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35章 船行河上

  辅国将军秦城伯在洪泽浦被劫杀、洪泽浦水寨举旗造反的消息震动石梁河两岸,滞留石梁河两岸的流民立时蠢蠢欲动。

  东阳号从上林渡撤出时未动干戈,但是撤退到野人渡的途中却遇到五拨流寇劫船。

  去上林里时是南风,扬帆行速甚捷;南下时,北风时有时无,有风时扬帆而行,无风或逆风时,就只能摇橹撑篙而行,船速一下子就慢了许多,加上两岸不断有流寇扰袭,林缚他们乘船一直到次日午时就才赶到野人渡。

  流寇都不成规模,武器也简陋,好些人甚至铤而走险泅水来夺船,打发这些流寇都很轻松,林缚却望着碧波荡漾的石梁河水愁眉难展。两岸堤上流民虽说未必个个都敢铤而走险,但是给洪泽浦事件撩拨,聚在河堤上的流民望过来的眼神里似乎都藏着一把火,已经是一触即发的危急之时。

  在过去数月里,江宁府、平江府等地方官府为保证当地不受冲击,封锁江渡,使淹留在朝天荡以北的流民数以十万计。这些流民或为躲官府清匪、或逃饥荒,背井离乡、拖家带口而来,绝大多数人都是为挣一口活命的口粮能够在这糟践的世道活下去,然而淹留江宁府北部、石梁河两岸,做工不得、无田可种,最早就忍不住铤而走险流寇地方的那些流民又加剧了地方与流民的矛盾。

  江东郡诸府县的官老爷在官场跌爬滚打了十几、数十年,个个都是人精,都工于心计、长于谋算,然而都眼睛瞎了对朝天荡北岸的这只巨大而凶险异常的火药桶都视而不见,江东郡三司与江宁府诸衙门数次商议安置北岸流民之事,数次都因种种借口而隔置,坐看北岸流民饿殍盈野、积尸道旁,倒不知道这些官老爷对此时危急之情势能拿出什么决断来!

  船近野人渡。

  上回经过野人渡时是雨后夜间,渡口有酒家、客栈、税司、哨卡,周边都是流民聚居的窝棚,看上去破落,却是石梁县南部一座颇为繁荣的渡口,每日舟楫不断,也有车马往东面维扬府而去,无数流民淹留在此乞讨、做工。

  此时放眼望去,在四野渐深的暮色里,只见无数柱黑烟升起在野人渡的上空与天幕相接,不仅酒家、客栈以及税司哨卡的官署只剩下残墙断壁,便是周边的流民窝棚也都给一把火烧成灰烬,渡口码头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兵卒与穿着低级官吏袍服的尸体,此外还有一具白花花的女尸赤裸的横在码头,是给奸/杀而死的,几艘渡船也给火烧过,给凿沉在近岸处。

  之前淹留野人渡的大批流民已不知去向,只有少数人在残垣断壁间翻找值钱的物件,看到东阳号诸船驶来,往河这边望了几眼,就朝东边的树林子逃去。

  东阳号午时从上林渡撤出后在途中没有耽搁,看到沿途中多处渡口、村寨都给流寇抢掠纵火烧毁,林缚推测是有人专程将刘安儿在洪泽浦聚众举事的消息迅速的散播出来,心想这些水寨首领行事还是真是缜密、环环相扣。

  原先还想在野人渡稍作停歇,看到野人渡如此情形,这个想法只能泡汤,林缚让大鳅爷葛存信给其他船打信号,借着皎洁的月色继续航行,总要回到朝天荡南岸能真正的稍松一口气。

  “再往南就是江宁府境了,秦二公子的旗号让人做好了,是不是这时候就挂上?”曹子昂问道。

  “挂上。”林缚说道。

  不知道江宁水营的战船有没有出动,避免猝然相遇发生误会,林缚让人将“昭武校尉秦”的旗号升上主桅,压在他的“江东按察使司金川司狱林”的旗号之上。

  林梦得、周普、葛存信、赵虎等人抬头看了看主桅上迎风展开的“照武校尉秦”旗,都心照不宣的对视而笑。

  秦城伯长子早夭,次子秦世峥因门荫入了军门,一直在他老子秦城伯帐前任职,年纪轻轻已经是正五品的昭武校尉。秦城伯战死骆阳湖,东阳号撤出时,将秦世峥与其他百余秦家人一同救下,东阳号上秦家人应以秦世峥为主,只是这怕有两百斤好肉的秦二公子身上未受寸伤,却因受惊吓发了高热,从清晨到现在都躺在船舱里昏迷不醒。林缚在船上多备跌打金创伤药,无法对秦世峥对症施药,只能尽快赶到江宁再延医救治,秦家人都慌作一团。

  “林大人,”一个穿着绿衣裳的丫鬟从船舱里出来,喊林缚,“林大人,我家夫人问你为何还不靠岸歇一歇,船舱里都快闷死人了。”

  算上顾盈袖,林庭训这个半死人有五个夫人都在这船上,林缚一时认不得这女孩子是哪位夫人的身边丫鬟,挥手说道:“还要等一会儿……”

