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15章 借刀杀人

  大越朝兴科举取士两百余年,已经进入歧途,所选之士或许通习四书五经、诗文书画,也许不乏风流倜傥之辈,邀妓携友吟诗作赋以佐游兴是绰绰有余,却缺乏经世致用之才。当然也有真才实学之士,如李卓、沈戎、董原、高宗庭等人,顾悟尘也应算有能力、有才干之辈,但是这些人相比较大越朝整个庞大的官僚体系,就显得太稀少了。

  夏漕之策,林缚猜测李卓、高宗庭也有想到,但是不要看李卓权位更高,但是李卓要提出此策,反而不如他这个小小的九品儒林郎有用。李卓权势将最大限度的给限制在江宁守备军府,没有制约地方行政事务的权限;说到底,顾悟尘与楚党同僚是不会允许李卓给陈信伯输政绩的。相反的,林缚通过顾悟尘行夏漕之策,能顾全大局的李卓反而会暗中相助。

  林缚虽然不希望天下崩坏,但是他绝没有做中兴之臣的志向与兴趣,相势处世是他的大原则。要是大越朝还有挽回的余地,他也不妨做一回中兴之臣,要是大越朝注定要灭亡,他也不会为大越朝殉葬。献夏漕之策,主要是将赵勤民彻底打压下去,他这时候还离不开顾悟尘的信任,让顾悟尘的权势再往上走一步,对他在江东立足也是有所促进的;再一个虽然不能投到李卓门下,也想替他解忧一二,以报昨日之知遇。

  有张玉伯在,林缚与赵勤民夜里就能进出东华门,看着天色不早,就从顾府告辞。顾悟尘今夜得夏漕之策,窥得按察使之位有望,也凿实高兴,亲自送到林缚、张玉伯、赵勤民到前院坐车马。

  林缚牵过马,故作犹豫,不急着与赵勤民、张玉伯离开顾宅。

  坐在垂花厅门下相送的顾悟尘看到林缚迟疑,问道:“你还有话跟我说?”

  “不知当说不当说?”林缚说道。

  “什么事情,你还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的?”顾悟尘笑着问。

  “……”林缚走上垂花厅,示意张玉伯、赵勤民也过去,不想说话给护众听见,压着声音说道,“据我说所,陈西言仍曲家曲武阳的妻表兄……”

  “哦?”顾悟尘眉头陡然一骤,问道,“确是如此?”

  “赵先生在江宁居住时日长,应该知道一二……”林缚回头看向赵勤民。

  “陈西言与曲家确实有这关系,西溪学社也是受曲家资助,”赵勤民心想林缚心计真毒,他窥顾悟尘神色已然意动,便顺势说道,“曲家也非良善之辈,只是官府捉不住曲家的痛脚罢了,但总归有痛脚的……”

  张玉伯当真是老实一些,这时才听明白过来:林缚、赵勤民与顾悟尘竟是商议着要构陷曲家将陈西言牵涉进来,即使不奢望能彻底打倒陈西言,也要使陈西言离相位远一些。

  夏漕之策能为顾悟尘在江东立下大政绩,但是顾悟尘能否在江东站稳脚步的根本不是政绩斐然与否,而是要楚党能在中枢站稳脚跟,相位争夺才是根本。

  陈西言不单有争夺相位的实力,也有争夺相位的野心,也早就为争夺相位有所行动,且颇有成效。当今圣上亲点会试第三名的陈明辙为状元,绝非没有原因,至少当前看来当今圣上也有意用陈西言来平衡楚党的势力,春闱放榜只是试探口风。

  对于老百姓,皇帝高高在上,绝无人敢反抗,事实上这世间就没有绝对至高无上的权力。至少在立相的问题上,当今圣上就无法任着性子来。要是强行将陈西言推上相位,楚党与朝中其他派系即使未必敢集体罢工,但是暗中阻挠一二就足以使局势往更坏的方向发展,甚至可能使政令连皇城都出不了,更不用说将天下局势掌握在一人手中。

  当今圣上不敢骤然立陈西言为相,遂用陈明辙来试探朝野的反应,或者说为立陈西言为相做铺垫。

  楚党此时还无法有过激的反应,陈明辙虽说名列会试第三,但是殿试点为状元,并没有过分之处,但是楚党也不能没有反应,一旦朝野舆论的风标从“从圣上可能用陈西言为相”转为“用陈西言为相这个选择也不错”、“陈西言为相或许会比张协更能挽回大局”,届时楚党再要坚定反对皇上用陈西言为相就是少数派了。

  楚党必须在事成定局之前施加阻力,只要破坏掉陈西言出仕拜相的可能,自然就没有必要面临最后凶险一关了。

  “此事绝不可跟外人言,”顾悟尘严厉说道,“你们便当事未曾提起过……”

  林缚知道顾悟尘心动了,但是构陷曲家未易事,但是一旦偷鸡不成并且事情败露就是大祸,顾悟尘不可能不小心,也不可能不跟张协、汤浩信商量就用此策。

  林缚点点头,与赵勤民、张玉伯率随扈离开顾宅,又由张玉伯送过东华门。

  出了东华门,月清风微,林缚策马而行,也不跟赵勤民说话,看着路沟里草丛暗影,似有所思。赵勤民气势完全给林缚压住,心里只愁要如何修复与林缚的关系,当然不敢嫌林缚冷落了他。

