣银钱,还额外有所加给。此外岛上吏卒伙食、待遇皆佳,亦非宣抚使司所拨工食钱足以支度,额外所缺,都要林缚私囊拨付。

  三数月来,狱岛上开垦荒地四五百亩、建圈棚百十间、添置渔具若干、织具纺车若干、冶炉数座、舟船若干、高墙外新建库房两座、添置仔猪羊牛两百余头、滩养禽数万羽。这些都要有大量的银子撒出去,仅四艘飞车战船添置银就高达一千六百两,除武卒外,还要额外配四十四名桨手。

  江宁城中,除勋贵与官户以及官定贱籍之外,普通城郭户共分十等,这里分等的主要依据是家产,也是大越朝商贾高于前朝的一个具体表现。家产在三十万钱就可以列入上等户,就算在繁荣如锦的江宁城里,家财千万就可算是豪富。

  赵勤民敢肯定林缚这数月往河口、狱岛所投净钱绝对在千万钱之上,此时又添置三千两银一艘的大型帆船,而且一次添置三艘。除了脚下这艘之外,还有两艘同样规格的大帆船正在龙江船场的坞港里建造,赵勤民当真无法猜到集云社究竟隐藏了多少财力。

  都说林缚是林族的弃子,得罪了本家才给逐到江宁,赵勤民却实严胂笫登槿绱恕5遣还茉趺此担指康地位与陈/元亮、张玉伯等人相当,虽说给看成顾悟尘一系,是顾悟尘依仗的亲信,但跟杨朴、杨释这些扈从、家仆不同,林缚在依附顾悟尘的同时,并不妨碍他扩充自己的势力。

  林缚不知道赵勤民在想什么,他考虑过在河口如此大规模的撒银子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加上购船款,数月来所得的三万两千余两银子已经撒出大半,账上还剩下不到一万两银子。怀疑倒不怕,引起别人的觊觎才比较麻烦,匪寇上门还是小事情,要没有势力,给官府构陷下狱也是常有的事。但是只要顾悟尘还坐在江东按察副使的位子,林缚就不用担心有人会明里对集云社下手。至于顾家,且不说顾悟尘还是念情谊之人,除了集云社许给顾家每年一千两银的银股钱外,此次东城尉与市井儿冲击河口事件中,顾家所得就不止三万两银,再说河口的地利,林缚也让给顾家掌握。至于顾家能不能控制好赵勤民、顾嗣明,就不是林缚所能考虑的事情了。

  在将河口建设重任转移给东阳乡党共建之后,集云社花在基建上的银子就明显减少,但是在新编武卒与武卫训练上的开销以及募工及军户流民的安置费用大幅提高。

  虽说集云社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行商,进入四月之后,顾家今年所产的新茶也才小批量运抵江宁行销,但是狱岛上十张大纺车昼夜可出纱三百余斤,足抵江宁城中一百四五十家纺纱户所出,月积盈余可达二十万钱,已经超过前任司狱强迫女囚到曲阳镇妓馆卖身获利。狱岛囚使下水渔船增至六艘,加上江滩浅水捕获,除供应狱岛与河口所需外,每日还能有近三百斤腌鲜鱼剩余出售给鱼贩子;只是此时腌鱼所需咸盐都是从官定盐商那边购买,腌鱼得利甚至不及鲜鱼,但是此时要为日后在腌鱼中大量使用私盐铺底。狱中铁作坊基本上已经能满足狱岛上的铁器工具消耗,还能供应河口。最早种下的蔬菜也开始出产,能供应狱岛跟河口。

  最初招揽的募工流民青壮都分拆各处,河口用工也逐渐以东阳本乡子弟为主,但是尚余百余青壮年妇女以及后来新编军户又有近两百家属要安置。这边自然提供不了足够的土地给他们耕种,但是也不能白白供养他们,林缚使集云社在河口筹建织纺工场,在工场建成之前,先购置大量的普通纺车发到各家,由集云社统一供棉到各家纺纱再由集云社集中出售给江宁城各织纺作坊。

  集云社此时虽说还入不敷出,但是渡过耗银最巨的铺底期,而且支度缺口也每日以可见的速度在缩小。要是赵勤民真能看到狱岛的细账,他此时的惊讶还要再增加几成。

  都说“以权谋财、以财谋势”,在林缚看来,花出的银子才是银子,保证集云社的收支平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林缚想起上次回城里听顾悟尘说秦城伯私下将这三年在江宁收刮的银锭子都熔筹成千两重一只的大银球以防盗窃,林缚也只能深深的叹一口气,心里猜测:秦城伯离开江宁北上会带走几百只大银球?

