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30-132章 奇袭上林里

  东阳号刚冲出水寨阻截的船阵时,已经是拂晓时分,四野散发出微弱青光,使得深藏了一夜的湖山林野都露出剪纸似的幽暗形状来,这时候上林里方向突然烧起大火了,火光将西南角清晨的天空烧得通红。

  林缚、林庭立、林宗海、林梦得等人都是大惊,上林里是林族的扎根立本之地,这火烧得诡异,按说洪泽浦水寨势力应该分不出兵力去袭击上林里。再说他们昨夜护送秦城伯到骆阳湖遇袭时,上林里还留了乡勇三百余人、石梁县刀弓手一百余人,哪会这么容易就给别人得手?但是看上林里起火的时机,分明又是一伙人就等着骆阳湖这边水寨势力得手后再在上林里配合着发动突袭。

  沈戎一箭给扎中胸口昏迷不醒,出气多出气少,船上不便施救,只能先放到舱室里让人看护好;梁左任也受伤不轻,没有精力再参与议事。林缚这才接林宗海上船来,毕竟林庭立都在船上,在这种情况,上林里乡勇都会倾向听从林庭立的指挥,林缚再阻挠林宗海上船也没有意义。

  林庭立是东阳府从五品通判,沈戎昏迷不醒,东阳府大小事自然由他来主持,不单乡勇听他指挥,残存下来的东阳府马步兵一百五十余人也唯他马首是瞻。

  此外东阳乡绅中柳卫中在致仕归乡养老前曾担任正五品兵部郎中,算是东阳府极有声望的名士,遇敌时他一直在楼船上,也侥幸未受半点伤。将柳卫中接上船来,问寒问暖过几句,才知道他竟然是柳西林的叔爷。柳家在东阳算不上大家族,柳卫中在官场混迹了一辈子致仕也才是正五品兵部郎中,还恩荫不到后人,到柳西林这一代人读书不成,反而好武事,进了东阳府军当了武官。柳卫中在兵部任职多年,与军中有些渊源,曾在秦城伯帐下任职,所以在东城尉一职的人选中,秦城伯才替柳西林说话。

  梁左任无法参与议事,卢东阳仍石梁县正八品教谕,石梁县的大小事务自然也由他暂时代梁左任处置。

  除东阳官绅外,林缚最终救下的秦家人也不少,共救下随秦城伯到江宁赴任的次子、幼子以及长孙、长孙女以及秦城伯的妻妾、儿媳、丫鬟、女婢以及秦府幕僚、随扈及家属将近百人。但是想比秦城伯离开江宁北上是浩浩荡荡千余人的队伍,秦家此次受挫已经不能用凄凉来形容了。秦城伯以下秦家直系亲属及妻妾伤亡或被俘就有近百人,秦家多年来所私养的近五百名随扈武士几乎是伤亡殆尽,大量携带北上的金银财宝都落入敌手,秦家虽说在钟离县仍有些实力,但也是元气大伤,特别是秦城伯死去,秦家就难以再恢复往日的荣光了。

  林缚将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林宗海等人请到尾舱顶层甲板上议事,林梦得没有功名、官职在身,所以没有资格参与议事。骆阳湖惨败已经定局、上林里也必定是遇到敌人的突袭,石梁县城方向尚是平静,辅国将军秦城伯在骆阳湖被劫杀一案,短时间之内就会震动朝野,洪泽浦诸水寨会马不停蹄的招兵买马举事,接下来要怎么做,林缚也无法乾坤独断,这时候要尊重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他们的意见了。

  上林里情况不明,柳卫中、卢东阳都建议停船靠岸,取道直接去石梁县,东阳府尚有七百余马步兵驻守石梁县,兵合一处,将有一千两三百人,他们都希望能守住石梁县待援。

  林缚自然要快马加鞭赶回上林里去,盈袖、赵虎以及孙敬堂等人都留在上林里,他此时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危,他说道:“天还昏黑,我们奋战了一夜,都十分的疲惫,都要在船上吃些东西稍加休息才行,不然没有马匹,徒步走回县里,要是路上遇到伏兵如何是好?兵卒还好,桨手近百人,秦家脱劫家属百余人,要他们乱糟糟的下船走路,怕是够呛,我看下路走路,还不如将上林里的贼寇杀退,再从上林里坐船回县里快捷!”就算上林里遇袭,偷袭上林里的贼寇也势必料不到他们会这么快从骆阳湖脱身,林缚决计要快船杀回上林里,他邀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林宗海等人上顶层甲板来议事,却没有让船停下来。

