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45~146章 奔丧议事

  林庭训死后第四日,林庭立就派他长子林续禄带了妻子以及丫鬟、仆妇、随扈一行六人赶到江宁来协助处置林庭训后事、代为守孝。

  林续禄在林氏本家兄弟里排行第三,刚过而立之年,唇上留着一撇浓密的短髭,相貌颇为不凡,早年考中秀才、举子功名,今年到燕京参加会试春闱落榜刚回东阳。

  林续禄到河口后,先换上孝衣到义庄停灵堂室祭拜林庭训,又见过几位婶娘之后,就到草堂拜谒林缚,将他父亲的手书交给林缚。

  “三哥,你且坐下,”林缚请林续禄坐下,他坐在书案后将林庭立给他的书信拆开,林庭立的手书用小楷密密麻麻写了好几页纸,开篇就写了东阳府最新的状况。

  石梁县已经失陷贼手有七八日了,进一步的消息也有传回江宁来。

  刘安儿部攻陷石梁时,知县梁左任集众上城墙抵抗,面门中箭身亡,梁左任死后,城墙守军也不战而溃,教谕卢东阳、主簿陈凌等一干官吏悉数身陷敌手,最新的情报显示主簿陈凌在被俘后次日就失节从贼,教谕卢东阳等官吏则宁死不屈,已经给刘安儿押往泗州关押。

  石梁县失陷时,东阳知府沈戎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作为东阳通判的林庭立是在石梁县的最高长官。石梁县失陷的原因很多,大家都极力推诿,但是林庭立却推脱不了抵抗不力、调度无法之责。

  在石梁县境内重伤昏迷不醒的东阳知府沈戎回到东阳后竟然奇迹般的苏醒过来,甚至能勉强躺在病榻上处置公务,就使林庭立陷入被动。

  林济远、陈寿岩率领两百乡勇护送按察副使顾悟尘到东阳监察东阳府的平叛事,才使林庭立的处境好一些。

  林家与顾家是有旧怨,但那是过去的事情,到顾悟尘给洗罪获得重用后,林家与顾家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再说顾盈袖是林家的遗孀,林缚也是林家的子弟,顾悟尘即使有拉拢沈戎的心思,也不会坐看沈戎无限度的打压林庭立。

  顾悟尘到东阳后,就将沈戎与林庭立的矛盾暂时压制下去,甚至临时委任林庭立、林宗海负责东阳府境内编练乡勇之要务。

  “父亲在东阳常说老十七你必将是林家的中流砥柱,要我到江宁凡事要跟你多商量;我来江宁,看河口气象当真不凡……”林续禄说道。

  “让二叔、三哥谬赞了,林缚愧不敢当。”别人投桃,林缚自然也报李,称呼间先跟林庭立、林续禄亲热起来。

  说到底林庭立此时能暂时扳倒回被动也是因为顾悟尘、林缚的关系,再说他身上的危机还没有彻底解掉,林缚又表明态度不会借机侵夺林家族产,再说此时的林缚已非吴下阿蒙,林庭立、林续禄还不知拉拢彼此的关系,当真是不会做人。

  细看过信,林缚心里微叹:林庭立终究是手段不够狠辣,沈戎受箭伤颇重千真万确,他完全可以使沈戎在救治过程中不小心使箭伤更重甚至不治而亡,哪里会至于陷入此时的被动之中?

  林续禄毕竟是来奔丧的,林缚也不便为他大摆宴席洗尘,夜里就在草堂摆了一桌私宴,将林梦得、林景中以及林续宏及三位族老请过来陪同三公子林续禄。让柳月儿、小蛮在内宅陪同林续禄的妻子吃饭。

  林续宏及三位族老认识了林家传到林续熙这一辈,他们也很有可能给踢到一边去,与林缚之间的对立情绪就如汤沃冰雪顿时就消融化解掉了。在林缚表明立场不会去控制族权、侵夺族产之后,特别是林梦得将江宁这边的事务让出来之后,他们这几日反过来都十分的巴结林缚。

  大公子那边最快也要大半个月才能有信传回来,林家诸多事都是一团乱麻,等不及了这么长的时间再去解决。三夫人、六夫人以及少夫人马氏都是平时居行在深宅大院、没有多少见识的女流之辈,三公子林续禄代表二老爷过来,林家在江宁总算是有了一个能拿主意的人。

