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33-134章 势不可挡

  东阳号传来旗讯,石梁河上已经发现敌船聚集而来,没有太多时间应变,林缚只能强行将林家众人从大宅撤到船上去。

  林庭训淹淹一息,只是用上好的参药吊着命,但是林缚不能将他丢在林家大宅里不管不问,他此时还背不起弃家主不顾的罪名。林庭立要是应对得当,很有可能会补东阳知府缺,再说还有在燕京担任工部郎中的大公子林续文,林缚这时候哪怕是抢出一具尸体,也要将林庭训救出去。林家大宅里普通仆役、丫鬟都遣散了使之逃命,但是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六夫人与小公子等人及他们身边的贴身丫鬟与随扈都要带上船救走,另外乡勇里有多人家就住在附近,他们的家人此次能救走,林缚当然也不能袖手不管,很短的时间里,林家大宅里就聚集了近两百人要一齐救上东阳号。

  这还是上林里居住的多数人将昨夜的遇袭单纯的当成流寇打劫,没有要求一起上东阳号避难。他们以为只要紧闭家门坚持到官兵来援就能将流寇赶走,也是舍不得丢下诺大家业给流寇糟踏,也无法预见到这次兵祸的惨烈将远远出乎常人的想象。

  今日本是赵虎携妻子回下林里郭家回门的日子,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甚至都来不及将郭家人及时撤到上林里来。赵虎新婚妻郭红英哭哭啼啼的,但是这边也分不出人手去接,只能托人捎信过去,要郭家人往江宁方向逃难,他们到底能不能及时逃出兵祸,真是不容乐观。

  这次聚众举事的刘安儿、吴世遗等水寨首领都不简单,虽然给他们秘密筹备的时间很有限,但是也给他们硬生生的将秦家精锐悉数啃下,他们稍作休整就聚众南下,很可能看中上林里作为水陆要津联接南北,他们很可能以上林里为依托,策动滞留在石梁河两岸的数十万流民一起举事。

  不能简单的将刘安儿、吴世遗等人当成普通的流寇头领,他们一旦真的有意联合并策动石梁河两岸的流民,将是一件很有战略远见的举动,掀起的兵祸极可能在短时间里就席卷江淮大地。

  林缚除了率众逃回江宁,还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林庭立能不能及时赶到石梁县,也不知道林庭立面对当前的局势会做什么决断,林缚只是派人骑快马往石梁县城方向突围,将最新的情况告之林庭立,要他好自为之。

  林缚穿甲站在巷道里,皱眉看着从店铺街到码头那宽达两百多步的空旷地带,这里平时是作为堆场与露天草市来使用的,这时候却很致命,刘妙贞率领诸骑兵在稍远的地方觊觎不去,空旷地带给刘妙贞所部骑兵提供足够的冲锋空间。

  林缚与曹子昂、周普、葛存信、孙敬堂、赵虎还有林济远、陈寿岩等人蹲在地上商议,要保证林家众人顺利撤上东阳号,避免给林妙贞率领骑兵将他们滞留在上林里与赶来的水寨主力苦战,就要立即在堆场西端组织防御阵形,将人撤上东阳号。

  上林里以南石梁河有一段河道只有四十多丈宽,在那处狭窄的河道,东阳号与多艘快浆船,有把握将水寨势力的战船挡住。

  刘安儿等水寨头领要是足够聪明,只要这边表现出顽强的战斗意志,他们也会避免啃硬骨头的。拂晓时分的水战,虽说将秦家船队悉数围歼,只有少数人给东阳号救走,胜利不能说不辉煌,但是水寨主力伤亡不下七八百人,他们自然不会再花这么大的代价将林缚他们留下来,但不符合水寨势力的战略利益。

  关键要挡住刘妙贞的这一波攻势,这婆娘凶悍得很,战术素养也高,手下聚拢了近两百名骑卒战斗力也强,很难对付。

  乡勇的装备相对也简陋,穿甲的人数少,所携多为短兵器,蒙皮木盾也是小型的腰盾,弓箭也不多,也多是猎弓这种软弓,这种装备对巷战、船只以及小型规模的剿匪战颇为有利,但是在空旷地带与骑兵,特别是战斗意志较强的骑兵对抗,吃亏太大,一旦给骑兵杀透,背后就都是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后果不堪想象。

  林缚使孙敬堂率领西河会众协助或者说驱赶、胁迫老弱妇孺快速撤上船,他们的行动越迅速,这边的压力越少。林家诸人也只许携带少量随身细软财物,一次性撤退完毕,林缚已经让人转告下去,他绝不会等待拖延之人。