  赶到上林里在船上还能歇息一两个时辰,再说这边的主力就是上林里近三百乡勇,要这些乡勇弃上林里不顾而去石梁县,也不大可能。

  柳卫中、卢东阳都看向林庭立,林庭立既是林族能做主的人,也是目前东阳府能主事的人。林庭立蹙着眉头,于公来说,他应该以稳定东阳局势为第一要务,去石梁县将那里的七百马步兵掌握在手里并立时调兵遣将清剿洪泽浦水寨势力才算是处置得当,但是叫他弃上林里于不顾也不可能,三百乡勇都眼巴巴的看着这边,他怎么能将这三百乡勇都拉到石梁县去?

  “我与卢大人上岸直接去石梁县,东阳马步兵我们带走,”林庭立看着林缚说道,“东阳官绅不愿跟我们走的,就留在船上,与秦家人你要一并照顾好,三百名乡勇我都留给你,我让宗海跟我去石梁县……”

  沈戎命悬一线,及时能保一命,短时间内也难主事,更何况沈戎还要承担辅国将军命折骆阳湖的罪名;林庭立只要此时处置得当,补东阳知府缺在南面主持清剿洪泽浦水寨势力是当然之事。

  林庭立此时根本不担心林缚能跟他争夺族权,让林宗海留在身边带去石梁县,将乡勇大胆交给林缚指挥,就是希望林缚能果断处置好上林里的一切变故;他此时对林缚的能力、心计再无轻视。骆阳湖之变、上林里同时遇袭,对林族既是大危机也是大机遇,林庭立知道渡过危机、抓住机遇,此等关键时刻就不能再束缚林缚的手脚。

  分兵也是无奈之举,林缚当下不再犹豫,也不用停船,拿绳梯将林庭立、卢东阳、林宗海等人送到马步兵快桨船上,柳卫中等官绅怕上林里祸福难卜,想着折去石梁县城更安全一些,十多人都上了快桨船,受重伤昏迷的沈戎以及梁左任也交给他们一起带走。

  将那两艘快桨船的缆绳解开,东阳号行速又快了一些,林缚率领三百乡勇与劫后余生的秦府百余人往上林里杀去。林梦得与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等乡勇头领俱十分焦急,但是沿途没有看到有贼寇北窜,林缚反倒安心下来,表明上林里虽说遇袭,还没有完全失陷。

  上林里是市镇,没有堡垒,但是林家大宅建得比一般的堡垒还要坚固,要说上林里最后要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失陷敌手,就应该是林家大宅了。贼寇偷袭上林里,要不能将林家大宅攻下来,意义就不大。这应该是上林里方向起火一个多时辰却没有流寇北窜的原因。

  林缚昨夜借护送之名随秦城伯去骆阳湖时,就担心洪泽浦水寨势力一旦在骆阳湖顺利得手会趁势进攻上林里拿下洪泽浦以南的这个要津,所以要赵虎与顾盈袖十分的小心。赵虎她娘、媳妇以及两个妹妹都直接住到林家大宅去,跟在顾盈袖的身边,赵虎带着十名武卫在村西头观望形势,稍有风吹草动,他也会先带人去林家大宅跟顾盈袖汇合。另外顾盈袖掌权以来,也招揽了二三十名庄客,加上其他护院、仆役,在林家大宅固守一段时间没什么问题。

  另外,西河会的乌蓬漕船装好几艘新茶先回江宁去了,但是孙敬堂还带着不少人留在上林里,一旦遇变,孙敬堂他们要是没有给偷袭,要么驾船远避,要么会去找赵虎联络。林缚觉得孙敬堂等西河会的人也应该没有大事。毕竟乡勇营地在上林溪南岸,贼寇偷袭上林里,应该先偷袭乡营才是,将乡营击溃才能任由他们在上林里肆意妄为。此外昨天给梁左任丢在上林里的一百多名石梁县刀弓手倒没有多大用处,甚至有可能跟着趁火打劫。