  宴席过后,就准备商议正事,林续禄跟林缚说道:“还要跟老十七借这个地方,我让人将三婶娘、六婶娘、七婶娘还有二嫂嫂请过来商议事情……”

  “这……”林缚迟疑的说道。

  林缚陆续从围拢屋里挤出几座独院安置林家人,林续禄他们商议族中大事应该去那边,在这里借地方,明显是要他一起参与进来,林缚自然要推辞一下。

  “江宁的情况,老十七跟梦得叔最是熟悉,我过来时,父亲也特意吩咐过,即便老十七你事务繁忙,也要请梦得叔帮着拿主意;父亲说现在续熙、昭逸年龄都少,内宅也要有个能拿主意的人,没有比七婶娘更合适的。这话当然也只是在这里说话,可不要给三婶娘、六婶娘知道,我可得罪不三婶娘、六婶娘啊……”林续禄说道。

  林梦得这时才彻底的知道林缚这一步“不争”退得极妙。

  与其争得头破血流、四分五裂,不如退一步使林家更团结以对当前的危机。

  林缚在江宁要算地头蛇,林家算是客居落难江宁,只要不存在争夺族权、族产上的巨大矛盾,林家在江宁诸事还是会依仗林缚的。

  七夫人没有子嗣,按说林庭训过世之后,再也不便参与族中大事,林庭立依旧建议让七夫人来主持内宅事务,主要也是看重七夫人是顾家的人,林庭立能不能在东阳摆脱危机,顾悟尘能起到关键作用。

  林庭立虽说气魄不足,毕竟不是蠢人,他知道此时与其死守那二十万两存银、那一大堆田契、地契、房契,远不如让林家根基扎实的存续下去,只要人在、权势在,钱财散去日后自有聚拢的机会,即使要争权夺权,也要等林家渡过眼前的危机再说。

  林景中暂时还没有参与林族大事的资格,他退了出去,过了片刻,三夫人、六夫人、七夫人以及少夫人马氏给请了过来。

  三夫人、六夫人以及少夫人马氏都知道此时寄人篱下,胳膊拧不过大腿,让林缚参与进来族中事务是大势所趋,顾家正势大,也知道许多事情她们都不及小七顾盈袖,再说这些事都由二老爷林庭立拿了主意,自然也不便再反对了。

  大家在前厅里坐下,烛火给窜进为的风吹得明灭摇曳。

  “父亲的意思是大哥的前程要紧,这边事情能不烦他则不烦他,洪泽浦局势安定、大伯归葬祖坟之后,大哥再归籍守孝即可,”林续禄说道,“三位婶娘觉得如何?要觉得可以,我立即给大哥写一封信将这边的情况写明让人快马送去燕京,让大哥自己决断。”

  林缚坐在一旁不吭声,这封信是要告诉林续文这边林家大事已定,便是他返回也影响不了大局,还不如留在燕京等待升迁的机会。林缚此时也不担心林续文会到江宁来守孝,毕竟此时楚党在朝中正得势,自己好歹是楚党新贵顾悟尘的亲信,诸事做得恰如其分,林续文又怎么会跟自己搞疆关系?

  “父亲的意思,是要到顾家登门拜访以示亲近,但是孝服在身,不便登门,这事怎么办,还要七婶娘拿个主意。”林续禄跟七夫人顾盈袖说道,他此行将妻子带上,就是要走夫人道路的。

  顾悟尘在东阳能决定林庭立的命运,顾悟尘的岳父、顾夫人之父汤浩信更是楚党的元老级大佬,对大公子在朝中能否获得重任举足轻重,此时要彻底化解掉林、顾两家矛盾,不能给守孝之事限制了。

  “顾夫人昨天还捎信来说,要过来悼唁,也许这两天就会过来。”林缚在旁边胡扯道,想着明天派人进城捎信去,要顾夫人辛苦跑一趟到河口来收礼,顾夫人又怎么会拒绝?心想林庭立没有掌握大局的气魄,钻营的本事倒是很强。

  林家与顾家本来也没有解不开的矛盾,虽然顾家人对林家仍有怨言,但是他们影响不了大局,林家与顾家都是东阳府石梁县的乡党,在朝中合则两利,难得此时林家主动低头,顾悟尘不会拒绝的。