  周普与诸护卫武卒散在周边,东华门关闭之后,二十余步宽的宽敞官道上冷冷清清,没有半个行人,细碎风声中杂着虫鸣。

  河口流民惨案之仇不可不报,林缚之前一直追查不到曲家在河口制造流民惨案的动机,此时看来很可能是陈西言在幕后所指使。

  对陈西言来说,他登上相位的最大障碍就是楚党领袖张协。

  顾悟尘是楚党领袖汤浩信的女婿,与张协师出同门,是张协将他迅速提拔到江东按察副使的官位上的,若是顾悟尘在江宁犯下大错,楚党悉数要担责,能使当今圣上降低对楚党信任程度,自然更不敢轻易用张协为相了。顾悟尘在石梁被刺,也极可能是陈西言在幕后指使。无论是制造流民惨案,还是在石梁县行刺顾悟尘,都能进一步激化顾悟尘与江宁地方势力的矛盾。要是因为顾悟尘的到来使得留京江宁的形势变得一团糟,不管错在谁,顾悟尘都是要担责的。形势也许恰恰如幕后之人所诱导的那般发展,东市之乱顾悟尘与王学善的关系恶化到极点,却是东城尉陈志蠢笨如狗,犯下大错,让林缚帮顾悟尘一下子抓住主动权。

  陈西言虽有大儒之名,却绝非善茬,林缚尤感受到朝中党争之祸烈过兵事,也烈过洪水旱А

  陈西言或许冤枉,曲家却不可不除,但绝不想顾悟尘知道长山岛事,所以不能直接指证曲家是流民惨案的幕后凶手,林缚只能迂回行用,向顾悟尘献“构陷曲家以牵连陈西言”之策来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就看顾悟尘与张协、汤浩信秘信商议后行不行此策了。

  抵达河口,赵勤民照例是回围拢屋去,随行武卒将马牵到圈棚去,林缚与周普往草堂方向走。走到院门前,刚要叩门,便听见犬吠声骤然响起,两条黑影从院子里带着风窜扑过来,林缚吓了一跳,随手将腰刀摘下来就要将两条恶犬打开。

  “不要杀狗……”院子里传来一声尖叫,就看着孙文珮从里面跑出来。

  林缚与周普一人抬一脚,将两条恶犬踢开,那两条恶犬却踢得嗷嗷直叫,然而在泥地里翻了滚没有畏惧又作势要窜扑过来,窜扑之前两条恶犬竟然有眼神交流同时保持一致的朝站得稍前的林缚一人合击扑来,却给这时候赶到孙文珮一脚一狗踢得呜呜直叫,才收住扑势躲到孙文珮之后,却虎视眈眈的盯着林缚与周普二人。

  “林大人,不要杀的卢跟豹子,它们不乱咬人……”孙文珮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应该先喝止两只恶狗不要咬人才是,”林缚开玩笑说道,又问孙文珮,“景中在草堂里做客?”

  “没有,”孙文珮虽然是河帮女儿,但是在林缚面前总是胆怯,自然林缚提林景中是开她跟林景中的玩笑,她还是不敢笑,言语简赅的将来意说道,“我姐让我告诉林大人,借居竹堂是不得已,她不想欠大人的债,三千钱不给大人您看在眼面,自然也还不了大人的债,但是河帮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让我送几条小狗过来。小狗已经交给小蛮与月儿姐了……文珮说完了,文珮先告退了。”孙文珮跟躲鬼似的,弯腰下来,牵过两只过膝高黑犬的颈间皮圈往竹堂南舍走去。

  “我有这么吓人?”林缚笑着问周普。

  “……”周普笑了笑,眼睛又看向孙文珮牵着两条黑犬,说道,“这两只黑山犬不错,倒没想到西河会会有黑山犬,不知道有没有给乌鸦看在眼里……”

  “乌鸦爷喜欢吃狗肉?”林缚笑着问,他也看出这两只狗不错,给他与周普各踢一脚还不减凶势,体型也大,智力也不多,也能驯养,看来是良种。后世军警多用国外犬种,林缚对土狗倒不熟悉,但是知道自古就有养狗的传统,心想这狗原来叫黑山犬。

  “莫要在背后编排我,狗能警哨跟传讯,我们做探子的,怎么会吃狗肉,”乌鸦从门外一棵古桑上悄然滑下,说道,“西河会的那女伢子送来六条狗崽子,能不能都给我?”

  当朝兵圣苏晋元在《武学七经注》里就有“凡行军下营,四面设犬铺,以犬守之,敌来则犬吠,使营中有报警备”之类的注疏,军中也有养战犬的传统。林缚也曾考虑在狱岛养犬分担武卒的监巡警戒工作,但是他以前在江宁看到的多为血统混杂的土狗,这种狗也就普通人家养了看宅,当不了警戒犬跟战犬,没想到孙文婉这女子真是不简单,知道堪当警戒犬与战犬的狗种对河口与狱岛来说,要远远比三五千钱要值钱得多,当真是要这边划清界线,不占这边的便宜。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