  大帆船抵达河口,河堤码头上锣鼓手越发的出力,将锣鼓敲得震天响,大小鳅爷指挥着手下操纵帆船出河口往西逆流折向驶入江岸码头的深水航道进入泊位。

  林缚站在船头甲板上,远远看着东边有一艘轻舟顺水而下,轻舟上站着几人正对狱岛指指点点,帆船驶出河口来,也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回头看过来。

  这几人都是长衫冠巾打扮,没有什么出奇的,但是这艘轻舟两侧还有两艘快桨船,船上各井然有序的坐着十数名汉子,观其坐姿都是百里挑一的健锐。

  林缚心里好奇:这几个文士是谁,秦城伯贴身的那几十个随扈精骑都没有数十护卫健锐精气神足啊?只是隔得远,也看不清他们的细貌。

  春水浅翠,细浪如玉,轻舟随波逐流。

  浙西名士高宗庭一袭青衫站在轻舟船首,看向河口方向,河口那边集云社旗下的第一艘千石载量的帆船正破浪而出,林缚与众人站在船头领略这乘风破浪的快感,高宗庭收回目光,跟前侧一位中年文士说道:“督帅,那人便是这数月来在江宁城里攒足声望的东阳举子林缚!”

  “我前日在西溪与陈西言说话,陈西言称其猪倌狂士耳……”中年文士白脸短须,年近五旬,鬓发却染霜白,他看着河口方向脸带笑容。

  “这倒是有典故的,这岛上清狱之后,顾悟尘三次登岛检视,林缚都要跟顾悟尘说养猪事、看圈棚,这些事便从按察使司属吏嘴里传出来,说东阳举子不事书文,尤擅养猪、捕鱼及挖鸟粪,士子清流皆视为笑谈。再说他人到江宁后,先与藩家交恶,东城市井儿皆恨之入骨,当然无好话相传,西溪又好虚名,陈西言嘴里当真对他没有好话可说……”高宗庭笑道。

  “挖鸟粪?”中年文士疑惑的问道,“没有听说过这事,挖鸟粪是为哪般?”

  “狱岛上的事情还真难打听,但也难不倒有心人,”高宗庭笑道,“挖鸟粪是为积肥,狱岛在建监房之前,曾为鸟岛,虽说此时江鸥减少,但是丛林间积存大量的鸟粪。狱岛开垦菜园时,掺鸟粪土翻种,自然要役使人手去挖鸟粪——陈西言对东阳举子虽说不屑,我倒觉得猪倌狂士当真合此子的称谓。旁人只当狱岛养猪是为肉食,但狱岛上养猪圈棚内铺垫干草沤粪,这是狱岛上除鸟粪土之外菜园另一个重要肥源。此沤肥法,我在邵武时见到有农家采用,颇为有效。养猪真是不能厌其脏,圈不洁,猪亦不瘦,一头猪养成待宰沤粪得肥足施一亩地,除得肉食外,地增产两石余,乡人效仿得利也多,然邵武征猪税后,此法便废,我也未曾听其他地方用此法养猪沤肥……狱岛积肥也实有成效,林缚年节后才上狱岛,清狱之后,才握有实权,才过去两月有余,狱岛已有蔬菜供应河口,土肥兼精耕,蔬菜上市竟然要比江宁城郊的老农都要早。”

  “我倒有个疑问,”中年文士问道,“我观狱岛实际可开垦荒地也就千余亩可辟为菜园,挖鸟粪积肥或养猪沤肥,取一策就足以,宗庭,你说这个东阳举子为何要两策并举,实际上两策并举对节约人力不利啊?再说狱中设织纺作坊、设冶炉治铁、设木作坊等多事并举,要是仅仅以役使囚力,又太繁杂了……”又问身边青年文士,“你觉得呢?”