  顾悟尘要是拒绝的话,当初也不可能带林家所养的乡勇去东阳府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林续禄说道,“父亲让我从东阳带了些小物件来,怕送给顾家还有不足,还要请三位婶娘再拿个主意……”

  林续禄从怀里掏出一份礼单,却先递给林缚看。如何跟顾家搞好关系,林缚与七夫人顾盈袖是关键,林庭立、林续禄父子俩心里很明白。

  林缚看着单子上金银器、玉器、珠宝列写了一堆,他对这么不是很懂,总之价值不会太低,林庭立在东阳府里也有很大的家业。

  林缚将单子递给顾盈袖,顾盈袖看过之后,又与三夫人、六夫人以及少夫人马氏商议。她们从上林里撤出来时,除了金银等,金银器、玉器与珠宝也带了一堆出来,这些东西多是各房夫人手里的私物。四个女人商议了一阵子,都决定照着单子再凑一份出来,合起来当作大礼送给顾家。

  河口这边骤然多了一千多上林里乡民,虽说大家皆逃难而来,也担心留在上林里的亲朋故友的安危,毕竟使河口这边比往时热闹了许多,恰如繁荣的市镇。

  夜色浓郁,草堂里明烛高烧,书案上还放在两盏工艺精巧的铜油灯,林缚、林续禄、林梦得、林续宏、三夫人、六夫人、七夫人、少夫人以及三位族老坐在厅里商议林族的前程。

  时维五月,天气渐炎热,厅里议事,门窗都通透敞开着,偶尔一阵夜风惊窜进来,吹得铜油灯与烛火摇曳明灭,也使人有感时局飘摇如斯,林族也舟行浪中,令人惊魂难安。

  说到伤心处,三夫人、六夫人、少夫人三个女流之辈也忍不住又起泣声。

  且不管如何,时局难定,众人都要在江宁暂时安置下来。诸多事情之前都没有能拿主意的人,三公子代表二老爷林庭立而来,算是有了个能主意的人,安置之事也刻不容缓。

  林庭训棺木停放在河口,即使河口的条件再艰苦,几位夫人及少夫人、小公子以及孙少爷甚至林续禄夫妇都要在河口守孝是必须的。除非将林庭训的遗尸搬到城里去,但是随便移动棺木有不敬、不孝之嫌,当世人是不敢随便犯这种忌讳的。

  林缚拉东阳乡党共建河口,林梦得是最早将银子投进来的,他在后街出资修建的几处宅子即将落成,当即表示要将最好的一处宅子让给几位夫人及少夫人、小公子、孙少爷搬进去暂住。

  林梦得这几处宅子的格局都与集云居相仿,都有前院、正院与后院三进院落,有两处宅子紧挨着,可以打通,形成一座大宅。

  这座宅子虽说远远不能跟上林渡的林家大宅相比,但在河口这边新建之地,却是难得的好宅子,让几位夫人、小公子、孙少爷以及丫鬟、婆子们住进去,再从逃难乡民雇几个可靠的帮佣,生活也能勉强安顿下来。

  “梦得叔的宅子,也不能白住,我看本家就照双倍造价直接买下来得了……”林续禄说道。

  “不敢,不敢,我手里能有些积蓄,也是本家所赐,”林梦得说道,“几位夫人要住,拿去住就是,我隔天就将房契过到本家名下,银子不银子的事情,三少爷莫要提。”

  “呃……”林庭训的堂侄子、林记货栈的大管事、本家子弟里排行老七的林续宏轻咳了一声,说道:“时局起复难定,这边紧挨着江宁城,比乡下要安全十倍、百倍。河口这边也是新建之地,林家在这里买宅子,再买些地,又有老十七照应,在江宁也不能算客户。多一处落脚的地方也是好处……”言下之意不仅仅是在河口暂时落脚,而是要在这里置办固定的家业。

  顾盈袖看了林缚一眼,见林缚正襟危坐,好像这事真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诸多人里,三位族老或许说还有些老脑筋,毕竟年纪大了,不愿意折腾;还未到而立之年的林续宏却是最好拉拢的。