  船到下林里,遇到从上林里逃出来的村民,才知道偷袭上林里的这一伙人马不多,但是具体多少人,逃难出来的村民也不清楚,有说两三百人,有说四五百人,关键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伙人马会对上林里突然下手。给偷袭,乡勇措不及防吃了大亏,给夺了营,二公子林续宗也给对方一刀杀死,在北岸上林渡的石梁县百多余刀弓兵也是没有大用、一击就溃,只有数十名乡勇与一些村民及时逃进林家大宅固守待援,这路人马一面围住林家大宅,一面在上林里烧杀捋掠,似乎并不急着将林家大宅强攻下来。

  “赵能!”林缚与林梦得听到这个名字汗毛都炸了起来,倒不是怕他,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奴才会成为心腹大患还给上林里带来这么一场大灾难。林缚与林梦得面面相觑,倒不难猜出其中的蹊跷来。

  去年林缚设计将顾悟尘遇刺的嫌疑转移到二公子林续宗的头上,迫使二公子林续宗将私养的七八十名骑兵逐出东阳府,以免使林族受刺顾案的牵连。林续宗当时怕这些私兵离开东阳府之后就无法控制,特意让当时给打伤臀/腿的赵能一起跟过去控制这股骑兵。这些私兵都林续宗拿重金收买的异乡人,绝大多数是打家劫舍给官府通缉在自己家乡无法安身、被迫脱逃异乡者,这些私兵说到底只向银子孝忠,谁给奶谁就是娘。但是林缚与林梦得没有想到赵能这个林族家生子能在半年时间里将这支骑兵掌握在手里还反过来凶狠的咬林家一口。

  林缚这时候也能够判断,赵能率领这支私兵在洪泽浦西北山地当流寇时应与洪泽浦水寨势力勾结上,这时候才会配合洪泽浦水寨偷袭上林里。赵能不急着攻克林家大宅,是想等洪泽浦水寨势在骆阳湖获胜之后派人马过来一起攻打林家大宅能少些伤亡。赵能去年离开上林里时,随他而走的私兵不过七八十,现在虽然不清楚赵能究竟带回来多少人,但应该不少于两百人,说不定赵能已经给洪泽浦水寨势力完全拉拢过去了。

  现在最有利的就是东阳号一路上没有耽搁片刻,赵能还不知道这边有三百乡勇已经脱离了骆阳湖战场离上林里只有不到十里的水路。

  上林里的清晨天气薄阴,一柱柱黑烟在上林渡左近腾空而起,马蹄声踩踏石板街就像紧急的战鼓擂响,满村都是烧杀抢掠以及哀嚎求饶声,街道里也七零八落的躺着给砍杀的村民尸首。

  赵能身穿缀满铜铁钉、嵌铁片的绵甲,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钉子里的恶狠狠的盯着林家大宅朱红色的大宅门。上林渡北岸的大宅庄园不少,但是唯林家大宅能将宅门漆成朱红色以显富贵。

  虽说偷袭乡营得手,一把火将二公子林续宗携妻妾所居的望乡楼烧成灰烬,将上林渡北岸的石梁县刀弓手击溃,但是实际的收获并不多,此时还没有能将林家大宅攻下来。

  由于首先要解决南岸乡勇的威肋,赵能率众只能先偷袭乡勇驻营。乡营也未防他,看着他带人马归回,还让人立即去通知二公子林续宗前来;在骆阳湖方向突然烧起大火时,林续宗与留守上林里的乡勇都毫无防备的着了他的道。那些曾是二公子林续宗重金私养的马贼在半年时间里都给赵能买通控制,对乡勇下手毫不留情,还以最快的速度袭击了乡营南面的望乡楼,杀掠过又一把火将望乡楼点燃。林缚他们最先看到的上林里方向的大火就是乡营与望乡楼给点燃。拂晓时分、天色漆黑如墨,也不知道有多少乡勇被猝然偷袭致死,又有多少乡勇趁乱逃出。不过赵能不敢分兵使一路人马偷袭林家大宅,拂晓时分,他所携带的人马都集中在南岸偷袭乡营,乡营与望乡楼给点燃,北岸就全都有了警觉。

