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四 江东乱 第11章 匪祸

  “舒家老少上百口就等着大公子前去搭救,大公子念着老朽儿对奢家忠心耿耿,请救一救舒家老少啊!”

  舒庆秋与两个儿子痛哭流涕的趴在甲板上叩头不休,苦苦哀求。

  奢飞熊穿着青鳞甲,头发随意束在肩后,朱红大盔由随扈替他在后面捧着,他身材高大,目光犀利如电闪,整个月没打理的络腮胡子密麻麻的长满他的下颔,使他看上去英武异常。

  “这个林缚当真有这么棘手?我看还是你们太无能,连一个小小的征事郎、大牢司狱都搞不定!”奢飞熊没有理会趴在甲板上哀求不休的舒庆秋,转脸看向秦子檀,冷声问道。

  在他们撤出安吉县时,在梅溪湖里与林缚曾有短暂的接战,只是两艘千石船借风势行速甚疾,迅速摆脱纠缠,他们当时并不知道秦子檀、杜荣等人擅自行动遭了林缚的伏击,再加上他们要撤往太湖迎击宁海镇水师,就没有掉头追击,却在渚溪里遇到给打残的秦子檀及舒家寨兵残部。

  “此子不除,他日必为奢家心腹大患!”秦子檀手按着肩上的箭伤,硬着头皮说道。

  秦子檀自负才智过人、谋算天下,却没有吃过今日之亏。他没有料到林缚在如此情势下不急于离开安吉县反而还敢在湖口给他们设伏,梅溪湖口一战,杜荣身亡,秦子檀与舒庆秋逐流北逃,另一艘伏船又出现在他们逃跑的道路上。所幸第二艘伏船上没有什么精锐,他们折损三十余人手就摆脱纠缠逃了出来,只不过秦子檀肩上中了一箭、受了些伤。

  林缚在梅溪湖口一战后并没有顺势撤往太湖,反而继续朝安吉县反扑过去,也令秦子檀大感意外,直到遇上奢飞熊所部,才猜到林缚返回安吉县是反扑舒家寨报舒家给他设陷阱之仇。

  秦子檀忍痛拔了箭头,简单包裹了一下,就到船上来见大公子,此时要除掉林缚,唯有借助大公子手里的力量。

  “哼,你说的轻巧,难道还要我为你们擦屁股不成?”奢飞熊冷冷一哼。

  奢飞熊率众奔袭安吉县,主要是引诱宁海镇水师战船出击。他此时撤往太湖,是要跟第二批奔袭太湖的东海寇精锐汇合再与宁海镇水师在太湖里寻机会战;此时返回安吉县追击林缚,即使成功将林缚诛杀,但是两拨东海寇精锐错过合兵的机会,会有给宁海镇水师各个击破的巨大风险。

  奢飞熊用兵也非一时,怎么可能为了诛杀一人放弃既定的目标并使全军陷入险地?

  秦子檀脸色如沮,心想林缚必是看透此中的关节,才敢如此大胆行事。

  奢飞熊念秦子檀也是为奢家效力,训斥了一番,语气也稍缓下来,说道:“我给你两艘船,再给你两队人调用,能不能救出舒家老小,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秦子檀、舒庆秋父子移到海鳅子船上,看着奢飞熊率部逐流往太湖方向而去。

  海船再小,也要比内陆河里行驶的船只庞大许多。海鳅子船体狭长,前后近八丈长,头尾高高翘起,船桅高六丈,扬帆趁风而行,其疾如海鳅穿梭浪间;风向不利时,有四支大橹使十六人操作,行速仍疾,载量约有三四百石。

  与普通的海鳅子船不同,奢飞熊拨给秦子檀的两艘船是改造加固过的战船,是东海寇最常用的船只,舱顶加设战棚除防箭石外,战棚上亦可站人,以弥补船高的不足;船头有铁撞杠、有钩枪;侧船舷以及战棚四围都设厚女墙板,可避刀枪,蒙熟牛皮防火防油。

  要是清晨时猝然相遇时,所乘坐的三艘船皆是这种海鳅子战船,秦子檀还有信心与林缚一战。

  此时秦子檀手里虽有四艘船、补充了两队精锐战力近一百八十余人,加上舒家寨兵以及杂役船工近三百人,实力比遇伏前还有加强,但是林缚两艘船也已经汇合一处,兵力超过他们这边,最关键的是他们清晨时眼睁睁的看着杜荣连同船上精锐、寨兵、杂役船工共八十余人给林缚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歼灭,士气严重动摇。

  这边除了舒家父子三人与舒家寨兵外,没有人愿意返回安吉县跟林缚死战。

  秦子檀也忍不住想,要是能再给自己多一倍的人手跟船只,也许更有把握。

  秦子檀看着舒庆秋,不说话。

  舒庆秋望着舒家寨方向,远天之际,一簇大火在大白天也是十分的分明,舒家寨已经烧起了大火,算着时间应该正是林缚袭击了舒家寨。舒庆秋老脸沧桑、浊泪横流,忍痛说道:“老朽不能为一己之私害秦先生涉险,倘若此子敢诛杀舒家老小,只望秦先生记得日后替舒家报仇。”

  秦子檀松了一口气,说道:“林缚再是胆大妄为,也不会擅杀舒家老小,他多半会将人随船押往江宁待审;我们就去西山岛,与程益群等人汇合,只有大公子能将宁海镇水师战船击溃,我们就有机会在太湖将林缚截下来……”