  河口这边除了安置普通民众的围拢屋外,东阳乡党沿南北长街及后街出资修建的店铺、宅院也初成规模。

  现在的河口这边不要说跟城里比了,繁荣也远不及城南的龙藏浦与曲阳镇。东阳乡党当初原意将银子投过来,一是林缚无偿给地,再一个他们要给顾悟尘的面子。乡阳乡党参与都很踊跃,反正投钱进来有房子搬在那里,不过他们暂时还没有搬过来住或者将生意移到这边来的心思。有林缚、林梦得居中联系,林家要从他们手里出高价把即将建成的店铺、宅院买过来,不是什么难事。

  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一批东阳乡党要算最原始的房产投资商了。

  老七林续宏建议本家直接在河口置办家业,林续禄蹙眉想了片刻,问几位夫人:“三婶娘、六婶娘、七婶娘、二嫂嫂,你们觉得呢?”不待四个女人回答,他又说道,“老十七在河口立足都不足五个月的时候,河口已有这般模样,当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洪泽浦的乱事几时能平定,既然老十七与顾大人都倡议东阳乡党共建河口,我们林家也不应该落于人后……”他已然是倾向直接在河口置办家业。

  洪泽浦乱事有些来势汹汹,也怨石梁河两岸以及洪泽浦周边滞留的流民太多了,刘安儿举旗几乎是一呼百应,江东郡内又没有足够的兵力平叛,林续禄不得不考虑要是叛军要是威胁到东阳府城,他家人也要到江宁避难。

  现在就置办家业,总比到时候如丧家之犬好。

  当然了,林续禄最初是想直接到城里买宅子的,但是林庭训停尸在河口,谁也不能住进城里去。

  按“服制”,子、妻妾要守孝二十七个月,也就是常说的守孝三年,林续禄最少也要代父守孝百日,但是林续禄心里清楚,棺木一日停在河口,几位夫人都留在河口,他也不能离开这边。

  林续禄心想差不多在洪泽浦乱事平定之前,大家都要在河口住下来。

  “林家也是因水而兴,听老人说上林渡口最初也荒凉得很,”少夫人马氏想着留在河口能依仗林缚,不然光她婆婆三夫人就能将她死死的吃死,她插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也不懂,但是这几天看这里,日后未必没有上林渡的气象哩。”

  少夫人马氏的父亲是个老秀才,从小跟着读过几年书,性子强,在当世的妇女中算是有些见识的。

  河口这边许多建筑都没有建起来,但是规划的模样已经有了雏形。

  河口这边是十字街格局,从江岸码头出来的南北长街直接连上车马便道直通东华门官道,还有一条后街从河堤码头出来东西向贯穿河口。

  说是南北长街,实际只有四百步长,后街也只有三百步长,东阳乡党主要是围着南北长街与后街建店铺与宅院。以林缚拿后世的眼光来看,当真是袖珍得可怜。但是在当世,南北长街、后街与江岸码头、河堤码头、两处占地有三四十亩的堆栈以及西侧数座每座能容百户居民的大型围拢屋使得河口已经有大市镇的气度。

  马氏的这番话,即使与她关系最恶劣的三夫人也不得不点头称是。

  而且与东华门官道相接的车马便道也已经最终筑成,集云社正雇人在车马便道两侧种植上杨柳桃榆等树木,从河口乘马车进江宁城就十四五里的车马道,很是便捷。

  再说林家此次带出来的现银就近二十万两,这个数字写在纸上也没有多少吓人。若是以江宁田价计,二十万两银可在江宁购入水田三万亩,以面积计算,差不多相当于河口占地的七八十倍,由此可知这笔财富是何等的庞大。

  在河口置办房产物业,顶多花销三五千两银子,甚至都比不上送给顾家的大礼。

  来河口这几天也实在是艰苦,只是家主停尸在河口,谁也不能提进城去住,眼看着不知道还要在河口住多久,大家享受惯了都叫苦不迭。

  三夫人、六夫人觉得花出银子、有大宅子住,又能将房契抓在手里,再说这里指不定就会兴旺起来,也没有好迟疑的,便都同意下来。

  林缚这边也忙答应要景中帮他们居中协调,多抽调些工匠,将林家从东阳乡党手里过手来的宅子先建妥让大家尽快搬进去。

  林家在江宁的事务,林梦得坚持要让出来,毕竟不能让林续宏等几个从上林里逃出来的管事、掌柜到江宁无事可做;也借此表明林缚没有染指林家族产的立场。

  林梦得在江宁与林缚走得亲近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林续禄与几位夫人劝了林梦得一会儿,见林梦得甚是坚持,自然也就顺势答应下来,这样就完全不用担心林缚会侵夺族产了。毕竟林缚除了强夺之外,就不再有其他侵夺的手段了。林家是世勋之族,又有林庭立与林续文在朝中、地方官居要职,当然不用担心别人会来公开抢夺族产。