  虽说石梁县刀弓手随即也给击溃,北岸就没有像样的武力来抵抗,但是北岸富户人家多为墙厚且高的深宅大院;这些人家都将门户关紧,又组织护院与仆役、随扈抵抗,要死守坚持到援军到来。这些宅院里虽然人手不多,但是赵能没有时间与足够的人手将这些宅院一座座强攻下来。他想集中兵力攻打林家大宅,攻下林家大宅,金银珠宝任抢,六夫人、七夫人无一不是人间绝色,丫鬟婢女中美貌者也人数不少,再将那个老不死一刀割下脑袋,这些年来滋生出来的怨恨才能一泄而空。

  殊不知赵虎、孙敬堂等人在南岸被袭之后,侦察得渡口也有几艘敌船封锁,就当机立断带人撤入林家大宅,与七夫人顾盈袖汇合在一处。林家大宅里其他人乱成一团,几个夫人都六神无主,六夫人还想抱着小公子去追林宗海求庇护,但是顾盈袖在林家大宅里一向主事惯了,仆役下人也都听她的命令。得知是赵能率领几百名马贼在南岸偷袭乡营,顾盈袖当机立断将赵能之父赵长山绑起来审讯,才知道在赵虎成亲那一日,赵能已经秘密潜回到上林里,赵长山这段时间一直贴身照顾卧床不能言不能动的林庭训,无法提前脱身,就约定等赵能率人来攻打林家大宅时,他就里应外合趁乱打开林宅大门。顾盈袖当下就肃清了几名给赵长山拉拢过去的内鬼,赵能率人来围攻林家大宅时,林家大宅除了一扇小门外,其他门背后都给拿实沉沉的米袋子堆满,做好了防御准备。

  西河会虽然已经将一批新茶运去江宁,但是随孙敬堂留在上林里的西河会众还有五十多人。那时骆阳湖也起了大火,不知道石梁县到底涌入多少流寇,孙敬堂在夜里也不敢胡乱逃跑,赵虎派人来找他,他就带着人弃船上岸躲入林家大宅。林缚留给赵虎的十名武卫与孙敬堂所率领的五十多名西河会众则成为防守林家大宅的主力,除此之外,顾盈袖还组织使仆役、随扈五六十人一起参与防御。林缚留给赵虎的十名武卫都携有长弓,赵虎带他们爬梯上了正屋的高脊防卫,赵能天蒙蒙亮时率人骤然赶来,当下就给他们射杀了好几人。赵能使人寻来梯子要爬墙强攻,赵虎他们居高临下,一边射箭,又能指挥西河会众与林宅仆役拿削尖头的毛竹杆子在墙下捅刺,马贼损兵折将,偶尔一两名马贼跳进院来,也有孙敬堂率人围杀。

  七夫人顾盈袖就亲自守在大宅门后,让人将赵能的父亲赵长山绑来跪在大门后拿刀架在他要他在那里痛骂赵能无德叛主。见赵能无动于衷,还使人拆房子抬房梁柱子来撞大门,她便让人将赵长山绞死将尸体丢出墙外,让人在门内大喊赵能叛主害得老父自尽谢罪。又将其他给赵长山、赵能父子拉拢过去的内鬼一并处死将尸体丢出墙外。

  赵能也没有想到林家大宅这么难啃,关键是赵虎率领十名武卫与孙敬堂率领五十多名西河会众及时躲进林宅是他所料想不到的。他手下马贼见林宅难啃,里面人战斗意志不弱,而且防御素质甚强,都无心强攻。虽说赵能许诺攻下林宅金银财宝任抢、娘们任奸,但是也要有命享用才行,这时候有人骑马过来说东面有一大户的正门已给撞开,当下就有数十人骑马往那里“助阵”去了,赵能也无法约束。

