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三 江宁风月 第160章 虚实驯

  进入六月后,河口的夜晚异常闷热,黄昏时见天要下雨却没有雨滴落下来,空气里有股子异常的粘稠,让人期盼着暴风雨快点来临。

  孙文婉站在台阶上,望着远处的角楼,角楼灯火恰如明月似的给河口的夜晚提供浮幽的光亮,竹堂西苑里的竹木光影斑斓,影斑落在衣裙上,仿佛清澈湖底的水草。

  两天都平静的过去,昨天黄昏时有大量的浮尸漂进朝天荡,还以为林缚亲自督运的船队在上游遇到袭击,后来才知道秋浦府十数日暴雨不休,形成大涝,淹毙者数以千计。

  孙文婉心想船队应该从扬子江进入裕溪河了吧。

  院门给吱呀推开,孙文婉回头看了一眼,见是父亲与堂兄孙文炳推门走进来。

  “应该是今夜了,”孙文婉说道,“曲家应该派人盯着林缚督运前往东阳的船队,船队一旦进入裕溪河,这边发生的变故,林缚插翅也飞不回来。”

  “为何不会是船队遇袭?要是三个月前的杀人夺赎银劫案真是林缚所为,林缚这时跟船队在一起,曲家要报仇,袭击船队才对。林缚一死,河口这边自然也烟消云散,无法对曲阳镇形成威胁。再说在裕溪河口船队被袭,所有事情都给推给鄱阳湖水寇。”孙文炳说道。

  现在能肯定林缚这次有意引蛇出洞,但曲家会不会将计就计很难说,给引出洞后会咬哪头,更难预料。

  至少在扬子江上组织袭击更容易、更方便,洪泽浦大乱后,鄱阳湖里的水寨势力也蠢蠢欲动,未必敢真正扯旗子造反,打劫装满物资跟现银的私人武装船队还是会积极出动的。

  孙敬轩也倾向认为曲家更可能在扬子江里对船队动手,即使袭击河口,始终无法彻底解决林缚带给曲家的威胁,反而可能引起林缚疯狂的反扑,曲家也要承担更大的事情败露的危险。

  “不管怎么说,我们就这样悄然撤出河口,是不是合适?”孙文婉犹豫的问道。

  “怎么了?置身事后也是你说的,这时候又有什么不合适?”孙敬轩问道。

  “傅伯他人还留在河口,”孙文婉说道,“万一曲家派人袭击河口,我们真要就这么走了,文珮跟林景中的婚事多半也会黄了……”

  “这种事,我们掺合不进去,”孙敬轩叹了一口气,“谁也不知道曲家会用什么手段,能肯定的是,要是曲家派人袭击河口,就算我们二三十人留下来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想林缚既然有信心引蛇出头,河口这边也会有安排,不会全无防备,也许事情发生后,你傅伯他们跟林家人会最先撤去狱岛,林家乡勇再加狱岛武卒将近三百人,凭借大牢高墙拒守,应该能坚持到天亮等援军赶来。”

  “林缚不会这么安排的,”孙文婉摇了摇头,她仍倾向认为曲家会派人直接袭击河口,虽说她考虑事情都应该以西河会为根本,但是彻底的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她又做不到,说道,“且不说林缚不可能放弃河口给人糟蹋;河口这边已经没有大船,从河口到狱岛虽说才五六百步的距离,但是这么短的水路却是非常致命的。若有可能,还不如就近撤入围拢屋……爹,跟文炳去城南吧,我想留下来,怎么说也算对傅伯、对小蛮还有苏湄姑娘算是有个交待。”

  孙敬轩看了一眼远处的围拢屋角楼,灯下的土墙高而厚实,有一丈多高,围墙四角上的角楼又踞高望下,俨然一座堡垒,说道:“算了,我陪你留下来,”吩咐侄子文炳道,“你不要耽搁,立即回城南去。这几天到江宁来浑水摸鱼的人也多,告诉你爹跟你哥,小心船跟粮,那是西河会的根本,出不得半点差错。”

  无论是竹堂还是草堂还是林家遗孀刚搬进去住的新宅,防御能力都很有限,倒是四座建成的围拢屋有如土堡。

  *********

  庆丰行在城南龙藏浦三汊河口东侧的庄园里,两匹快马飞驰而来,两名骑士顾不上喘息,跳下来马也不管马,就直接走到台阶上将门拍得震山响。

  “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打开,看门人探出头来,看过来人递上来的牌子,径直放他们进去,又看了一眼门外两匹马前脚半跪在地上嘴里直吐白沫,心里这两匹好马就这样硬生生的跑毁了,也不晓得他们从哪里赶来,一点都惜马力。

  奢飞虎与宋佳在园子里用晚饭,护卫通报盯梢林缚船队的侦哨赶回来,立即让他们进来汇报,又人将杜荣与秦子檀请过来商议事情。

  “林缚午前率船队进入裕溪河之前遇到袭击,从鄱阳湖赶来的各家水寨差不多有四五十条船**百人在裕溪河口守株待兔,林缚率领船队强行冲入裕溪河口,以大船封堵河口与贼船死战,待附近官兵赶来,鄱阳湖诸家水寨才劫持十一艘载满物资的木船扬长而去,林缚率领船队停在裕溪河口休整,双方都有较大的伤亡。”

  “我们去河口,”奢飞虎兴奋的站起来,“曲家试探过船队的虚实,必在今夜对河口下手。”

  “我过去就可以了,少侯爷与少夫人不可以涉险。”杜荣说道。

  “奢家子弟还怕这点凶险?”宋佳笑道,“今夜的热闹,我还不想错过去呢。”

  秦子檀皱着眉头说道:“还是奇怪啊,”又问报信的人,“你们能肯定林缚在船队被袭击时还留在船上?”