  依旧原计划,舒庆秋之弟、舒家寨二当家舒庆冬率领留下来的百余寨兵会在东海寇撤出安吉县之后随之护送舒家老小前往太湖,乘入侵的东海寇吸引宁海镇以及嘉杭府、湖州府驻军主力,从嘉杭府境内寻机出海,从此归附奢家。

  除舒家老小外,寨兵家眷也有近三百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箱笼包裹要装上船,从昨日天黑之前就开始准备,一直到今日午时都没有做到最终撤离的准备。

  舒庆冬担心会有官兵从陆路赶来安吉县,他派人一再催促,也给各房下了最后通牒,最多再等一个时辰就放火烧寨、按时开船。

  林缚在离舒家寨十里余就接到舒家寨里的准确情报,如恶虎扑食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舒家寨水坞附近数十寨兵击溃,控制住停靠水坞及停在水坞边待发的六艘大乌篷船,又当机立断使敖沧海、宁则臣率武卒、流民健勇两百余人强攻舒家寨。

  其时舒庆冬正使寨兵放火烧寨,大火刚刚燃起,就得知水坞被袭,率众出寨救援,给敖沧海杀了个措手不及,仓皇退回寨中。寨中大火已经烧起来难以控制,闭寨坚守半个时辰,不断有人给火烟熏得窒息倒下,终于狼狈打开寨门弃械投降。

  舒家寨事毕,林缚俘获舒家寨兵及舒家老小及寨兵家属四百余人、将舒家打算撤走出海的六艘大乌篷帆船都系在“集云二”尾后押解着扬帆赶往安吉县城。

  安吉县城已经给烧成灰烬,林缚进城时,城门楼子还不断有带着火星的冒烟灰烬掉落下来,东城门内的一条街屋舍给烧毁大半,数百具伏尸横卧街头,多为给东海寇当街击杀的安吉县刀弓手及捕快衙役,也有不少平民。

  还有一具男尸穿着绿色官袍、脑袋给斩掉一半、白的脑浆、鲜红的血混杂了灰烬流了一地又给无数人践踏不成样子;按品阶,安吉县只有知县才有资格穿绿色官袍。

  看着安吉知县死时手里还握着一把刀脸朝着给东海寇攻破的东城门方向,林缚使人寻来棺木,将他的尸体收殓其中。

  东海寇撤出之后,县里无人出面维护秩序,地痞无赖趁火打劫,四处抢掠民宅、奸/淫妇女,林缚派人将十余趁火打劫者抓来当街斩首示众,才将城里秩序稳定下来。

  安吉县小,城只设东西两门,环城一周不足五里路,计算面积只是金川河口相当。主街连接东西城门,沿街屋舍给破坏最严重,几乎没有一间店铺、宅院没有给劫掠、纵火。县衙及县大牢、官仓等建筑都给纵火烧毁,唯有前衙签押房院子里的大火熄得早,梁柱没有受损,林缚临时进驻签押房。

  虽说东海寇杀回马枪的可能性不大,林缚还是使敖沧海、宁则臣等人设置拒马等障碍物封堵东西城门,严格控制进出城人员,也防止东海寇跟奢家的奸细混进来或将情报送出去。

  待县里轶序安定下来,以主薄李济远为首、幸存下来的安吉县官吏、乡绅以及捕快、衙役才陆续从避难处走出来。林缚将县中治安及残局交给李济远为首的安吉县幸存官吏负责收拾,他只跟李济远讨了一栋未被烧毁的大宅子关押舒家寨俘虏。

  天色将入夜之时,湖州府司寇参军刘星明率领千余马步兵才从陆路进入安吉县,林缚将县城防守交给湖州府马步兵,也将通匪证据确凿的舒家俘虏移交给地方处置。

  舒家打算携带出海,在六艘大乌篷船上装有大量的金银珠宝以及兵甲利器。

  林缚只是擅自主张的以按察使司的名义从他此行筹粮银子里挤出三千两来捐给安吉重修县城,又将两艘大乌篷船以及一些破损严重的兵甲交给湖州府作为舒家通匪的罪证,其他所获得的金银珠宝折银两万余两、兵甲两百余副以及其他物资及四艘大乌篷船,林缚都收归个人囊中。

  子夜时分,吴齐与诸哨从渚溪口赶回,也带回来太湖水域最新的情况。

  午后太湖西水域上又进来一股东海寇,人数不明,但是所乘坐海鳅子船等船舶比袭击安吉县的东海寇多出五成,两股东海寇合兵之后,黄昏时与赶来围击东海寇的宁海镇三营水师战船在渚溪口外的太湖水域相遇而战。宁海镇水师战斗意志不强,从一接触开始就且战且退,一到天黑就完全脱离接触,借风势,往太湖西、宜兴县方向撤离。

  “我们不能等到东海寇将宁海镇水营完全击溃后离境再从太湖通过回崇州去,”林缚看着桌案上粗制滥造的地图,指着安吉县东北角、临近湖州府城的位置,说道,“我们从碧浪湖绕去浙江,从浙江出海回西沙岛。”

  (注:浙江即为钱塘江,古名浙江)

  p:推荐一部废土末日流的纵横小说《生化王朝》,书号:46290。

  另外,书评区每周有近五百个精华,但是兄弟们留言甚少,每周才能用掉三四十个精华,俺决定以后每周都在书评区发一个置顶的加精帖,把多余的精华都用掉。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