  去年冬给逐出东阳之时,赵能也没有离东阳太远,就在洪泽浦西岸、淮河以南的濠州府东北地域当流寇马贼,身边虽然只有林续宗给他的七八十名私兵,但都有马、有甲、有兵械,算是洪泽浦西岸战斗力较强的一支马贼。赵能一心想摆脱林家的控制,在濠州流寇地方用了化名,也绝不与林续宗联系,他一边率领这些人流寇地方,用心收买,又一边招兵买马培植亲信,硬是给他在半年时间扩张到两百多人、骡马也有两百多匹,已经是濠州府一支赫赫有名的流马寇了。但是这支流马寇里最有战斗力的还是最初林续宗给他带出来的那批人,这些人本就是有奶便是娘的主,也让林续宗最难掌握,这会儿见林家大宅难啃,脚底抹油转去打劫上林里其他家富户的也是这些人。

  赵能身边留下的近百人都是他新近招揽的人马,他的其他部下都散到各处去打家劫舍去了,除此之外,还有一队阵容严整的骑兵约五十人安安静静的守在巷道里,首领是个黑脸女青年,约二十四五岁,身材高大,也显得很健壮,穿着鲜红衣甲,身后背着一把斩马刀。

  这青年女子是洪泽浦二十一水寨总头领刘安儿之妹刘妙贞。林家养私兵,喜欢招揽武艺高强的豪客,赵能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臂力之强能同时开三张强弓射箭的彪悍女人还没有见过,刘妙贞自小就力大过人,跟兄长刘安儿学习刀术、兵法,刘安儿从蓟北充军率众逃回来时,刘妙贞已经是洪泽浦上有名的水寨女头领了,人称泗州红袄女。洪泽浦诸家水寨联合,刘妙贞名列十七。

  刘安儿有心举事,除了联合洪泽浦水寨势力外,还联合洪泽浦西岸的流马寇与山寨势力,赵能也是其他一路。

  刘安儿最初的计划是待秦家船队离开东阳府境、进入洪泽浦深处之后再袭击之。在洪泽浦深处,水域广袤而湖水又浅,楼船这样的大船在这样的水域受限极大,水寨小型船只反而能发挥更大的优势,不用填人命去强攻秦城伯的座船。由于刘安儿派出大量船只潜入石梁河封堵秦家船队的后路,他对石梁县的兵马不大重视,但必须要考虑到拥有战船的上林里乡营对水寨这一路人马的威胁,所以他让其妹与赵能各率一队骑兵到上林里来牵制上林里乡营。

  刘妙贞与赵能最初并没有想到直接攻击乡营,他们两路骑兵合成一起才两百多人,而上林里乡营有乡勇七百余人,装备也好,训练也勤,战斗力较强。他们想偷袭北岸的林家大宅,扰袭上林里,将上林里乡勇牵制在这里就行。

  昨夜黄昏后秦家船队在上林里稍加停顿就开拔北上,林缚与东阳官绅坚持护送出境,大大出乎刘妙贞、赵能的预料。同时林宗海将上林里乡勇带走近半,刘妙贞当下就决定改变计划,决定奇袭上林里,彻底解除这边的威胁。

  更令刘妙贞与赵能出乎预料的就是在秦家船队还没有离开东阳府境、水战就提前在骆阳湖里爆发;天色正黑,也更方便他们隐蔽偷袭乡营,但是他们这边要掩护石梁河里的人马,不能提前动手,直到骆阳湖方向的火船大烧起来,他们才偷袭乡营、望乡楼,没想到给挡在林家大宅之外。

  这时候一匹快马急驰而来,一名渔夫模样的汉子骑马到近前报了口令与自己姓名就滚也似的下了来,走到刘妙贞跟前禀报:“禀告十七当家,骆阳湖旗开得胜,秦城伯给大当家、三当家、九当家联手杀死,但是东阳知府沈戎、通判林庭立、林缚等人都乘东阳号与上林里四艘快桨船冲出重围,计有兵卒四百人突围,东阳号扬帆甚速,诸家兄弟厮杀了一夜,不及追击,要十七当家小心行事!大当家还吩咐一些,要十七当家尤其要当心林缚此人。”

  “贼他娘!”赵能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他万万没有想到诸家水寨联合起来有三千多兵力,还临时邀集渔户千余人参战,蒙冲战船、大乌蓬以及扒河船、鳅子船等大小船只共有两百多艘,又是在诸家水寨势力占尽地利优势的洪泽浦内,竟然没能将林缚此子留下来,甚至还给他们带出四百多的生力军逃出来,叫他如何不恨?他这次甚至将老爹都折了进去!

