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17章 茶盗

  林缚原先不急着回上林里运新茶,但是顾悟尘要他协助夏漕之事,在顾悟尘与王学善谈妥条件后江宁府的夏漕就正式运转起来,其他诸府也会闻风而动,他就很难再脱身离开江宁了,只能抓紧时间先回一趟上林里,也只需要耽搁五六天时间,耽误不了这边的事情。

  除了东阳号千石船外,运新茶尚需十艘二百石载量的乌蓬漕船,西河会有近一百艘漕船空着接不到活,十艘船几乎是随时都能抽调出来。林缚希望西河会能多派些人手,顾家这是近十年来首次绕过石梁县其他茶商直接通过集云社将新茶运抵江宁贩卖,未必每家都把集云社放在眼里,要防止他们暗中捣鬼动手脚。总之西河会派船派人,集云社都以人头与船分开来支付佣金,先支付了一半的银子给西河会。

  西河会只用了两天时间,就照这边的要求将油纸布、隔板、防潮用的生石灰等物资准备齐当。所选的十艘船也是西河会最好的乌蓬漕船,毕竟一船新茶价值数千两银,不要说浸水了,就是受潮的茶质就会大打折扣。这趟对西河会来说不算什么大买卖,一方面货物受损,西河会要承担物损,另一方面西河会也有意巴结林缚,更是不敢马虎,孙敬堂亲自带队跟林缚回上林里。

  四月二十日这一天,江宁已经进入淫雨菲菲的梅雨季节,朝天荡给笼罩在濛濛细雨中,虽说河口建屋筑路之事大受延误,但不妨碍扬帆北上。

  远处水雾霭然,赶上这一日东南风盛,林缚换了青衫便袍披着雨蓑,与孙敬堂站在东阳号甲板上,看着大鳅爷指挥着船工水手升帆转舵,辩着风势,调整船帆的方位,朝石梁河汇入朝天荡的河汊子口航行而去。

  西河会的十艘乌蓬漕船都拿缆绳系在东阳号之后,未扬帆之时就感受着东阳号扬帆之后传来强劲的拖拽之力。孙敬堂到走东阳号的尾舱甲板上,看着麻编缆绳绷得紧紧的以及船下水给破开翻出巨大的白浪,估算着船队行速,只要风向、风速不变,差不多入夜之前就能进入石梁县境内,在石梁县南的野人渡停泊休息一夜,次日午后就能抵达上林里。

  孙敬堂心里暗暗感叹,如此坚实快帆大船还真是让人羡慕,但也只是羡慕而已,千石大船装满米粮吃水深,指不定在漕河水道哪一段淤积处就隔浅通不过去;这种坚船也能抗近海风浪,走海路运粮更加迅捷,但是仅三五艘船就结队走海路又太凶险了,随时都可能给海寇劫堵。孙敬堂暗叹道:此时局下,如此大船实芽坝冒。芸闯隽指坎荚诖系防卫战力绝对不仅仅是表面上那十名披甲执锐的武卫,但是私养更多的武人,需要更雄厚的财力,像江宁等人各家乡豪养私兵,每年在每个私兵身上的投入不少于二十两银子,在众多会众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西河会可没有这个多余的财力。

  林缚此次让周普留在狱岛训练新编武卒与武卫,让赵虎随他回上林里去,也顺便让赵虎回家与下林里的郭家女儿将亲给结了,顾天桥作为茶货铺子掌拒,又是顾家子弟,自然也跟着回上林里去,此外就是大鳅爷葛存信率领十名武卫以及实作为精锐战力隐藏在船上的十六名船工、水手以及作为黑户船工轻易不下船的二十名长山岛众。

  林缚要求西河会多派出些人手,陈敬堂率领的西河会众也有一百余人。

  从金川河口到上林里才三百多里水路,这种短途货运,十一艘船,有一百五十六人随船,也堪称人多势众了。

  东阳号上十名武卫都光明正大的披甲执锐,另外还暗藏四十余副兵甲以备遇寇时全员御敌,已经能称得上一支小股精锐了。河帮势力都给勒令严禁私携兵器,这些河帮势力也没有多余的财力置办精良兵甲、训练会众,但是河帮也不是特别老实的主,船上都备有竹枪、竹矛,腰刀、猎弓以及自制的蒙皮盾牌等物也不少,毕竟是跑江湖,自幼精习武艺的会众也不在少数。至少凭借西河会自备的武力,应付小股的流寇水贼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当初白沙县劫案发生时,西河会的近二十名船工最终都不能御敌给屠杀了个干净,却是没有一人先跳水逃生。这也是林缚与苏湄对西河会有所愧疚的地方。

  东阳境内也是淫雨菲菲,不耽搁航行,入夜前抵达石梁县南境的野人渡。

  野人渡往东有大道直通维扬府城,算是石梁河上一处较紧要的隘口,设有税司,有税吏、税丁驻守,也有雍扬府派驻的哨卡,有哨家、哨丁驻守,岸上也有酒家、茶肆、客栈,虽说都建筑简陋,但能供过夜的商旅落脚。