  林缚让人将各处院子的大门拆下来,让三四名乡勇同时背负一只坚实的木门、再将少量持长枪、长矛乡勇共六十余人由陈寿岩率领组成第一道防线正面对抗骑兵的冲击,林济远率领两队乡勇持弓箭、持短刀、木牌结阵其后;赵虎对乡勇颇为熟悉,林缚将他留在身边帮自己约束作预备队的一队乡勇,将防御阵形的纵深加大。又使周普与葛存信两人率领四十余披甲武卒集中在两翼做好冲击刘妙贞部的准备,也防备刘妙贞部从两翼包抄。无论从什么阵形来说,两翼总是相对脆弱的,林缚另外又让曹子昂、林梦得在东阳号上派出两艘快桨船到上林溪的上游策应。

  一切布置妥当,林缚先使人将林宅里二三十头骡马驱牵到巷子口,尾巴上绑了浸油的布条子,驱赶着往刘妙贞部进去,趁着刘妙贞部一时混乱,又使将十多辆大车拖到堆场西端形成一个简易的路障,接着就亲自率领乡勇与披甲武卒鱼贯而去,在简易路障之后结成防御阵形,将刘妙贞挡在渡口以西。

  刘妙贞驱散惊马,看着林缚这边防御甚严,但也毫不犹豫的将赵能残部分成两队派出来冲击乡勇阵形的两翼,她则率领所部五十余精锐骑兵稍后一些直接冲击乡勇防御阵形的正面——她看出林缚所结的防御阵形实则是两翼强中间弱。

  水寨势力多善水战,但是也暗中培养了些骑步兵,不过一直不成什么规模,朝廷大败于陈塘驿,刘安儿从蓟北逃亡,随他逃回洪泽浦的还有三百多逃亡官兵,这才正式组建了骑步马。刘安儿充军蓟北时作战英勇又有头脑,很快就给提拔当上军官,在军中很有威望,在陈塘驿之战爆发前,他已经积功给提拔当上正七品的武官云骑尉,这三百多逃亡官兵多是刘安儿部下,小部分是沿途收拢的濠州、淮安以及东阳籍逃兵。从蓟北到洪泽浦有数千里之遥,刘安儿约束三百多人迂回数千里之遥潜回洪泽浦而且械甲齐全甚至还带了上百匹战马回来也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刘安儿率众逃回洪泽浦与其他舅父杨全、妹妹刘妙贞汇合到一处,立时使刘家的势力大增,也使洪泽浦诸家水寨有了核心从而在渔户抗捐运动中迅速的联合起来。

  刘妙贞所部五十多骑兵虽说人数有限,但是甲具齐备,除了少数刘家子弟外,多数是刘安儿的忠勇部下,战斗力比赵能的残部要强悍得多。这五十余骑在刘妙贞的率领下在三四百步的距离里就形成梭状直接冲击撞击上乡勇防御阵形的中间段。马背上骑卒挥动斩马刀将刺来的长矛格开,马势不减。马蹄踏来有如千钧重锤,三四名乡勇背顶住木门板给刘妙贞部连马带人近五百斤的骑卒高速撞击上,顿时木裂门碎,门板下乡勇给撞到扑地吐血不止,门板后有两支长矛补刺,矛头从马脖子下方刺入,矛柄抵在地上,刺中战马颈骨,矛柄喀嚓的一声就压成圆弧绷断。战马哀嚎着倒下,砸起飞尘无数,马背上的骑卒滚落下马,他刚要丢长兵抽腰刀反抗,乡勇这边动作也不慢,早有长矛短刀杀来,他滚地躲闪却给随后冲刺来的同僚马蹄践踏得骨折肉绽。乡勇这边也前仆后继的三四人扛一只大木门将敌骑的冲击硬生生的给停顿下来,只有将敌骑迟滞下来,第二线的操猎弓、短兵械、腰牌的乡勇才能冲上来发挥出作用。

  林缚手头捏了一把汗,要是前头不能将敌骑的冲击给迟滞下来,他手头就算还有两队后备战力,也很难保证不给三五名敌骑冲透过去直接冲击家眷队伍,届时很可能整个阵形都崩溃掉。