  “……”青年文士眉头微微一蹙,说道,“怕是狱岛容不下其志吧……”

  “东阳举子其志当真不是一座狱岛能装下,与其说是治狱岛,不如说狱岛是其践行其志之试验地。我想他在河口欲兴杂学匠术,虽说以他举子身份有些狂妄,当真也不能算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之徒,”高宗庭说道,“然而在士子清流眼里,杂学匠术皆轻贱之事,陈西言自诩当世大儒,看不惯东阳举子也是当然。”

  “真是少见你夸奖别人,”中年文士跟高宗庭笑道,他对高宗庭的回答颇为满意,又问身旁青年文士,“董文袋子你觉得如何?”

  “当真不是怕你听了不乐意,若论经世致用之才,天下人也不是无人能跟董府尊你比肩,东阳举子便是一例。”高宗庭抢着朝那青年文士笑道。

  那青年文士正是维扬府知府董原,中年文士则是有东南督帅之称的原东闽总督李卓。虽说他人尊称董原为董府尊,李卓还是拿董原在军中的绰号称呼他。

  兵部侍郎岳知秋三月底到东闽后,李卓迅速与他交接东闽总督事务,此时算是他赴江宁就任途中。他的车驾护队还刚出仙霞岭缓缓而行,他只带了几名随扈便衣轻骑先赶到了江宁,住在高宗庭隐居的草庵里。此时江宁知道他已经抵达的才两三人,高宗庭这半年来一直隐居在江宁城外替李卓观望江宁形势,董原也在李卓抵达江宁后,带着随扈秘密来江宁与他见面,两侧快桨船上的护卫都是董原的随扈。

  董原笑道:“在督帅面前,我尚不至于如此狂妄无知。我在白沙县听过此人,其时当真没有出奇之处,他与江宁名姬苏湄同受东海寇之劫,细辩卷宗,他与苏湄得救似另有隐情……”

  “东海寇为才色之美奇袭维扬府,是说书人才想得出的段子,背后自然是另有隐情,但是旁人也难知晓……”高宗庭说道,当初东海寇袭白沙县劫人时,他与董原都在白沙县,后来也是他建议董原将白沙县劫案推到洞庭水匪头上,“西溪品江宁人物,猪馆狂士列末等,要是以我的心思,猪馆狂士可列第一等。”

  “可惜是楚党中人啊。”董原叹息道。

  “为社稷计,又值危难之时,当摒弃前嫌,放弃门户之见。”李卓肃容说道。

  “督帅与人摒弃前嫌,就怕旁人不与督师摒弃前嫌啊,”董原轻叹道,“这世间事要是无愧于心就能迎刃而解,就简单多了;陈相在中枢岌岌可危,楚党会容陈相缓一口气否?”

  李卓也是轻叹一声,不会奢望在这事上说服董原。

  这轻舟继续顺水而下,抵达高宗庭隐居庐房外的江滩,李卓与高宗庭还有四名随扈上岸去,董原不再滞留,他是私来江宁与李卓秘会,不能任性在外停留,当下就乘轻舟沿流而下,往维扬而去。江宁与维扬两府紧挨,江北岸古棠县过去便是维扬府的白沙县。

  李卓站在江堤荒草之间,望着滚滚东逝的江水,几点孤帆缀于春江绿水之上,天高云清,北岸望去一马平川,偶有几座孤丘,也衬不出大地的起伏来,回头跟高宗庭说道:“董文袋子刚才说到东海寇,我担心东海寇不只是芥藓之疾啊。”

  “关键还是看北线啊,北线若能将东胡人逐出蓟北,奢家也是芥藓之患。我真是不明白,朝廷为何不用督帅?”高宗庭愤慨说道,“当真不是明白在那些人的心里,社稷当真可以如此玩弄?陈西言也是偷机之徒。”

  “……”李卓望着江水许久,悠悠说道,“我们当尽人事。”又回头看向河口方向,跟高宗庭说道,“左右无聊,车驾护队还要三五日才到江宁来,或许我们可以去找东阳举子聊一聊,说不定要比董文袋子有趣一些。”

  “当真是说不定的事。”高宗庭笑道。

  林缚在白沙县里,也只远远见过高宗庭与董原,在河口时,他离董原等人所乘轻舟也远,无法看清楚脸,直到千石帆船给大小鳅爷指挥着驶入江岸码头,林缚还在想着轻舟船头那三个文士是谁。

