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47章 如夫人

  除了林家本家子弟的安置问题、林家在江宁产业经营的处置问题之外,如何安置乡勇也也很是迫切,必须要尽快拿个准主意;林续禄他们却是不会管到江宁避难的上林里普通民众的。

  除了林济远、陈寿岩率领两百余乡勇外,随林缚直接坐船到河口来的乡勇就有二百多人。多日来又有三四十名当初在上林渡南岸营地给击溃的乡勇在听到消息后也拖家带口逃到江宁来,林缚都予以收留。再加上在江宁各处林家产业充当武卫的乡勇,林家在江宁这边的乡勇要超过三百人。

  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有盗匪出没,几位夫人、族老、林续禄、林续宏等人当然是希望继续拥有私兵能够直接保护林家人与族产,但是现实的问题就是养私兵很耗银子。

  林家在上林里拥有庞大家业时,各样经营的模样都很大,每日都有大量的银子流进来,每年额外花费两三万银子养私兵保护林家家业,不会感到吃力。

  眼下情况大为不同,上林里失陷后,林家遭受的损失极为惨重,江宁的各处产业也受到严重的影响。

  虽说此时带出来的财物折银能有二十万两,但是相当长的时间里,银子也是只出不进,林家人在江宁的开销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特别是上林里收复之后,还要投入大量的银子进行重建。

  养私兵还继续保持这么大的开销,一旦洪泽浦乱事持续三四年,仅养私兵就要用掉近一半的现银,就叫此时的林家如何承受得了?

  私兵要养、钱要花,但是每年为养私兵支出的开销要削减下来。

  在林续禄过来之前,几位夫人与族老以及林续宏等几个管事就对此形成共识。

  乡勇此时实际已经分成两部分,一部在东阳,一部留在江宁。

  林济远、陈寿岩所率领的两百余乡勇是不能解散的,林家还要继续供养。

  这支乡勇借给顾悟尘当护卫用,解散这支乡勇,会直接跟顾悟尘闹翻。

  另外,这支乡勇在东阳对林庭立也非常有利。

  江淮无兵可调,各地都以防守为主,刘安儿部又膨胀得厉害,不到十日的时间就号称拥兵二十万,即使刘安儿胡吹牛,六七万乌合之众总是有的。

  很多人也多意识到洪泽浦乱事一时半会也平息不了。

  林续禄这次随身将林庭立开出来的一张单子随身携带过来,这会儿,他拿给几位婶娘过目。林济远、陈寿岩所率领的两百余乡勇,每年开销预计要用一万两千两银,林庭立在东阳自筹两千两银,剩下的一万两银就要本家这里供给。

  林续禄拿出这张单子之后,三夫人、六夫人、少夫人马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齐倒吸了一口冷气的问道:“养两百人要这么多银子……”

  “平日养兵与战时出战,耗银子是绝对不成比例的,”林续禄耐心的解释道,银子给这边抓在手里,林庭立也吩咐过眼下林家要共渡难关,态度要摆端正,“日常训练,兵甲械器也许几年才需要更换一次;一场激烈的战斗,兵甲很可能就要损毁两三成,箭矢、辎重的消耗也是无度的。另外,乡勇替林家出战,饷银都是以双倍给付的,有伤亡还要有抚恤,还要再招募一些辅兵……父亲只是照这个预备充足一些,具体的支度最后还要跟这边核销。”

  林缚知道这张单子有些虚报。

  两百多乡勇战时每年消费一万两银子也不能算多,但是林济远、陈寿岩所率领的两百多乡勇,顾悟尘指望他们卖命,自然尽力照顾,林庭立又是东阳府通判,乡勇为官府平叛出战,他让东阳府补贴伙食、赏饷银也是名正言顺的,实际要林家这里供给的银子就相当有限。

  林庭立此时在东阳府负责编练乡勇,也不可以从某家族手里将乡勇收编过来,还要这家完全负责这部分乡勇的赏饷银、兵甲、伙食供给。

  虽说东阳府的库银有限,但是平叛所需的银子可以强行跟境内士绅豪族摊派,也可以在征收秋粮时进行加派。真要想着法子筹集、收刮银子,总是有办法的。东阳府地处肥沃,风调雨顺、民间颇为富裕,几十年来又无乱事,筹银子坚持几年的战事不是什么大问题。

  林缚知道林庭立这张单子有些虚报,但他不动声色、也不说破。

  林缚从赵续宏那里探听到口风,三夫人、六夫人找他还有三位族老谈过,养乡勇的钱想控制每年一万两银子以内,要是她们所计划拿出来养乡勇的银子都给东阳那边占过来,那么江宁这边的乡勇规模就会给严格控制。

  林缚就等着接手给削减下来的乡勇呢。

  三夫人、六夫人以及少夫人虽说都是女流之辈,但是看守银子的本事还是有的,死活咬住东阳拿银子太多,这么大的一项开销,要使大公子知道才合规矩。

  当夜就这事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来。

  林缚给林续禄在围拢屋里安排了一栋独院,使他夫妇二人以及丫鬟、婆子、随扈四人临时居住。

  诸夫人以及族老、林续宏等人先回围拢屋,这边议事到深夜,柳月儿与小蛮也陪同林续禄的妻子周氏到深夜,林续禄借等妻子从内宅出来的当儿,与林缚开诚布公的谈道:“两百乡勇在东阳,有顾大人照拂,开销确实不大。家父得顾大人信任,负责编练东阳府乡勇以抗乱匪,但是东阳府的钱粮用度都给沈戎捏在手里,总能给他以及他所用的私人找到种种借口推诿。家父便想自己先垫银子进去,将乡勇先编练起来,有了一定的规模,也不怕沈戎最后不认账,所以需要本家这边支援一二。只有怕三个婶娘想不透这个理,所以才不先言明,开出那张单子来……”