  “有官兵在,我们也无法靠近侦察细情。”

  “即使林缚让人假冒他,船上那两百余武卫,他不可能拿其他人假冒,”奢飞虎说道,“只要河口的防卫空虚,曲家巴不得林缚藏身在河口一起解决掉。”

  护卫船队对抗数倍于己的水寇坚持到官兵来援,虽说也承受了很大的损失,但是这两百多武卫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相当的可观,不会是从别处抽调人手能冒充的。

  子檀心里仍有疑虑,只是想不透哪里会出问题,杜荣立即派人准备船只。今夜朝天荡鱼龙混杂,风险很大,由于奢飞虎夫妇坚持要过去,护卫之事,杜荣不敢马虎。

  奢飞虎他们乘楼船走龙藏浦外河绕过江宁城西城进入朝天荡,往朝天荡湖心里行了十余里,能远远看见河口角楼的灯火亮如大星,奢飞虎使人驾船往角楼灯火而去,狱岛的轮廓也渐渐在远处浮现出来。

  “靠过去……”奢飞虎嫌这里离河口仍太远,让杜荣吩咐下去让船离河口更近一些,林缚胆敢收留对他不利的刺客,他就盼望这一刻。

  “再往前真是凶险,”杜荣劝阻道,“河口外围的可疑船只有五六十艘之多,我们真要靠过去,也要等曲家发动袭击之后。”他们在朝天荡里也暗藏了暗中精锐准备随时趁火打劫,对朝天荡里的动向摸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曲家从哪里调来这么多人手?”宋佳感慨道。

  “洪泽浦一乱,声势大张,诸家势力都蠢蠢欲乱,稍加收买即可,这时候有多少人还将官府放在眼里?曲家放出风声去,说林家从上林里**四十万两银藏在河口,不晓得有多少家会铤而走险来图之,”子檀站在一旁说道,“再说曲家将整个曲阳镇都控制在手里,男盗女娼的事情势必不会少做,不算他们自养的私兵,跟周边的水贼、流寇有勾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们不能等在这边,”奢飞虎不顾天气闷热,让妻子宋佳帮他将甲盔穿起来,“曲家对河口发动袭击,狱岛武卒出不出兵就是眨眼间的时间,我们留在这里等他们发动后再赶过来,会赶不上趟的。”

  奢飞虎还是习惯在战场上厮杀作战,在江宁憋了大半年时间,难得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哪里肯错过?催促杜荣让船靠过去。

  杜荣不会让奢飞虎冒险,但多少也要顺他的意思让船赶得再近一些,奢飞虎穿着甲具,拿着双戟站在船头,看着角楼灯火越来越明亮、狱岛的轮廓越来越清楚。

  前头有一座长满芦苇的小沙岛,杜荣指挥人将船靠过去,再往前就离河口太近了。

  枯水里,朝天荡里的沙岛、沙洲很多;汛季,还能露出水面的沙岛就屈指可数了。这座沙岛此时浮出水面也只有很小一块,不过芦苇能生长在水里,在夜里看过去漆黑一片,差不多上百亩大小。

  “这片芦苇荡里能藏不少船,”奢飞虎指着黑黢黢的芦苇荡,跟妻子宋佳开玩笑说,“换作是我袭击河口,会选择将船藏在这里静待时机……”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见芦苇丛里簌簌乱响,就在他们目瞪口舌之际,数艘桨船从芦苇丛里鱼贯驶出。

  “嗖”的三支利箭袭来,直插在奢飞虎身后船舱壁板上。

  两边挨得近,最近船舷相距就二十几步的距离,奢飞虎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有反应,只是愣神的回头看插在壁板上还嗡嗡作响的三支箭,杜荣反应倒是快,与护卫立时将奢飞虎围在中间。

  “多时未见了,少侯爷、少夫人今夜也要趟这浑水吗?”林缚低沉而带威严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林缚在江宁!奢飞虎惊惧的看过去,六艘桨船皆未挂灯,暗影幢幢,看不清林缚站在哪艘船上,只是那如林利刃折射的光芒额外的森冷,六艘桨船怕有不下四五百甲士正严阵以待。

  此时河口方向的角楼灯火突然一暗,在突然而来的黑暗中,给曲家鼓动或曲家直接派遣暗藏天荡里的人手开始欢呼着向河口发动袭击,谁都没有料想到林缚带着精锐就藏在他们身后露出狰狞的獠牙来。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