  林家在江宁的事务自然是由林续宏与其他几个管事、掌柜接手。

  具体而微的事务,不要说几位夫人了,林续禄也管不来,林续宏等几个管事一直都很信任,这时候自然没有必要换人。

  事实上,林家在江宁的事务多为转销东阳府所出的物产,特别是茶、米、纸、油等物产销量尤其的大。

  说林家是东阳府第一世勋豪族,也不是空口胡说,仓促之间逃难就能带出近二十万两现银就可见林家近十代积累家势的强大。

  林家每年转销江宁诸府的米粮数以十万石计,更是一度垄断销往外地的东阳茶,林家在上林溪沿岸有油榨坊十八座,油榨坊驱动磨盘的大水车就有六十具,拉磨的黄牛有四百头,林家纸坊每年产纸数以万篓计由林记货栈转销江东各府。

  上林里失陷,给林家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算的。

  同样的,上林里失陷后,林家在江宁的诸多事务也受到严重的影响。

  在江宁,林家的主要产业在城南龙藏浦三汊河口有一座库房占地就有二十亩地的大型货栈,在城中兴旺处有十七八间铺子经营米粮油货、茶货、纸货等东阳/物产。

  另有三座宅院,一座精巧别致的院子林梦得自家居住;一座临街的大宅院开设东阳会馆兼营酒楼与客栈,一座私园空着预备接待到江宁来的本家人。

  不计算货栈、店铺、宅院的房产所值,林家在江宁的存银以及存货统共加起来也要有超过四万两银。

  林梦得当下就将林家在江宁产业的底都交了出去。

  林梦得如此识大体,令赵续禄、三夫人、六夫人、少夫人以及三位族老、赵续宏等人都相当的欣慰,都觉得家主在世时没有信任错人、用错人。

  林梦得抽身而出,赵续宏等管事接手,也没有特别的难度,毕竟各处产业都有大小掌柜管着,这些大小掌柜多为本乡子弟,很多就是族人。

  赵续宏等从上林里过来的几个管事也不是没有发愁的地方。

  林家在江宁的这些产业,用到的掌柜、伙计以及各处的护院武卫加起来就有二百四五十人,特别是城南龙浦的货栈用人最多。那边平时存货动辄值数万两银,仅武卫(实际是从上林里抽调来的精锐乡勇)就有四十多人。

  在洪泽浦乱事爆发前,林家自备的船队刚运了一批货到江宁来。林记货栈的船队主要走上林里到江宁的水路,船都是一百石、二百石载量的东阳木船,二十二条船,船工、水手就有一百四十余人。

  此外还有七八十个掌柜、伙计从上林里一起跟着一起逃到江宁来。

  除了东阳会馆兼营酒楼、客栈外,林家在江宁的其他产业经营主要是转销从东阳/物产。如今上林里失陷,货栈、店铺、船队一时间都断了生计,毕竟林家以后还要回上林里去,掌柜、伙计、护院武卫、船工、水手等等差不多近五百人都不能解散了事,即使维持生计再艰难,安家费还是要定时发放的。

  “要养这么多人啊?”六夫人单柔听林梦得说完,惊讶的叹了一声,她小户人家出身,皮相生得好,从小就给娇生惯养,给林庭训晌螅膊还芰旨沂挛瘢捕疾恢懒旨业家势到底有多庞大。

  林续禄对林家具体的事务也不甚清晰,听林梦得交了底,心里也颇为惊诧,故作镇静的说道:“有这些铺子在,可以从别处进些货源维持,养这些人总不成问题……”

  “勉强维持下去应该可以。”林梦得说道。

  林家在江宁的经营多为大宗交易,而各地的大宗物产贸易都给地方上的豪商垄断。别家若是贸然到上林里来抢购茶纸米油等东阳/物产,林家自然会百般阻挠、千般破坏,反过来亦然。林梦得知道事情远没有林续禄说的这么简单,但是他与林缚觉得让林家到别处多碰碰壁也好。

  总之,林梦得将这些繁琐事务都让出来,也可以专门辅助林缚去做别的事情。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