  刘妙贞皱着眉头,她知道她哥哥手下不是没有能死战的勇士,最后杀死秦城伯竟然要她哥跟吴世遗以及孙杆子三人一起带人上阵,可见骆阳湖水战的惨烈,最根本的就是没有按照既定计划、水战提前在骆阳湖就突然爆发了。

  过了片刻,刘妙贞放出去的哨骑也回来禀报,说大船从石梁河北驶来,距这边不足三里。兵荒马乱,也不知道昨夜有多少乡勇逃散,刘妙贞手头人手有限,也不敢将哨骑放得太远。

  “赵当家,你认为我们要怎么做?”刘妙贞问赵能,虽然此行以她为主,但是赵能人马三倍于她,拿主意的事情,她自然要问赵能的意见。

  林家大宅攻下来,老爹又给七夫人绞死给污蔑成自尽谢罪,要赵能如何甘心退走。此时强敌将临,这时候还强攻林家大宅太不明智,赵能捏紧拳头,几乎要将指甲掐进肉里,他问道:“大当家与其他当家何时能休整完毕往上林里派兵?”

  “这个我也不清楚,要再派人与骆阳湖联系……”刘妙贞知道夜里苦战,诸家水寨势力伤亡必重,上林里强攻下来,也没有坚固的堡垒可守,在这里投入兵力大战,意义不大。

  “林缚乘船归来,待其下船时,我们可趁势掩杀,不然上林里始终是南面威胁,”赵能说道,“总不至于我们两百五十余精锐骑卒,还怕他四百疲弱兵卒……”

  刘妙贞点点头,她不是稍遇强势就退走的,让赵能立即去收拢散在上林里各处打家劫舍的那些马贼。

  赵能所统领的两百多马贼只有不到一半人聚集在林家大宅前,其他人都散在各处打家劫舍。

  赵能许诺带他们来上林里烧杀捋掠,上林里乡勇已经给击溃,林家大宅难啃,但是林家大宅里的人手也对他们形不成什么威胁,此时不大肆洗掠,难道等援兵赶来再洗掠吗?赵能也再难约束他们一起攻大林家大宅,除了林家之外,上林里还住着许多家富户,为何他们还要听赵能的命令去啃林家大宅这根会崩断牙的硬骨头?

  听哨骑来报东阳号距这边只有三里水路,赵能希望能在林缚与回援乡勇上岸时掩杀之,他让人吹响聚兵的鸣哨,但是等了片刻却没有人来汇合,他便将林家大宅前的一百多马贼交给红袄女刘妙贞一起约束先去渡口埋伏,他带着七八护骑去各处收拢其他马贼。这些不听命令、散出去打家劫舍的骑卒虽说散漫,战斗力却很强,毕竟大多数人老底子都是做马贼山匪出身,赵能也知道半渡而击的道理,待回援乡勇一半人下船、阵形不稳时发动突然攻击将是最有效的。

  赵能看到人都让其立即前往渡口集聚,有些人实在不听话,他也狠心拿鞭子抽打,三里水路扬帆而行,也就一炷香的工夫,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听说村东头一家大户门给撞开,有三四十人都去那里“助阵”抢劫了,赵能便快马扬鞭赶过去。

  赵能想到能将林缚此子诛杀在渡口,手都兴奋得颤抖,骑马时有些走神,听见“嗖、嗖”的两声奇异的风响,下意识的侧头去看,两支利箭迎面射来,没等他再有反应,一支箭从他左脸颊扎进,一支箭贯他的脖子,他对诛杀林缚再没有什么想法,就看见巷道里一队甲士朝他身边的护骑掩杀过来,他未从马上跌下来就断了气。