  刘妙贞见无法冲透乡勇防御,在她跨下坐骑即将撞上门板上之时,提勒缰绳,战马擦着从中间刺来的矛头旋侧过来,后蹄如锤的踢在木门板上,刘妙贞反手一刀,将刺来的两支长矛连矛带手一齐砍断,她身后两骑甚至冲着刘妙贞侧击出来的空挡冲进去砍杀了两名乡勇,才随之贴着乡勇防御阵前扫过去。刘妙贞收刀取弓,在马背上回头“嗖嗖”射箭,立时就有两人给她射中,乡勇射箭还击,只是她穿着合层皮甲不畏普通猎弓,她跨下战马膘肥肌壮,马臀、侧背挂上几支箭却不影响奔蹄如飞,转眼间的工夫就给刘妙贞部扫过去。

  赵能残部在赵能死后只能追随刘妙贞,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刘妙贞也不可能将他们完全收编。他们打着骑墙观望的主意,没有死战的决心。乡勇防御阵两翼的披甲武卒十分彪勇,射来的箭又快又沉,这些马贼出身的骑卒看着披甲武卒所持陌刀皆有战马的脖子高,寒光闪闪,北翼最先冲到阵前的骑卒战马脖子给周普从侧面一刀斩断、马首与马身瞬间肉血分离,给斩断的马颈骨也白森森可见,马背上的骑士收势不住飞扑出去,在半空中给周普身后两人拿陌刀破甲斩杀,其他人自然是心寒不敢再冲击披甲武卒的阵列,贴着前阵就纷纷勒马侧躲过去。

  两翼骑兵躲开,周普与葛存信当机立断率领甲士从两翼侧击刘妙贞部,此时林缚与他们都看明白,刘妙贞亲自所率领的五十余精骑才是最大的威胁。乡勇猎弓不足以对刘妙贞部形成威胁,但是林缚给东阳号上的人手所配备的步弓都是八斗弓力以上的强弓,虽说只有十几张弓,但在四五十步范围能够射透皮甲,刘妙贞部从阵前扫过退回到安全距离,虽说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却足以让周普他们射出两轮箭去,使刘妙贞部最后五六骑背肩都插满箭回去。

  这次算是林缚率领乡勇在岸上与水寨骑步兵初步正面交锋,时间虽短,乡勇这边战死四人,受伤八九人,刘妙贞也有八九人伤亡,算起来还是乡勇以步兵对抗骑兵略胜一筹。林缚立即让组织人手将死者尸体与伤者抬上船去,整饬阵形继续严阵以待,他看到穿红袄的刘妙贞刚才的表现,真的堪称一员女悍将,刘安儿能当上水寨势力的总头领,与其舅父、其妹支持密不可分。虽说刘妙贞在远处收拢部下,没有再冲锋的意思,林缚也不敢马虎,直到林家众人都撤上船后,他这边才徐徐收兵先上快桨船。

  林缚他们撤上船不多久,大批水寨船就从北面蜂拥而来,三艘蒙冲战船居首,其后是三十多艘改装过的扒河船、鳅子船,再其后则是大量给诸家水寨唆使、鼓动而出的渔船。

  林缚站在甲板上,眉头深蹙。昨夜的水寨健勇几乎无人穿甲,绝大多数人都是赤膊赤脚拿着一把刀就冲锋陷阱,此时鼓浪而来的三艘蒙冲战船甲板上列站的两百多健勇都穿上铠甲,手里也都换上精钢所制的枪矛、陌刀等利器,船头健勇手持虎牌,船舷两侧还有数十人手持步弓,阵列比昨夜要森严威武,乍看去还以为是哪来的精锐水营。

  秦家随扈武卫与秦家从武锋镖行雇佣的武卫近七百人都战死骆阳湖中,除去激战损毁的兵甲弓弩,诸家水寨战后所缴获的精良兵甲弓弩也不在少数,换装后的水寨健勇更有精锐武卒的规模,再想到昨夜厮杀时这些健勇的奋不顾身与无畏生死,江东郡境内还真找不到一支能与之匹敌的精锐军队来。

  所幸诸家水寨如此精锐的健勇人数也相当有限,除三艘蒙战船外,改装过的扒河船、鳅子船上的六七百人装备兵器则要简陋许多,后面大量给鼓动而来的渔船上多为洪泽浦里的渔户,都穿着草鞋、袒胸露乳,手里所持不过鱼叉、竹枪等自制简陋兵器。

  一艘蒙冲战船稍突前些,距东阳号有三四百步远,船头站着一人,相貌也看不出真切,但是他穿了一身黑甲,给周边的水寨将卒衬托得十分的耀眼。

  曹子昂站在林缚身边,低声说道:“这人就是二十一家水寨总头领刘安儿,喜欢穿一身黑甲,十分好认……”昨夜他与葛存信扮成洪泽浦渔户在骆阳湖里浑水摸鱼,也从其他洪泽浦渔户那里知道了更多水寨势力的情况。