  东阳号只有船尾甲板上的两层舱室可以住人,有明窗,甲板下的十三座舱室都是装货的水密隔舱,通风条件差,昏暗无光又禁火,人住在里面是不好受。

  只是尾部客舱房间有限,当初就按照十六名船员设计的,挤一挤也只能挤进三四十人,林缚将客舱都清出来安置伤员以及照顾伤员的人,他与曹子昂、周普、林梦得、赵虎等人以及诸披甲武卒及乡勇疲乏了也只是凑合着在甲板上休息,无论是秦家人还是林家人,都给他统统赶下货舱里坐着。

  这些人刚开始还跑到甲板上来透气,但是一路上连续遇到五次流寇劫船,不用林缚驱赶都死活不肯出来,长时间闷在货舱里当然不好受。

  那丫鬟有些畏惧林缚,看着他的脸阴沉着煞是难看,犹犹豫豫的说道:“我家夫人说……”

  “紫菱,三夫人她说什么?”顾盈袖从船舱里钻出来,她无法在外人面前跟林缚表现得太亲密,大多时间也随其他女眷闷在一座下舱室里,这时候到甲板上来透透气。

  “夫人问能不能清出一间尾舱来?哪些个受伤的摆下舱里就可以了,天下总没有仆役享福、主家吃苦的道理。”紫菱丫鬟看着七夫人过来,胆子壮了一些,伶牙俐齿的将一番话说完。

  “哪来这些废话,要是嫌下舱室里住不舒服,滚上岸走去江宁,”林缚毫不留情面骂道,见那丫鬟瘪着脸要哭,眼看着心烦,又骂道,“滚下去。”

  紫菱丫鬟哪里想到仪表堂堂的林秀才如此不顾仪态的口出恶语,小脸给吓得煞白,没敢喘一口气,想哭又不敢哭,灰溜溜的下了舱室。

  “三夫人是享福惯了的人,未吃过这样的苦,你不要为这事生气,”顾盈袖见林缚为这事动了气,过来劝他道,“她平时待下人却是不差的。”

  “我看她是脑袋进水了,没有我们这些下贱仆役在前面拼命抵挡,她们能毫发无伤的逃出上林里?”林缚蹙着眉头厉声反问道。

  林梦得虽然心里也有主贵仆贱的观点,但是也知道轻重缓急,这时候也觉得三夫人提出这个要求当真有些过分,不过林缚的训斥也太不留情面了,他心里想:不管林缚这番话是不是出自真心,周围乡勇与诸武卫听了心里肯定都是暖堂堂的。他也看到周边的乡勇与武卫这时都更拿紧武器、挺起了胸膛。

  林梦得心想有些人大概生来就是能够令别人折服的,就如林缚刚才这几句话,很简单,谁都会学着说,但是又有几人能像林缚这么态姿强势又自然任性的说出来,叫旁人听了这时候觉得这时候给他卖命都值?

  关键林缚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撤出上林里后,林缚不去敷衍秦家人或林家人,对乡勇、武卫以及上船往江宁避难的普通民众都是用心的嘘寒问暖;行船时,也不顾落水危险,亲自跑到快桨船去上查看戒备,将食物与水给船上乡勇亲自送过去。

  船上救治金创外伤无人比林缚更擅长,待局势稍缓,林缚让其他人轮换休息,他则不辞辛劳为受伤乡勇止血敷药裹伤。

  林缚累了疲了也只是和衣坐在甲板上靠船舷眯眼歇一会儿。

  林梦得心想此行他们算是仓皇南逃,一路上还不断受流寇扰袭,但是所有人的士气都不差,与林缚如此用心不无关系。特别是在上林渡时水寨敌船如蚁群附来,林缚愣着有胆子率领六船在河汊子口跟诸敌船对峙了半天,使西河会漕船在石梁河沿岸接收逃难民众,其中很多就是乡勇的家属,最后林缚还能带着大家全身而退,这给众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从去年冬林缚到江宁来,林梦得就跟他接触,从大闹藩楼到林缚在江宁自立门户,从流民惨案到东市事件,再到这些的骆阳湖水战、撤出上林里,林缚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才干,林梦得自觉是远远不及的。

  特别是流民惨案,换作别人,第一批招募的流民多半会在惨案发生的人心惶惶,偏偏林缚能使惨案变成河口流民凝聚力骤然增强的关键契机。

  这似乎已经超出才干或者才能的范畴,要让林梦得准确的去评判,或者说林缚是天生的将帅之才更恰当些。

  顾盈袖心想三夫人此时提这样的要求的确有些过分,她又劝林缚道:“我去跟她说说,老爷生死不明,二老爷、大公子都不在这边,二公子又死于斯难,这个家还是要三夫人来主持,要是让她们心里生怨,怕是会疑惧你来夺族产。”

  林缚微微一叹,这船上装有林家金银财富折现银约十六万两,但是林庭立可能会补东阳知府缺、大公子林续文在燕京担任正五品工部郎中,他就不能将这笔巨款没到集云社名下。

  林缚轻吐了一口气,语气缓下来跟盈袖说道:“你去唱红脸吧。还有到江宁后,她们想要在哪里安身,你们也先商量商量,这一路上不停歇,明天黄昏前就能赶到江宁了。”

  顾盈袖点点头,将死不死的林庭训与诸位夫人都去江宁逃难,她也无法单独住到顾家或别处,再说林家拖家带口百十人,江宁这边也没有其他人来主事,这个家就要她与林梦得来主事,却更要跟林缚避嫌,诸多情思都要先埋在心头。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