  林缚心想林庭立给东阳马步兵在石梁县放了鸽子,终于是知道将兵抓在自己手里的好处。

  “你看这样可好,”林缚替林续禄出主意道,“每年的开销东阳少报一些,但一次将两年或者三年的开销都支走,这样也能对付东阳急需。”

  一旦是练兵要用,两三万两银子丝毫算不上多,编练两千乡勇,光发放安家费就要上万两银子,反正在林庭立将人都拢过来之后,倒不用愁军粮军饷了。

  只要林庭立编练的乡勇规模超过两千人,完全可以拿乡勇哗变来要挟沈戎;当然,那时林庭立在顾悟尘眼里的分量重了,顾悟尘也会帮着林庭立压制沈戎的。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林续禄说道,“你看支出多少银子合适?”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啊,三哥还跟七哥跟三位族老先商量吧,”林缚说道,“个中道理也许三夫人、六夫人还有少夫人不能理解,三位族老与七哥还是能顾大局的,我想大公子也是顾大局的人……”

  林缚与柳月儿、小蛮亲自送林续禄夫妇回围拢屋,回草堂途中,小蛮偏着头问林缚:“好不好看?”

  林缚这才发现小蛮发髻上插一支精美的凤头点翠花钿,以前没有见过,想来是林续禄之妻周氏所送,笑着问:“这是周氏给你们的见面礼?出手倒也大方,不过你们要记住,日后谁送礼来,你们都要记个细账给我过目。有些礼可以收,可与之礼尚往来;有些礼却不能收。”

  “就知道教训人,知道了,”小蛮拖长声音说道,“可惜我只得这一支凤头钗当见面礼,就挨了一顿教训,某人还得了许多成亲贺礼呢……”

  “胡说八道什么啊,”柳月儿粉红涨得通红,给小蛮说得很不好意思,低眉顺眼的细声跟林缚说,“三夫人嘴巴太厉害,让人无法拒绝,回去后我就将东西都拿给你。”

  “你就留着吧,”林缚说道,“收他这份礼也是应该。”

  “……”柳月儿她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以前虽说两人也有恋人一样的亲热,终是没有什么名份,却是这一声应,真就是将自己交给林缚似的,柳月儿俏脸似吃酒似的绯红,又仿佛是晨昏天际所聚的烟霜,使她的脸蛋在远处投来的灯火下娇美雅致,有说不出来的媚惑,偏偏小蛮还在一旁睁着眼睛看她。

  看着柳月儿美态,林缚也是心魂微荡,想着今夜是不是想法子将小蛮支开才好。

  这会儿有个瘸脚汉子给个女人搀着从河堤码头过来/经过草堂前,看见林缚与二女过来,忙过来叩头请安。林缚在渡口可没有叩头的规矩,见来人面熟,让武卒退开,问道:“王麻子,你怎么还留在河口,又从哪里拐来一个女人?”

  “告诉林大人知道,小的坐监刑满,无家无业,婆娘带着两个儿子也给娘家做主再嫁了别人,小的也无处可去,蒙小五掌柜收留,就在河口做工,想着攒些钱将两个儿子给讨回来,”王麻子跪在地上回道,又不好意思的说道,“珍娘可不是小的拐骗来的,她也刚坐监刑满,家里人不要她回去,小的反正在河口做工能多养活一口人,总不能看着她乞食为生吧……”

  “你倒也知道怜香惜玉,起来说话,不要动不动就叩头,”林缚笑着将王麻子从地上搀起来,王麻子就是当初逃监求刑的那个人,受了苔刑之后没有再增加刑期,给放过来有半个月了,林缚这半个月多在外面,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妇人原来也是女囚,颇有几分秀色,大概是王麻子做牢头管分工时就勾当上了,见王麻子瘸着腿,问道,“怎么,在岛上脚伤没治好?”

  “小的也不是见人就跪,回大人,离开时脚伤就好了,还养了几斤膘肉,这脚前天做工下河堤时不小心给崴了,小五掌柜许小的领了半个月工钱在家修养,夜里闲不住,麻烦珍娘搀着出来走动走动。”王麻子回道。

  “脚崴了还乱走动,就不怕脚再瘸了,”林缚训斥道,又问道,“我家里头缺两个帮佣,你要是怨恨我在岛上打了你三十鞭子,那就算了。”

  “不敢怨恨,不敢怨恨,巴不得大人再打小的三十鞭子,”王麻子连忙又拉妇人跪下来叩头,“大人要小的做什么,下刀山下火海,小的都愿为大人做的。”

  “就你这样子,还是先替我家里看门将脚养好再说,”林缚说道,“明天你们来找柳姑娘,让她给你们找地方住、安排宅子里的活。”

  “明明已经是柳夫人了。”小蛮在身后小声说道,语气里还有些酸意。

  妻室才能冠夫姓,这是妻室的特权,妾室还是要保留娘家姓氏。就如柳月儿嫁给肖氏,别人称她为肖家娘子,或者肖柳氏;她给林缚作妾,是如夫人,也只能称柳氏或柳家婆娘等等。

  这内宅之中,从丫鬟升到如夫人容易,从如夫人升到夫人就千难万难。

  柳月儿端真是羞涩,脸上红晕消退,这会儿连耳朵根子又染红了,见王麻子又朝她叩头请安,手脚慌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