  船停在渡口,孙敬堂过来邀林缚上岸到渡口找酒家吃酒,林缚不便推脱,与赵虎、顾天桥带着几名护卫上岸去,渡口上去的堆栈给人踩得泥泞不堪,看着对面的酒家在昏暗的雨幕中已经亮了灯,却找不到一条好路趟过去。

  “要不是这样,我去跟酒家说,让酒家将酒菜烧好送上船来?”孙敬堂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林缚也不是矫情之人,踩着泥泞水坑朝酒家走去。

  酒家是座土墙院子,院子里西头的圈棚子里系着十几头骡马,挤挤挨挨的在石槽里争食吃,嘶鸣声不已,酒家窗户纸给连日来的雨打破,店家还没有来得及蒙新纸,可以看见屋里隐隐绰绰的人影,客人倒是不少。

  林缚他们走进去,加上护卫一共八人,除了顾天桥,其他七人腰间系刀,四名护卫甚至在便衣下还穿了厚甲,他们从门口走进来,自然引起店里客人的注目。

  林缚走进门,站在门口往里扫了两眼,这酒家外面看起来破落,厅倒不小,放着七八张桌子,几支大烛在角落里点亮着,哔哔剥剥的响,有松脂香味传出来。溜滑得发黑的枣木大酒柜横在左手边,一个削瘦的中年汉子四月天还戴着毡帽,站在酒柜后,看见林缚他们走进来,没走出来招呼,只是摊摊手,示意已经没座位,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想跟别人拼桌都不可能。

  “林兄……”

  听着有人唤自己,林缚望过去,却见柳西林与三名汉子坐在角落里给厅中间的木柱子挡住,那三名汉子中有两人林缚也认识,是去年柳西林率领着护送顾悟尘去江宁赴宁的那队骑兵中的两名小校,没想到野人渡能遇到故人,林缚高兴的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去江宁?”

  “对,东阳诸多事情耽搁了,前天收拾停当才动身,就怕给顾大人责骂,”柳西林说道,“你们这是去上林里?”

  “嗯,打算在野人渡停留一夜再上路,没想到遇到柳兄,”林缚说道,柳西林的调令三月底就签发了,但是东阳北部的洪泽浦渔户咸集,形势危急,柳西林也无法想抽身就抽身,不过就也拖了二十天,不算什么大事,林缚问柳西林,“洪泽浦的局势稳定下来了,渔户不闹事了?”

  林缚这么一说,隔壁两桌的汉子都警惕的招头看向林缚,又都很快低下头去各自吃喝。这些汉子虽然都粗布衣裳、庄稼汉子打扮,要是一两人还不是特别的引入注意,但是这么一大堆人,装束都大体相同,林缚想要不注意也难,东阳府的庄稼汉子什么时候能够来酒家大碗吃肉、大碗喝酒了?林缚心里诧异,心里想:他们跟洪泽浦的渔户有什么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地方的流寇潜过来?

  林缚眼神又扫过大厅一遍,这时候再看去,除了柳西林四人外,其他客人都不像普通的歇脚商旅,跟柳西林说道:“我们的船就停在渡口边,这边也坐不下我们这么多人,我看这样好了,我们买些酒菜回到船上去吃,今日好好的叙一叙旧情……”

  “行……”柳西林兴奋道,他给调去江宁担任东城尉,可以说是连升三级,终究对江宁的情势不熟悉,需要跟林缚好好的请教,虽然也不差这几天,但是初到江宁能少出些差错,能在路上遇到无疑是最好。

  孙敬堂那边立时吩咐酒家新买一桌丰盛的酒席送到渡口停靠的东阳号上,林缚与柳西林走了出来,这时候才问柳西林:“酒屋里那些人是什么来头,柳兄有无觉察?”

  “一席酒吃得很沉默,安安静静的,好像筹谋着什么大事,我跟酒家不经意打听过,这些人在渡口做买卖,没半点做买卖的样子,也不赶着往哪里去,已经守在这里三四天了,我们一时也看不出什么来历;我们只管吃酒歇脚,也无法理会他们,”柳西林说道,“要是潜过来的流寇,莫非石梁河上有什么大生意给他们做?”

  “茶盗?”孙敬堂下意识的问道,东阳产茶,每年新茶上市时,就有茶盗潜入东阳县内,事实上很多茶盗都是入不敷出的茶农所扮,往年东阳府四月之后境内的流寇也要较平时多许多。

  “这位是西河会的孙敬堂掌柜,”林缚给柳西林介绍孙敬堂,他说道,“除了新茶外,倒不是没有别的诱惑——秦西伯祖籍钟离(今凤阳),秦西伯卸任之后多半会走石梁河、洪泽浦回钟离光宗耀祖去……”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