  “都说此船好,行船甚便,顺江而下,昼夜能至崇州,是不是趁着天时未晚,在朝天荡里操练一番,让我开开眼界……”肖记典当行肖密看着林缚他们下船来,与众人凑上前来恭贺。

  “那就试练一番,”林缚爽快答应下来,又说道,“这艘船只需十六名船员操纵就行,其他的都先撤下来,再派十名武卫上去,这艘船就齐整了,操训也应有个操训的样子……”

  小鳅鱼葛存雄带着多余的船员也下了码头,给这艘船配备的十名武卫披甲执锐上船去,由大鳅爷葛存信与胡乔中等人率领着升起船帆往朝天荡里行去,就在广阔的水面上操训给站在码头上的众人看。

  船上这二十余人,皆是大小鳅爷从淮上领来江宁的抗捐渔户中的精锐,此外长山岛在朝天荡北岸流民中藏有二十余精锐,也将充当黑户藏到船上来。眼下除了常规操训外,还要全船员共同参与遭遇匪情、火情以及大风浪等各种实战应急演练。

  众人都夸船行甚速,有这么一艘船要是遇匪寇,不但船上武卫可以借船高的优势卸敌,船前底脊包了一圈黑铁,在宽阔的水面上甚至可以凭借船坚体庞撞击贼船,也可以升满帆借航速快的优势逃离。

  “林贤侄,可曾想过给这艘船取个讨吉利的名号?”正业堂财东叶楷笑问道。

  “叶财东在,还要请叶财东赐个名号……”林缚笑道。

  “我算哪根葱,要不请赵先生不吝相赐?”叶楷朝赵勤民拱手说道。

  顾悟尘也当真会用人,并不因赵勤民之前就是给王学善做幕僚就心生防备,河口事也放心用他,每回顾府有私宴,也要林缚将赵勤民护卫周全携去以示笼络,赵勤民之子赵晋伤脚还在治养,顾悟尘也时常惦记着让顾嗣明带来好药材过来。叶楷等乡党在河口造屋建铺,皆经赵勤民之手,自然也巴结他来。

  林缚也朝赵勤民笑道:“请赵先生赐个名号?”

  “那我就擅越了,若觉得不好,当真不要顾我的颜面直管说来,”赵勤民与码头上周遭众人拱了拱手,笑着说道,“东阳乡党齐聚河口,众志成诚以筹其业,此船便名‘东阳号’如何?”

  “好,好,”林缚笑道,“我也正有此意,过几日待操训熟了,此船首航便去东阳运新茶,取名‘东阳号’,可不只一处合其意,这两天就将字漆上去。”

  大家听林缚也满意,自然都随声附和。

  肖密讨好的说道:“东阳号在进港时,就觉得巍峨高耸,此时驶入江心,才真正觉得是巨无霸啊,林记货栈、庆丰行旗下也少见这种巨船,集云社一次就置办三艘,当真是好气魄啊!”

  林缚眯眼看着正张满帆往朝天荡水域中心驶去的东阳号帆船,东阳号未载货,仅船舷出水就有一丈三四尺高,船尾还有两层舱室,加顶层的木女墙,差不多有三丈高,三桅都张满帆,高达十丈,在周遭渔船、货客船的衬托下,的确显然身姿不凡,仿佛水中霸王。

  林缚淡淡一笑,在他的眼里,这样的帆船还是太小了。东阳号计算排水量才百余吨,载货千余石,不要说跟后世排水量数万吨、数十万吨的巨轮相比,就算龙江船场在以前也曾造过排水量高达两千余吨的八桅巨船。

  若是考虑水战,东阳号与狱岛四艘车战船编队,在朝天荡里即使不额外配备特殊的战具也不用怕小股的江匪。

  在江岸码头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东阳号操训,待天时将晚,林缚又在河口草堂宴请东阳乡党,才恭送众人回城去。

  随后几日,林缚要么在江岸上看着东阳号在朝天荡里操训,要么亲自登船看实训,第三日后,还有些迫不及待的尝试着使四艘车战船载满新编武卒在朝天荡里与东阳号编队操训。

  天色向晚,夕阳铺江,林缚使东阳号在朝天荡里继续操训,他换小舟从河堤码头上岸来,看见前些日轻舟船头三名文士的两人站在河堤码头上正看着朝天荡里的东阳号。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