  “昨夜洪泽浦水寨应该将压箱底的兵力都用上,减去伤亡这时候应该还能再凑出三千健勇来,刘安儿带来健勇不足千人,其他人马是不是给其他首领统率调头去攻泗州了?”林缚问道。

  “攻下泗州城,诸家水寨在洪泽浦形势之地能得稳固后方;占据上林里,能衔接南北,联合策动流民势力一起举事,”曹子昂微微叹道,“泗州城驻兵不多,给水寨势力骤然袭击,能保住的可能性甚微!这刘安儿颇有大志心里也有奇略啊,我们要避他的锋头。”

  “我现在只是求他不要来攻打我。”林缚耸肩低声说道,他这时候都不会主动去触兵锋正盛的水寨势力的霉头,但是也不会畏惧退缩。

  这时北风偏西,风势有助帆船南行,林缚使西河会的六艘乌蓬船扬帆先行进入上林渡以南的石梁河,沿岸收拢逃难的民众,东阳号则半降风帆与五艘快桨船守在河汊子口与水寨船只对峙。

  拂晓时分受马贼袭扰,上林里的民众虽说惊惶,但还幻想着府县里会派官兵来救,当大量的湖盗与洪泽浦渔户蜂拥舷拢湃缑纬跣选

  林缚率众逃上船后,刘妙贞待上林里形势稍定,就立即派人在上林里张贴告示。告示宣告官府与乡绅豪族勾结,倒行逆施,使洪泽浦数以万计渔民、船户无以为计,与诸家水寨共同推举刘安儿为顺天将军,自顺天将军下,计有二十七将,今日一起举义旗起事替天行道、杀富济贫。

  林缚此时已经与北岸断了联系,暂时还不知道刘妙贞在上林里张贴告示宣告水寨势力正式竖起“顺天将军”旗号一事。

  贫穷人家与破落户还好一些,家里也没有什么好给打劫的,再一个水寨势力也打出杀富济贫的旗号。另外,刘妙贞也张贴告示邀上林里穷苦民众一起参加举事,但是上林里市集繁荣,无地无产的贫民与破落户也能靠在码头做苦力讨生活,受忠君守法的思想影响也重,对举旗造反不感兴趣,特别是形势不明之时,多数人都是关门闭户。只有少数胆大妄为的泼赖户先跳出来跑到刘妙贞马前要打先锋,领头去打劫上林里的乡绅富户。

  除了给林缚接上船的,上林里的其他乡绅富户以及小产业户顿时就慌了手脚,贼势甚众,关门闭户固守也不是办法,想到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拖家带口带上金银细软之物想要离开上林里逃难去,才发现上林渡北岸已经无路可逃。

  虽说西河会六艘乌蓬漕船挤挤挨挨的还能接走七八百人去江宁避难,但是刘妙贞率部守在北岸,数以千计的水寨健勇与洪泽浦渔户也能快速的在北岸登陆,林缚只敢使西河会六艘乌蓬船在上林渡以南接收逃难的民众。

  上林里因河兴市数十家,除林族外,因商贾而富者还有七八十家,这七八十人家在上林渡北岸形成一大片的深宅大院,即使是石梁县里都没有如此的繁荣。占领上林里除了在战略上能够策动石梁河两岸的流民外,光打劫这七八十家富户,就能让诸家水寨又获得一大笔招兵买马的财源。

  林缚掩护林家众人撤出林家大宅里,仅用独轮车从林家银窖运上船的黄金就有五千余两、私筹打加林记印记的银饼子就有九万余两。林家在上林里还有几处宅院,每座宅院都建得银窖,虽然藏银都不如大宅,但总数也相当可观,林缚当时也分不出人手去搬其他宅院里的藏银,只能便宜了洪泽浦水寨。

  除了接收上林渡南岸民众到江宁避难外,林缚还要尽可能多的将顾家人接到江宁去,一方面照顾顾盈袖的情绪,另一方面,林缚要给顾悟尘一个交待。

  谁也没有想到兵祸会蔓延如此迅速而惨烈,林缚清晨时在下林里上岸时就派人迂回赶往湖塘通知顾家人举族南逃以避兵祸,此时顾家人还没有过来汇合,林缚还不能马上就撤出上林里。再说林庭立在石梁县城也没有传讯过来,要是林庭立敢率在石梁县城集结的近千名东阳马步兵精锐奔袭上林里,林缚也不想使上林里落入水寨势力之手。毕竟切断水寨势力与石梁河两岸流民势力的联系,将可能最大限度的将水寨势力的影响限制洪泽浦周围地区,避免整个江淮大地都卷入惨烈的兵祸之中。

