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26章 水寨湖盗

  青阳岗方向烧起的烽火与其说是传递警讯,不如说是给潜伏在骆阳湖以及骆阳湖前方水域的洪泽浦水寨船只发起总攻信号,原先骆阳湖水面只有数盏渔火,眨眼工夫,潜伏在夜色里的两百多艘水寨船只逐次点燃火把,仿佛无数的星辰骤然在亮起来,将左右水域照得通明如昼。

  林缚站起尾舱甲板上,洪泽浦水寨当真没有想到骆阳湖里下手,现踪的水寨船只大半是在骆阳湖以北的水域里,只是警讯已发,他们不得不提前动手,北面的水寨船只一齐如箭似的往南划来。

  秦家船队与送行的船队也慌作一团,虽然他们这边也有近两千人,其中武力有一千二百余人(含东阳府马步兵三百人、上林里乡营三百人、武锋镖行的武卫两百人,秦家随扈武士四百人),警讯来得太突然,敌踪也现得太突然,而且骤然现踪的敌船多如蚁附,一时也辨不清在骆阳湖里到底聚集了多少湖贼,又是夜间遇袭,让他们如何不心慌?

  秦城伯所乘的楼船也是当机立断的调头回撤。

  前行升帆可借风力,原路回撤时,借不到风力就只能降下风帆撑篙或者划桨及摇橹而行。楼船载人、载物最多,为了能过洪泽浦,又特意选择不利于破浪但吃水浅的平底船,不能借助风力,回撤的速度极缓。林缚看着水寨船只的追击速度,估计楼船撤回到骆阳湖中央就会给水寨船只缠上,就看见秦家船队里有数艘船迎过去要将楼船保护在中间。

  沈戎与林庭立、梁左任等人还在换乘的小船上,没有回到护送的八艘快桨船。附近两艘装成渔船的水寨贼船,似乎认出沈戎与林庭立的身份,顾不得等主力赶来,势单力薄的就往沈戎换乘的那艘小船杀去。沈戎所换乘的那艘小船只有两名护卫,怎么也杀不过两艘贼船,林宗海一面指挥快桨船去救他们,那小船也一面往楼船方向逃去。

  护送的乡营八艘快桨船临时在上林渡雇佣了近百人充当桨手,林缚怀疑里面可能混有洪泽浦水寨的人,他在站在尾舱甲板上沉声下令:“起锚进湖!”

  他可不是要去救秦城伯,只是后面的河道已经给洪泽浦水寨这几日潜过去的大量船只封堵死,洪泽浦水寨甚至会用火船封锁河道阻止秦城伯逃跑,东阳号船体最大,领头冲围会格外的吸引火力,最佳的选择就是东阳号起锚驶进东阳湖,将湖口子让出来,给暂时还不知道后路给封住的秦家船队以及乡营快桨船先行回撤去冲击封堵水寨船只。

  “梦得叔,麻烦你去将乡勇那几个领头的给我叫来……”林缚一边跟林梦得说话,一边将官袍脱下,这次过来的人手多数给曹子昂、葛存信带走,这边加上赶回船的吴齐与手下探子,可用的人手总共也不到二十人,至少还要分十人去驾驶东阳号,护送时没有足够船舶暂时安置在东阳号上随行的乡勇有一百八十人,要是能将这一百八十人用好,林缚都有信心单独冲出重围去。吴齐一直都在监视着进入石梁河的水寨船只,虽说有四五十艘之多,但多是船小壁薄的扒河船,只要保证不给大量的湖盗杀上船,就算对方用火船封河,林缚也有把握冲过去。

  过了片刻,林梦得带了乡营四名头领上尾舱甲板来见林缚。

  林缚这时脱掉官袍,与周普都换上细鳞甲,眼睛盯着四名乡勇头领,说道:“情势之危紧,不用我多说,寿岩、青山、济远,我平时都视你们为手足,此时当同舟共济,彼此间也没有什么不信任的,这位是……”上林里乡营乡勇多为上林里子弟,四名乡勇头领,林缚就认识其中三人,赵青山与赵虎是远堂兄弟,林济远都是林族旁支子弟,跟林缚算是族兄弟,与林梦得的关系要更近一些,陈寿岩也是同村子弟,其中赵青山年龄最长,已经有三十岁,他们三人与之前的赵虎一样,都是上林里乡营值得依重的骨干,最后那人名叫李光,林缚也不是不认识,此人是林宗海提拔起来欲控制乡营的外乡人,此时他在乡营的地位要比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三人都高,这船上三队乡勇都归他统辖。

  “小的李光,得宗海大哥赏识,暂领乡营副指挥一职,见过林大人……”

  “哦,”林缚眼睛盯着李光,说道,“在我船上,尔等诸事都要受我与梦得叔指挥,便是林宗海在这船上,也要受我二人节制。谁要是觉此事为难,我立即使船靠岸送他们上岸……”