  林缚在下林里渡口遇到难民得知是赵能率领马贼偷袭了上林里,他与周普、吴齐以及林济远、陈寿当即率领十名穿甲武卒与两百乡勇在下林里渡口上了岸,使林梦得与赵青山等人率领百余名乡勇留在船上,放缓船速继续向上林里行进吸引赵能与诸马贼的注意力。

  幸运的是曹子昂与葛存信他们也在下林里渡口从岔河道及时追上林缚他们,如此一来,林缚可用的精锐穿甲武卒就有三十多人。林缚让曹子昂留在东阳号上策应,让葛存信随他们从陆路奔袭上林里。曹子昂与葛存信等人浑水摸鱼来的战利品也暂时系在东阳号的船尾随行。

  洪泽浦诸家水寨自然是希望并周密计划着要将秦家船队引入洪泽浦深处再进行袭击。在洪泽浦水域广袤、湖水又浅,恰是水寨中小型船只能发挥优势的地方,只要将秦城伯所乘坐的楼船引入浅水隔浅,诸家水寨就能操纵生杀予夺之权,秦家精锐总不能跳到水里跟水寨人马厮杀吧?即使秦家船队要逃,前后都是两三百里的茫茫湖水,洪泽溥水寨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收拾秦城伯一家人,还不怕官府援兵过来。

  林缚当然晓得进入洪泽浦深处水寨势力将占据绝对的优势,根本就没有他浑水摸鱼的机会。利用假烽火提前在骆阳湖诱发水战是林缚浑水摸鱼的关键之处,一是水寨势力在骆阳湖布置不周密,二是秦家船队在骆阳湖转进方便不用担心搁浅,这样才能使水寨势力与秦家船队稍稍的势均力敌。只有两方势均力敌,才会给弱势的第三方浑水摸鱼的机会。

  也只有在水寨主要战力始终给秦城伯所乘坐的楼船吸引住,曹子昂、葛存信率领人手伪装的四艘洪泽浦渔船才跟混到水寨势力预备船只当中混进去跟着一起收缴那些给纵了火的秦家船只上的战利品。洪泽浦周边一直都处于紧张的势态之中,水寨势力即使联合起来,也难有严密的组织,这是可以肯定的,加上天色漆黑如墨,水寨船只上的灯火不可能充足,待将战利品搬运上船,即使诸水寨会派人到船上监视,曹子昂他们要干掉一两名水寨监管人手、再借着漆黑如墨的夜色将船驶进汊河道里逃出来,自然不是多难的事情。那四艘渔船浑水摸出来的战利品自然就是林缚他们的战利品了。

  曹子昂他们及时赶过来汇合,将一艘鳅子船牢牢的系在东阳号的船尾,旁人也绝计想不到这艘鳅子船里藏有本是洪泽浦水寨的一部分战利品。

  林缚说要护送秦城伯一程,沈戎为何明知洪泽浦诸家水寨有联合的迹象还要冒险随行?这是沈戎太聪明、太自信了。沈戎也判断洪泽浦水寨势力会千方百计的将秦家船队引入洪泽浦深入再动手。骆阳湖北口子是东阳府的边界,再往北就是淮安府境,沈戎护送秦城伯到骆阳湖北口子就已经非常的守礼了,骆阳湖是洪泽浦的南靖,骆阳湖的北口子才算进入洪泽浦两三里水路,离洪泽浦的中心有两三百里水路。在沈戎看来,骆阳湖还是相当安全的,即使有危险,他也可以坐快桨船迅速通过石梁河旧河去石梁县城。

  沈戎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洪泽浦绝大部分是在淮安府与濠州府境内,水寨势力也主要分布在淮安府西境与濠州府境内,秦城伯在洪泽浦被劫杀,与东阳府没有多大的关系,反而能给他平叛立大功的机会,他唯一料不到的是林缚会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将水战提前诱发在骆阳湖里爆发。

  上林里乡勇驻营给偷袭得手,乡勇真正的伤亡并不是特别的高,更多的人是溃逃而走。由于无人聚拢这些乡勇,上林渡又给马贼占据,溃逃出来的乡勇自然趁夜往各自家里逃去。逃往北岸的乡勇就有好几十人,林缚沿路收拢的就有近三十人。