  刘妙贞安静的坐在马背上,凝望着东阳号方向的水面。

  三艘蒙冲战船与其他水寨诸船都靠石河梁西岸停泊,一个胡须黑白间染的老将乘一艘小船上了岸,给十余名甲士簇拥着到渡口来跟刘妙贞汇合,蹙眉看着东阳号,一言不发。

  林缚从西河会借调十多名水手操纵东阳号,此行带来上林里的五十余精锐都穿甲持刃严阵以待。除此之外,东阳号还有的战力就昨夜给赵能偷营击溃、今日陆续给收拢的五十多名乡勇由赵虎临时约束,其他人包括秦家人与林族众人都藏在船舱里看不到他们在甲板上的踪影。

  林济远、赵青山、陈寿岩等人所率领的三百名整编五队乡勇分乘五艘快桨船上,这五艘快桨船还额外有一百二十余名桨手划桨控船。

  在东阳号的尾舱顶甲板,灯塔已经撤去,这时固定住了一座的木架子,木架子绑着一束粗绳,一根长木杆子从粗绳中间穿过去,尾端斜指向南边的天空,仿佛蝎子的毒刺,毒刺的尾端还系有一只皮兜子悬下来,木架子两侧与粗绳联接的地方还装有绞盘。

  老将这一世经历也多,虽然东阳号船尾舱甲板上这座木架子器械形式古怪跟他以前所见的投石弩有很大的不同,但是木架子旁边堆放了许多石弹,让他能肯定这就是一座小型的投石弩。

  老将刚才远远看着就觉得奇怪,这才到渡口来看真切一些,没想林缚此子竟然将投石弩安装到东阳号上。

  “舅舅,”刘妙贞问道,“林缚一日不退,我们难道要这样容他一日?”

  老将是刘安儿、刘妙贞兄妹的舅父杨全,在洪泽浦水寨首领中虽然不是势力最大,却也是威望最高,他皱着眉头说道:“你有与他交过锋,感觉他步战如何?”

  “防守甚严,”刘妙贞说道,“他船上那四五十人穿甲武卒要小心,乡勇倒也一般……”

  “一般也比水寨的人手强,”杨全说道,“你说他步战防守甚严,凌晨在骆阳湖,我们在水面上也没有敢强拦他。沈戎志大才疏,想整顿东阳府军,两年时间也没有摆平地方豪族,林缚此子说不定还要比沈戎棘手三分——吴当家带人去打泗州了,那里没有确定消息传来,这边不能打硬仗。”

  “林庭立在石梁县能集结近千东阳马步兵;这边坚持太久,林庭立率众回援上林里怎么办?”刘妙贞问道。

  “东阳马步兵是沈戎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一支兵马,平时决不容跟他有矛盾的林庭立插手;沈戎此时生死不知,林庭立想掌握这支兵马也难,再说阏嬉晕滞チ⒄嬗械ㄗ永淳壬狭掷铮俊毖钊ψ盼剩熬退闼械ǎ闼邓芊侄嗌俦淳壬狭掷铮俊

  很多顾族人都以为林缚派人传讯只是危言耸听,只有一部分顾族人在接到报信乘车到石梁河西岸等候林缚来接,及时登上西河会的乌蓬漕船。林缚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对顾悟尘也能交代过去,他总不能拿刀架在其他顾家人的脖子上逼着他们上船去江宁避祸,强敌环伺,他也分不出这么多的人手。

  这边情势也实在紧张,水寨兵力要倍于他们,而且多为精锐,此外他们还有大量的洪泽浦渔户助阵,林缚甚至不得以将私藏的一架蝎子弩安装到尾舱甲板上。

  蝎子弩也是投石弩的一种。

  当世投石弩多为人力或畜力发射型,即以大量士兵或者战马同时向一个方向骤然扯动系在力臂一端?好弓。

  局势如弓弦绷紧了半天,到午时待顾家人撤上船后,林缚便使东阳号与五艘快桨船从上林渡河汊口徐徐南撤,这紧绷的弦算是松缓下来,没有爆发激烈的水战。毕竟在上林渡两败俱伤对双方都没有实际的好处。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