  “林秀才官职最高、声望最大,我们自然都听林秀才的。”林济远、赵青山、陈寿岩都怨林宗海有把持乡营的贪念,让一个外乡人骑到他们头上,这时候林缚与林梦得站起来要临时接过指挥权,当然拥护,再说在家主病重之前,林梦得在族中的地位不比林宗海低,此时的林缚更是声名远扬,其处事为人虽然过于凌厉,但是上林里年轻一代却觉得甚是爽快。

  李光给林缚眼睛盯着,心头发虚,看他一介文官此时竟然换上细鳞甲、手持佩刀、杀气凛然,身后周普也是一身细鳞甲、手持大陌刀,还背着一张弓,腰间系着箭袋、气势更甚。再说去年初冬林缚将刀架在二公子的脖子上逼他下跪的情形,他也亲眼目睹,林缚要接手乡勇的指挥权,他能说什么?虽说他是乡营副指挥,给林宗海派来统领这三队乡勇,但是林梦得、林缚、林济远都是林族子弟,赵青山、陈寿岩也肯定会听他们三人了,下面甲板上近两百乡勇多半也会听本乡人的命令,李光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结结巴巴的说道:“悉听林大人吩咐。”

  “那好,你就留我在身边,青山、济远、寿岩都去率领各部人手做好迎战准备,”林缚将李光留在身边约束,拿了一套甲胄与一件救护衣递给林梦得,“梦得叔,这甲不重,你勉强穿上,就跟在我们身边,小心箭石……”

  几乎没有人能带着数十斤的兵甲洇渡数十里的水面,林缚专门制作了简单的救护衣。虽说大小鳅爷他们都习惯用猪牛脬子在水中提供浮力以及换气之用,但是有诸多不便。西秦产一种软木,很轻但浮力大,当地渔户常用这种软木作渔网的浮漂,大小鳅爷他们在南汝河捕鱼编网也用这种软木,林缚便将这种软木缝成来马甲背心制作出简易救护衣来。有了能在水里提供足够浮力的救护衣,长距离武装洇渡才成为可能。

  林缚做好见机不对就弃船上岸逃跑的准备,怕到时候手忙脚乱照顾不到林梦得,林缚索性让他现在就穿上救护衣,旁人还只当他穿了一件木甲。

  东阳号起锚往骆阳湖前往了百余步就降帆停了下来,这区域的水深,林缚他们仔细测过,是安全水域,不用担心隔浅,到这边就将帆都降下来。船上备有长竹篙子,骆阳湖水浅,可以撑篙而行,东阳号两舷还有四支大橹,每支橹要四人操控,只要有足够了人手,东阳号即使正逆风行速也不会特别慢。如今有足够多的人手,林缚又另抽了三十人来配合驾船以及负责防灭火灾,让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各率领五十名乡勇分段防守,将周普、吴齐等十多人留在身边预留机动。

  秦家船两壁本来就悬挂多盏风灯,在黑暗夜里亮若星月,好像生怕湖盗不知道要打劫哪艘船似的?洪泽浦水寨船只对付秦家船队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投掷火把纵火,秦家船队对这种情形预料极少,船上没有准备足够多灭火用的沙子跟湿被子以及水桶,一时间就给点着了好几艘船。

  对洪泽浦水寨势力来说,不怕将船底烧穿、大量金银珠宝沉落湖底,此处水浅流缓,就算沉了船,另外再派人潜水将金银珠宝捞出来就是。

  东阳号熄灯隐迹,暂时还没有加入战局,秦城伯所乘的楼船给蚁附而来的水寨船只纠缠上,虽说一边抵御湖盗跳船一边往南回撤,但是速度极慢,差不多等北面的水寨船只都追进骆马湖,楼船才行到骆阳湖南口附近没还有出去。

  林缚此时也清楚的看到秦城伯披甲坐在二层舱室里,膝间放着一把腰刀,指挥着秦家随扈武士抵抗,沈戎、林庭立、梁左任又被迫回到楼船上,没能回到快桨船上领导反击。八艘快桨船也都给水寨船只追上,那载满官绅的两艘快桨船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给追上后跳水的跳水、抱头救饶的救饶,更多的是给跳上船的水寨湖盗一刀杀死,附近水域已经开始染红。其他六艘快桨船都满载堪稀精锐的战士,此时是且战且退。林缚看得真切,东阳府马步兵虽然说上岸后堪称精锐,但是在不熟悉的船上作战,能发挥的战出力是大打折扣,甚至还有人在船上站不稳一头载下湖去。对于穿甲的士兵来说,在水下穿甲行动太不方便,要是在水里不能将铠甲脱掉,更多的可能是淹死,浮出头也是给附近蚁附来的水寨人马一刀杀死。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