  从溃逃的乡勇那里林缚了解到更详细的情报,两百多马贼的战力实在不能算弱,关键他们有马,来去如风,很让人头疼。

  诸家水寨虽然在骆阳湖激战了一夜,伤亡惨重,但是他们很有可能会在稍加修整之后赶来上林里。

  当然了,洪泽浦水寨势力也许会更迫切去占领洪泽浦西侧的泗州城。泗州城地势险要,实际上泗州城以西山湖地形交错,可以说与洪泽浦地形连成一体,也有人将那片称为洪泽浦的西浦,占据泗州城将给水寨势力一个相对稳定而坚固的核心后方。但是占据上林里对洪泽浦水寨势力也有莫大的好处,关键能联络与策动朝天荡以北、石梁河沿岸滞留的数以十万计的流民,将这场举事闹得声势更大。

  林缚并不清楚洪泽浦水寨势力会做哪种选择,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上林里给两三百马贼盘踞,万一水寨船只又一齐南下,林缚手里只有三四百人能用,这场战只怕要天助他才能赢。

  林缚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他必须赶在水寨船只南下之前一鼓作气将马贼赶出上林里,将盈袖与赵虎、孙敬堂等人接出来。上林里范围很大,在上林里与下林里之间是大片的梅林,梅林以南的屋舍也密集,为林缚他们潜入上林里提供有利的地形条件。

  利用上林里北面的梅林,也是赵能、刘妙贞兵力有限,在溃兵散于乡野之时无法派出更远的哨骑,林缚诸人率三十披甲武卒、二百乡勇顺利的潜入上林里。

  林缚有意上岸与东阳号兵马两路,就想用东阳号吸引赵能与诸马贼到渡口去设伏,林缚再从后面袭击这批马贼,这样就能利用渡口两面环水、建筑多杂的地形,尽可能限制住马贼的机动性,而发挥他们人多势众的优势。赵能也合该倒霉,林缚与诸人在巷道穿行,他带领护骑去收拢村东头打劫富户的马贼,从林缚他们眼鼻子前穿过。林缚知道此时还能隐藏踪迹绝不可能,当下就决定射杀赵能与其护骑,射杀赵能的两箭一箭是周普所射,一箭是葛存信所射,倒是赵能的八名护骑借着马快与巷道曲折逃走了四人。

  林缚当下也不犹豫,直接往渡口杀去。

  刘妙贞听得村巷子里有警哨大作,瞬时想到林缚分兵从岸上杀来,她得到骆阳湖的情报,知道林缚手头只有四百人,也不怕林缚从岸上能分兵多少杀来,当即下令诸骑卒往西空地驰去,避开渡口的不利地形。看着巷头里有箭射来,刘妙贞下马拿盾将箭挡下,护住自己与战马,计算着距离与箭射中盾牌的余力,看出林缚那边有好几张强弓,她立时翻身上马带着一百六十骑卒继续往东迂回。马背上用弓都为短梢,弓力远不比强步弓,林缚他们拥有强弓,又在不利骑兵冲击的巷道里,刘妙贞率领诸骑迂回包抄才是上策。毕竟还有许多悍勇善战的马贼散在街道当中牵制林缚这边不少的兵力。

  几次接触,刘妙贞率领诸骑都是一触即散,试探几番之后,才稍认真的冲击,又恰恰避开林缚所率领的披甲武卒,从其他地方寻机咬乡勇的尾巴,还幸亏乡勇仗着地势熟悉,没有吃什么大亏。

  林缚当真是非常的头疼,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上林渡里消耗,最不济也要将大家先撤到船上去,看石梁县那边有没有援兵派过来再作打算。

  林缚他们抓获一名马贼,经过审讯才知道这个黑脸女青年竟是红袄女刘妙贞,曹子昂昨夜混在水寨船当中也知道洪泽浦水寨诸家水寨势力联合起来,共有二十九名当家,早年在洪泽浦举事被抓去充军的刘安儿为大当家,刘妙贞是刘安儿之妹,排名十七。

  东阳号已近渡口,东阳号主桅高十丈,使人爬上主桅,可望哨好几里路远,暂时不愁敌人来袭,林缚率人先折去林家大宅,看着如何在短时间里将众人都转移到船上去。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